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45|回复: 1

[中篇小说] 敬之中篇励志小说《大江滔滔》连载之 第八章 邂逅牡丹

[复制链接]

163

主题

491

帖子

130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305
发表于 2020-6-21 06: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谭奇勇(敬之) 于 2020-6-21 06:16 编辑

敬之中篇励志小说《大江滔滔》连载之

3234_1439449114i919.jpg
(网络图片)
第八章  邂逅牡丹
    军营的生活,固然单调,或许会让人觉得有些乏味吧? 但纵观而言,它确实又是一座大熔炉,也是一所大学校,它能够磨练人的意志和毅力,使一个人的人生经历更加丰富多彩。
      尤其是,正处在青葱韶华的唐华那一批年轻人,如同是一块毛玉石一样,不经反复地雕琢和打磨,定然是不会成其一玫好玉的。而军营,正是一座好熔炉好学校的场所,它自然能够尽快地让他们成长和成熟起来,使之能肩负起捍卫祖国的神圣职责。
    当然,单调而枯燥的军旅生活,也并非是完全泛味或苦行僧式的生活。或许,在某个时候,也如像在一片绿色的森林中,偶然开出了一簇鲜花点缀其间一样,自然也会使人眼目一亮,给人以不同地视角和美感。军营亦是如此,偶尔,也会充满着男欢女爱的甜蜜幸福的情调与气氛呢!
       这不,唐华在榴炮营营部代理书记的期间,就曾与一美女邂逅,顿时相互心生爱意,而留下了一段使人心旷神怡,终身难以磨灭地甜蜜幸福的时光。
      初夏,北方的天气仍有些寒冷,但天却要比南方亮的早一些。清晨,燕赵平原就露出了微微的斑霞,一队队鸟儿鸣叫着,排成人字型的队形,娇健愉快地飞过了营房的上空。
     然而,这时在营区宽阔的大操场上,在营房围墙外的白油马路左右两边。只见:一队又一队的战士,戎装并发排着整齐的队伍,在值周军官的带领下,在“一、一,一、二、一,一、二、三、四”口令声中,在发出“嚓嚓”的整齐娇健脚步声,正在早操中跑步。
    只听一声:“齐步走”的口令,队伍又缓慢地行进下来,由跑步的行军姿式,改为迈步行走。不一会,队伍就分别朝各自营房的方向行进,又在一声:“立定”,“向左转”, “ 稍息的口令声中, 队伍整齐的排列在营房门口。在带队军官一声“解散的囗令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早操,就此结束了。
      这时,唐华从解散的队伍中走了出来,他边走边摘下军帽,又解开束在腰间的手枪套和武装带,朝着以砖瓦结构构建成的榴炮营营部,他自已的宿舍走去。此时,他准备尽快洗漱完后,就到营部食堂吃早饭了。
    上午,八点未到,唐华就提前来到营部办公室,准备打扫室内的卫生。这时,营首长王培灿、于永华他们也从团部的家属院,陆续来到了营部办公室。这间办公室房间并不大,是以两间房子组合而成的,只是中间没有隔墙而己,大约只有35平方米左右。
       但却住着营长王培灿、教导员于永华、副营长王宣诚、洪礼贤、祝玉祥、张玉刚,以及副教导员贺胜等,七位营首长在此办公。
       此外,代理书记唐华的办公处,则在这间办公室靠窗户的右下侧,右上侧是副教导员贺仁的办公桌,旁边靠墙处的中间横放的一张办公桌,则是通信员小郑与小贾,他们俩人共用的一张小桌子。而且,还要在那张桌子上面,摆放一些水杯、水瓶、茶叶、香皂、牙刷、毛巾等物品。
      恰在这时,门口却来了一位,大约只有十八、九岁年纪的妙龄女子,人虽未进入办公室,却给室内飘来了一阵阵入鼻的芬芳。只听她那一声,宛如莺莺般式的娇滴滴的嗓音,亲切婉转地叫道:“王伯伯,您在吗”?
      营长王培灿听到呼喊声,则挪动着他那魁梧的东北大汉的身躯,边应答,边往门口走去。抬头一看才说:“啊,是玉琴呀,找我有什么事吗”?这时,该女子就抬腿迈进室内,对王营长说道:“王伯伯,我妈妈让我来问您一下,看看我爸爸他在天津“支左”,有信来没有,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王营长听后,说道:“啊,这个事呀,玉琴,你给你妈妈讲,你爸爸在天津给我来过几次电话,汇报过他那边的工作情况。听他讲,虽然天津市社会上有一些动荡,但总的情况还好,尤其是你爸爸“支左”的系统,目前还没有出现大的问题。请你们一家人放心吧,如果有什么情况,我会让唐华随时告诉你们的”。
    那个女孩听到王营长这番话后,总算松了口气,才放下心来。说道: “啊,是这样啊,那就暂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谢谢王伯伯了哟。”
    正当那个女孩转身欲往回走时,王营长却叫住了她。关切地说: “玉琴,你不忙走嘛,既然来了,你还是问问唐华,看他那里有没有你爸爸的信件,你也可以问问他,看他是否知道,你爸爸那里还有什么情况没有吧?”
    然后,王营长指着一直站在一旁的唐华,介绍道:“他就是唐华。自从李清竹书记去保定‘支左’后, 他就代理营部的书记了,这些具体事务性地工作,是他在管,你再问问他好吗?
那个叫玉琴的女孩见此,就很客气并谦卑地说: “好的,王伯伯, 那我就不再耽误您工作了,我再问问唐书记吧
       这时,唐华见王营长这样介绍他,心里很是高兴,顿时,在他英俊秀气地脸上堆出了泛红的笑容。而此时的唐华,是第一次近距离地面对陌生的女孩子,自然显得反倒有些羞色,表现出了既想见,又有些怯场的羞色表情。
    但既然是营长亲口交待了,他只好鼓足勇气,却又不失风度地打着招呼: “来,来,来,请过来这边坐。”边说着话,边拉过一把木制座椅让女孩坐,又忙着热请地去给她倒茶水。待女孩落坐后,唐华那内心激促跳动的心,才稍稍地平静了下来。
      这时唐华,才敢抬起头来用他那一双眼眸的余光,扫视着跟前的这位既漂亮又逗人喜欢的女孩子。只见:眼前的这位女孩子,约有不到二十岁的样子,中等身材,胸部格外地突兀,将花格子衣服的乳部都撑得老高。脸呈椭圆型状,脸颊左右两边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头发梳理成,两条翘起如蜻蜓展趐的小辮子,眉梢弯曲秀美如钩月。一对眸子转动起来,好像是一泓泛起涟漪的秋波,传目传神而楚楚动人。
      由于脸部稍稍显黑,人一笑起来,活像一朵盛开的黑牡丹似的。窥视至此,唐华那颗情窦初开的心,浑身热血涌动,似乎有些微微地懵情懵动,如像一见钟情似的,不觉顿生了一丝爱慕之心。
顿时,唐华那张稚嫩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脸部,也情不自禁地悄悄泛起了红润,但又怕她看出,所以,才装出一幅镇静的样子。
    稍后,唐华回过神来, 恢复了往常的表情神态,请她坐下后,才开始了与她近距离的交谈。
    现在,唐华才敢正面看着眼前这位叫玉琴的姑娘,压低八度的音量,轻声细调地对她说道: “啊,张玉琴同志,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封昨天才收到的你父亲寄来的信。本来,我准备今天给你家送过去的,你既然来了就顺便捎带回去吧。刚才王营长已将情况都给你讲了,我这里暂时还没有其他信息,如有新的情况,我会及时到家属院转告你们的。
    然后,唐华稍稍地又停顿了一下,又以关切地口吻说道: 你父亲玉刚副营长,是我们营的首长,他奉命到天津“支左”去了,家里只留下你们母子四人,你又在高碑店百货公司上班。如果家中有什么困难,或者有什么要办的事,你可要及时告诉我,我会派人帮你们解决的,请你不必客气哟!
       而此时的张玉琴,也双目不停地注视着唐华,有时四目相对如闪电似地,双方又迅速地将目光移开,生怕对方窥视出内心地懵情似的。
      然而,此时的张玉琴,见唐华不仅是一位有文化年轻英俊帅气,而且还有发展前途,甚至说出话来不仅儒雅,也这么谦和体帖亲切,自然也骤生了一丝爱意。不禁,在她那张漂亮地脸蛋上,也泛起了片片红润。
    随之,她见完全无多话可说了,毕竟双方才第一次见面接触,她也就起身说道: 唐书记,感谢你们的关心哟,欢迎你到家里来玩
    她说完这句话 就羞达达地走到外面,骑上停放在门囗的凤凰牌坤型自行车,像一朵白色的云彩飘然而去,急匆匆地就奔向高碑店上班去了。
    自此以后,唐华就有一些蒙胧的小意识,心里对她总有那么一丝丝的牵挂,是既想见她又羞于见她, 总有一种心欠欠地感觉。但最终,唐华还是战胜了那种胆却的心理, 既是工作需要,也是为了满足他自已的心事。 也曾到访过她家几次,并趁去高碑店市区办事之机,专门到她所在的百货公司柜台,满怀热情地去看望过她。
    然而, 当时不知出于何种原故,对于青睐爱慕对方的只言片语,双方始终都未能明确地表达出来,直至唐华退伍,他都未向她明确表白他内心那份爱慕的情感。
    然而,日月如梭,似水流年。晃然间,时间已到二00八年间,这件事也已过去了四十年了。但在唐华心中依然搁着,依然不时地也想起她,甚至也牵挂着她。
    几经碾转打听,后来, 才经在保定市生活的老战友们那里得知,张副营长随后转业在天津市工作了。而那位叫张玉琴的昔日心中的佳人,亦可是曾相识有意无缘的旧识,则与一位在政法机关工作的同志结了婚,并也已双双退休,早已迁居在保定市区安度晚年了。
    当唐华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里很是高兴,心中瞬间也即释然了。当然, 唐华是一位重情感讲信誉之人,自然也讲究感情和礼仪,不忘给她们父女俩分别打过电话,也主动介绍他自退伍之后,这几十年来的工作生活情况,并送上他深情地问候和祝福的话语。
    至于,过去唐华曾经想向她表白的话,因斗转星移时过境迁,他觉得时至今日,就完全没有那个必要了。他们双方都不是当初的境况,何况曾被唐华顿生一丝爱慕之情的她,人生都很美满幸福的,那岂不是更好,不也正是唐华他所希望的吗?       如果说,曾经在韶华青春时期,双方均在个人情感上还未有结果之时,有那么一丝的爱慕的话。那么,时至今日,还是让它隐藏于铭记于各自的心里,或许更为恰当吧?
      这正是:“有花堪摘直须摘,莫等无花空摘枝
    请看第九章 代职军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9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308
发表于 2020-6-21 22: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唐华才敢正面看着眼前这位叫玉琴的姑娘,压低八度的音量,轻声细调地对她说道: “啊,张玉琴同志,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封,昨天才收到的你父亲寄来的信。本来,我准备今天给你家送过去的,你既然来了就顺便捎带回去吧。刚才王营长已将情况都给你讲了,我这里暂时还没有其他信息,如有新的情况,我会及时到家属院转告你们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7-7 18:19 , Processed in 0.187201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