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43|回复: 3

[感悟生活] 【闰土散文】碎爷的婚事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216

帖子

115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151
发表于 2020-7-12 18:5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碎爷的婚事
文  闰土

     碎爷,歿了都多少年了,我实在记不清了。大概有十多年了吧?
   只知道安葬那年,是个秋季,阴雨绵绵,雨下的人都把棺材几乎都抬不到坟里,有人说天老爷连念碎爷,都流泪呢?
   那晚阴差阳错,不知怎么梦见了碎爷,只见他花白的头发,那常常笑嘻嘻的脸上,没有挂过一丝愁容,那一对不大的双眼配上他那五大三粗的个头,看起来英俊潇洒。谁也不会相信,他那稍瘸的右腿,是在朝鲜战场,美国兵打的。
   其实那碎爷也不算我门份人,他在他那门份中排行为十二,当然后面还有排列,人们叫十二爷也折口,干脆村上人都叫他碎爷。
   碎爷的他爷,我叫巴巴爷,碎爷他爸我也叫爷,碎爷弟兄六个,有人开玩笑说:“走进这个家里,就好像进了爷庙,大、碎都是爷。
   碎爷在弟兄们伙为老四,老二早年就参加了解放军,老大解放前不知去向,老六那时还小。
   碎爷参军后不久,正赶上上朝鲜战场,跟美国兵拼过刺刀,他常自豪的对人说到:“我用枪打死了五六个美国兵,用刺刀刺死了两个。”因为当时他枪里没有子弹,他被一个美国兵用枪打在了腿上。
   碎爷因子弹伤了骨头,战地医院治疗没多久,就随其它伤员回国,因没有急时治疗,最后一条腿也残疾了。
   半年后,碎爷出院了,按规定他疗养一段时间后转业,被分配到一个单位当科长,碎爷斗大的字识不了几毛链口袋,他坚决不干,要求在单位门口看大门。
   一般看大门的人,人们都称呼门卫,都是招来的临时工,这个单位大,分东、西、南、三个门,南门算正门,来往的人多,他就主管南门,碎爷也就成了十多个门卫的头儿。
   碎爷脾气犟,有时犟起来别说八条牛,就是十条牛也拉不过来,加之他一条腿瘸着,人又爱坚持原则,比较厉害。外面人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他“扫地龙。”意思是一条腿把龙都能扫倒, 就这“扫地龙”快三十岁了还没个媳妇,就是农村女人,也没人看上他这个吃“皇粮”的扫地龙。
   碎爷的出名,是他打了一架,那一架打出了名头,也给碎爷打出了一个漂亮媳妇。
   准确的说,他是跟那两个小偷玩了一次命。
   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那晚刚轮他值夜班,他检查完各门房人员值班后,一看晚上十二点多了,他在南门值班室烤火,不一会儿,他听到不远处好像有什么动静,他就只身一人向不远处的办公楼赶去。
   漆黑的办公楼内,鸦鹊无声,不远处的一个房间的灯亮着,他向前走了十多步,一看原来是财务室,他想现在财务室人还没休息,是不是还在加班,他正转身要走时,突然听到里面有动静,他马上警觉起来。
   碎爷他侧耳在门上听听,里面传出让拿钱的声音,在细细一听,只听里面人说到:“你在不拿钱,我俩就要你人… …
   碎爷一听急了,忙打门,里面人一看大事不好,忙打开门一看,只见碎爷他一个人,那俩人就哈哈大笑,让他赶快躲开,少管闲事。
   碎爷看到那两人一高一矮的个头,每人戴了一个黑沉沉的口罩,只留两只双眼睛,在看看那个女的,吓的坐在办公室地面上浑身发抖,电棒光照在她那脸上,显得苍白腊黄 。
   碎爷急了,手里没有东西,他忙从门后操起一个托把,向那人打去。
   他们撕打到一块儿,那女的一看碎爷来了,也有了胆量,站起来助威。
   人常说做贼心虚,俩人一看情况不妙,拔腿跑了。他们那能跑得了,军人出身的碎爷被俩人疯狂的打倒,头上流血了,但碎爷抱住那人的腿,又纠缠在了一起。
   “扫地龙”碎爷也有失手的时候,半个小时后,俩小偷终于挣脱跑掉了。
   碎爷摸了一下头上的血,看着这个女的,后来派出所来了,碎爷被送到了医院。
   以后顺理成章的那女的看了两三次碎爷,人都有良心,如果说那晚碎爷不上楼上去,那俩个歹徒不但抢走了钱,对她一一她不敢往下想了。
   碎爷那次并没有什么内伤,头皮只不过创破了,他了解到,这个女娃叫赵翠娥,从农村招工来的有文化人,经过培训,现在是厂子出纳员,不到三十岁,还没有对像。
   几经周折,赵翠娥也看上这个心底善良的碎爷。
   碎爷跟赵翠娥婚姻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碎爷本身有瑕点,虽然人长的不错,但那一条腿就把他制死了。虽无大碍,但令人总感到不舒服。翠娥爸妈听说未来女婿腿瘸着,怕村子人笑话,死活不同意,老俩口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女子,他不愿看着女儿睁着双眼往沟里跳。
   翠娥说的狠了,老俩口放出话“别说他是部队下来的,他就是个县长,我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你可别看,碎爷虽犟,可脑瓜子灵,他和翠娥一来二去,慢慢有了感情,管人家愿意不愿意,便隔三差五的给翠娥买些小东西,他看翠娥接受了,就大胆的去追,请她吃饭、给她买衣服、给她零花钱。
   那时钱很值钱,碎爷一月才四十五元的工资。
   翠娥正在进退两难时,碎爷也知道内情,他想人常说:“女人的心、天上的云。” 形容漂浮不定,变化无常,他不能眼看到煮熟的兔子,锅盖一揭又跑了,他要争这一口气。最近他也知道那些过去追翠娥的人,给他使“畔子”。扬言翠娥如果跟了碎爷,太阳就从西边出来了,更有人放出话来,碎爷如果把翠娥娶进门,“他疤多少,我吃多少。”
   单位有的人知道这事了,都笑碎爷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有人说碎爷:“提着碌碡打月亮,看不来远近、都掂不来轻重。”
   碎爷就不信这个邪,婚姻都是双方自愿的,谁也强求不了谁,他要用温柔的水,去暖熟翠娥这棵柿子,去拨得她的芳心。
   正在碎爷和翠娥的事有点眉目的时候,半路又杀出了个程咬金,碎爷出事了。这次事比碎爷上次去财务室救翠娥要大的多。
   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碎爷上班从南门向北门检查安全,突然从对面来了两个人,把碎爷撞倒,两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碎爷一顿暴打,他一人那能打过两人,何况他没有精神准备,两人打完碎爷跑了。碎爷这次又失手了,满身是土的他最后挣扎走到北门,那边门卫一看,忙将碎爷送往医院,经查,脾脏出血,紧急手术。
   碎爷没有告诉家里,只托人给翠娥说了一声,最后又是翠娥跑前跑后经管碎爷,她心里清楚,是谁干下这蠢事,这一打,更打出了翠娥死心塌地跟碎爷的决心。翠娥她认为她没看错人,她眼睛里是有水水的。
   从春暖花开,到秋季硕果累累、玉米成熟,半年多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翠娥领着碎爷,终于踏进了她家的门坎,碎爷的勤奋和礼貌,打动了翠娥父母,老俩口终于接纳了这个女婿。
   碎爷在老家举办了隆重的婚礼。以后碎爷有了两女一男,三个娃都很争气,都在外面工作。
   碎爷六十岁退休,和翠娥婆回老家生活,那时碎爷的老父亲还活着,他和老伴管着老父亲,直到老父亲八十多岁去世。
   翠娥婆也贤恵懂礼世,把屋子搭理的头头是道,村上的人都说:“瘸子碎爷瞎雀儿碰了个好谷穗,前世烧了桶壮一捆香,把德积下了,娶了这么好的媳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5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625
发表于 2020-7-22 08:4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淡泊看人生,挥手谱华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85
发表于 2020-7-22 21: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0

主题

216

帖子

115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151
 楼主| 发表于 2020-7-22 21: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20-7-22 21:01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谢谢两位老师关注留评,向老师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8-16 01:16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