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21|回复: 1

[中篇小说] 【谭奇勇小说】《大江滔滔》连载(23--28)

[复制链接]

149

主题

477

帖子

129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97
发表于 2020-7-6 06: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敬之中篇励志小说《大江滔滔》连载之

3234_1439449114i919.jpg
(网络图片)
第二十三章 对奕
    这一天的早饭后,唐华就在新寨公社二楼的小会议室,召开了进入该公社一个多月以来的,最后一次工作组全体会议。
    他说道:“这一个多月以来,同志们都很辛苦,也不顾高寒山区的寒冷天气,与公社干部一起,下到山寨和农户家中进行调查。调查的情况,我们已多次汇总分析研究过了,总的来讲,已基本摸清和掌握了,这个地方的民族特征和民族状况。应当说,已较好地完成了预定的调查任务,我看可以返回县里汇报了,不知大家的意见如何?”
    大家一听唐华说出这话,也代表了大家内心的想法,说出了同志们的心声,自然都纷纷点头,表示完全赞同他这样的安排意见。
    这时,冉松宝首先接过话说道:“老唐分析的很有道理,这一个多月的调查工作,我们都做的很扎实,应当说比解放初期搞“土改”工作,做的还要深入扎实些。情况都搞清楚了,也应当返县汇报工作了。况且,我们身上早就有汗臭味了,也可以顺便回家换洗一下衣服了。”
    唐华见大家都赞同他的意见,就说:“那好吧,这一个多月以来,大家也没有休息过一天,今天就算放假休息了,请大家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就返回县城。”
    散会后,随即唐华就与公社党委严华文、柳长远等几位领导,交换了情况和意见,并说明了明天一早,他们即将离开新寨公社,返回县里汇报工作了。
    当严华文等人,从唐华的话语中得知,工作组即将离开时。就说:“好吧,既然唐组长你们已完成了调查任务,明天就要返回县上去了,我们也留不住。但我们有一个要求,希望唐组长将我们这里的真实情况汇报上去,你在调查中也亲自感受到了,山区的广大群众,是多么渴望能早日恢复他们的土家族身份呀。还请你务必要多多努力,争取早日满足他们的这个夙愿吧!”
    唐华见此,也被他们的情绪所感染,心情也十分地激动,深知他肩上承担地责任重大。就说:“好的,我们一定不辜负乡亲们的重托,千方百计都要将这项工作抓好,将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尽早落实下去。以求山区有一个好的发展,让广大少数民族群众,对美好的生活有一个企盼。”
    当天下午,新寨公社驻地就热闹了起来,只见整个不大的新场的街巷都欢腾了,人们喜笑颜开,像过年一样都忙碌了起来。
   杀猪宰羊的,杀鸡杀兔的,推磨煮豆腐的,打酒摆桌凳的,烧菜做饭的,忙忙碌碌热气腾腾。整条不大的一条街巷也摆满了,从附近农户家中,借来的十几张桌椅板凳,像是要办一场大喜事似的。
    下午五时许,这场独具土家民族风味的宴席,就隆重开席了。在席桌的中央主宾席,坐的是工作组和公社领导,并有几名年长的土家族代表陪席,左右两旁席桌上,则坐满了从几个寨子,五个大队来的村民代表,以及公社机关各单位的干部职工。
    严华文书记毕竟是当地的“父母官”,这时,他觉得当地少数民族群众的心意,要充分表达出来才行。所以,他端起一碗“包谷烧”,就站了起来,即席发表了充满激情的祝酒辞。
    他用筷子敲了敲碗,就说:“大家知道,唐华同志带领的工作组,明天就要返回县里去了。在近两个月的工作中,他们不辞辛苦,不惧山区的路险,深入山寨农户调查了解访贫问苦,给我们结下了深厚的情感,也给我们带来了民族恢复的希望。乡亲们见他们身体累了瘦了,很过意不去,纷纷要求公社,要摆一场我们土家族人的“摔碗酒”, 来真诚地感谢他们,欢送他们!”
    他刚说完话,就一囗喝下了土碗里的酒,然后举起土碗“哗”的一声,将土碗摔在地上挞的粉碎。紧接着,十几桌人也以同样的动作,“哗哗”的将土碗摔在地上,随后又换上新的土碗,斟满“包谷烧”放在桌子上。
    此情此景,唐华他们很是动情。随即,唐华也站起来端起酒碗,说道:“感谢公社领导和乡亲们的盛情,我们决不辜负大家的,一定会将这项事关全县的发展,和各族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工作抓好,请大家相信我们。好,借此机会,我代表工作组敬大家!”
    第二天,天刚刚亮,太阳还未完全露出山头,唐华他们一行四人,带着乡亲们的重托和调查结果,返回到了南宾县城。但等待他的,不仅仅是肯定他们工作的话语,而是有着一场血雨腥风地极烈对奕和交锋。
    确实,但凡一个有事业心负责任的人士,他是将事业和工作放在第一位的,而不是去顾及其他,而唐华,自然是属于这样的一位党员干部。
    虽然,此时的唐华,还算不上是一位正二八经的科级领导,但他却负责着全县民族调查工作,肩负着能否恢复南宾县的民族,能否建立县级民族自治的重任。所以,他的职责,自然也不压于一个科级部门领导,他可以安排工作组的其他同志休息,而他则不然。
    因而,在他返回县城的第二天上午,还未来得及休息,他就急匆匆地将此次去新寨公社调查的情况,以及当地广大群众的期盼,和他对调查情况的研判,初步结论与今后工作的意见。如实地向县委方德书记,县委统战部崔奕文部长,分别作了汇报。
    然后,他又邀请方书记和崔部长,出席由他召开的全组民族调查工作汇报会,一同听取两个组的工作汇报。
    调查工作汇报会,在县委综合办公大楼小会室举行。民族现状与历史资料两个组,都分别对各自调查的情况,详细地做了汇报。栗永万先生汇报说:“根据近两个月来,我们查阅了《华阳国志》、《南宾县志》、《南宾厅志》等史料。现已初步查明,南宾县的历史建制和历沿革。”
    “南宾之地,古为《禹贡》梁州之域。西周、春秋时,属巴国“南极黔涪”领地。战国时期,先后分属楚黔中地、秦黔中郡。秦至东汉年间,以境内七曜山为界,分属巴郡、黔中郡和临江县、涪陵县。过后也大致如此,变化不大。”
   “唐武德二年(619年),即分浦州武宁县西界之地,始置南宾县。五代十国、前蜀、后蜀循唐制。北宋至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循唐制,隶属忠州。”
    栗永万先生说话久了,他那患气管焱的毛病受不了,只好喘了囗气,停了停喝了囗茶。才又说道:“自从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置南宾安抚司,马定虎受封南宾安抚使,建立局势机构,节制九溪十八峒开始。至元、明、清,南宾县均实行的是“土司制度。”
   “直至清代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才‘改土归流’,置南宾厅,仍隶夔州府。二十六年(1761年),升为直隶厅,直属川江省管辖。历代朝廷,在全国少数民族地区实施的‘土司制度’,在南宾县推行了长达628年之久。由此,充分地证明了南宾县,历来就是少数民族聚集之地”。
    会上,大家结合历史和调查的民族现状及特征,一致认为,南宾县,不仅历史上是少数民族的聚集地,就是现时,在南宾县仍然还存在少数民族,这是不争的客观事实。
    方书记则认为:“虽然如此,但渉及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也事关全县工作的大局,必须要慎重对待。你们应及时向县委常委会作一专题汇报,以供县委研究决策。”
    不久,县委即举行了常委会,会前,唐华与崔奕文都接到了会议的通知,要求他们列席会议,并明确由唐华在会上,作民族调查情况的专题工作汇报。
    然而,在县委常委会会上,在当唐华如实地将县委民族调查工作组,在此次下到新寨公社,对是否存在民族特征和民族现状,山区群众迫切要求恢复少数民族的愿望。以及南宾县自南宋至清代,已推行了628年的“土司制度”,历来既是少数民族的聚居地的情况,汇报完后。顿时,会场就像炸开了锅一样,激起了强烈地反映,也展开了一场争锋相对地搏奕和斗争。
    首先,站起来质问唐华的,是外县籍的县委副书记于孝文。他面红耳赤地用手指着唐华,愤愤地说道:“照你这样说来,南宾县现在还存在少数民族?我调来这个县工作的时间也不短了,我怎么不知道?谁又赋予你那么大的权利,你可以认定有少数民族?!”
    他的话音刚落,紧随着,又有两位常委接着发难。一位是外县籍的县委组织部部长凌华敏,另一位,也是外县籍的县委宣传部部长刘也。他们都说:“是啦, 是啦, 你一个小小的组长,是什么级别的干部?谁授予你这么大的权利,这又置我们外县籍的领导于何地?!”
    这时,坐在会议室正中央,主持着会议的县委书记庄林翔。则扳着面孔,装出一幅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正打着他的“小小九”呢。
    他想:“本来我就不愿意搞什么民族调查,只是碍于省委、地委的要求,才不得不应付了事。哪知唐华却拿着鸡毛当令箭,还真死心塌地的去搞,照他这样搞下去,那我这个外县籍的汉族县委书记的位子,岂可坐得下去? 不行,得设法制止他,让他知难而退才好。”
    想到这里,他又干清了清嗓子,就狡诈地挑灯拨火地说道:“嗯,前几位说的有些道理嘛,确认是否为少数民族,事关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我们县委都没有这个权利,更何况其他人?我看啦,要防止有人借这次机会,去拉帮结派,搞宗派主义,搞地方民族主义哟。”
    唐华听到这里,实在听不下去了,不觉义愤填膺。他心想:“堂堂的县委主要领导,竟然也只有这般低的党性,如此低劣的水平?完全置党中央和上级的指示而不顾,也不为人民群众的利益着想,只考虑个人的名利地位,这成何体统哟!”
    此时的唐华,他毕竟是一位党性事业心极强,爱憎分明忌恶如仇,又很年轻正直的干部。所以,他也顾及不了许多了,站起来就激烈地进行了反驳。
    他说:“各位领导,你们不要想多了,更不要随意扣帽子打棍子,我一个小小的干部,怎么有心思和权力去撼动你们呢,更没有权力去确认少数民族。只不过我作为一名党员干部,虽然职位低微,但这并不影响我去贯彻执行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去为人民谋取正当的利益吧?”
    说到此,唐华越说越觉得有理有据,有一股不惧怕官僚权威的劲头。所以,他意犹未尽地又说道:“至于说我擅定少数民族的问题。并非由我个人冒然地去认定,而是根据新寨公社实地调查,所掌握的现存在的民族特征,结合南宾县历史上长期实行‘土司制度’的事实。而依据斯大林关于:‘民族,是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的民族文化特点上的共同心理素质,这四个基本特征的稳定的共同体,这一‘民族’定义。”
   “再依照党和国家的民族理论与政策,在召开全组会议,进行了科学地分析、研究、对照后,而形成的初步看法,这也并非是我一个人的意见。”
   “而此次,我是遵照县委办的通知,由你们安排我向县委常委会作专题汇报,这是遵循组织原则程序,而并非个人行为。何况,我们的这些看法,须经县委审查同意后,才逐级上报由国家民委来认定啦,你们又何必这么紧张,而大动干戈呢!”
    唐华说了这番话后,那位县委书记和那几位常委,自知理亏失态,脸色一会红一会泛青,只好哑囗无言默不作声了。但在他们的脸上,却有些恨恨的表情。
    而坐在一旁,一直未发言的木致远与方德俩领导的发言,则打破了会议的尴尬场面。他们说:“庄书记,我们建议将此次调查的情况,以及会上议论的问题,指派崔奕文、唐华同志, 专程赴涪州去一趟,向地委统战部和地区民委作个汇报,听听他们的意见如何?”
    庄林翔一听,心想也只有这样了,弄到如此尴尬的境地,他也不好收场。所以,他也就借坡下驴,算给他自已圆个场。才说道:“嗯,好,就这样,按木县长、方书记的意见办,散会”。说完这话后,他就气匆匆地头也不回,先走出了常委会会议室。
    这真是:“溪云初起日沉阁,风雨欲来风满楼。”然而,等待唐华他们更大的一场政治“风暴”,或许还在后头呢!


第二十四章  巧借重力
    四月初,正值风和日丽春意盎然的春天,满山遍野的油菜花,带着大瓣灿黄灿黄的花蕾和青绿色的小嫩角,一片一片地开满在山坡和田野之中。微风吹过,犹如大江江面中的层层涟漪,在花海中也掀起了阵阵耀眼的波澜。
    而沿着通往高家镇的盘山公路旁,满山遍野的山涯上,则是一簇簇绽放出的牡鹃花。有鲜红色的,有玫瑰色的,也有淡红色的。它似乎在告诉人们,春天,真是一幅充满了诗情画意般地迷人画图啦!
    然而,在长江航运水道上,刚从高家镇港囗,上到长航公司“东方红”轮船上的崔奕文、唐华。崔奕文坐在三等仓里,正悠闲地在翻阅着一摞文件。而唐华,则没有闲情逸致地心情坐下来休息,他独自沿着船边的过道,向着船头的甲板走去。
他在船头甲板的中央,停了下来,望着溯江而上的前方,随着船体犁开地巨浪向下游流去的哗哗水声,而若有所思地在思考一些问题。这时,前不久在县委常委会上,那一场争锋对奕的激烈场景,那几位权高位重而不屑一顾而大放厥词的常委,像放电影一样,又一幕一幕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唐华不竟为此而焦急担忧,他不是畏惧他们的权势,而是为南宾县民族的命运和发展而担忧。在这个问题上,他从不久前,在列席县委常委会之时,既已看出了端倪。显然,在南宾县委领导层,由于各自的政治利益的不同,就已出现了截然不同地,两种思想与两种观点。
    以县委书记庄林翔为首的,那部分外县籍领导,是持一种走走过场的观点,只是碍于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政机关有指示,不然的话,或许,在他们思想深处,根本就不想去触及南宾县的民族问题,以免伤及到他们自身的政治利益。
    然而,以县长木致远为主的一部分常委,则是持应认真执行中央的指示,实事求是地将南宾县的民族问题调查清楚,该恢复的,一定要按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的规定,给予彻底地恢复。但又碍于官场中的“潜规则”,以及他与书记俩人之间,本已存在的“微妙”关系,所以,他们也不敢不愿公开与之抗衡斗争。
    因此,他们不想把这种矛盾公开化、激烈化。既想坚持原则但又碍手碍脚,似乎是“半遮瑟琶半遮面”,羞羞答答地不想公开坚持,以免给外界造成,县委常委会内部不团结,尤其是主要领导之间有矛盾的不良印象。
    如此以来,或许,会让唐华处于左右为难的境地,倒将他推向了斗争的最前沿,处于风口浪尖之中。如若遂了县委书记一方之意,显然,或许今后他自已的政治前途会一帆风顺,也会得到他们的重用提拔。对于唐华个人仕途而言,道是有百利无一弊的。
    但如此以来,不仅违背了党性原则,违背了客观事实,而且也违背了他自已的良心,丧失了一个人的品行不说。或许,更会丧失民族得以恢复,错失全县一个大好发展的历史机会,这是有愧于全县四十余万各族人民的。
    但如若要坚持下去,实事求是地将南宾县的民族问题搞好,虽然,对全县发展对人民群众有利。但那样一来,势必会彻底得罪于有权有势的,以县委书记庄林翔为代表的一方,如此以来,自已将后患无穷,势必要承受权贵们无情地打击报复。
    尽管如此,唐华还是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他都要坚持一个共产党员的党性原则,宁愿日后承受他们地打击报复,也不愿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借此去为南宾县谋发展,为全县各族人民谋取正当地利益。
    至于,这样做的对与错,恐一时也是难求定论的,那么,就留待历史去评说吧,正如人们常说的:“倘若正义可以迟到的话,那正义也一定是不会缺席的。” 他相信,历史总归是公正地!
    想到此,唐华的心自然也坦然了,敞亮了,也更加无所畏惧了。但他转而又往深处想,仅凭他这种无所畏惧的思想,显然还是无济于事的。因为现时的唐华,还仅只是一名普通的干部,他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去阻止和纠正庄林翔之流,他们的那种错误的思想和和错误的行为。
    所以,唐华必须另谋妙策,才能彻底扭转现时的被动局面。经苦苦思索,骤然他机灵一动,就想到了要按组织原则去办,在此次去涪州地委汇报工作时,一定要大胆地将实际情况如实地汇报上去,以引起上级的重视,借用上级领导机关的力量,去彻底地纠正他们的错误行为。
    既使,他们认为,这是在地委告了他们的状,但这是按组织原则和程序办的,是属正常地情况汇报,何况也是经县委授权的。而并非像他们那样,为了他们自己一已之私利而不顾大局,反倒利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去搞阴谋诡计吧?想到这里,唐华内心打定了主意,他决意这样去依计而行。
    第二天,上午八时,汇报会在地委小会议室举行。参加会议的人员有:地委统战部部长吕熠辉及三位科长,地区民委主任白醒民,副主任张锡元、张宏志、田兴华及科长倪中湘等,以及地委办公室的有关副秘书长、副主任等。
    汇报会,由地委分管统战、民族、宗教工作的敖副书记主持。会议在分别听取了南宾县委统战部长崔奕文,有关南宾县委在贯彻省、地民族工作会议的情况。唐华有关南宾县初步调查“土司制度,以及新寨公社现存的民族现状,县委部分领导的一些错误倾向等方面的情况。
    地区民委主任白醒民,首先,发表了他的看法和意见。他说:“刚才听了唐华同志的汇报,我感到喜忧参半,南宾县的民族工作态势不容乐观。喜的是,省、地民族工作会后,南宾县委终于还是动了起来,不仅组建了工作班子,开展了调查工作,而且初步的调查结果也令人满意。”
    他说到此处,话锋一转,又说道:“但忧虑的是,南宾县委部分领导的看法和观点,是极其错误的,也是非常狭隘的,他们只考虑个人私利,而缺乏党性原则和大局观念。至于南宾县在历史和现时,是不是少数民族的聚集地的问题,一是历史上确实存在“土司制度”,二是现实有沒有少数民族的问题,这要由国家民委,根据现时的民族特征和状况来认定,而不是任凭县上部分领导随意可否定的。”
   “同时,目前调查的面较窄,只调查了新寨公社这一个点,显然是不够全面的,应当扩大调查面才行,不能以点概全,包揽而概括全县,那样是不行的。”
    吕熠辉部长接着说道:“我完全赞同白主任的看法和意见,另外,我要强调的是,我们统战部门是党委的参谋和助手,要在当前民族工作问题上,当好党委的参谋和助手,多为党委出谋划策,多支持具体工作部门的工作。”
    最后,地委敖副书记总结性地说道:“我看啦,啊,南宾县委虽然将民族调查工作动起来了,但县委的领导班子中,一些同志的观点和看法是极其错误的。既使将来全县确定为少数民族县,但仍然需要汉族干部在那里工作嘛。这说明我们的一些同志,对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在认识上,还是存在一些偏差的,这必须要认真地纠正。否则,将会犯严重地错误啦。”
   “地委统战部与地区民委,要加强对各县县委工作的指导,从思想认识到具体工作,都要支持帮助他们。同时,南宾县在民族的调查工作上,也要有计划地全面铺开,尽快搞清现时全县民族现状,若确实现在还存在大量的少数民族,也要分清是什么民族,分佈在何地,他们的主要民族特征是什么。待这些问题基本弄清楚了,再报告上来,然后请国家民委予以正式认定。”
    汇报会结束后,已是中午时分,地区民委专门在涪州望江饭店,设宴招待了唐华与崔奕文他们。席间,地区民委白醒民主任,当着在场的地区民委几位副主任、科长的面。说道:“唐华,我虽然是第一次见你,但我听了你的工作情况汇报后,我对你产生了很好地印象,你是一位有志向有才华,勤奋肯干,又非常有胆识的年轻干部。希望你大胆地工作,不要有顾虑,我们民委系统欢迎你,更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的!”
    他的话语刚完,坐在身旁的民委副主任张锡元,这位上海籍西南服务工作团出身的老革命。端起酒杯就站起来,说道:“刚才白主任的话,我赞成,我看唐华同志啦,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年轻有为的好干部,小唐,好好干不要怕,我们都会支持你的工作的。”
    席间,地区民委每个领导,在借酒与唐华、崔奕文敬酒碰杯之时,都旗帜鲜明地表示了支持他们工作的态度。
此时的唐华,心里十分地高兴,他看到和听到了从地委领导,到主管部门的领导们,这些态度坚决,热情扬溢地支持勉励的话语。更加坚定了他,要去彻底地搞好南宾县民族工作的信心,那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要去闯!

第二十五章  拨云见日
    地委工作汇报会后,唐华满怀着信心,与崔奕文一道回到了南宾县。即将地委汇报会的情况,特别是地委领导与地区主管部门的指示和意见,如实地向县委领导方德书记作了汇报,又向全组同志作了传达。
    然后,唐华按照地委“要全面调查,彻底搞清全县民族现状”的指示,和县委领导的要求。根据南宾县的历史沿革、土司制度影响程度、人囗迁徏、行政区划等,诸多方面的变化情况。集中精力,专门用了数天的时间,煞费苦心地精心制订了一个,在全县开展民族调查工作的实施方案。
    这个实施方案的大体原则和具体意见:
    一是,将全县划分为三个不同类别的区域,来深入进行调查。其具体分类情况,大致如下:一类区域,主要为清代“改土归流”前,土司管辖的土家族聚集区。具体包含:大歇、下路、悦来、黄水等区;二类区域,主要为土家、汉族杂居区,具体包含:临溪,临江(大部)等区;三类区域,主要为土家族边缘区,具体包含:马尾坝(部分)、桥头、临江(部分)、沙子关等区。
    二是,进一步查清历史上的土著民族,及其各个姓氏,以及历史上迁徙进入南宾县的姓氏,及其民族演化、融合、发展等情况。
    三是,查清历史以来,南宾县行政区域的形成与变化,以及与邻近县,数次所进行地行政区划调整的具体情况。
    四是,进一步准确地搞清南宾县,历史沿革、土司制度、土司承袭等方面的历史状况。
    随后,唐华即按照经县委批准的这个实施方案,又经召开全组工作会议反复研究,然后进行了具体的工作分工,除栗永万老先生,专门负责查清历史方面的状况外,其余同志分别深入到相关乡镇,重点进行民族特征和民族现状的调查了解工作。
    经过一年左右的时间,分组深入到全县大部分乡镇、村寨,并在当地干部和群众的密切配合下,展开了深入细致地调查,就较为全面、准确地弄清和掌握了,南宾县的历史沿革、土司制度、土司承袭、古代土著、人口迁徙、民族演变、民族融合。以及现近代土家族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风俗、习惯、文化、服饰、语言、民族意识等诸方面的状况。
    由此,大量地历史史料和现存浓郁的民族特征,都充分地证明了南宾县有史以来,就是土家族的聚居之地,这么一个具有历史性的科学结论。
    之后,若干年来,虽然历经了各个不同时代的历史变迁,以及经济文化的交往和与汉族的融合,但富有坚强、勇敢、朴实、勤劳的南宾县土家族。依然以其强烈的民族意识,顽强的繁衍生存能力,独特的民族特征,优秀的民族文化,独具一格的语言、服饰、生活方式等,长期不断地展现于世,这完全是不可争辩的历史事实。
    随后,唐华即将在全县分区域的调查情况,又如实地向县委常委会会议,作了详尽地情况汇报和说明。县委常委会虽然有过一翻极烈的争论,但在大量的历史史料和现存的民族状况,与科学严谨地事实面前。原来持反对意见的那一部分常委,见事实已是如此,加之,地区又持坚决支持的态度。
    所以,他们再也没有底气坚持,更没有正当的什么理由来反对,只好持默认的态度。最终,县委常委会还是认可,并通过了唐华他们,费尽了千辛万苦所取得的,这个关乎于南宾县的民族命运,牵涉到全县今后发展的重要调查结论。
    然而,虽然全县民族调查工作,取得了历史性阶段性的显著成果,县委也认可了这个调查结论。但是,要真正被国家民委审查认可,并恢复全县的土家族民族成份,显然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仍然有许多方面的工作要做。
    特别是,在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以及民族成份认定的具体问题上,认识是不完全清楚的,标准也一时无法确定。所以,唐华他们十分迫切地盼望,上级审定确认,并及时地给予工作上的指导。
    因此,唐华带着这个历史性的使命,又风尘扑扑地赶往涪州和成都,将县委常委会审议通过的初步调查结论,分别向省民委、地区民委,作了囗头和书面的报告。并恳请上报国家民委,迅速组织专业人员前往南宾县,实地审查确认这一调查结论,以便好开展下一步的工作。
    一九八二年四月四日,这一天,是决定南宾县民族命运的关键的一天,也是检验唐华他们,历经五百余天风风雨雨,所获得的民族调查结论的重要的一天。同时,这一天,如同久旱逢甘露一样,也是南宾县四十余万各族人民,以及唐华他们工作组,最幸福美好的一天!
    这一天的下午,国家民委政策法制司的领导,带着党中央、国务院,对南宾县四十余万各族人民的殷切关怀。在中共川江省委民工委副书记郝致远,川江省民委相关领导,地区民委白醒民、张锡元主任等陪同下。亲临南宾县实地审查确认,南宾县所提出的民族调查结论,并亲自指导南宾县的民族工作。
    四月五日上午八时,在中共南宾县委综合办公大楼会议室,由涪州地区民委主任白醒民主持了会议。召开了一次对南宾县来讲,是具有划时代、历史性、里程碑意义上的民族工作汇报会议。
    参加此次汇报会的有:专程远道而来的国家、省、地民委领导,随行的民族学、历史学专家、学者。以及南宾县委领导:庄林翔、木致远、方德,县委统战部长崔奕文,唐华,及唐华所领导的县委民族调查工作组的全体同志,共计三十余人。
    会议,首先由县委副书记方德,县委统战部长崔奕文,汇报了南宾县,贯彻执行中央、省委、地委,民族工作会议情况。唐华就南宾县,开展民族调查工作以来的整体情况,以及民族认定的初步结论,分别向会议作了详尽地汇报。
    随后,在汇报会上,国家民委以及省、地民委领导,分别发表了热情洋溢地讲话和明确的意见。充分肯定了南宾县,在开展此项工作的方向是对的,措施是有力的,结论是完全合符国家政策及客观事实的,要求也是合法合规合理的。
    至于,在汇报中,唐华所请教的有关民族政策,如何确认恢复土家族等民族成份的标准,以及在实际工作中,如何掌握民族认定标准等具体问题。对于这个问题,国家民委领导特指定随行的,民族学、历史学专家王举保教授,作了具体指导性的阐述和解答。
    他说:“我国现行的民族理论和民族政策,是依据马列主义对民族问题的论述,特别是斯大林同志关于民族的形成,必须具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共同的民族文化特点上的共同心理素质’,这四大要素构成的理论,并结合中国民族的实际而确定的。”
    “刚才在汇报会上,我们认真听取了唐华同志对南宾县的历史沿革、土司制度、语言、风俗习惯、服饰、生活方式、以及崇拜图腾,调查的情况和现存的民族特征等方面的情况汇报。依据民族形成的‘四大特征和要素’,经过我们认真研究和审查,现在,我受权代表国家民委,正式确认南宾县现有的民族,是我国境内现有的五十五个少数民族中的土家族,而南宾县,也是我国土家族民族的主要聚集地之一。”
    他的语音刚落,全场即响起了一阵又一阵阵地热烈掌声。而此时,坐在会议室下方的唐华他们,则更是激动万分,热泪盈眶,以相互拥抱跳跃的方式,来欢庆这一幸福美好时刻地到来!
    顿时,犹如长期笼罩在南宾县上空的阴云,经强劲地春风吹拂,拨云见日,天空又晴空万里了。让党和国家那一束束温暖的阳光,又照耀在南宾县美丽的江河山川之中,让全县四十余万各族人民,又迎来了无限幸福美好地未来!

第二十六章 黎寨试点
   “但愿苍山俱饱暖,不辞辛劳出山林。”此时的唐华,深感自已的历史责任重大,他想,如果在全县民族恢复工作中稍有不慎,就会使之夭折,那就将由此,而失去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
    所以,在工作上,他必须要慎之又慎,一定要竭尽全力奋力去拼搏,严格做到精心思考、精心计划、精心组织、精心安排、精心实施。只有这样做,才能确保这项工作的圆满完成,以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殷切期望,也不给历史留下任何的遗憾。
    因此,他根据地委的指示,以及地委统战部与地区民委的意见,按照邻近县这方面的工作经验。所以,他清醒地认识到,为了工作稳妥起见,必须要先行试点才行,待取得经验后,才能大规模地在全县展开。在此之前,决不能盲目地去开展这项工作。
    因而,他又召开全组工作会议,征求全组同志们的意见,统一大家的认识。全组干部都一致赞,同他的:“稳中求胜,逐步推进”的方法。
    在取得意见一致的基础上,这时唐华才正式报请县委,经研究同意,决定在黎寨公社,开展恢复少数民族成份的试点工作以取得经验之后,那样才有利于指导全县恢复少数民族工作地顺利进行。
    黎寨公社,地处七曜山大山深处的一隅,若从地图上看,活像犀牛的一只角,一头触入到湖北省清江县的建南镇一带,大部则留在南宾县境内,分别与县境内的王家寨、石家寨、冠头寨相连。
    该公社由于地处偏僻,交通也闭塞,经济发展较为滞缓,但民风却很淳朴,尤其是民族特征保留得更为完整。加之,该公社总人口也只有五千余人,自然有利于开展工作,确实是恢复少数民族成份试点工作的好地方。
    一九八二年七月上旬,以唐华为组长,冉松宝、杜善仁、向田榜、栗永万同志为成员的,中共南宾县委恢复少数民族成份试点工作组,即正式建立。 为了能及时得支持和指导,唐华又主动向县委提出,邀请了县委统战部部长崔奕文,随组亲临试点公社现场座阵指导。
    试点工作组,得到了当地公社党、政机关的有力配合,公社还专门委派一名冉姓年轻妇女干部,和一名熟悉当地民俗的群众,自始至终协助工作。由此,而在黎寨公社正式开展了为期两个月的,恢复少数民族成份的试点工作。
    在工作未正式展开前,唐华觉得有必要先开好联席会议,以便与公社领导层步调协调一致,达到统一思想,统一计划,统一组织,统一行动。所以,在与公社进行联席会议时,他将预先准备好的方案拿出来,与公社党、政领导共同研究,共同协商,共同组织。经双方协商一致,才确定试点的整个工作,大体分为五个阶段来进行。
    即:调查摸底、宣传政策、自愿申报、审查批准、总结经验。并对公社机关参加试点工作的干部,进行了简短地培训后,然后,又对人员分派、任务划分、目的要求等,采取了相应地措施。
    试点工作,在进行第一阶段即调查摸底工作中,工作组与公社花费的精力大时间也较长,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去调查当地民族特征等方面的情况。而该地的广大干部、群众,也非常关心支持积极配合,有的群众甚至放下了劳动,从田间地头赶回来专门在家等待我们上门去调查有的群众更主动帮助工作组招呼同一院子的人接受调查积极配合参予这项工作。
    在这方面,唐华就亲身体验了当地少数民族群众,对这项工作是多么热情地拥护和支持啦,也确实让他感动不已。有一次,唐华与公社干部一道,去大塝大队调查了解情况。当他们走到一个山坡小寨院子时,人还在石梯子的坎下,就从寨子中窜出几条狗向他们狂吠不止。正待此时,一位十七、八岁的刘姓土家族姑娘,急忙地从家中跑出来,不但赶走了那几条狗,还将他们接到家中接受调査。并将家中仅有的几个鸡蛋,煮成“合包蛋”,来招待他们。
    这些举动自然显现了群众的支持态度,也证明了此举是完全顺应了当地少数民族群众的民心民意的。当然,如果没有群众参予、支持、拥护的话,那么,这项工作也就根本无法开展得下去。
    在宣传政策阶段,工作组与公社党政领导紧密配合,在公社大礼堂,专门召开了全公社户主和全体农村干部会议。分别由公社党政领导和崔奕文作动员,唐华则重点宣讲了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以及国家民委,公安部的相关文件,介绍了南宾县的历史沿革与民族概况,申报少数民族成份的原则和标准,方法和措施等内容。
    大会后,各大队又相继召开了全体社员动员大会,讲清了在该公社开展试点工作的目的意义、目的、要求、申报条件、办法。由于工作扎实,自然使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此次申报民族成份的标准、条件、办法等,都深入人心,群众也了如指掌。
    在此基础上,唐华组织在该公社正式地,开展了申报少数民族成份的工作。以各大队为申报点,个别居住分散的大队,则设了两个申报点,以方便群众申报时填办手续。全公社各个申报点,均按民族特征和申报条件标准,严格把关填报申报手续。经集中二至三天的时间,开展申报工作,全公社的申报工作即圆满结束。
    后经县委工作组、公社、大队干部,三级共同研究审定。此次在黎寨公社开展的试点工作,共批准恢复土家族民族成份3318人,占该公社总人口4955人的66.96%。
    当然这个数字和比例,显然是完全符合当地民族实际,以及工作组调查摸底所掌握的实际状况的。这也证明了在该公社进行的试点工作是成功的,所取得的经验,对即将在全县展开的民族恢复工作,是具有借鉴和指导作用的。
    试点工作结束之后,唐华带领着工作组全体同志,一路高唱着《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的歌曲,克服了被洪水冲断了公路,而不能通车的困难,徒步五十多公里山路,顺利地返回到了县城。并将试点工作的整体情况,及时地向县委常委会作了专题汇报,并得到了县委的认可和赞许。
    随后,唐华又按照县委的要求,赶赴涪州向地委统战部、地区民委,分别作了在黎寨公社开展恢复少数民族成份,试点工作情况地详细汇报
    地委统战部、地区民委,对南宾县这次在黎寨公社开展的恢复少数民族成份的试点工作,给予了充分地肯定。并且,还批复了县委呈报的试点工作的报告。地区民委正式下达了:“南宾县恢复少数民族的工作,即可在全县全面展开”的指示。
    由此,一场历史以来较大规模地,必将对南宾县的经济社会发展,对全县四十余万各族人民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地少数民族的恢复工作。即将在这个千年古老的南宾县,正式拉开了历史的序幕!


第二十七章 春天惊雷
   “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天哀。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人们总说:沙漠渴望着生命的绿洲,小溪奔向浩瀚的大海,黑夜则期盼着敞亮的黎明,干枯的禾苗翘待着雨露。而长久处在政治冬季的人们,则冀期于一声惊雷,将美好的春天早日迎来。
    话说,公元一九八三年的元月二十三日,正是农历的正月初十。无论是依照中国传统文化的习俗,还是按土家族人的民族习惯,这一天,仍然是处于春节的期间,一直到元宵节即正月十五过后,春节才算正式结束。
    所以,尽管机关及企事业单位早己上班了,但地处长江之滨的川江省南宾县的城乡及山寨,仍然是处在春节浓浓地节日气氛之中。
    这一天的早上,唐华起来的很早,他站在院坝的中央,一边做着早操,一边又抬首环顾四方。只见天空阴沉沉的,远方的七耀山巍峨叠嶂,层层霭雾云绕其间,倒底是霜雪还是云雾,一时也让人难以分辩。而南宾河,也由冷水方向蜿蜒开来,拐了若干个弯道后,弯弯曲曲,悄然潺潺地流淌了过来,又围绕这座千年古老的县城,绕了一个u字型的大弯,缓缓地向下游丰都方向流去。
    唐华身着秋衣秋裤,锻练一会身体后,觉得凉意仍然袭来,不觉身上有一股冷嗖嗖地感觉,他急忙转身上楼走进寝室。这时,他见爱妻喻秋韵已睡醒,也正准备起床了,而唐凌唐杰俩个儿子,还正在酣睡之中。他就急忙招乎喻秋韵,说道:“秋韵,今晨早一点煮早饭哟,吃了早饭后,我要早一点去县委上班,俩个儿子也好早上去上学哈。” 喻秋韵应声答道:“没问题,反正你一天到晚都在忙,很少落家,这都是你的习惯了。”言下之意,自然也带有一丝丝埋怨的情绪。

    七点刚过,唐华就草草地吃了早饭,背挂起他那从不离身的帆布挂包,就从家里出发就上班去了。他从乌龟垻走过后河大桥,沿着挂着红灯笼的后河至新开路, 向县委大院走去,沿途与相识的人们相互打着招呼,亲切地道一声:“你好,春节好”。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思索着,不觉就迈进了设在县委大院内,那栋综合大楼的那两间办公室里。
    今天,他只所以来得这么早,他主要是在考虑,他们要求尽快地在全县铺开,恢复少数民族成份工作的报告,送上去很久了。但县委却迟迟未见动静,他要去询问一下原因,也想借机催促一下。
    他抬腕一看他那块上海牌手表,这时还不到八点,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领导们也还没有到办公室。所以,他就泡上一杯茶,坐在办公桌前一边喝着茶,一边思考着一些问题。
    他暗自琢磨着:“时至今日县委仍未决定,恐怕是有原因的吧?仅凭自已去询问催促,因为在这个问题上,县委书记早已与我有介蒂,未必会有效果。然而,他最听上面的话,何不设法由地委出面催促他,那样效果不是更好吗?”
    唐华想到这里,为了南宾县的未来,也为了全县数十万各族人民的幸福,他要在这个历史的非常时期,建立历史的非常之功。所以,他也顾不了许多了,毅然挺身而出决意豁出去了!
    随即,他拟定采取“双管齐下”的办法,一边由自已去找县委方德书记汇报,借机了解询问情况,附带也催促一下。然后,视其情况,再决定是否以电话的方式,向地区民委白醒民主任反映。恳请他们重视南宾县的民族工作,及时向地委汇报,以引起地委的重视,再由地委给南宾县委下达指令。
    当唐华来到方德书记办公室,汇报询问情况后才得知,果然如他预料的情况一样,方书记也是一头的雾水,他也不知何措。方书记说:“近段时间,县委开过几次常委会了,但县委书记在会上,却只字未提全县恢复民族工作方面的事情。”
    当然,唐华知道,这位县委书记是从“文化大革命”中,靠“造反派起家的,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确实也是官场上摸爬滚打了若干年,搞阳奉阴搞两面派确实是把好手。当着上级的面,他态度表示地非常坚决,但下来后,他却以消极地行动去软抗,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官僚和伪君子,让人觉得非常的可耻可恶!
    鉴于此,唐华除了憎恶这类官场上的伪君子之外,因职权低微,他拿他自然也毫无办法。但唐华,是一位党性和事业心都非常强,爱憎分明的干部,他又那容忍得下,这种损害党和人民利益的人和事呢?
    所以,他决心要以正义之心,与之进行坚决地斗争,竭尽全力去维护党和人民的正当事业。因而,他只好以电话作为与之斗争的武噐,所以,此时他毫不迟疑地拿起电话,向涪州地区民委如实地反映了情况,恳情他们予以重点关注和重视了。
    确实,唐华这个电话汇报的情况,在历史的关键之时,起到了关键性地作用。南宾县委对民族工作的拖延迟缓态度,确切地说,是南宾县委书记庄林翔,他个人对民族工作的消极态度。果然,引起了地委高度地重视,地委书记王森荣亲自出面,在电话中狠狠地批评了庄林翔,责令他迅速地召开县委常委会研究部署,尽快地开展全县的民族恢复工作。
    虽然,唐华并非在场,这其中的场景和情节,是随后不久,涪州地区民委白醒民主任,在电话中,专门透露给唐华的。
    由此以来,庄林翔对于此项工作,再也不敢阳奉阴地另搞一套了。他怀着愤愤地心情,像被人硬推着往前走似地,也只好着手开会研究部署,如何开展全县少数民族成份的恢复工作了。
    二月七日,县委、县政府遵照地委、行署的指示,以及地委统战部、地区民委的督促意见。研究认为,解决南宾县的民族问题,在政治上、政策上、时机上,以及工作经验等方面均已成熟。所以,才决定,将正式在全县开展恢复少数民族成份的工作。
    依照地委强调的精神,鉴于此项工作政治性、政策性、复杂性较强,同时也牵涉时间、人员、精力较大。所以,为加强对此项工作的统一决策和领导,县委、县政府决定,成立:“南宾县恢复少数民族成份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小组由县“四大家”以及相关部门21位领导组成,并由庄林翔、木致远、方德分别担任正、副组长。
    同时,为加强此项工作的组织、指导、协调工作,还专门设置了:“南宾县民族工作办公室”,任命崔奕文兼任主任,张文华任副主任,并由唐华为常务副主任主持日常工作。在县级机关又抽调了一部分同志,充实到县民族工作办公室工作。
    然而,对于唐华的任命,县委书记庄林翔也是无可奈何,尽管他内心是极不情愿的,但地委又三令五申地催促他。而此时,要在全县大举开展这项工作,而唐华则是不二人选,只有唐华才能担纲重任,尽管一千个不情愿,一万个不舒畅,但他也毫无办法只好为之。
    但是,混迹于仕途的县委书记庄林翔,却是一个官场老手,仅凭他只有小学文化,能官至南宾县委的“一把手”,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他却早就深谙官场上整人坑人的阴招。
    所以,他一边在大会上公开宣布对唐华的任命,然而,在背后,他却一边暗地下套,专门给县委组织部交待,对于唐华的任命,县委不予与正式任职行文,让人暗地吃亏还不便明言。

    这时的唐华,也明知他是在挟私报复阴整他,但事关这个县的未来发展,以及全县数十万各族人民切身利益这个大局。他也只好隐忍不发,不去计较庄林翔的这种卑劣下作的技俩,依然一如继往地,去努力抓好这项全县的民族恢复工作。
随后,地区民委为了加強对南宾县民族工作的指导,又专门委派了地区民委倪中湘科长,常驻南宾县具体指导工作。
    总而言之,不管如何,最终这项工作总算还是动了起来,这也算对唐华那被颗灼伤了的心,不能说不算是一种安慰吧?这次全县开展地民族成份的恢复工作,在县委、县政府统一领导下,在县民族工作办公室的具体组织、协调、指导下。全县整个少数民族成份的恢复工作,大体分为三大步骤展开进行。
    第一步骤工作,主要是做好组织、人员、培训工作。按当时全县九个行政区,每个区下派一个工作队作工作指导。因此,在县级机关各部门各单位,集中抽调了160余名干部,组成了九个工作队,并分别由部、局长级的干部,担任各个工作队的队长。
    然后,又专门用了两天的时间,统一在县大礼堂集中培训。由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作动员,县民族工作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唐华,也在培训班会上,重点就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试点工作经验、申报民族成份的条件,以及标准、组织措施、办法等,进行了宣传和详细地讲解。
    通过这次培训,统一了大家的思想认识,准确地掌握了恢复民族成份的政策、标准、方法、步骤、要求,使培训会切实达到了培训骨干的目的。
    第二步骤工作,主要是各工作队,指导并配合各区委、区公所,分别选择一个公社,进行再行试点的工作。全县选择了大店、中路、冠头、黄河、沙河、三河、悦华、东木、沿江九个公社进行试点,试点工作,历时二十余天结束。共恢复土家族31650人,苗族458人,分别占九个公社总人口的35.8%、0.5%。

    第三步骤工作,主要是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以区为单位,再统一组织力量,全面开展少数民族成份的恢复工作。按各民族申报标准申报,然后,由各级党委、政府把关审定。全县共组织了3000余名干部,参与了此次少数民族成份的恢复工作。

    这项在南宾县,具有划时代历史意义的少数民族成份恢复工作,历时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于当年的五月底,全县面上工作全面顺利结束。经过严格审查,最终全县共批准恢复少数民族成份19万余人,占全县总人口424000人的45.06%,其中土家族19万余人,苗族692人,其他婚进少数民族28人。
    自此,南宾县近二十万以土家族为主的少数民族,在政治上即获得了新生,成功地融入到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里。享受着中华各民族的共同繁荣,共同进步发展的幸福美好生活!
    这正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第二十八章  清瘦出云
五一节过后,唐华上班的第一天,就急着整理全县民族恢复工作的表格和文件资料,计划与办公室的同志们共同研究探讨,如何争取实现民族区域自治的问题。以便大家能形成共识达成一致,待拟定好工作方案后,即可正式向县委、县政府提出。
而此时,办公室文书郝阳则过来说:“唐主任,刚才接到县委办公室电话通知,县委方德书记有事找您,让您务必尽快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唐华知道,方书记是一位和蔼可亲体贴下属的领导,一般没有重要的事情,他是不会慎重其事地,让人通知到他办公室去的,既然下了通知,那就说明事情不但重要,而且或许还很隐密。所以,唐华就对郝阳说:“好,我马上就去。”
随即,唐华就走到县委常委们那幢平房的办公处,径直就迈进了第三间办公室。确实,这时方书记正坐在办公桌前,正等待着他的到来呢。
方书记见唐华已到,就从椅子上站起来,笑着迎上前去,双手热情地握住唐华的手,说道:“老唐,你来了,请坐,请坐。”边说边去茶几上,热情地连忙给唐华沏茶。然后,他又说道:“你喝喝看,这可是好茶哟,我还真舍不得喝呢,这是我的一个外侄,五一节才送给我的‘西湖龙井’,我就用这种茶来招待你吧!”
唐华一听“西湖龙井”,这四个字,知道确实是闻名中外的好茶,在那个年代,这可算是不可多得的稀有茗品。方书记能将他刚获得的珍品泡给他喝,足见领导对他是多么地器重和关心啦。
所以,唐华就急不可待地接过茶杯,顿时,一股清香的味道扑入他的鼻孔中,使他的心肺顿时格外地舒畅。他情不自禁地发出: “啊,果然是茶中上品,个中滋味就是与众不同啦!”
这时,方书记又说:“老唐,我们边品茶边说说话吧,我今天找你到办公室来,主要是有关组建县民委机构的事,事先给你通报一下,你也好有一个思想准备。你知道,中央已下发文件,新的一轮国家机构改革就将开始了,根据地委、行署的要求,在机构改革的方案中,其中就包含了要新组建县民族事务委员会。”
“我们县委几位主要领导,已取得了一致意见,都认为你非常优秀,各个方面的条件都很具备,并且全县的民族恢复工作,这么大的一项工作,都是由你具体负责组织实施完成的,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了。所以,县委已拟定,由你出任副主任主持工作,并由你负责组建工作班子。今天我找你谈话,就是代表县委征求你的意见,你如果有什么看法和意见,可提出来嘛。”
此时唐华,听完方书记这番话后,就说: “哦,是这件事呀,我还没有思想准备,暂时也提不出什么意见,待我考虑考虑再说吧。不过,我想问一下,新设置的县民委,它的领导职数,干部编制各是多少,县上准备让它在那里办公呢?”
方书记应答道:“对这个问题,县委、县政府有一个通盘的考虑意见。暂定县民委领导职数,为一正俩副,先不配主任,由你主持工作。至于干部编制嘛,包括三名领导在内,为十一名干部的编制,办公地点,已作了统一的安排,准备在下街新建的一栋楼房办公。”
说到这里,唐华心里,就基本上弄清楚了个大概了。所以,他才又说: “好吧,方书记,这件事来的太突然了,事先我也毫无思想准备,让我考虑两天后,我再正式回复你,你看好吗?
方书记说:“那好吧,你先认真考虑考虑,早点将工作班子组建起来,以便能正常地开展工作,不要耽误了后面的工作哈!”
唐华从方书记办公室出来,边走边在想:“县委要我负责即将新组建的县民委的工作,工作方面恐没有多大的问题,但这也只是初步的预案,还是等待县委正式决定了再说吧。而眼下棘手的工作,是如何去争取,实现县级民族区域自治的问题,如果这项工作搞不好,那党和国家的各项民族政策,将无法在县上落实,这才是急迫的大事啊!
所以,唐华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这项工作才是最紧要的,如果在历史的紧要关头,实现不了县级民族区域的自治,那将遗恨无穷啦,我必须要全力以赴地去抓好这项工作才行。”
接下来,唐华对自已任职的事情,倒未怎么关心,却将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去争取实现,南宾县的民族区域自治权的这项工作之中了。
然而,古言说的好:“人生无常,世事难料,”事实证明,也确实是如此。正当唐华一心一意地扑在,争取实现南宾县民族区域自治权,如何争取全县能享受到党和国家各项民族政策之时。而县委书记庄林翔,则躲在阴暗的角落,趁机构改革之机挟私报复,从背后向唐华猛插一刀,以此来解他心头之恨。
原定七月上旬,要举行的县委常委会,正在如期地举行。但这次会议,却与往常有所不同,它的主要议题,是研究决定南宾县级机构改革方案。因事关重大,所以,九名常委都全部到齐,一个也没有请假缺席。
当县委组织部,将已经多次磋商后的机构改革方案,正式提出由会议来讨论,其中包括新设置的,县民委领导任职名单时。犹如一石激起了千层浪一样,立即在常委会中,引起了一场不少的激烈争论。
首先,是方德、木致远、郭华敏,他们三位副书记认为:“经长期工作实践证明,县民委由唐华主持工作,这是非常合适的人选,他是一位德才兼备的好干部,完全符合‘四化干部的标准’”。
在这个问题上,也有个别外县籍常委随声附合,认为唐华是最适合的人选,所以,他们也表示了赞同的意见。
这时,一位与县委书记庄林翔是同乡,平时又相互勾连,帖的很紧的一位外县籍县委副书记,于孝文则说:“我不同意你们的看法,虽然唐华能力很强,又有才华,甚至于全县民族恢复工作,都是由他负责实施搞起来的。但他这个人党性差,经常与县委书记唱反调,也不听当当,这样的人怎么能够重用呢?”
会议争论到这样,大家都面面相观,就等县委书记庄林翔拍板定案了。
诚然,或许一般情况往往都是如此吧?虽然中央早有规定,各级党委会是实行的民主集中制,但在一些地方,长期实际工作过程中,往往是依照“一把手”的好恶,与喜爱程度,或看他的脸色来决定事项。这些地方的陋恶习惯,虽然拿不上台面上来,但却也是官场的“潜规则”,谁也不愿去违犯,否则将对自已不利。
而此时,端坐于县委常委会中央的庄林翔,他心想:“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然的话,我又如何来驾驭你们,只有这样,才能凸显出我这个‘一把手’的权威嘛!”
“往常,我在与你们几个研究改革方案时,点头表示同意,那是显示我的民主作风,彰显我的亲和度。但在关键拍板定案之时,我得使用‘一把手’的集中制的权力啊”。
“至于唐华嘛,平时他就不听我的当当,经常跟我唱反调,与木致远那一帮绞合在一起,有意影响和削弱我的权威。我早已记住你了,在关键之时,我又岂能容你?!”
想到这里,他又习惯性地干清了清嗓子,抬了一下屁股,端坐了身板,板着他那张驴脸般的面孔,显示出一幅威严不可一世的样子。
然后,他才说道:“嗯,会议开得很好嘛,啊,有争论不要紧,常委会就是要发扬民主,这是我们党发扬民主的优良传统哟。我完全赞同喻孝文同志的意见,唐华的能力再强,也是完全不能重用,可另行委派干部去县民委负责。”
“我看啦,全县机构改革方案嘛,凡是年满五十周岁以上的老部局长,一律安排到人大、政协工作。除唐华之外,已拟定的干部任免名单,就这样定下来。下来后,由组织部负责,分别找这些同志谈个话,然后,按组织和法律程序,就分别任免公布吧。”
这时,他似乎还意犹未尽,接着又说道:“至于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嘛,除个别岁数较大的同志外,原则上可以不动,保持现有状态。或许有的同志已五十多岁了,但身体和精神状态还很不错,可以继续在原岗位上任职工作。组织部就按今天研究的方案,和我刚才的意见口径,向上面呈报吧。”
七月十五日,上午八时还未到,南宾县大礼堂可容纳1500余人的会场,早已是坐无空位。人们非常关心,这次全县机构改革的最终方案的出台。
所以,不管是来自各区、乡、镇,还是来自县级各部、委、局、办,以及各人民团体的干部,都十分重视这次会议。因此,他们早早地就来到了会场坐了下来,想听到与他们息息相关的结果。
然而,当县委组织部长,在会上宣读了机构改革方案,特别是宣布了新的干部调整,以及新的干部任免名单后。会场立即就极烈地议论了起来,绝大部分干部对此表示了严重地不满。
尤其是,那批老干部反映更为激烈,他们认为:“要下,同样年龄的人都该下,他县委书记等人,也都是五十多岁了,为啥子还要站在那个位置上,舍不得放弃?而且,该提拔重用的人他们不用,而不该用的人,他们却提拔重用了,这是搞的啥子改革嘛,太不公平了,我们要向上级反映!”
随后不久,果然,南宾县机构改革中反映出的问题,引起了中共川江省委的高度重视。由于反映的问题突出,所以,川江省委特派省委组织部,一名老红军出身的常务副部长带队,省纪委、省人事厅等部门参加,组成了专门的工作组。专程赶赴地处边远山区的南宾县,调查处理在机构改革中出现的突出问题。
经过二十余天的调查了解,大家所反映的问题果然属实,由此,工作组采取了断然地组织措施。将县委书记庄林翔,给予撤职处理,调往涪州地委机关降级使用。其他年龄过大的副书记及常委,有的安排在县人大、县政协任职,有的则调往其他地方工作。
其余科级干部的安排,原则上不变。但鉴于县民委的工作一直未打开局面,所以,省委工作组责令,县委应接受广大干部群众的意见和要求,重新启用了唐华。任命他为县民委副主任,并特别交待,由他去极力推动和改变,县民委工作上的被动局面!
这也正如宋代.张耒,在其《初见嵩山》诗所云年来鞍马困尘埃,赖有青山豁我怀。日暮北风吹雨去,数峰清瘦出云来。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西部文学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51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8-13 01:53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