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53|回复: 2

[微型小说]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40-----献爱心群众捐款救正刚

[复制链接]

138

主题

239

帖子

122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23
发表于 2020-7-21 16: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39-----救烈火杨正刚烧伤






    疙瘩sa吓得乖乖地跟着新志和刘秃来到出纳家,不用说出纳就明白。招呼三人坐下,自己从板柜里取出一个黑红色的小木匣子,来到三人跟前,将里边的钱取出来数了一遍,交给疙瘩sa,疙瘩sa数了一遍交给新志。新志接住一数,咋才一百多些,这能够吗?出纳从他的眼神中知道嫌钱少,说:“实在没办法,就这些。”
    新志和刘秃无奈地拿着钱离开出纳家,对着刘秃说:“四哥,还得麻烦你跑一趟。”
    刘秃欣然同意:“这有啥为难的。”说着就要拔脚走,新志说“等一等。”话刚落点就急急忙忙向家里走去。
    不一时新志来了,把钱交给刘秃,刘秃接住钱一看比刚才多了,就要数,新志说:“不用数了,快去吧。”刘秃深情地看了眼新志,你总是把大家的利益放在首位,拧身大步流星地向焦岱去了。

    晚上,新志来到赵应田家,一手掀开门,门外吹来的风差点把笨栏子上的煤油灯吹灭了,新志拧身闭上了门。坐在炕沿子抽烟的赵应田通过亮光一看走进门的是李新志就打招呼道:“老侄,快坐。”说着就要取烟包。
    李新志拦住了情调低沉地说:“应田叔,那有心思抽烟。”
    应田一听新志话中有话觉得情况不妙就问道:“咋咧?”
   “正刚怕是活不成了。”新志的话语中带着哭腔。
    应田一听就像是谁在头上砸了一下,昏头转向,半会才问道:“正刚咋咧?”

    新志就把刘秃从医院带回来的消息说了一遍,坐在灶火的妻子一听“哇”地一声放声大哭,应田的心更乱了但碍于新志在跟前强压着情感,对着妻子说:“就知道哭。”
    妻子压低声音呜呜地哭着。

    原来刘秃第二次给医院送钱,张村老汉已经走了,正刚周身已经腐烂,老汉的药根本不起作用,钱也不要了赶紧择身。刘秃来到正刚身边发现正刚呼吸已经是很微弱了,爱玲背过身只是哭。医院已经发话让赶紧腾房。


    赵应田一听再也坐不住了,放下烟袋溜下炕,跟着新志就向外走。到门外应田问道:“老侄,你看咋办?”
    新志说:“不管事情咋办,先把人抬回来再说。”
    应田说:“那你就给咱寻几个人吧。”他自己浑身没一点力气,蹲在地上。新志去寻人。不一时,寻来了几个人,拿着担架。
    新志一看应田的精神不佳就说:“叔,你回去,我跟娃们去就行了。”
    赵应田没精打采地说:“去吧。”
    新志领着小伙子们向焦岱去了。

    正刚生命垂危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荆峪沟的角角落落。
    从南岭头下来一帮人下了坡过了塔进了村进了正刚的家,闻讯而来的人们随着涌满了屋子。只见几个小伙小心翼翼地从担架上抬下正刚,放在炕上。七老婆含着眼泪走向前,揭开盖着的被子,立时一股腐臭味扑鼻而来。正刚的眼睛有气无力地扑闪着,嘴中发出低低的声音,身上黑咕隆咚的。老婆再也不忍心看了转身就走,来到门首“哇”地一声放声大哭。这是多好的小伙子呀,把自己就当是亲娘一样关心,就是再忙也要抽空去问寒问暖,哎,老婆越想越难过越难过越哭。
    身后好多人都发出低低地哭声,疙瘩sa、瘦猴几个人也假惺惺地挤出几滴眼泪来。

    疙瘩sa之流到处散布谣言:“正刚不得活了,周身的肉已经腐烂,人已经停命了。”“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也活不了几天了。”说的人们恐慌起来。

    学校门几棵大柏树下放着一张桌子,桌子前坐着老曹、赵应田、无事忙几位村领导,这是在广大群众,青年一再要求下在这里举办捐款活动的。眼看着正刚的病情一天天加重,大家的心就像拧麻花似的,纷纷要求捐款,送正刚到西安救治。
    赵应田和几个人一商量还是送到大医院去试试,或许还有希望。可是让赵应田揪心的是钱哪里来呀?大队干部大多支持送正刚去大医院救治,钱的问题一致同意召开动员会,号召党团员、青年民兵捐款,会议召开后得到党团员青年民兵的积极响应。
    会议决定今天在这里举办捐款活动,人们从荆峪沟的四面八方像潮水般涌来,按照安排的队列各自站立在自己的位置,等候捐款。
    供销社的老张在桌子边另支着一张桌子,他是专门收鸡蛋的。老婆们端着盆子提着小马前笼抱着罐子装着鸡蛋排着长长的队伍站在老张面前。老张忙碌着称秤落账付钱。

    桌子前排着长长的队伍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从老张那兑换成现金排进队里的。
    桌子上放着一个用红纸包裹着的纸箱,上边写着“献爱心、救正刚”“捐款箱”。

    一个瘦高个子老婆怀里抱着一只老母鸡迈着尖尖脚站在队伍里向前移着,她身前的张大妈回过头说:“大娘,你还是回去吧。”
    老婆不爱听这话,模样一夸,心说:“就你话多,正刚这么好的小伙,大家都献爱心,为啥多嫌俺老婆子。”
    这时身后一个青年拍了一下老婆的肩膀说:“大娘,你拿鸡人家不要,还是拿回去杀的吃了吧。”
    老婆回过身瞪了眼青年:“年轻轻的咋就不会说话,我能舍得杀鸡吃吗?要不是为了救正刚你就是打死我也不会把它拿出来的。”心里这样想着一只手抚摸着怀中的鸡。
    疙瘩sa转到老婆身前看见老婆怀中抱着鸡,讽刺地说:“七婶,你还是回去吧,成天竭答没啥用没啥吃,今天就舍得献出一只鸡。”她看着老婆一身的着装,上身穿着粗布黑色大襟衫子补丁占了几乎五分之三,裤子也是黑色粗布的同样是补丁摞补丁,脚下穿着一双布鞋五个指头几乎全露在外边。
    老婆看着离她而去的疙瘩sa没有好感地吐了一口唾沫。
    老婆终于排到跟前,把怀里的鸡递上去,老贫协笑着说:“大嫂,你还是拿回去吧,鸡我们没法要,你老人家心到就行了。”
    老婆夸拉着模样着气地从大襟口袋里摸出一个银圆“嘌”向桌子上一放,拧身走了。
    桌子前的几位干部看着老婆的举动,看着离去的背影对老婆产生着不同的看法。贫协拾起银圆投进厢里。
    捐献继续进行。

    在捐献队伍里还排着一个干瘦干瘦的老头,人们更是瞧不起他,平时吝啬的事例在人们心目中留下了抹不掉的印象,这种印象换来的是人们鄙视的眼光。
    有一天夜里,老汉咋样也睡不着,就起来穿上衣服开了门,儿媳妇正好也醒来了,听见阿公开门出去了,就叫醒男人:“你去看咱爸半夜三更的睡不着出去做啥?”
    儿子紧随其后,看见父亲在门外转悠了半会,回过头来到隔壁粪堆边,从粪堆上抓起一大块土粪放到自家粪堆上,又看了看实在没有大的了,才拧身回来睡去了,不一时就传来呼喽呼喽的酣睡声。

    还有一次,老汉在地里做活,觉得内急。大便到红地嫌可惜,就到包谷地里来。不行,大便到自家地里嫌踏地,就来到邻家地里。不对,那不更可惜了。一想还是圪蹴到人家地里大便到自家地里,这样还是吃亏小便不是在人家地里,就用手把东西捉向后边尿到自家地里去了。完事后从人家地里拾起一块石头擦了尻子,把石头撂到自家地里嫌是石头,撂带人家地里有肥料,就伸出舌头一舔咜在自家地里把石头扔在人家地里。这件事被一个割草的小伙看见了,就添盐加醋地告诉了人们,从此成为笑谈。

    你一句我一语说的老汉着了气,也不排队了来到桌子跟前,从怀里掏出一沓十元人民币向桌子上一摔,拧身就走。
    身后的人们投来的是异样的目光。

    在人群后边有一个人没有站队,她是谁?她是王雪红,闻听正刚烧伤的消息整整哭了三天三夜,无事忙和他娘也骂了三天三夜。今天听说在大柏树下捐款,就把自己的私钱拿出来来到捐款现场,从人缝一看无事忙在前边坐着,怕他知道跟自己打锤,就一直在人后边转着。看见快嘴嫂又怕说出去惹事,正好七老婆从身边经过就挡住说:“七婶,你给我帮个忙,把这钱投了。”
    七老婆看了眼雪红,明白了她的意思,就接住钱向桌子跟前走来。无事忙看见问道:“七婶,你咋还投两次。”
    七老婆没好气地说:“吃的饭少,管的事多。”

    第二天早上,在李新志陪同下的几个人抬着担架送杨正刚到城下去了。


    作于2020年7月20-2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446
发表于 2020-7-23 16: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8

主题

239

帖子

122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23
 楼主| 发表于 2020-7-23 17: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辛苦,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8-13 02:02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