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173|回复: 1

[中篇小说] 【谭奇勇小说】《大江滔滔》连载(17--22)

[复制链接]

149

主题

478

帖子

129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98
发表于 2020-6-30 05: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敬之中篇励志小说《大江滔滔》连载之

3234_1439449114i919.jpg
(网络图片)

第十七章  为民请命
    话说,唐华依照母亲的嘱咐,第二天一大早,即从家中出发,急促地从家里下到长江岸边,乘船赶到临江镇,再从临江镇改乘客车,经翻山越岭行驶八十余公里的盘山公路后,才到达了南宾县县城。
    此时,唐华已是第二次来到了这座,人们称之为“深山明珠”的千年的古老县城了。唐华清晰地记得,他第一次到县城,则是一九六五年年末,那时他是作为庶民的青年农民,为了“从军报国”的梦想,来到县城报到应征入伍的。
    而如今,虽然事隔十年后,第二次来到这座县城,但却今非昔比。现如今的他,却是以正科级国家干部的身份,前来县委组织部报到工作的,自然心情也格外地爽朗。
    因此,当客车刚驶入那座,以大柏木木板铺设而成的南宾河桥上时,他就认真仔细地端祥起县城的模样来了。只见:四面群山环抱蜿蜒开去,旗山也更显巍峨翠绿,而那条美丽的南宾河,则由东向西绕城缓缓而流过。在古老的城廓中,镶嵌了一条酷似玉带的渠流,由关门岩,沿着原县衙门街向七星桥飘然而去。城中万家灯火,千户袅袅炊烟,给人一种视角的美感和心灵的感叹。
    这时,唐华抬腕一看他那块上海牌手表,都快到中午十二点了,他觉得,若是上午去县委组织部报到,看来已是不可能了。只有吃了中午饭后,下午机关上班的时间,再去报到才行。于是,他就从车站出来,打算直接去找家小馆子,吃过午饭后再说。
    恰巧,这时他在大街上看到一个他熟悉的背影,他急忙快步走向前去,对着背影就喊道:“陈老师,陈老师”!前面行走的人,听到背后的喊叫声,回过头来张望。这时,唐华已完全看清了对方,真是他的尊敬地启蒙老师陈尚品老师,这让唐华喜出望外感到格外地惊喜。唐华见陈老师似乎仍有些迟疑,没有完全认出他来。
    就说道:“陈老师,你认不出我了?我是你的学生唐华啦!”陈老师听唐华这样说,才恍然大悟。脸上立即堆满起笑容,随即就说道:“哦,是唐华呀,这么多年未见,怎么这么巧在县城碰到你啦?”
    唐华说:“是啦,我们师生俩都分别近二十年未见面了,不曾想在县城巧遇,看来我们师生的缘分不浅啰。”随之,唐华就问道:“陈老师,你可能也没有吃午饭吧?我也正准备去吃饭,今天我作东,正好我们师生好好聚一聚聊一聊。”
    话说到这时,唐华就挽着陈老师的手,走进了街边一家名叫“九里香”的饭馆。叫来女服务员,点了回锅肉、都巴块、鱼香肉丝、麻辣豆腐等土家菜肴,又要了半斤“包谷烧”。唐华毕恭毕敬地请陈老师坐在上位,他则坐在下方一旁,就这样师生二人在这家小饭馆,边叙旧边对饮了起来。
从叙谈中,唐华才得知,自从一九五八年他与老师分别后,陈老师已调转了若干个学校,现在担任本县龙河区的区校长(过后,唐华曾欲协调陈老师进城时,不幸陈老师已过世,却让唐华难过不已)。
    随后,唐华也将他的情况,向陈老师作了简要的叙述。陈老师听后,无不夸奖地说:“唐华,我那时就已看出你是个好苗苗,果然,你没有让我失望,现在又调回本县机关从政了,好好干,我相信你会有很好地发展前景的”。吃完饭,师生二人就此分手了。
    话说,唐华与陈老师辞别后,他又背起行李朝着县委大院走去,来到了组织部报到。一位名叫尚希儒的干部接待了他,他接过去唐华,递去的干部和组织关系介绍信等手续。
    待他看完了,才对唐华轻声雅气地说:“唐华同志,你的工作安排问题,部里早已研究过了。你虽然属正科级国家干部,也相似于县里的部局长职务,但你属于工作商调性质,县上只认可你的干部身份,至于职务嘛,组织上不便给你安排同等位置。现在县委办公室正急需一名信访干部,部里的意见,安排你去县委办公室报到工作。”
    随后,唐华表示没有意见,随手接过组织部转办的手续后,转身就来到县委办。其实,早在半个月前,县委办即从组织部的通知中,获知了唐华即将去该部门工作的迅息。所以,他们早已将岗位、办公、住宿等问题,作了妥善地安排。
    待当唐华一到,信访组的邓汝科、楚清俩位同志,即在县委办王主任办公室等候多时了。大家见面后,因王主任要参加县委常委会,只扼要地说了几句欢迎的话,将唐华送到信访组后,他就去参加县委会议了。
    此时,邓汝科与楚清,见时间已快到下午五时了,老邓就说:“老楚,今天下午就让老唐先休息一下吧,你看好不好?给他留点时间安顿住宿,明天上午,我们好好与老唐介绍交流工作情况吧”。老楚听到老邓这样安排,也觉得很妥当,说了声:“好。”随之,他们就送唐华到办公室木楼上,找到了已安排唐华住宿的房间。
    下午,唐华就自已做了简单的布置,然后,又上街买了一些必需的生活日用品,他就这样,总算简单地安顿了下来。
第二天,上午八时,唐华即早早地去信访组上班了。县级机关执行的夏季作息时间,每天上午八时三十分才上班,唐华是报到后的第一天上班,所以,他提前了半个小时就去上班。但这时,唐华见老邓与老楚一前一后,也来到了设在县委大门口的,信访组的办公室上班来了,相互打了招呼后,他们一同进了办公室。
    这时,老邓热情地为唐华沏了一杯茶,然后,用手掌拍着一张办公桌,对唐华说道:“老唐,这张新桌子,就是我们专门给你预备的办公桌,从今天起,我们既是同事在一起工作了。”
    待大家坐下后,老邓才又说:“那好吧,我们今天上午就开一个短会,老唐刚调回县上工作,情况还不是十分了解。我们就先把信访工作的职责、任务、要求,以及目前全县信访状况沟通一下,然后,再带老唐去熟悉相关区乡的情况。”
    楚清和唐华,听到组长老邓这样安排,觉得非常洽当,均表示赞同。随之,老邓就将上述情况一一作了介绍。下午,又让唐华熟悉了信访接待工作的各项程序,以及信访工作文书处理方法等。
    第二天,早上六点,老邓就带着楚淸、唐华到车站乘早班车,他们从县城出发,计划先到马尾坝区,然后转而分别到沙子、黄水、悦來、桥头等区乡,去调查处理信访案件。借此,以便让唐华尽快地熟悉区乡情况,能极早地独立调查处理,日益增多的信访案件。
    半个月之后,他们满脸谯悴拖着疲惫地身子,才从乡下转回到县城,稍作休息后,又紧张地转入了群众来信来访的工作之中了。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过后,由于要对历史上造成的“冤、假、错”案进行调查处理,所以,信访部门自然也就忙碌了起来。尽管大家经常夜以继日地工作,但面对像医院门诊掛号那样,急需接待处理的信访队伍,以及堆积如山的信访案件,也急需及时调查处理的局面,他们都非常地焦急。
    甚至于,还经常发生有的上访群众,拖儿带女跑到县委大院大哭大闹,非要找县委书记解决问题,常常搞得机关不得安宁。如不采取有效措施,仍然按原有的办法实行,不仅会漠视群众的疾苦,而且也是对人民群众极端地不负责任,更会影响全县社会的稳定。
     针对这些问题,唐华他那颗善良正直的心,一直忐忑不安,更是心急如焚。他认为:“历史上的封建官吏还有为民请命的举动呢,何况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我们又是党和人民的干部,难道我们还不如封建时代的官吏吗?!”
    所以,他连续几天几夜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到底应该采取什么样的举措和办法,才能既为人民负责,又能破解当前在信访工作中存在的困境呢?
    经过反复思考,唐华终于想出了一整套,从组织、领导、制度、人员、督办等方面入手的措施和办法,来破解目前全县信访工作中的困境和被动形势。
他将自己的这些初步的设想,与老邓、老楚他们作了交流,提出了他的看法和建议。老邓他们听后,一致认为:“这是目前一个很好地解决方案。”
    随后,唐华所提出的这个方案,立即引起了县委领导的高度重视。县委办王主任责成信访组,在唐华所提方案的基础上,尽快进一步完善后,以书面报告的形式报送县委,然后由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
    报告送上去不久,县委即作出了决定,在县人民大礼堂召开有区、乡、镇,及县级各部门领导参加的,全县三级干部信访工作会议。
    此次会议,主要围绕县委作出的《关于加强和改进全县信访工作的意见》的决定,并具体采取了以下措施和办法,来加强和改进全县的信访工作。
    第一、实行分级分类管理。凡发生的信访和来访的案件,发生在哪里,就由哪里的单位和部门负责调查处理,涉及落实政策与纪律方面的案件,分别由组织部、纪委负责处理。
    第二、配备专兼职信访干部。各区、乡、镇和各部门与各团体,都要配备1一2名专(兼) 职信访干部,专门负责处理信访工作。县委信访组改为信访科,增加信访干部到九名,负责全县信访工作的督查,和重大信访案件的调查处理。
    第三、各级各部门与各团体,都要建立信访工作领导小组,并明确一名领导具体分管此项工作,及时督促检查。
    第四、县信访科要专门办一份《信访工作》简报,对全县信访工作动态及时通报,以利指导工作。
     却说,全县信访工作会议后,由于县委的高度重视,各区、乡、镇,县级各部门和人民团体,都纷纷地迅速行动起来了。
    不久,县委组织部又调来了几位干部,充实了县委信访科的力量,加强了面上信访工作的督察力度。这样以来,就使全县信访工作的被动局面,很快即得到了彻底地扭转和改变。
    然而,在随后的工作中,信访科也遇到了两件棘手的信访案件,有关区、乡、镇,不敢也不愿去调查处理。唐华认为,作为一名信访干部,理应依据党的政策和国家的法律,去维护人民群众的正当利益。为他们请命,为他们作主,不怕得罪人,不怕影响自已的仕途。因此,他挺身而出,主动请缨前去查处。
    第一件,是青山公社双汇大队一名王姓会计,被撤职的信访案件。他被撤职的主要理由,是他在参加公社干部会议时,因下雨路滑而迟到,从而,惹怒了在该地蹲点的县委领导,而遭该县领导当场给予撤职处理。
    唐华,经过调查核实情况后,认为该会计尽管有失误,但不至于受到当场被撤职的处分,而且这个处分过于草率也太过重。经征求公社意见后,唐华与公社领导一起,在当地召开大会,宣佈将原撤销职务的处分,改为免职处理,今后如有机会仍可启用。从而,平息了该会计心中的冤屈,使他囗服心服。
    另一件,则是临江镇一彭姓群众,私人房产长期被强占的信访案件。主要案由是,在一九五九年期间,临江镇因办幼儿园无场地,由镇政府出面,强行占用了彭姓群众房产五间,长达十年不归还房主。经唐华调查属实后,动员区委共同做工作,使镇幼儿园主动退还了房产,并补交了十年的租金,还向房主道了歉。
    此案件妥善处理后,这位彭姓上访群众,感恩流涕激动不已,还专程跑了数十公里的路程,来到南宾县城,给县委信访科赠送了一面写着:“包公再世,为民作主”的锦旗,以表示他真诚地感谢党和人民政府。
    由于南宾县大刀阔斧地采取了有效地举措,因而,使全县信访工作获得了优异的成绩。为此,南宾县也多次受到省委和涪州地委的表彰,并被树为:“全省信访工作先进单位!”

第十八章  深情叔侄
    却说,一九八0年八月末的周六,下午三时,正是南宾县县级机关的劳动日。唐华与县委办的同事们,有说有笑地正在县委大院菜地锄草。
    正在这时,一位中等身材,身体略为消瘦,上身穿着白色衬衫,下身穿着蓝色西裤,约十八岁上下年纪的青年。从大门外急匆匆地跑来,看到唐华后,依照唐家的字辈和排序,直朝唐华:“幺叔,幺叔”地不停喊叫。
    唐华听到喊声,扭过头来一看,见是外侄郑礼发的内弟唐顺祥,就拿着锄头迎了上去。问道:“哦,是顺祥啦,你这么着急地从荒堰塘跑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这样吧,你跟我到我的住处去说吧。”
    随后,他们叔侄二人便到了唐华的住处,唐华就问:“顺祥,你不着急,看你这一头的汗,你先洗罢脸了再说吧。”说着,唐华就去打了盆洗脸水,待顺祥洗了脸后,唐华才说:“看你这么着急的样子,你一定有急事,你说吧,是啥子事啦?”
    这时,那个叫唐顺祥的青年,就迫不急待地接着唐华的话说:“幺叔,是这样子的,我参加了今年全国的中专招生考试,我觉得我考试的状况还是可以的,应该是达到了录取分数线的。其他人都收到了入学通知书了,但我没有听到任何消息,我想请您,无论如何要设法帮我去县招生办查一下情况,这样我才放心。况且,明天又是最后一天,报到截止的日期了。”
    唐华听他说了事情的原由后,心里既为他着急,但又很为难。着急的是,如若他考上了,但报到时间只剩下一天一夜了,这其中还要办理诸多手续,时间是否来得急。尤其是需要本人的二吋照片,仅这一项就很麻烦,县城照相馆要七天后才能取相片。
    然而,更为为难的是,县上早有明文規定,一般情况是不允许考生察看分数的。但唐华又想:“事急如救火,是丝毫不能迟疑的,机会稍纵即逝,这是关系到一个农家子弟,一辈子的命运和前途的关键之时。一旦查实他考取了中专,那么,自此他的前途和命运就会发生了重大转折,否则,他只好在农村当一辈子农民了。”
    想到这里,唐华就觉得:“关键之时,他求助于我,对我寄予了极大地希望,我必须帮助他才行,救人如救火嘛。这不仅仅是做善事的问题,也是为国家多培养人才的问题,同时,还可顺便地纠正招生部门的工作失误。”
    随即,唐华就对焦急等待的顺祥说道:“好,好,这件事我帮你去查,如查实你确实考上了中专,那怕只有一天的报到时间,我都要千方百计地帮你办好一切手续,保证能让你按时入校读书。”唐顺祥听到他的幺叔,说出了这样一番暖人心肺的话语,立即破泣为笑。连声说:“好的,幺叔,如若真的帮我查实了,保证我能够入校读书,我这一辈子都会感激您的。”
    此时,唐华一看他腕上的那块上海牌手表,已是下午近四点了,离机关下班也只剩一个多小时了。就急着对唐顺祥说:“走,顺祥,机关快下班了,我叫上县委办支秘书一起,去县招生办查询你中考的情况”。边走边说着话,然后喊上支秘书一道,他们三人就走出县委大院,向县招生办方向走去。
    唐华与支秘书带着唐顺祥,一道来到县招办,县招办主任自然不可待慢。经县招办主任了解来意后,他们也感觉得或许是有问题,似乎在哪个环节上出了点差错。
    经查阅档案,果然唐顺祥考试成绩过了录取线,并已被涪州地区农校录取,入学通知书也己发出了,只是误寄到另外一个公社去了。所以,唐顺祥他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在弄清情况后,县招办见是他们在忙中出了差错所致,自觉理亏。又见唐华与支秘书一道而来,知道他们都是县委核心部门的干部,自然不敢忽悠,承认立即纠正,尽快补办好相关手续。三人见状,脸上也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走出县招办后,唐华就急着设法在机关寻找相机,以便给唐顺祥照像,因第二天填表急需要照片,但县城照相馆洗照片要一周才能取。正在着急之时,支秘书就说:“这事我去设法解决,我认识横街照相馆的沈老板,我直接到他家去找他,请他破例连夜加洗出来,明天不会耽误顺祥填表就是了。”
    这样,唐华才放下心來,吃了晚饭后,唐顺祥就在唐华的住处住下了,他们叔侄俩才安心地睡了一个安稳觉。
    第二天,一大早,支秘书果然就拿着刚洗出来的相片,交给了唐华。这样,唐顺祥就愉愉快快地去县招办填好了表,就急着乘车返回家中,再去办好去粮站卖粮,转移好粮食、户籍关系后,就志得意满地赴涪州地区农校上学去了。
    然而,时间一晃,两年就过去了。七月的一天,唐顺祥怀揣着“涪州地区农校蓄牧专业毕业证书”,来到县委机关找到唐华。一见面,唐顺祥就高兴地对唐华说:“幺叔,我已经中专毕业了,今天我特地来向您报喜的,然后,我就去县人事局报到分配工作。”
    而此时,唐华见到他已顺利地毕业了,很是高兴,就对唐顺祥说:“顺祥,这是好事啦,也是你人生中的大事,你现在已中专毕业了,按国家现行政策的规定,你就要走上工作岗位了,这是你人生的起点。你现在是有知识有专业的青年人才了,不管分配你在何地何单位工作,都要好好干,从农村读书出来工作不易哟,一定要好好珍惜哟。”
    唐顺祥听到,唐华这一席语重心长勉励的话,说道:“幺叔,您放心吧,我晓得农村的艰难,出来工作很不容易,我不会辜负父母和您的,放心吧”。随后,他即被分配到地处高寒山区的黄水,一个省属农垦企业工作了。
    不时,唐顺祥还隔三差五的,也不忘他这位幺叔的“搭救之恩”,借公差或节假日之机,专门跑到县城与唐华见上一面。除了看望他这位不是亲叔,却盛似亲叔的唐华外,也叙说他在黄水山区工作情况,以及生活之艰苦等等话语。
    当然,唐顺祥也不忘带些山区土特产,稍带运些黄连蓬遗弃的杂木和烧柴,给唐华家作烧柴煮饭之用。在他人看来,他们的这种“叔侄”关系,自是情感深厚,本不是叔侄,却胜过亲叔侄关系。
    一九八四年的元旦节,唐顺祥照往年的惯例,又来到了已是县民委常务副主任的唐华家里拜望,顺便也与他幺叔全家一起,共同欢度元旦节。
    然而,这次顺祥的到来,不仅仅是来看望他这位幺叔那么简单,而是还有一些特殊的要求,他迫切地渴望唐华再次伸出援手,给予帮助解决。显然,此时的唐顺祥也是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所以,他才心急如焚啦。但他也知道,他的这位幺叔,和他的这位新幺娘喻秋韵,都是悲情善感厚道之人,所以,他才恳求她们再次伸出援手帮助他的。
    原来,唐顺祥本是一位有志向的青年,但在黄水山区农垦企业工作三年了,工作生活环境艰苦自不必说,但他倒也可以克服。唯独因专业不对囗,致使他所学的专业技术无处施展,让他格外地苦脑。
    再就是,他的二弟唐中洪,见他哥哥唐顺祥工作了,也尤为羡慕,但学习成绩却一般,高中毕业后,又不甘心滞留在农村生活,要求在县城复读后参加高考。
    听到唐顺祥的述说,此时的唐华,心中甚是作难。一方面,为他的“孝悌”之心所感动,另一方面,也为要帮其解决这两件事的难度而焦急。所以,此时的唐华,背着双手在室内徘徊,苦苦地思考。
    先说,第一件事吧,即调唐顺祥进城工作的问题。当时,由于整个国家的经济状况还不发达,因此,县上对于干部调动进城控制的特别严格。凡涉及干部调进县级机关工作的,必须经县委常委会集体研究决定,不是任何部门和任何单位与任何人,可随意能办得到的。
    再是,安排其弟唐中洪进城复读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涉及到进城的吃、住、学等诸多方面,具体事项如何恰当安排的处理问题。要知道,在那个艰苦的年代,看似简单的问题,但在一切资源都很匮乏的时期,这些都不是一件简单容易办的事情。
    随即,唐华就进寝室与夫人喻秋韵商量,看唐顺祥恳求的事情怎么办,以征求她的意见。所以,唐华随即就对喻秋韵说道:“秋韵,你的看法和意见呢?”
    喻秋韵叹了囗气,说道:“唉,这些都是难题啦,哪件事都不是容昜做得到的哟,不过,顺祥既然求助于我们,说明他比我们还难,如果我们不帮他的话,哪个又去帮他噻?”
    唐华沉思良久,叹了口气才又说道:“嗯,是的,也难得顺祥有这份‘孝悌’之心啦,又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是你说的这样,我们不伸出援手,又有谁去帮助他嘛。好,好,那我们就尽其所能,千方百计地去帮助他吧!”
    随即,唐华与喻秋韵就从寝室来到客厅,唐华就对坐在硬竹沙发上,焦急等待的唐顺祥说道:“顺祥,我和你幺娘商量好了,我们尽力来帮你吧。你调进县城工作的问题,手续比较烦琐,你要耐心等待,待我找县委王书记,以及县委组织部、人事局后,才知道情况。若行自然好,若不行的话,你也不要怪我们哟。”
    “至于你弟弟中洪进城复读的问题,你知道外面租不到房子,我们四口之家,也是住在单位分配的60平米的房子里。尽管都很困难,生活紧巴巴的,但为了你弟弟中洪的前途,那他就在我们家与唐凌、唐杰,他们俩兄弟挤在两间房子里,跟着我们家一起吃住吧!”
    当唐顺祥听到,唐华这一席暖动人心的话语,犹如在极度寒冷中,有人热情地送來一堆炭火一样,顿时暖遍了他的全身。所以,他激动地说:“幺叔,幺娘,您们真是我们的大恩人呀,比我们的亲人还亲,我们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您们的大恩大德!”
    唐华与喻秋韵,见唐顺祥说出这样一番感动人的话语,内心也很是激动。不约而同地说:“不要这样说,不要这样说,大家早就是一家人了,这样说就见外了哟。”
    不久,唐顺祥既顺利地调入县畜牧局工作,经过数十年的磨砺和发展,他果然也不负众望,已成为该局声望俱佳的高级畜牧师了。
    而其弟唐中洪,在县城连续复读数年后,最终考入了泸州警校,毕业后,进入南宾县公安局工作。并从普通警察做起,先后任所长、教导员,直至副处级侦察员。
    过后,他们又将其妹唐素贞从农村带出來,中专毕业后也参加了工作。现早已结婚生子,并也在县城安家工作和生活了。
    然而,唐顺祥三兄妹始终未忘这段情谊,逢年过节,免不了要去看望或宴请唐华一家。总是逢人便说:“若没有幺叔幺娘的搭救,又哪有我们的今天哟!”
    自然,唐华与唐顺祥他们三兄妹的这种叔侄关系,情深似海,不是亲人却盛似亲人。这段不解的亲情情缘,也在当地传为佳话。这正是:南北东西厌问津,西海忘形今几人。惟公名誉一世重,虽不吾与吾当亲。

第十九章 柳岸婧影
    人们常说:“那些曾经遇见的情爱之人,经过的情爱之事,无论是深爱与薄爱,欢乐与悲伤,都将会成为人的永恆记忆,直至生命的消失。”
    话说,一九八一年除夕的上午,古老的南宾县城到处张灯结彩,户户帖着迎春的新对联,家家煮着飘香的腊肠腊肉,孩子们也三五成群地在大街上,边跑边燃放着炮竹嘻戏欢乐。人们也正欢天喜地的准备着吃团年饭,即将愉快地欢度新春佳节了。
    然而,县委大院却在一片寂静之中,几乎空无一人,偶见几只雀鸟在已秃枝的梨树上吱吱乱叫。球场边洗衣槽上,唐华还在独自洗着几件衣服,而在靠围墙边的一栋平房,那排书记、常委们住的办公室,大都也已锁上了房门。只有值班的县委副书记、县长木致远的办公室,门还虚掩着。
    十一时许,木致远从办公室走了出来,见唐华还在洗衣服,就走上前去打招呼:“老唐,赶快把衣服洗了,跟我一起去鲤塘坝唐华兴家吃饭吧。”唐华见木致远主动邀请他,又不便拒绝,只好说:“好吧,木书记。”
    随后,唐华跟在木致远后面,俩人一前一后,沿着南宾河河岸那条三合土公路,就朝城东的鲤塘坝方向缓步走去。走到堤囗处,木志远回过头一看,只见唐华一脸的愁容,也听不到他说过只言片语,知道他心事重重愁容满面。而此时,唐华的心情,也恰如唐后主李煜在《虞美人》词中所述:“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所以,木致远这才以关切劝解的语气说:“老唐,你是一个有志向有才华,也有前途的年轻干部,要妥善处理好家庭问题,不要因此,而耽误了自已的工作和前程哟。”
    而唐华,见县委领导木致远,主动亲切地关心他的个人情感和家庭问题,内心很是感动。他就对木致远说:“木书记,您是清楚的,面临我的俩个儿女,我很难下决断啦。”木致远听唐华这样说,知道唐华此时内心仍然很矛盾,就直截了当地说了他的看法。他说:“对那种背信弃义的女人,又有什么值得你留念的?!”
    此时,木致远又回过头来,双目注视着唐华的表情,又说道:“你也不要再优柔寡断了,该断则断吧,老这样拖着也不是个事吧?我们县委都支持你和她脱离婚姻关系!”
    唐华听到木致远已说出这么坚定地话语,才说:“那好吧,既然您和县委都理解支持我,我也只好与她彻底分手了。”
二人说着话,不觉已来到鲤塘坝,大歇区委书记唐宏兴家门囗了,而唐书记一家,早在门前等候多时了。唐华与木致远,在热情地唐宏兴家吃了年午饭后,又一同返回到了县委大院。
    不久,唐华即忍着伤痛,向南宾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递交了离婚申请报告。经本单位签署意见后,又呈报县委组织部,最后由县委常委会研究审定,随即作出了“同意离婚”的批复意见。据此,临江区公所依照男女双方协议,即正式办理了唐华离婚的法律手续。
    随之,县委机关已熟知情况的人们,则纷纷关心起唐华的情感生活来了。有主动出面介绍对象的,更有一部分年轻貌美的女子,有意的接近唐华,其芳心情意也表露无遗。但此时的唐华,却无一点心思去触动他那已封闭的情感世界,他需要沉寂一段时间,来抚慰和疗养他那一颗已受伤的心。
    然而,此时此刻的唐华,他内心的情感和伤绪又有几人能看透?人们总以为:“这么一位英俊帅气才华横溢,又负有和善与前程兼备的年轻单身男子,若不尽早选择良缘佳偶,岂不错失人生这大好的良机?”
    于似乎,在人们的心目中,唐华就犹如一只佇立于市的雄性孔雀一般,倍受人们的注视和关切,尤其是,更受到了众多美龄妙女们的关注和青睐。
    这真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人们哪管你还在疗养內心的伤痛啊,你自觉也好,你不自觉也罢,青春美妙的女子,与关切和爱惜他的人们,自然是将唐华,推入到了情感世界的风囗浪尖之中。
    其中,有位出身于县城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高中毕业后才工作。她犹如是一株欲绽放的栀枝花,芬芳四溢,温馨可人,更是一位少见的眉清眼秀,婀娜多姿,身段轻盈,贤淑娴慧的女子。
她经常有意与唐华邂逅,既使走过也不忘回首,朝唐华回眸一笑,投去饱含多情的秋波眸子,犹如一道道闪电一般地射向唐华的双目,不由自主他,也让唐华那颗愁殇而封闭的心,也微微地有些涌动。
     后来,她又主动向唐华殷情献眉进攻,经常邀约一位刘姓嫂子一起,到已是县人大常委会机关秘书唐华的办公室,去看望他。甚至于,唐华在返家处理婚姻的途中,她也不知从何处得知的消息,竟然痴情到也同车尾随于后,一直追赶到渡江过河,到了对岸石宝寨码头,久久地杵立着,望着已乘船扬帆溯江远去的唐华身影,才悻悻作罢。
    如此的痴情,孜孜不倦地追求献媚送情,果真情感真挚,着实很感动人啊。依那时的情形,亦或恰如古诗所云:“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也更加如:“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然而,此时的唐华,岂有不知她那颗炽热的心,又那不懂得她那份一往情深的芳心情意?自然都不是,因为唐华他己坠入维谷,左右为难啦。
    其实,唐华虽然年轻英俊帅气又颇具才华,然已是过来之人,早已看懂了她那份痴情痴意之心。而唐华的内心,他也是非常乐意地接受她的倾情之意,也格外地爱慕于她,忠情于她的。更认为:“若与她结缘终成秦晋之好,那才算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更能比翼双飞,美满幸福的人间美好韵事。”
    然而,殊不知,唐华是一个崇尚中华传统文化,讲究伦理道德的人。他认为:“我虽然爱慕她,但她出身于名门望族,况又年轻貌美属闺门未婚之身。而自己不但长她近十岁,而且还是有过婚史的为人之父之人,又怎可忍心去玷污她那闺秀洁净之名呢?”
    所以,唐华虽然对秀女抛过来的绣球,有一种竭力渴望去接住它的强烈欲望,但理制却控制住了他那种欲望。让他,如像一位优秀的护花使者那样,只在近距离地赏心悦目地去观赏,那枚诱人的红牡丹栀枝花,而不可伸手去摘取她一样。
    唐华,他甚至还认为:“深爱一个人,并不完全是为了占有她,而应把她的那份情感深藏于心,让她另有一番幸福的天地岂不更好?或许,这才是一种高尚儒雅人士的道德境界吧?!”
    所以,唐华主动回避她了,妄图断了她那火热的目光,也试图阻止住她一往情深地痴情。那怕她由此而沮伤,那怕她与她的家人记恨于唐华,唐华也再所不惜了。他相信,她和她的家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终会理解唐华这番良苦用心的。当然,后来事情的发展,也果然如唐华所预料的那样。
    这段情缘刚了,却又有好心人接踵而至了。原来,县委办公室的同事们,原以为唐华这么年轻优秀的人,一定会与主动倾情于他的,那位美妙而动情的姑娘喜结连理的。但不曾想,唐华却主动退居三舍,婉拒了这位多姿多情的妙龄闺秀。
    因此,大家又自动地关心起唐华来了,他们动员起所有的神精细胞,努力去搜索蓄存在他们记忆中的婧影,为他选择合适的偶配对象。终于,让宋会计在众多热心牵线做媒的人群中,如像一匹黑马奔出,从而抢占了先机。
    他对县委办公室的吕世才、栗明星、柳成群、柳安元、邓汝科等同事们,说道:“你们都不十分了解唐华兄弟,他是一个既有文化素养与才华,又有志向与梦想追求,还是一个讲究品质品位的人。他决不会借离异之机,去一味地追求年轻貌美的秀女的,而是选择与他志同道合的女性。至于,是否有过婚史,或许他倒是不在意的。”
    众同事们听了这番话,似乎出乎他们的意外,但仔细想来却很有道理。这时,人们才恍然大悟,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哦”的声音。
    此时,吕世才首先发问:“宋会计,我承认你阅人很准,也猜透了老唐的心思,那么,你又给他介绍的是那位女神呢?”
    宋会计原本想隐瞒他的人选的,但见吕世才这样逼问他,也不得不说了。紧接着,宋会计就说道:“你们看团县委的副书记喻秋韵,这人怎么样,看她能否与唐华兄弟偶配?”众干部们一听这话,真是语出惊人,似乎又让人感到意外了,犹如一石激起了千层浪一样,就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
    这时,吕世才又抢过话说:“嗯,我看行,才子配妙女嘛,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喻秋韵既是来自渝都市的下乡知青,又是全涪州地区闻名的知青优秀代表,同时,她们都是天涯沦落人,有着共同的情感伤痛经历。我看她们俩人啦,或许还真是一对绝配呢!你宋会计真是慧眼识人,不但会计当的好,而且你这个人,说媒拉纤也算是很出彩的哟。”
    众同事们听到吕世才这番评赞,个个都点头表示赞同,宋会计则更是满脸地高兴。他借势又说道:“既然大家都看好她们俩个,也对这门亲事大加赞赏,那我就正式当这个媒人了。我抽空给她们双方分别谈谈,然后约她们见个面,这样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有道是:“一宿姻缘逆旅中,短词聊以识泥鸿。 当时我作陶承旨,何必樽前面发红。”唐华与喻秋韵这段姻缘,在宋会计的热心搓合下,她们双方你情我愿,很快即进入了情场热恋的角色。从而,也演译出了一曲热情甜蜜的爱情故事。
    人们经常看到,在县委大院,在南宾河畔,在宛如钩月的玉带河桥上,在月影柳岸旁边。处处都留下了她们手挽手,双目凝视着对方,那含情默默欲说还羞的身影......
    “嘉偶天成拜玉堂,争看娇女配仙郎。尊前合成调鹦鹉,台上吹箫引凤凰。华月团圆除宝扇,香云袅娜斗新妆。因风传语张京兆,日画春山几许长。”
    唐华与喻秋韵女士,这对情深似海的鸳鸯,终于选了一个吉日,在亲朋好友们的祝福声中,他们双双执手迈上了婚姻的殿堂。自此,他们踏上了美满幸福生活的人生征程之路。

第二十章 临危受命
    却说,公元一九八一年九月下旬的一天,这天上午八点半,在中共南宾县委常委会会议室内,己是坐无空席,九名常委,其中包括五名正副书记在内,均悉数到齐。
    只见五十岁年纪上下的县委书记庄林翔,端坐于会议室的正中央,在他那板着的面容上,两个如鼠眼般地小眼睛不停地转动着。这时,他接过秘书双手恭卑地递过来的茶杯,呷了一口茶水后,又干清了清嗓子,才拉开他那常打官腔的话音。
    说道:“嗯,好,好,今天各位书记、常委都到齐了,现在就正式开会了。本次召开的常委会,嗯,主要是听取方德书记传达汇报省、地民族工作会议精神。然后,大家再讨论讨论研究研究,看就我县如何贯彻落实的问题,拿出一个意见。”
    稍后,他又用他那对小眼睛的视角,扫了扫坐在两旁沙发上参会常委们的表情后。又虚意征询地说道:“看看各位,嗯,对今天常委会的议题有何看法?”
    众人见书记发问了,都知道这是他习惯性地采用的套路,只好异口同声地说:“ 好,要得。”他见大家没有明显地异议,就说:“那好,嗯,下面就请方副书记讲讲吧。”
    此时,坐在左下方沙发上的方德副书记,见县委“一把手”发话了,赶快翻开了他那随身携带的会议笔记本,准备开始他的汇报了。
    他说:“好的,我就将参加省政府与涪州地区民族工作会议的情况,向各位书记、常委,作一传达汇报,如有不当的地方,还请庄林翔书记纠正。”
    随后,他停顿下来,用眼角扫了一下坐在上方中央的庄林翔,见他仍然一幅严肃的面孔,没有什么异常地表情,才正式开始了他的汇报。
    他说:“这两次省政府与涪州地委、行署,分别召开的民族工作会议,非常重要。会议传达了党中央、国务院,对加强全国民族工作的重要指示,国家民委关于《如何解决川鄂湘黔边境地区部分群众要求恢复少数民族成分的意见》,以及川江省委、省政府的贯彻意见。”
    他最后汇报说:“地委强调,各县县委要认真传达党中央的指示,并根据国家民委和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将民族调查工作纳入各县县委重要议事日程,进行认真地研究,做出具体的安排部署,地委也将适时地进行督促检查。”
    此时,庄林翔见方书记已汇报完毕,才睁开他那对本已闭着的小眼晴。说道:“嗯,那好吧,大家看看,在我们南宾县,看有没有开展民族调查的必要啦,啦?”
    这时,县委副书记于孝文首先发言,他说道: “少数民族,我们南宾县有吗? 那我怎么还没有听说过啦?”
    他的话音刚落,即有三俩个外县籍常委也附合着说: “是呀,我们也未听说过, 南宾县还有少数民族存在哟。既使有,这么多年都已经过去了,如同已种倒的一盆火一样,又去掏开还有必要和意义吗?”
    然而,坐在左下排首位的副书记、县长木致远,听到几位外县籍常委说出这种话来。心中不由一惊,心想:“如若不是别有用心,显然也是他们对南宾县的历史不够了解,或者,也许是对现时党的民族政策还不够明白吧?”
    所以,他坐不住了,就接着话题说道: “你们几位是外县人,你们不了解南宾县的历史。这个县是清代出了名的“改土归流”的县份之一,自南宋到清代末期,这个县实行了数百年的“土司制度”。既使本世纪五、六十年代,都还有部分群众要求恢复少数民族成份呢,怎么说没有少数民族存在呢?!”
   “我认为,按照中央和省、地委的要求,县委应当迅速组织强有力的工作班子,必须彻底调查摸清情况。不然的话,我们不仅不好向上级交待,而且,也不好向全县人民群众交待,更不好向历史作交待。”
坐在一旁的副书记方德也说:“我虽然是邻近的丰都县人,但在这个县工作久了,也清楚那段历史,那绝对是真实的。”
    而坐在对面沙发首位的郭华敏副书记也说:“我是本县人,这段历史我是清楚的,我赞同并支持木县长的意见。”
    庄林翔一听,他暗自觉得:“看来,支持调查工作的意见占了上风,而且上级也要求要弄清情况。如果不顺水推舟的话,那我这个‘一把手’的工作岂不被动,那我又如何向上级交待?”
    想到这里,他又干清了清嗓子,试图提醒常委们注意。言下之意是,我这个“一把手”就要发话做决断了,你们可给我听好,听仔细了!
    果然,他就摆着一幅君临天下的样子,打着官腔说道: “嗯,这个,这个,啊,我听了听,刚才你们的讨论很热烈嘛。看来啊,这个调查工作还是要做的,这是上级的要求,不调查又怎能摸清情况嘛。我的意见呐,可组织一个精干的民族调查工作组,来具体负责开展这项工作。”
    在坐的常委们,见“一把手”正式发话了,按照官场习惯,自然都表示赞成。那么,由谁来挂帅牵这个头呢?经过一翻权衡后,最后大家一致推举,由德高望众且又没有实权,况已临近退休的县委副书记、县政协主席方德来挂这个帅。
    然而,县委副书记方德呢,他是一位党性较强的老领导,见大家都推举他出面挂帅,自然也不便推辞,只好点头应允了。
    借此,他也提出了两点要求。他说:“第一,应明确县委统战部部长崔奕文作为助手,协助我工作。第二,我提议抽调县人大机关秘书唐华,来担任这个调查工作组的组长。他不仅年轻肯干,工作能力强,而且又能说会写,是个非常合适的人选,可以全权委托他负责组织实施民族调查工作。”
    木致远,郭华敏,以及其他几位常委,对于方德刚才所表达的上述意见和要求,他们都表示了赞同的意见。
    会议开到此时,庄林翔见意见基本一致,最后他表态做了会议决定。他说:“好吧,嗯,这个问题就正式定下来吧,由方书记挂帅,崔部长协助,抽调县人大机关的唐华,担任县委民族调查工作组组长,其他人员的抽调,由方书记你们共同物色决定吧。”
    然后,他又强调说:“不过,还是要请方书记代表县委,抓紧时间找唐华认真谈一次话,要求他要全部承担起民族调查工作的任务哟。”
    国庆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天气晴朗,微风吹过,县政府大院内的数颗大黄葛树也哗华作响。唐华穿着一件白衬衫,双臂挽着袖子,正坐在县人大办公室办公桌旁的椅子上,聚精会神地在整理着一些文件资料。
    然而,此时一阵“嘟、嘟、嘟”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办公室短暂的宁静。当唐华拿起听筒时,就传来了县委办公室值班秘书的声音:“哦,你是县人大唐秘书吗?哦,正好,请你尽快到县委方书记办公室,他有事找你。” 唐华应答说:“好的,我把这个电话通知向主任汇报后,我就赶过去。”
    二十分钟后,唐华赶到方书记办公室,敲了敲木门,听到室内一声:“请进”后,他就推门走了进去。方书记见唐华已到,就对先后赶到的崔奕文和唐华热情地说道:“崔部长,老唐,你们都请坐吧,都是老熟人了,就不必客气了。”
    待他俩人分别落坐后,方书记才又说:“今天上午请你们俩位过来,主要是根据县委常委会的决定,与你们共同研究一下,有关怎样来组建县委民族调查工作组,以及如何开展民族调查工作的问题。”
    随后,他就将县委常委会的决定意见及要求,作了详细的阐述,并就抽调干部、调查工作方案等问题,与唐华、崔奕文进行了具体的磋商。
    此时,唐华心里十分清楚,这虽然是县委的任命,但毕竟是临时性的机构,而并非属正规科级单位。何况,时下人们的思想,依然还停留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基础上,在广大干部群众的思想中,仍然普遍存在着余悸,唯恐被戴上搞“地方民族主义”的帽子。
    现在受命去调查少数民族的工作,如同架在火上烤一样,显然是不好受的,弄不好,或许还会在政治上摔跟头呢。他甚至认为,在现在的政治和思想尚未开放的情形之下,去搞这项民族调查工作。或许,还颇有如诸葛亮《出师表》中反映的:“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的意味呢!
    但是,他又仔细一想,或许,这也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啦。上有党中央的指示,以及省、地、县各级党政机关的决定,下有群众多年的期盼和要求。尽管千难万险,困难重重,只要下定决心,不畏艰险,那有攻不破的堡垒,完不成的任务?
    如若搞得好,趁机解决了全县民族的这个历史悬案,或者将自治县创建起来,在政治及政策方面得到倾斜照顾,促使全县尽快摆脱贫困发展起来,于国于民都有利。也或许,还可由此而立下千秋之功呢,想到这里,他的心情也豁然开朗了起来。
    唐华,志存高远,素有远大的志向和抱负,他立志要建功立业,更要具备范仲淹那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博大胸怀和情操。渴望在自已的一生中,能为党为人民多做出卓越地贡献,最终以体验出他的人生价值,在历史上留下他的英名。
    所以,此时的唐华,他似乎有些飘飘然的感觉,认为历史赋予他的机会来了,可以展现他自已的才华和人生的价值,为桑梓和本民族作一些特殊的贡献了。
    此时,他也想起林则徐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诗句来,随即,他向方德书记表达了他的态度。他说:“我完全拥护和服从县委的决定,尽力克服思想和工作上的困难,抓紧制订出一个工作方案和实施意见,报县委审查同意后,我们依照执行迅速开展好工作。”

第二十一章  民族调研
    十月,正是金秋之季。早晨,南宾县城上空晴空万里,偶见从广褒蜿蜒的七曜山飘来一朵白云,点缀其间。犹如是身着白纱衣裙的少女,向人们缓步走来一样,更增添了这座千年古城的美妙之韵。
    南宾河,玉带河,双河并蒂竟相潺潺地流淌,微风轻拂过的两岸杨柳,随风摇曳依依生情。丹桂的余香,也依然在人们嗅觉和视觉的记忆中,留下了幽香静美金光灿灿的美好印象。
    大街上,市巷中,身着土家民族花边服饰的男女,熙熙攘攘,结伴青春女子朗朗的笑声,花蓝背搂上小娃二的啼哭声,商贩的叫卖声,过往自行车的铃声交结在一起。在这座千年古老的县城里,演译出了一派浓浓地颇具土家风情的热闹景象。
    然而,在县委大院内,在一栋五层综合办公大楼的底楼,在新设置的“县委民族调查工作组”的两间办公室里,却静静地坐着五、六位年纪参差不齐的干部,他们正期待着县委领导们的到来。
    这时,从门外走进俩位身着中山装,年龄在五十上下,身材魁梧的领导来。唐华见俩位领导按时到来,立即从坐椅上站起来,说了声: “各位,方书记和崔部长来了,” 大家听到唐华的招呼声,也纷纷从木排椅子上站了起来,以礼节性地表示尊重和欢迎。俩位领导见状,用双手往下摆动了一下,才说道: “大家不用客气,请坐,请坐。”
    唐华见大家坐下后,端了两把椅子过来,请俩位领导坐下。然后,才一一分别介绍说: “这位是县进修校教历史的栗永万老师,作调查组的民族历史顾问,这位是重庆市农工民主党原秘书长唐承德先先,作调查组的民俗文化顾问。”
    然后,唐华又指着另三位介绍说: “这位是大家熟悉的原地下党员,现在在县工商联工作的冉松宝同志,这俩位都是从县政协抽调来的,这位是向田榜同志,这位是杜善仁同志,他们三位具体作民族情况的调查工作。”
    待介绍完全组人员后,唐华才又说道:“好,今天,是县委民族调查工作组成立来的第一次会议,下面,请县委方书记给我们作指示。”
    方德看了看大家,然后,就和颜悦色地说道:“嗯,很好嘛,全组人员都到齐了,说明大家对这项民族调查工作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从今天起,中共南宾县委民族调查工作组就正式建立了!”
    “接下来,我们就要认真地贯彻好,中央、省委、地委的指示和会议精神,按照县委的决定和部署,开展好全县的民族调查工作。这项工作时间紧任务重,涉及的范围广,情况也很复杂,它不仅渉及党的民族政策,而且也涉及了历史和现时的民族特征问题。既要查清历史沿革,民族的现存状况。也要搞清现时的民族族源,查清楚民族生活习俗,服饰和语言,还要弄清民族的风俗习俗和文化。”
    所以,县委要求大家,要团结动员起来,排除思想中的畏难情绪,克服千难万险,去完成好这项关系到南宾县民族、经济、社会发展的,既艰难但又十分光荣地民族调查工作,决不允许无功而返半途而废。
   “整个民族调查期间的工作,县委决定由唐华同志全权负责,希望大家听从他的统一组织和安排。工作中,如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可及时与县委统战部崔部长联系,他可以帮助大家解决。”
    紧接着,县委统战部崔奕文部长也强调:“希望大家一定要接照县委和方德书记的要求去办,认真把这项工作抓好,以不辜负全县四十余万人民的厚望。同时,我也完全赞同唐华同志的工作计划和安排,先到已开展民族调查工作的邻近县,做一些学习考察调研工作,以避免在工作中出现偏差。如需要县委统战部出面的,我们可以帮你们做些联络工作。”
    第一次的调查组会议,既是正式成立的会议,也是工作动员的会议,第一次的全组会议,就这样简短的结束了。
    然而,此时的唐华,心里却沉甸甸的。他心想:“县委交给我的任务有多么地沉重啦,又肩负了多少人的急迫期待哟。而组内同志们也存在这样那样的想法和顾虑,看来,若不打消同志们的忧虑,自然是步调不齐,心也是不一致的,哪还谈得上去搞民族调查工作嘛 ? ”
    骤然间,在唐华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于佑任那句:“计利应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 的名言来,给予他极大的启迪和鼓励。
    所以,他顿时格外地激动和亢奋,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千方百计地去解决好大家的思想认识问题,调动起全组的力量,把这项关系民族与民生,涉及南宾县今后发展的‘千秋功业’ 抓紧抓好才行。否则,将失去这个千载难逄的大好机遇,那可就要造成历史的重大遗憾哟!”
    话说,此次会议结朿后,唐华就专门安排了一段时间,针对任务,以及全组同志们的各种思想忧虑,工作难点等问题。坦然地敝开思想开展座谈讨论,深入细致地做工作,在统一了大家的思想认识,又在组内进行了分工后,才正式开始外出搞民族调研工作。
    十一月初,高耸入云的巍峨七曜山,与往年一样,早已进入了寒冷的冬季,沿山峰的高山处,也已积淀起了一层层的冰雪,盘山公路及公路的两侧,却淀起了厚厚的一层冰冻雪凌。全组一行六人,在唐华的带领下,从南宾县搭乘长途客车,翻越七曜山到达了邻近的清江县城,开始了他们的民族工作外出考察调研之旅。
    清江县,上古为廪君地,周属巴国,秦属黔中郡,汉属南郡,北朝北周置盐水县(清江古称盐水),唐、宋并盐水县入清江县,元、明、清建土司政权,清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改土归流” 后,设为清江县,历史以来,都是以土家族为主的少数民族的聚集地。
    清江县委、县委统战部、县民委的领导们,见唐华带领南宾县委民族调查组,一干人前来学习考察,因是邻近县况早已有交住。因此,他们很十分地热情,专门在县委招待所设宴,热情地款待了唐华一行六人。
    随后,应唐华的要求,清江县委统战部与县民委,在县委会议室专门召开了两县座谈会。在会上,他们毫无保留地介绍了清江县的历史沿革、土司制度、民族构成状况。及在开展民族调查与恢复少数民族成份工作中,所取得的工作经验、方法、步骤、标准。以及在实际工作中,还存在标准掌握过宽,恢复面过大,仍然要重新申报审查的主要教训。
    而后,清江县民委又带领唐华一行六人,到现仍保留着颇具民族特点的团堡寨、汪营、建南寨等地,又对与南宾县接壤的几个地方深入实地进行了考察。并分别到部分农户家里,具体调研了那一带少数民族的生活习俗、服饰、语言,以及民族的共同特征后,唐华他们才返回了南宾县。
    随之,唐华又立即召开全组会议,对清江县的考察情况,进行了认真地分析研究。唐华认为:“清江县开展的民族调查及恢复工作,虽然有一定的借鉴作用,但不是一个成功的范例,指导参考意义并不是很大。若要切实搞好南宾县的民族调查及以后的恢复工作,仍要学习借鉴周边县的民族工作经验才行。”
    因此,他觉得,还是那句古语说得好:“‘砍柴不费磨刀功’嘛, 这是非常有道理的。只有借鉴周边县成功的经验,才是搞好全县民族调查工作的捷径,否则,一切工作将无从着手。”
    所以,他觉得必须还要继续学习考察才行。经过认真分析和讨论,全组同志,也一致认同唐华的这种观点和看法。随之,唐华将他们全组的这个想法和意见,汇报给了县委统战部,并征得同意,又经请示县委方书记批准后。唐华,他又马不停蹄地率领着全组人员,赶赴涪州转乘机动船,沿着古老而险峻的乌江溯江而上,向着沿途邻近的汉葮、酉水两个县份进发了。
    然而,此时的唐华,他心急如焚,似乎是有一种历史使命感在催促他一样。他们一路风歺路宿,不辞辛劳,也根本毫无兴致去观赏格外诱人的“乌江画廊”的美丽风景,一门心思所想的,只有尽早地搞好,他所肩负的民族调查工作这项历史使命。
    随后,唐华他们全组全组一行六人,又分别对在历史上,同属长期实行了“土司制度”的地区,民族特征又非常明显,少数民族又居多。况且,现在正在开展民族调查及恢复工作,工作又搞得较好的汉葮、酉水两县,进行了认真地学习考察。
    唐华他们,在汉葮、酉水两县的学习考察中,相互分别进行了详细地工作学习交流,直至取得了满意的结果后,他们才欣然地返回到了南宾县。

第二十二章  新寨考察
    俗话说:“借得东风助,正是远航时。”此时的唐华,在带领全组干部学习考察,并取得了邻近三个县的经验教训后,觉得心中有了底数,正紧锣密鼓地筹划着,如何开展全县的民族调查工作。
    首先,他冷静下来,认真地思索了一番,在筹谋出了他自已的初步工作方案后,他决定召开全组工作会议进行研究。采取集思广议的方式,发挥全组同志的智慧和谋略,结合邻近县的做法,再将自已的初歩方案提出来,共同来出谋划策。
    然后,待最终形成切实可行地实施方案后,再分别向县委及县委统战部汇报,经征得他们同意后,再才去具体地实施。
随后,在召开的全组工作会上,唐华就对大家讲道:“我们这个工作组,是县委在机关抽调的精兵强将,所组成的工作班子,肩负着历史赋予我们的重要使命,我们应当勇于担当。”
   “为了南宾县与全县民族的未来发展,也为了全县四十余万各民族的根本利益,我们应不畏艰险,不惧压力,甚至也不怕扣帽子,遭打击报复。坚定我们的工作信心,千方百计也要将这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民族调查工作抓好,才不辜负上级党组织,及全县四十余万人民的殷切期望!”
    唐华,在说了这一番语重心长的话后,又说道:“前段时间,我们对邻近的三个县作了考察和调研,都有了一些借鉴的做法和经验。那么,下-步的工作将如何开展和进行,我们今天就要详细地研究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来,只有这樨下一歩的工作才好开展啊”。
    随即, 唐华就把他注重抓历史和现实,先从一个点开展调查的工作方案,在会上提了出来,借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并提供给大家研究参考。
    经过一番讨论后,大家一致认为,要彻底调查清楚全县的民族状况,工作量太大,恐一时也无法展开,况且,县委也很难支持那样去调查。所以,为稳妥起见,现在只有从历史和现状着手,先从一个点上调查,看能否达到观斑窥豹的效果。所以,全组同志经过认真讨论和权衡后,一致认为,唐华所提方案自然是切实可行的。
    会后,唐华即以书面报告的形式,分别向县委以及县委统战部,报送了《关于对我县历史和现状开展民族调查的请示》。经县委研究批复后,唐华又与统战部崔奕文部长协商,决定兵分两路,即分为历史史料组、民族现状组,两组同时迸发,分别开展工作的方法进行。
    一路,以崔奕文部长亲自担任组长,栗永万、唐承德俩位老先生参加,名曰:历史史料调査组。主要在县城相关单位查阅有关历史史料,弄清南宾县的历史沿革、土司制度等方面的情况。
    另一路,则以唐华为组长,冉松宝、杜善仁、向田榜为成员,名曰:民族现状调査组。选择了地处七曜山大山深处,与湖北省清江县接壤,交通又十分闭塞,且民族特征保留较为完整的新寨公社,作为调查对象和地点,来开展民族现状的调查工作。
    二月初,已是春暖花开之时,沿长江两岸,风和日丽,沿途山丘蜿蜒连绵,成片的树林,也纷纷吐出了嫩芽。沿江的溪水也吟着春曲潺潺地流淌,就连肥沃的两岸江畔的土地上,一片一片的油菜,也争先露出丛丛的花蕾,含着笑脸迎着金灿灿的朝阳。犹如是一群群花姿招展的美丽女娘,在兴高彩烈地蹁跹一样。它犹如在告诉人们,春天美好的景色,确实是非常逗人喜欢的!
    然而,在地处七曜山大山深处广褒的高寒山区,却是截然不同地另外一番萧瑟的景象,俨然是仍处在严寒冰雪天地的冬季气候。
    只见,满山遍野的积雪,仍然积压和覆盖在树稍和草丛之上,有的路段仍残留有冰冻。像一个地名叫“打风岰”垭囗的公路上,是出了名的“鬼见愁”, 每个司机到此没有不打颤抖的。当然,也还有一个叫“羊子岩”的地方,竟也是如此陡峭险峻。
    不但弯急陟峭,而且还常有厚厚的冰冻,公路旁边的山岩上,还挂有一串串长若如柱的冰柱子。既使是车辆路经此路段,也要事先特意套上铁链子才行,否则,将有坠下万仗悬崖车毁人亡的危险。
    然而,常年居住在山区的人们,仍然是冬季厚厚的棉袄装束,若没有急事的话,自然也是不会出门的。他们习惯性地躲在低矮的茅草房里, 或木列子吊脚楼的火塘边,正悠闲自在地一边煮着香喷喷的腊肉,一边撩起脚杆伸开粗大的双脚丫子,正张开双手烤着火呢。
    而此时,唐华一行四人,带着一种历史使命和简单的行装,坐在三面透风破烂不堪的长途客车上,正神经紧张地通过“打风岰” 、“羊子岩”关隘,前往调查所在地的上级机关--马尾埧区委。
    当唐华他们赶到马尾埧区委时,已是中午时分了。他们来不及休息和吃饭,就火急火燎地找到区委秦书记,阐明了来意,表示报到以示尊重地方求得支持。果然,五十上下年纪的区委秦书记,十分高兴,见县委来的干部都这样尊重他,随即指派一名区委潘姓干部作向导,待唐华他们在区公所食堂,急急地把了几囗粗米饭后,唐华他们又启程徒步赶路了。
    因为,唐华他们知道,他们的目的地并不是马尾埧区委,而是它所管辖下的新寨公社。而从马尾埧区委到新寨公社,还没有修通公路,自然也没有车子可坐,而完全要靠他们的这两条腿,去一步步地仗量着这段山涧崎岖的路程。
    而且,中途还要通过湖北省清江县地界,翻越若干座高山峻岭,穿过深山丛林荆棘带,沿着羊肠小道走数十公里路程。需要耗费五、六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在天黑之前赶到新寨公社。所以,唐华他们不敢迟缓,只好不顾疲劳继续赶路了。
    话说,唐华他们一行五人,那一路的艰险与辛劳,显然,也是人们不可想象的。尽管天寒地冻寒风刺骨,由于急速的徒步行走,唐华他们的内衣,却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脚掌也不知打了多少个血泡!
    新寨公社,纯粹是一个偏僻的大山深处的山旮旯,不但交通十分闭塞,经济也贫穷落后,但民风却很淳朴。全公社1300余户,5000余人,分为五个大队,分别在上寨、下寨、新寨,三个大寨子居住,其余则散居于四周的小寨子。其中,大寨在山顶上,其他两个寨子,分别在两座山的半山腰,中间有一条溪流将两个寨子分隔开来。
    公社机关,则驻在靠新寨侧边的,一个叫新场的小村子。虽说叫“新场”,其实根本没有场集,既不赶场也无场期。只是建有十几栋吊脚楼房子,其中还包括供销、食品、酒厂等小企业在内,只是中间,有一条比巷道宽一点的长条形坝子而已。
    由于条件简陋,公社机关八、九名公职人员,全都住在楼上用木板隔开的,既是办公室又是宿舍简陋的小套房中,并没有剩余的房子可住。所以,公社就安排唐华他们四人,住在用稻草铺就的木楼板的地上,既在木楼板上住宿,也在那里碰头、开会、办公。
    唐华与公社党委书记严华文,副书记柳长远交换了情况,说明了来意,并共同商议了如何开展调查工作的意见和方法步骤。为了宣传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动员全公社广大干群接受和配合调查,打消在思想中的余悸。所以才共同决定,在第二天的上午九点半,在公社礼堂,召开有全公社生产队长以上干部,以及机关、学校、商企干部职工参加的动员大会。
    然而,出乎意外的是,尽管新寨地处山旮旯,但公社办事效率却很高,这边刚开会研究完,唐华就听到公社广播员,通过有线广播在播送明天召开会议的通知了。
    第三天上午九点半,在公社可容纳百余人的小礼堂的长木条椅子上,就坐无空位,甚至连室外,也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礼堂主席台上,唐华与公社严书记则分座两边,主席台的中央,是公社副书记柳长远在主持会议。
    此次宣传动员会议,由唐华代表工作组发表讲话,重点讲明此次在新寨公社,开展民族调查工作的目的、意义、方法、步骤、要求等内容,并宣读了国家民委的相关文件。严书记最后作了反复的强调和要求,并借此次会议之机,就全公社的春耕生产等事项,他在会上也作了统一的佈置。
    会后,唐华率领的民族调查工作组,与公社机关干部合为一体,共分为五个调查小组,每个小组由二至三名人员组成,分别承担一个大队的民族特征的调查任务。
    为了让每个参与调查的干部,能迅速地掌握调查的重点和方法,在调查组未进村之前。唐华与公社严书记相互配合,用了半天的时间,统一对全体干部进行了一次简短的培训。并要求每个小组,每隔一周就要返回公社,向工作组作调查情况的汇报。
    这样,持续深入村寨和农户,连续坚持调查了一个多月,大家分别走访了五个寨子,近1000余户人家,与3000多人分别进行了调查交谈。
    在调查中,大家发现,在当地群众中流传最广的,是这样的一句话:“我们的祖先原先住在平坝地区,是明代‘湖广填川’时,在经历了残酷的‘赶蛮夺业’之后,我们才被迫逃到山上来居住的。”
    由此,也完全可以说,唐华带领的工作组,此次在该公社开展地少数民族的调查工作。工作是细致的,调查了解的情况也是深入的,被调查的人员更是较为广泛的。
    然后,唐华又亲自带队,深入到几个寨子,找一些不同年龄段的群众调查,后又多次在公社召开汇报会,听取各调查小组的情况汇报。然后,工作组又与公社领导层一起,多次共同分析和研究梳理。
    大家一致共同认为:通过深入广泛的调查,已基本上摸清了该公社,现存的民族特征及民族状况。初步可以确定的是,不论从民族的心理素质、语言看,还是从居住、建筑风格、服饰、文化,以及生活习俗等方面看。集中反映的这些特征和现状,都是属于土家族的民族特征,现时情况表明,在现阶段,该公社依然还是存在大量少数民族人群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0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609
发表于 2020-7-23 16: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另一件,则是临江镇一彭姓群众,私人房产长期被强占的信访案件。主要案由是,在一九五九年期间,临江镇因办幼儿园无场地,由镇政府出面,强行占用了彭姓群众房产五间,长达十年不归还房主。经唐华调查属实后,动员区委共同做工作,使镇幼儿园主动退还了房产,并补交了十年的租金,还向房主道了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2-2 07:21 , Processed in 0.080526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