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49|回复: 1

[长篇连载] 【青林边小说】巴黎公社(12--15)

[复制链接]

61

主题

75

帖子

793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93
发表于 2020-7-2 11: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二章包围巴黎的开始
        看到了36岁的长的俊逸长脸的年轻造纸工人阿尔芒。他们聊了一下。瓦尔兰对他说:
    “现在是巴黎公社,人民当政,一切都是人民当家做主。你可以和大家开工。”
    “先生,你要好久开?”非常壮实、显得熟练感觉的善良精干的阿尔芒问。他一步走近瓦尔兰跟前。他的后面是一横高的上面是锑壳,下面是有无数轮子和操作杆的造纸机,是造纸厂的核心工作机房。(这一印象以四川宜宾中原造纸厂为原形)
    “就今天开。这样早点创造财富,工人就有吃的、用的。”瓦尔兰说。
    “先生,这样好。”
    “那你就去喊工人来上工。”瓦尔兰有些催地说。
    “行。”阿尔芒说。就对身边的几个人说:
    “科里!夏尔!保罗!去喊工人们来上工。”
    然后,三个青年人就快步走出灰色的大机房的门外去了。阿尔芒就和瓦尔兰聊:都对在公社的领导下,充满了信心。十多分钟后,有五六十个工人满脸欣喜地回到了工厂。
    后,在一个小时内,瓦尔兰看到了机器都运转了起来,机房和工厂一时充满了机器的嗡鸣声,一种带有生机的繁忙工厂景象又回来了。等机器都开正常了,年轻正直的阿尔芒就把瓦尔兰、鲍狄埃送到了破旧的厂门旁。瓦尔兰让阿尔芒过两天到他的市政厅二楼办公室汇报工厂运营情况。然后,他和鲍狄埃离开了破旧的工厂。
    听到了身后机器的嗡鸣声,瓦尔兰想到了工人们辛劳地在转动的机器旁工作的情形,心里就高兴,他坚信:只要工厂这样的生产下去,工人们的日子会好起来,会长久下去的。就和鲍狄埃往巴黎市中心走去……
    当巴黎公社的领导人在忙于公社的无数政策落实和公共事务时,当巴黎人民认为自己过着每天都幸福而自由的日子时,而同时,一场在于毁灭新生的巴黎公社的阴谋从凡尔赛开始了。
    八。
    获得了德国政府的合作承诺。回来时,天已经黑近。梯也尔决定亲自看到对巴黎城的包围,就像一条毒蛇要在自己没有丝毫觉察猎物的周边进行围捕一样。
    “麦克将军,包围巴黎城要多久完成?”梯也尔十分用心地问。
    “阁下,用不了多少时间。”
    “说直接点。”
    “至多就是几个小时。”
    “现在21点了,可以行动了。”梯也尔说。他已经不耐烦了。更不想等了。
    “遵命。”
    “你马上去集合军队开始行动!”梯也尔如使唤一个下人把麦克马洪将军喊走了。
    ……
    大约一个小时后,麦克马洪将军和梯也尔坐着四轮马车,他俩的车旁是在法国4月2日温和夜色下的通往近二十公里远的巴黎的路上,而这一刻,麦克将军的军队士兵在他俩车子两边的公路上正匆匆地向很远的巴黎城进发;还有,对巴黎城进行合围的政府军,以及明天从德国监狱里放出的十四万在普法战争中被普鲁士军队打败而投进监狱的法国战俘,将以战士的身份,其中一半将参加对巴黎城的合围,另一半将参加大规模的攻城战。梯也尔早也打定主意就这么办。这时,看到车外在黑蒙蒙的夜里,在匆匆整齐地向前走着的、看不太清的政府军的身影,梯也尔感到:这一切在按照他的愿望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将军,我们是向巴黎城的东部前进吗?”梯也尔多疑地询问。好像要一步一步地确定,这样,他才踏实。
    “我的阁下,是的。”
    “你确定这一行动的稳定性吗?”
    “阁下,还有什么疑问吗?”
    这是梯也尔的习惯。他总是这样重复问,在确定,这是他政治生命的关键时期,他不能松手和有任何疏忽漏点,他要做到手到擒来,绝无差错,把对手打翻在地再以爬不起来。
    “阁下,在一个小时前,我派了尼尔司令将对巴黎城的东部,第二军区的司令曼德耶负责对巴黎的南部,杰瓦尔司令对北部进行合围,这只要在三四个小时内,在深夜两点多钟就能把巴黎城紧紧包围住,这是轻而易举的事。巴黎城就被你捏在手心里,剩下的就是西部与凡尔赛有一段中间隔离带,这是一条唯一的截近。蒙马特尔高地有240门炮,我们能当即毁掉它,再派伊德里司令带着军队进行进攻。这样,只要拿下蒙马特尔高地,就能及时攻入市区。(巴黎西区是人口密集的地区,巴黎公社政府就在西区市政大厅里。)
    “太好了!”梯也尔非常满意!
    “现在那些没有军事经验的巴黎公社的人员,将会尝到颠覆政府而付出代价的滋味。”麦克将军由衷地讥讽感叹道。
    “对。”
    ……
第十三章梯也尔
四轮马车就带着梯也尔随着麦克将军的第一军,向巴黎城的东部在两个多小时后,就到巴黎东部边有半公里的红特尔镇。从这里,能看见远远的在非常静谧夜色里的巴黎城:那忽黑忽亮的在城里看不清的、被一道黑黑的城墙遮住只看见点房顶黑影的视角,那闪耀如星星的五颜六色的灯火,几乎把巴黎的如黑鹅绒般的夜空映的通明,尽管是深夜,这就是世界名城一一一巴黎。
“阁下!将军!巴黎城到了。”一个队长跑回来报告。
梯也尔听了,很振奋!竟然先从麦克将军的身旁座位上下车。反应非常快的麦克将军立刻说:
“里伊热耶队长,快把阁下扶住。”
“遵命,将军!”
反应同样快的里伊队长伸出手把梯也尔扶住,他知道扶住的不是一般的大人物,是未来资产阶级巴黎政府的首脑。
之后,麦克将军就下了车,他马上果断地对身边的里伊队长说:
“你马上去告诉波尔伯爵,叫他把军队沿红特尔镇布防(从这里能完全围困巴黎城),事成后马上来报告我。”
“遵命,将军。”
里伊队长就马上离开了。这个时候,梯也尔还不放心,还在心里不踏实。当近一个小时后,里伊队长跑来报告:
“将军,现在对巴黎城的包围完毕。”
梯也尔一颗心踏实了。他铁定:巴黎城已经在这个夜晚被合围。这样他才高兴,就像他把一巨款存进了银行一样。然后他说:
“将军,我等你的好消息。”
“我会及时通知你的。”
“很好。”
然后,梯也尔上了四轮马车就往凡尔赛返回去了……

       看到一切军事行动按照自己设想的计划进行,梯也尔相当满意。他非常清楚:政治的斗争和权利是要靠武力来完成的这一铁的规律。他才自信说:
“巴黎,我会回来的。”
然后,就吩咐自己的马车夫:“回宅邸。”
“遵命,阁下。”
马车夫回答就扬鞭打马,向夜里的远远的凡尔赛驶去……
在接下来的四五天,巴黎公社都在忙着进行各种明目繁多的政治纲领的实行和纠正以前旧政府的错误政策,还有议会的矛盾争论,比如:有人认为:议员不进行选举,由公社领导任免,这样,在行事上非常灵活,而不必为这麻烦使议会的机制和程序进行费时的讨论等。
除了国民自卫军把守着巴黎的四大出城大门,这时的公社成员似乎对于巴黎城被合围,没有丝毫的感觉。
在巴黎城的南门一边的街上,有一道小门,一直没有自卫军守卫,这里的人可以随便进出。
一个叫克罗尼斯的人,看上去一般,有46岁,他是巴黎一家发电厂的工程师。他认识法兰西银行的鲍地尔。他对于巴黎公社非常的恨,因为他信奉资本主义,嫌弃贫困的巴黎工人和低层的平民。他认为这些人会起来对付包括他在内的资本家富豪、有钱人。在巴黎公社成立前,他干着轻松而拿高薪水的工程师的职业,现在,巴黎公社发布:工人工资比所有公社领导官员的工资高。他深感道:现在是公社的天下。一切都是公社说了算。自己被巴黎公社毁了。他痛恨仇视使他有钱变得钱少得可怜的巴黎公社政府。他在几天前,到鲍地尔的一处在巴黎城边的古式别墅。他先前听说了梯也尔的名字,就想积极地靠拢他。

第十四章奸细克罗尼斯工程师
  他渴求地问:
“鲍地尔,我该怎样做?”
“亲爱的,你的诚意是:密切注意、监视巴黎公社的状况和四道城门的国民自卫军的军力部署防御情况。”
“还有呢?”
“必须要准确查明。这样,好利于政府军在不久的时日对巴黎公社的进攻。”
克罗尼斯听了非常的心儿欢跳。他立刻睁大两只假斯文的眼珠,抢白般地问:“真的吗?”
“就在不久,我预想就应该在四五天之内。”
……
    克罗尼斯工程师在见到了鲍地尔后,就日夜不停地侦察了解巴黎公社政府的工作状况和国民自卫军的防御态势。一天后,他带上了在多天来自己亲自到巴黎城内的各大交通要道进行侦察的情报和鲍地尔画的巴黎城设施和防御图,如一只神秘鼹鼠顺便从巴黎南部的
大门不远的那道无人看守的小门出去。他立刻改变了从巴黎西门出去的想法,他担心:被守城的国民自卫军的战士搜出来,就会被关起来。尽管巴黎南门要到凡尔赛还是远,他从南大门那边的小门出巴黎城,据说到凡尔赛要步行半天。
克罗尼斯跑了一下午,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到凡尔赛一处德军军营的大门边,对两个戴着高桶帽,红色翻领,身着黑蓝色的燕尾服的德国士兵站岗的门口走过去。
“我要见负责军官。”克罗尼斯说。
“你见他干什么?”一个德国士兵问。
“我有关于巴黎公社的情报。”克罗尼斯口气大起来说。
一个德国士兵应该是明白他指的“巴黎公社”的含义。就马上走进去,两分钟后,军官就积极出来了。
克罗尼斯就跟着他走进了一间军官室。
不等军官开口,克罗尼斯就从他的内衣里拿出鲍地尔绘制的巴黎城内的自卫军的城防图、自己搜集的巴黎公社情报交跟军官,并把自己侦察到的重要情况告诉军官:
“……还有,我们巴黎城南门过来有一道小门,没有自卫军防守。”
“是吗? ”
“绝对是。”克罗尼斯马上保证。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德国军官疑惑问。
“我是巴黎发电厂的工程师。”
“应该说,你生活的不错。”
“可,”克罗尼斯一下就显得发怒和不满起来,“我拥护梯也尔阁下的资产阶级政府。我的父亲就是获利于这一英明政府的。那些下贱的、一身肮脏的平民能跟我什么好处?不,他们还在那里拥护他们的政府,一大群一夜前是一身的脏乱的下人,竟然想长期管理巴黎,这简直是不能容忍!”
“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克罗尼斯。”
“我们将感谢你为未来的巴黎政府做的贡献,你可以走了。”
“我会竭诚为贵政府效力的。”克罗尼斯还要表示自己的忠心。特地走到门边又回脸说。


军官点点头,克罗尼斯就出来了。


第十五章资本主义国家的利益是一致的
梯也尔获得了德国政府的同意,该政府已经把关在德国监狱里的十四万在普法战争中被抓的法国战俘放出来,帮助梯也尔的政府军对巴黎公社的攻击。这时,政府军已经完成了对巴黎城的包围。看来至多就在两天不到,梯也尔决定对巴黎城进行攻击。
在梯也尔的政府军里,有一个司令,他长得肥硕,三角眼,鹰钩鼻,他嘴巴如狗嘴,他就是格里福特侯爵,46岁,生于一八二五年,法国贵族。当巴黎公社赶走了代表资产阶级、资本家、富商、贵族利益的梯也尔政府,他十分仇恨和敌视巴黎公社,他不得不跑到凡尔赛,想到马上就要过没落的穷困日子,就恨得发誓说:过不了多久,我会回来要你们的命。当他听说梯也尔在明天对巴黎进行攻击时,就半夜跑到梯也尔那里。
“阁下,我听说明天就要行动了。”
梯也尔沉稳说:“你要亲自去?”
“是。”
很有盘算的梯也尔说:“这是一个暂时的试探。”
“怎么试探?”
“主要是看看巴黎公社那一批军事人员和领导的一些意图和对此做出的反应。”
“阁下,我期待马上发起进攻。”格里福特司令热心而急于马上成行地说。
“我知道,是巴黎公社毁了你富足的贵族生活。”
“我要把他们的肠子挖出来,喂我的凯尔特(是他喂的北美洲猎狗)。”
看着格里福特仇恨巴黎公社的老鼠脸。梯也尔知道:这是一个倾其全力要打垮巴黎公社的凶毒角色。就鼓励他:“这次行动主要在于试探,迷糊对手,而相应的行动随后就开始。我们在普法战争中被俘的军人已从德国监狱里放出来了,我们即将展开对巴黎公社的围攻。”
   “我现在就回军里去。”格雷福特乖巧地说。
“这都深夜了,你还要去。”梯也尔觉得:格里福特心都要跳出来了,看来他马上就想攻打巴黎。
“只要让我吃掉巴黎公社,我几天不睡觉都行。”格里福特一说完,两只老鼠眼珠一下就放大,显出歹毒的极度无耻的嘴脸。平时一副温文尔雅的性情,到时,就原形毕露!然后,他就出去了,立刻回到军中。
与格里福特一样仇视巴黎公社的另一位恶毒的军官:米里雷昂德。这是一个独立的社会人渣。他虽然具有社会主义的初期意识,实际上,是一个红皮白心的虚伪者,他同样仇恨巴黎公社。看到格雷福特回到了军中。两人立刻避开一些士兵到外面商量、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两个军事指挥官,密商明天在巴黎城外近处,演一场戏一一一一种小冲突。目的是:麻痹巴黎公社的成员,并伺机进行突然的攻击。
为什么他俩要避开他人?这应该是为将来事情的败露,不被人报复而形成对自己的危险而做的。就比如:人们都知道是政府干的,就无法知道是谁,具体是哪个人干的。西方列强是擅长干这些事的。
“我看这样,我带部队在东边跟那里的守城自卫军打一下,让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小冲突,是一种偶然。”格里福特司令说。
“对,我们不能让他们看不来,察觉出什么。”米里雷昂德非常明白说。
他又问:“格里福特侯爵,我们随后怎样做?”
格里福特说:“这样,你带着你的军队,到克林战壕防线,他的对面是一些土坎,你们就在那里埋伏起来。然后,你就到我这里来,我们再看情形的发展做出应急的行动。”
“哦,一个绝妙的注意!”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446
发表于 2020-7-23 16: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8-13 01:33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