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015|回复: 1

[短篇小说] 【青林边小说】宜宾柏溪黄角沱

[复制链接]

76

主题

90

帖子

83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32
发表于 2020-8-3 17: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川宜宾革命军人烈士短篇小说(七)

    一九五0年三月。位于宜宾不太远的柏溪偏远山区。
    这天天要黑了。
    “老乡,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马上,天要黑了,我们可以在你的房檐下宿营吗?”一个27岁的解放军排长肖震声,对一个在门边编篮筐的、有五十多岁的大叔说。解放军排长肖震声是今天下午15点,奉在柏溪县城里的解放军团长和 刚成立的宜宾军分区和宜宾柏溪新人民政府关于征粮剿匪的指示,带着三连二排的全部战士,还有征粮队长徐少清,本地人,以及五个队员从城里往位于柏溪以北非常偏远的广大山区出发。几个小时后,解放军和征粮队来到一个在山脚 下的一家老乡的茅草房前。此时,天要黑了。肖排长决定带着战士们和征粮队员在这里过夜,明天去柳嘉乡。
    这个大叔抬脸看见:自己面前是一个相貌温和,在即将天色黑下去的光线下,非常英武的解放军指挥官,还有他后面,站了四十多个一身浅黄色军服,戴着有五角星的军帽,腰间紧系着一根宽皮带的神态疲弱的解放军战士和四五个征粮  的工作人员。
    在这个非常安静山脚下,只有两家散户的人家,那边过去,还有一家。
    “要的。”大伯回答,看来,他知道解放军,也对解放军抱有好感。
    “老乡,我们就在你的房子和房檐下过一夜。明天早上就走。”肖排长说。
    “来,解放军同志,到我家去。”大伯热情说。
    “不了,谢谢老乡。”
    肖排长从老乡那里回来,就到战士们身边对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今晚在这里过夜,明天去柳嘉乡。”
    “是,排长。”
    。然后,多个解放军战士在老乡房檐下,卸下、放下自己的背包,步枪放在土色有开裂细缝的、总有一股霉味的房檐下的地上。他们坐在地上,有的战士因为走累了,就躺在地上。
    然后,肖排长知道是做晚饭的时候了,就喊道:“老彭,快去做饭,从柏溪县城到这里,走了二个多小时,战士们的肚皮一定饿了。”
    “是,排长。”
    30岁的老炊事班长老彭,就到老乡房子的那边,去埋锅做饭。
    可是,面临着一些想不到问题。他对肖排长说;"排长,现在做饭没有祡。”
    然后,肖排长对在一边的多个战士喊道;“肖国良!高立刚!”
    听到自己排长喊自己,两个24岁的解放军战士肖国良,高立刚过来听排长让他们去找柴。
    本来,肖排长是不去的,想到这事还是要求助老乡,他和他们几个来到天色在暗黑的位于小山脚下的老乡的房子门前。肖排长非常客气地说:“老乡,打扰你一下。”
    在门边的大伯看到几个解放军走到他的门前,觉得一定有事。就问:
    “解放军同志,你有什么事吗?“
    “老乡,我们要跟战士们做饭,没有祡,你能借我们一些吗?”
    热情的老乡说;"要的。解放军同志,你们跟我进来拿嘛。"
    “谢谢,老乡。”
    庵后,解放军战士肖国良,高立刚,副班长肖凯,就到老乡的灶房拿了一些木柴,出了老乡的房子到天色黑乎乎的房子那边,去帮炊事班长老彭做饭。
    ……
    不久,老彭做饭了。肖国良在烧着火的老彭的身旁。锅下的柴火映照在肖国良的苹果脸上,他看上去非常富有光彩:被照得发红的鼻翼,憨厚发亮眼睛,还有紧系在他肚皮上的宽皮带的皮带扣环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黑亮亮的,这使得  肖国良非常英武!这个正直有为的解放军战士此时,肚皮已经饿了。
    四十分钟后,看到饭要做好了。
    肖副班长说:“肖国良,你去喊战士们到这里来吃饭。”
    “是,副班长。”
    然后,解放军战士,眉目清秀,极为心好的他往那边走去。看上去这个非常正直有为的解放军战士肖国良对那边的战士们
    喊道:"同志们,开饭了!”
    听到他的喊声,肚皮早就饿了的二排战士们就纷纷走过来,拿出腰间皮带上的布包里的碗一个个高兴地到炊事班长面前,然后,老彭跟大家盛稀饭。
    然后,所有的战士都吃了饭。后,肖国良和高立刚、副班长肖凯等解放军战士坐在老乡的房檐下,以及多个战士在聊谈。还是有些战士躺在阴湿的地上,一边听着他人的聊天,一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从离开柏溪城走了二个小时的山路
    ,实在太累了!不过,还是有战士已经睡不着。
    “肖国良,我们一路进入四川到这里,本想有大仗打。不想,宜宾城和平解放,可是我们。现在,我们从柏溪来到这里,我看,这乡下一定有不少的土匪,我们一路没有看见。”高立刚说,他作为一个解放军战士,就想有仗打。肖凯副
    班长说。
    “高立刚,你以为就没有仗打了?宜宾城解放了,不要忘了,还有不少的国民党残部和当地的土匪勾结在一起,我们宜宾并不太平,以后,会有仗打。”
    “只要还有一个敌人和土匪,我们解放军就要必须肃清,不然,我们的人民就没有安心日子好过。”旁边一个战士接过话来说。
    “你看,还是小彭觉悟高。”肖副班长说。
    “我知道,这些我明白。”高立刚说。
    “只要一见到土匪,我就想打死他,我最恨土匪,什么好事都不干,专干坏事!”肖国良说。
    此时,肖副班长点上了纸烟,抽起来说:“那就是另外一个战场。”
    战士高立刚轻蔑说:“那些土匪不是我们的对手,不用担心。我想明天到柳嘉乡,征粮大会一开,我们老乡就把他们的粮食交上来,这多好!”
    “这些,我觉得都没有什么,我们的老乡对我们解放军还是非常好的。只是那些地主,还有国民党的残余,不好对付。”肖国良说。
    “那有什么,我们才不怕他们。我们解放军打败了这么强大的国民党反动军队,他们算的了什么!”高立刚说,还是小瞧敌人。肖副班长吸了一口烟。只见,随着火红的烟头往上升,能看见他性感的鼻孔和一部络腮大胡子的脸。
    “高立刚,不要轻视敌人!”肖副班长说。
    “敌人再猖狂,也会被我们解放军灭掉的。”那个战士有力地一说。
    “副班长,你说,这样的战斗会好久打?”高立刚问。
    “这不好说。我看不要想这些了,就想明天到柳嘉乡的事。”
    几个战士和他们的副班长在那里聊,很久了,他们就睡着了。
    ……
    第二天早晨。解放军战士睡在老乡的房檐下。是灰白色的天。灰白色的光线照在一个个仰躺、靠墙而睡熟的解放军战士的身上。他们睡的太沉了,看来,我们的解放军的战士在昨天来这里,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实在太累了!
    在睡的,或在梦中的肖国良,在睡的迷糊中,感到有人碰碰自己的放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的双手,就睁开眼睛,看见是肖副班长。
    “副班长,你……”
    他看见肖副班长那络腮胡子的脸是那样明朗,就听他说:“七点半了,该起来了。”
    旁边睡着的高立刚睡眼惺忪说:“副班长,人家老彭还没有喊开饭。”
    “不要睡了。等以后打完了土匪,革命最终成功了,我再让你们睡个够。”
    两战士就没有睡了,听了他们副班长的话,就从地上坐了起来。
    不久,炊事班长老彭做好了早饭,喊大家起来吃饭。
    一个小时后。大家吃过了饭,才休息十多种。
    大家看见自己的肖排长,一班长从老乡家里走了出来,他们知道,一定是排长去跟老乡告别,说一些感谢的话回来,
    大家觉得,我们解放军就该这样。
    然后,战士肖国良、高立刚听到排长喊道:“同志们,出发了!”
    马上,每一个战士都非常主动积极地排好队,想早点出发。到达柳嘉乡镇上。就跟他们到达一个革命的根据地。
   

    上午十半点,肖排长带着一排,和征粮队长徐少清在内的五个队员到了宜宾柏溪柳嘉乡。
    他们在乡政府,愉快地呆了一天。第二天
    在乡政府的帮助下,把全镇的老乡都喊来开会。也向人民宣讲了党的政策,得到乡民的拥护和理解,都纷纷拿出自己家的余粮,马上交上来,当然,政府按照市场的价格付了钱跟他们。可是,这些粮食是有限的。徐少清队长看到收上来
    的粮食不多,这样怎能满足宜宾城的巨大量的供应。
    “肖排长!”
    “什么?”
    “我们收到的粮食还是非常不够的。”
    “嗯。徐队长,你说怎么办?”人长的非常英气的,一个方正鼻子下,是黑乎乎的胡子,眼光清亮有神,作战勇猛的解放军27岁的排长肖震声说,他明白了徐队长的话,只是他不懂生意上的事,他们解放军的任务是:把收上来的粮食护
    送到宜宾城。
    “我们还要继续下农村去,收粮食。”
    “这样好。可是我们不知道去哪里収才好?”徐少清说:"走,我们去问问李乡长。”
    肖排长觉得这样行。他们才到这里,对这里村子的情况不了解,而乡长和他身边的人知道。
    于是,两人走出了镇政府一间,自己住了一天的房子,往在那边的镇政府乡长的房子走去。看到是中等身材的,为人精明的李乡长。
    “李乡长。”两人一进去,就招呼坐在半旧的红的写字台旁,在写什么的36岁的李乡长。李乡长就客气地站起来。他是地下党员。不久前,二个月前,被党派到这里来当新成立的柏溪柳嘉乡乡长。李乡长问;:“肖排长,徐队长,你们
    有什么事吗?”
    “李乡长,这里附近的村子能收粮的有哪些?”徐队长问,而肖排长让他问,因为,他在这方面是不了解的。
    “这样,你们去有六七里远的大光村。那里有一家地主,还有几十户村民。”
    “这样好!”
    “不过,我要提醒你们:那个周地主不好说话,你们恐怕收不到粮食。”李乡长又说。
    肖排长说;“我们一定要动员他交出粮食。”
    看到肖排长这样有信心,李乡长说:
    “你们收到了粮食,运到镇上。镇子往西有四公里,就是黄角沱,那里是岷江。你们可以从那里把粮食装船,沿江到宜宾城的刘臣街下的码头。”
    “这样好!”
    李乡长问;:"你们好久去?
    “当然是快点去。”肖排长回答。
    李乡长看到了肖排长积极行动的坚定的性格。就说:“这样,你们呆一个晚上,明天一早出发,争取中午到大光村,找村委会的徐村长。”
    “嗯。”
    然后,两人就出去了。
    回到排里,肖排长决定让一班副班长肖凯长带上十二个战士,就是说包括肖国良,高立刚在内和徐队长去大光村征收粮食,自己又可以带着别的班,去别的村征粮。
    晚上,在镇上的战士们都在吃了晚饭后,到镇上去逛街。战士肖国良、高立刚、肖凯副班长三个爱在一起的解放军上了已经黑下来的镇上的街道。刚刚从旧社会到新社会的两个月不到的镇上,都是一长排的古旧的平矮瓦房。街上,还有
    人家在吃饭,有人家还在或将在做。平时的白天,少有人的,只有赶场才多人。现在,入夜的街上几乎没有人。
    此时,走在非常安静的,已经进到夜晚的街上,就没有几条街,就是说两条长街就完了。那黄色的煤油灯从住家户的门窗里照到黑乎乎的街上,前面,有几个五六岁的娃儿在地上玩耍,不时,还听到近处有女人喊:“二娃,快回来,你
    老汉(四川话爸爸)喊你跟他到酒铺里打酒!没有任何回应。等等这种川南小镇的风情,是那样迷人!
    他们三个在镇上的街上,没有走好久,就回到镇上的乡政府里。
    终于感受了川南小镇的宁静和夜晚的乡场上人民的生活氛围。
    "副班长,你觉得怎样?"高立刚问。
    “我觉得也不错!”
    “哎。没有我们河南镇上好耍。就只有几条街。”又是高立刚说。
    “也不错,我们感受到了四川镇上的风情。”
    他们继续聊自己的感受。
    要到21点了。他们洗过脸、脚。和战士们睡在乡政府的房里。
    肖副班长,对睡在身边的高立刚说;"我们从县城来这里,过了两天了。”
    “副班长,我们一班就和徐队长他们去大光村了,还不知道那里的情况怎样?”
    “不要把收粮看得那样容易。”
    “副班长,我知道。”
    “明天早上就出发了,但愿我们能顺利收到粮食。”高立刚说。
    “那样最好。”肖副班长说。
    然后,两人聊了不久就睡了。
    三
  
    第二天,肖副班长和征粮队长徐少清带着包括肖国良,高立刚等十二个战士、五个征粮队员到了大光村。他们歇了一会。肖副班长、徐队长带着两个战士肖国良、高立刚在村民的指引下,见到村里的大地主周光福。
    “周老爷,我们是解放军。”见了面后,看见非常英武,身着浅黄色军服,腰间紧系着一根酱色宽皮带的非常威武有神,又温和的解放军,周老爷看到站在两个战士前面些的肖副班长说。
    看到解放军健壮、威严,周老爷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来?
    就冷漠地问:“请问,解放军来我家,有啥子事?”
    “我们解放军来这里,跟乡民、富余的老财征粮的。”
    “我的粮是不会跟共军的。“周地主冷冰冰说。
    “为什么?”肖副班长问。
    “请走。”周地主不客气让肖副班长他们走,他们就只好走了。肖副班长知道,这时,也意识到做不成。此事不要急,想明天再来。
    晚上了,一个在山上的土匪小头,到了周地主的家里,
    聊了一番话后,他看到周地主有些阴郁问:;"周老爷,你怎么这样发愁?”
    周地主,终于把今天的事告诉他。“那些共军想要我的粮食。哼,我怎么能跟他们!哼,我还打算过几天,让刘大,把这粮食送跟罗司令。”
    这个小头听了,他说:“周老爷,你不要急,我回去把这事跟罗司令、江副司令说一下。”
    “要快点。”
    然后,这个小头,就喊跟他来的一个部下说:“孔二,你马上回山上,跟罗司令说说这事,让他们马上回话。”
    “要的。”
    然后,孔二就马上出周地主的家的后门。在一个小时不到,回到山上。他把这事跟罗司令、江副司令说了。
    三
    罗司令,江副司令听了,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打击解放军的机会。罗司令马上说;“老二,你马上下山,跟周老爷,彭队长说,同意解放军收粮食回去,注意他们运回的路线。”
    是从宜宾国军72军在宣布和平起义的,原来在国军里的江营长,不满自己的郭汝瑰军长带兵起义,就带着一些部下跑出来,到了偏远的农村,和当地土匪罗中和组成了地下救国军,要跟共产党、解放军对着干。显然,江副司令做事更为
    精明。他说:
    “一有结果,就马上来报告。”
    “行。”
    “快去!”
    然后,孔二就不管夜色深沉,沿路及时下山,到了周地主的家。
    “周老爷,小头目,我们罗司令喊你答应解放军的要求把粮食交出去,派人跟着他们,这样,好对他们采取行动。”
    “我明白了,”这个小头头意识到,罗司令、江副司令他们想打解放军的征粮队。就说;:"周老爷,明天由我亲自跟踪。”
    “明白。”
    然后,他和孔二继续留在周老爷的家里,
    ……“解放军同志,这些地主是不会把粮食交跟解放军的。”在李大娘的家里,李大娘对肖副班长说。
    尽管,肖副班长知道会有这样的事,他还是觉得,要厚着脸,做成这事,因为,这事对于我新生的人民政权和人民的幸福,是非常重要的。
    就对在一边的徐少清说:“我们明天又去.”
    “肖副班长,这些地主是不会把粮食拿跟我们的。”徐队长说,他当然明白这些地主是和国民党反动派是一伙的,是反对解放军和共产党的。
    “不,我还是要去。”
    徐少清队长只好说:“要的。”
    ……
    在这边的房里。解放军
    战士肖国良、高立刚对刚才的事也显得心烦。肖国良说:
    “没有获得更多的粮食,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不了。”
    “看来,我们的工作要完成,还要想别的办法。”高立刚说。
    “我也觉得是。”
    “也许新到一个地方,不是样样事都能干成的!“高立刚说。
    “像周地主这样的人怎会把粮食跟我们解放军?”
    第二天,肖副班长带着高国良、高立刚两战士和征粮队长徐少清,他们去了周老爷的家。
    “周老爷,我还是希望你再考虑下征粮的事。”肖副排长说。
    周老爷说:“我同意把粮食拿跟解放军。”
    肖副班长极为惊讶主要是出乎他的意料问:“昨天,你不是不同意吗?”
    周老爷说:;"我没有认识到解放军征粮的重要性,怪我脑袋糊涂。你们走了后,我的老婆让我不要死板,要相信政府和解放军。”好像他真的恍然大悟了。
    '“那就好。“
    然后,肖副班长又问:“你有多少粮食?
    “一百旦”
    “我们照价收购。不会跟国民党军队白拿白占。”
    “你们解放军真是明事理的人。”
    “徐队长,你留在这里跟周老爷收购,我回到老乡家里拉个板车来。”
    “好的,肖副班长。”
    然后,肖副班长带着两战士回到李大娘的家里,后跟李村长要来了板车,把两板车拉来。
    又过了近两个小时,等这一百旦粮食装上了车,已经要到天黑了。周老爷派出一个家丁,紧紧跟着。后看到解放军把粮食车拉倒李大娘院子里,也顺便看了看院子里的房里,有多个解放军进进出出,
    ,就回来了。
    ”老爷,解放军把粮食拉到李大娘家里。”
    小头目说:;“这粮食:一定是拉到乡上的。”
    “我看你们最好在中途,把粮食劫了,把拿走我家粮食的那些共军全打死,解一下我的怨气!”周地主狠狠地说,两只眼睛发出寒光来,还把他右手做了一个杀的姿势。
    。“周老爷,先别急。“小头目说,就马上把孔二喊过来:“孔二,你马上回山上,跟罗司令、江副司令报告这一情况。“
    ”要的。“
    然后,孔二就离开周老爷的家上山。天黑近了,才回到土匪那里,
    把这里的情况跟两个正副司令说了。
    “副司令,你觉得该怎么办?”罗司令问。
    “我想听听司令的意思?”
    “就在他们回乡镇的半路上拿下他们。”
    “就为这点粮食,好招来解放军大部队把我们一起围剿?”江副司令有想法地说。此人是国军郭军长的部下,极为有谋略。
    “老子还怕他们!只要他共军一来,进入老子的地盘,你就看着老子怎样收拾他们。”
    “你有几个人?就这一百多人,能跟共军的几千人、几十万大军抗衡吗?你死的早!恐怕头掉了,都清不到浑头(四川话:不知道是怎样掉的)”江副司令在提醒罗司令。然后,又说,
    “你熟悉山林又怎样?你能跟那些解放军的能手比吗?你能是他们的对手吗?”
    “那你说怎么办?”
    “我觉得他们是回乡镇上的,一定会把征来的粮食运回宜宾城。”
    “那我们怎么办?”
    “让人明天到乡镇等着,我们也派出人尽早到镇外的山上等着,看情况再定。”
    “好,就按照你的意思干。”罗司令说,他显然明白他的意图一一一就是打了解放军的征粮队,他们一时也不会知道袭击的人是谁?
    将副司令说:
    “孔二,你马上回周老爷家去,让姚队长和你明天到乡上去在镇政府外监视共产党的情况,有什么马上到镇东的朱老爷家来找我和罗司令。”
    “要的。”
    “快去!”
    然后,孔二就走了。
   


    ”
    第二天,肖副班长和徐队长带着三辆板车从大光村征来的二百多斤粮食,和在十二个解放军战士的保卫下向柳嘉镇而来。他们到达乡政府时,已经是十一点。
    此时,那个土匪小头和孔二,看见这些粮食进了乡政府,两人并没有离去。
    他俩一直等在乡政府外,观察接下来的情况。
    “李乡长,我们把大光村的粮食收回来了。”进到政府里面,肖副班长对在乡长办公室里的李乡长说。并同时向他敬了一个有力的军礼。
    李乡长站起来,对肖副班长说:“肖副班长,你们肖排长昨天带着其他战士去新华乡、一步滩乡、王场乡去收粮了。他让我转告你:収上来的粮食,尽快运回到宜宾城。”
    “我明白了。”
    “我想了一下,我们这里走马路到宜宾,一个半下午到不了宜宾,还要歇一夜,起码在明天上午九点才到。还有这一路上,容易被土匪抢。这样,我们镇还有一条路到岷江边的黄角坨。从这里下江,二个小时就到宜宾刘臣街下的岷江码
    头。这是最安全的!我刚才跟那边的工作人员打了电话,他们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一条船。”
    “李乡长,我们好久走?’
    “现在就走。人家等着你们。”
    “徐队长,你是本地人,你带着他们去黄角坨一起回宜宾城。”李乡长说。
    然后,肖副班长带着原来的十二的解放军战士,就是肖国良、高立刚等战士,护送三辆马车,往镇西的通往黄角坨的路而去。
    “小头,你看,这车队往镇西去了。”
    “走,我们去司令那里。”小头目说,他已经明白解放军的车队走这条路是什么意图了。他俩马上去在镇东的土豪朱老爷的家。
    俩人走的极快,十分钟不到,到了朱老爷的家。
    “司令,副司令。解放军把粮食往镇西的路去了。看来,他们想从黄角沱下河,到宜宾。”
    罗司令是本地人,他明白:这是要下岷江回宜宾城。就马上说:“江副司令,他们要在黄角坨下岷江,回宜宾。”
    “快,,把队伍赶到那里去。”江副司令反应极快地说。
    然后,他们四个马上离开了朱老爷的家,向后坡去,并把等在那里的一百多个土匪,往黄角坨匆匆赶去。
   


           此时,由解放军副班长肖凯和战士肖国良、高立刚在内的十二个解放军战士,以及征粮队长徐少清,护送着三车粮食,向岷江边的黄角坨去了。来去有五六公里,一个半小时就到江边。
    跟在木板车旁的解放军副班长肖凯,和徐队长在一起。其他战士肩背着步枪,在后面走。解放军战士肖国良和高立刚在他俩后面,边走边聊。现在,战士们的心情非常高兴!是呀,他们到了柳嘉乡不久,就征到了这么多的粮食,特别是这些粮食马上就要装船下江到宜宾城,他们就更高兴!
    “副班长,我没有想到,我们这次一到农村,就征得这么多的粮食。”高立刚说。虽然,他和肖国良在聊,可是他这话是向走在前面些的肖副班长说的。
    “是呀!我听排长说,老乡的家里除了自己有些粮食,主要是地主老爷有不少的粮食。”
    "前天,我们去周老爷的家,动员他拿出粮食,他都不肯,而第二天,他就愿意了。”
    “他不这样做怎么行?他还敢老是跟我们解放军,人民政府作对?”肖副班长说,还自己把身子往后退,他和自己战士非常亲近,让徐队长在前面领路。
    “副班长,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
    肖副班长把他发红的团脸极为自信地又说:“周老爷依靠的国民党已经完了,他应该放聪明。”说完,肖副班长习惯性把他双手扣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他机智的厚道脸上也非常光润!
    “副班长,看来我们护送粮食下岷江回宜宾,最多13点就到?”。
    “嗯,”
    “那副班长,我们是不是今天在宜宾玩一个晚上,明天回柏溪县城的营部。”肖国良说,他非常想在宜宾城逛一下。自从那晚经过宜宾的南岸,向柏溪前进,他就一直想有一个机会去宜宾城玩。以后关注短篇小说《解放初期的宜宾之夜》
    “可以。自从我们和平解放了宜宾,到柏溪县城,还打了一仗,还从来没有到宜宾城去玩耍过一次。”肖副班长说,听了肖国良的话,他很想在宜宾呆一天,或半天,半夜,感受一下繁华的宜宾城也不错呀!
    “哎,看到我们收来的,护送的粮食让所有的宜宾人民吃到,心里真是高兴!”解放军战士肖国良说,他边走边习惯性地把双手抬起,把他在壮实的腰间上的皮带摸了下,继续往前走。
    “我也是。完成了这次护送任务,我们可以好好休息一下。”高立刚说。
    在前面走的徐队长说:“我们过后还要下乡。”
    “为什么?”
    “这些粮食只能起到短暂的作用,还要继续去征粮。”
    “那有什么,该去。”
    他们就这样,非常高兴,边聊边跟着缓慢前进的粮车往前走。
    六
    此时,由当地土匪罗司令。江副司令带来的一百多个土匪已经到了。他们分别埋伏在河边上的两山脚下的叶草里。
    看到解放军护送的粮车到了河边,正开始要搬上船。土匪罗司令大喊道:
    “跟老子打!”
    于是,埋伏在两边的山脚下的叶草里的土匪各50多个,向河岸上站成一排的解放军战士射击,
    “副班长,不好了!有人打枪。”一个战士喊道。
    肖副班长马上明白过来。顿时,他力图马上让自己战士先有个隐蔽点,就喊道,“快,到车后!快!”他又喊道:"肖国良,你带六个人在车后对付敌人!”
    “是,副班长。“
    “其余的跟我来!”肖副班长喊道。
    马上,肖国良带着六个战士趴在粮车上,对付东边的土匪;肖副班长带着六个战士极快地在一边的一处矮土坎上,马上趴下来,向西边的土匪射击。
    而在过来的过程中,肖副班长看到:一个车夫非常害怕!才意识到自己疏忽了还有车夫。
    他忙把这个车夫扑倒在地,
    土匪看见了,就向他俩射击。肖副班长听到已经到土坎上,前面的战士喊他:“副班长,你过来嘛!”
    “你们打你们的。不要管我!”
    肖副班长回答。
    可能是看见他保护一个老百姓不够,有战士就喊道:“副班长,我们过来个把人帮你?”
    “不要过来!你们打西边的土匪就行了!”
    肖副班长喊道。
    他一直扑在老百姓的身上。然后,他干脆往前面一些,他想用自己的身体掩护或保护老百姓。就喊道:“老乡,你就趴在那里,不要动。”
    “要的。”
    然后,肖副班长还是趴在战士们的侧后面地上,向西面的土匪还击。
    他的身边没有遮挡物,四周都被土匪打着。他没有一丝的惧色,趴在地上,抬起步枪向西边山脚下的土匪开枪。他打出去的子弹没有打中土匪,而是被多个土匪集中打他。
    此时,他在向土匪打了几分钟后,被侧飞来的一颗子弹打中他头,肖副班长牺牲了。
    肖国良和另外六个战士到了粮车后,利用粮车向东边的土匪射击,但是,他们还是被相反方向打来的子弹威胁,就是说他们被两边的土匪威胁着!
    肖国良刚打了一会,就听到有战士喊道:“副班长牺牲了!”肖国良回脸看到:趴在土坎上的六个战士侧后面过来的地上,肖副班长仰躺在地上,头上在流血,人刚死。而在肖副班长后面的老乡趴在地上吓得身子发抖!
    看到老乡危险。肖国良马上喊道:“快,保护老乡!”
    在他身旁的高立刚马上说:“我去。”
    “你要小心呀?”
    “我知道。”
    解放军战士高立刚就拿着枪,离开粮车,往这个老乡跑来。
    在江副司令身边的一个土匪看见,就说;:“看,一个共军往那个车夫那里去了。”
    江副司令就恶狠狠地喊了一句,“打死他!”
    于是,这个土匪开了枪,子弹从高立刚的身边飞过去,没有打中。
    江副司令马上从身边的一个土匪抢过来枪,专门对着正向趴在地上的老乡跑过来的解放军战士高立刚猛开枪。子弹打中了高立刚的肩,高立刚身子抖了一下,差点摔倒。
    他还是跑向老乡。
    被子弹打中脚。他想自己一定要救老乡,就爬起来,被打中腰;他捂住腰,向老乡去,被打中肚皮。他倒下,坚持爬向老乡,看见要近了,江副司令把两人都一起打死。
    还有一个车夫被就是说在此前几分钟,让肖国良弄回到
    车子后面来,可是,也不安全。解放军战士肖国良同样不忘用自己的身子、把车夫护在自己的肚皮下,这样就免于车夫被土匪打中。
    他过一会,就抬起脸些向东边山脚下的土匪射击。他开了一枪,也没有看到自己打中哪个土匪;就换上子弹开枪,刚要开,就看到:在自己身边的一个高个、方脸,清黑的眉毛,极为壮实的一个24岁的战士被打中。肖国良就本来放下枪,一把把战士路俊扶住,他看到:战士路俊双手捂住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有血从他的手指缝隙里流出来。由于,来自两面的土匪子弹非常的急,肖国良只好把路俊放在车下的地上。并要为他包扎流血的肚皮。路俊看到:扑在地上的车夫,就说:
    "肖国良,我让老乡跟我包扎。你继续打土匪!”
    “这怎么行,老乡会被打死的。”
    肖国良说。
    并马上为路俊包扎他受伤的肚皮。
    一会儿,肖国良包扎好了路俊的肚皮,就说;:“你就休息一下。”
    然后,肖国良起身,拿起车上的步枪,要向土匪射击。此时,有一两颗子弹向他射来。他赶紧弯下身子,
    等子弹过去,才抬起身子向东边的土匪开枪。他开了两枪,
    就听到身边一个身子厚实健壮的、方脸战士叫了一声,他知道自己一个战友被打中。在他这样想时,这个胸部受伤的战士,手里的枪落在车上。他双手捂住流血的胸部,扑倒在车上。肖国良更为悲愤!他干脆站直身子,向土匪开枪。刚打了一枪,被三四颗子弹急急飞来打中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其中一颗打中他胸部。他手里的枪滑落下去,用双手捂住流血的肚皮,重重地仰倒在地上。
    解放军战士路俊,看到肖国良倒在身边的地上,看到他捂住紧系着宽皮带在流血的肚皮,和流血的胸部,干脆也不管自己受伤的肚皮,起身,拿上枪向土匪开枪。他打了几枪,被土匪打来的子弹打中头,也仰倒在地上牺牲了,在此前的几秒钟,解放军战士肖国良牺牲……
    ,
    此时
    ,征粮队长徐少清看见一个战士受伤了。就说:"我跟你包扎。”
    然后,他拿出自己的布条,为这个战士的手背,要包扎,就被背面飞来的子弹打中背;这个战士看见徐队长倒下,心里非常的悲愤!他不顾手背受伤,拿起枪要向西边的土匪开枪;也被急飞来的子弹打中他胸部。他身子抖了一下,就倒下来在徐队长身边的地上,
    俩人一会,就死了。
    待在车后面的六个战士,不到十多分钟,全部牺牲,是因为,他们被两面的土匪打死的。趴在矮土坎上的六个战士,不久被打死四个,还有最后两个战士。
    看见解放军战士被打死得来只有个把人了。这些土匪就大胆跑来,两个解放军战士对他们是没有威胁的!
    解放军战士小郭打倒了一个肥肚皮的土匪。
    然后这个肥肚皮的土匪,就爬起来,凶恶喊道:“你们把他跟老子留下,老子要亲自杀死那个共军。”
    小郭非常机灵,又打死了一个跑来中的土匪中的一个。然后,他专门对着那个双手捂住受伤肚皮的土匪,又开枪,不想打中那个肥肚皮土匪的胸部。那个肥肚皮的土匪叫了一声“啊!”,就双手捂住流血的胸部,两只圆眼睛非常不情愿没有打死解放军自己就先死地翻鼓着,仰倒在地上,一会就死了。
    解放军战士小郭打死了那个肥肚皮的土匪。他马上又换上子弹,打算继续打土匪,被急飞来的子弹打中胸部,
    一会就牺牲,
    最后一个解放军战士老李,打死了多个土匪。他看到:自己的战友都被打死了,他没有放弃,他想就算老子死了,也要多打死几个土匪再死。想到这里,身材强壮的、大眼睛、非常坚定忠诚的解放军老战士李有成,干脆就站起来
    ,因为,土匪要跑近了。
    他面对着跑近的土匪,边开枪边换子弹;他打死了一个、两个土匪。同时,被土匪打来的多颗子弹击中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和胸部。他双手捂住流血的胸部、肚皮重重地倒在地上,牺牲了。
    在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护送粮车的解放军十二个战士与土匪的战斗中,由于土匪比他们多好几倍,全部战死!征来的三车粮食全部被土匪抢回。
    ……
    一九五零年2月到一九五一年,在两年不到的时间里,在宜宾柏溪县广大山区里,有大量的人民解放军战士对横行乡里的土匪进行了坚决英勇的围剿。他们最终消灭了这些残忍恶毒的土匪,而有很多的人民解放军战士、指挥官在与土匪的战斗中牺牲了。
    这里是部分柏溪革命烈士(军人)纪念墓碑上的解放军战士、指挥官的名字:
    肖国良、高立刚、肖凯(副班长、刘德孟(山东)、马兴明、王河清(河南)、王传山、林永和(湖南)、杨明甫(参谋、河南人)、何炎辉、贺振禄(82t团卫生队的班长)、宋朝王(82团卫生队副排长)、
    张兴(山东)、陈德明(副班长)、蒋义、焦金兴、甫元彪(82团卫生队战士)、孙少五、王连成(山东)、汪太平冯守连、郑尚海、张世如、朱学恩、徐少清(征粮队长)、刘洪林、张尧(山东0、陈德明(副班长)、
    焦金兴……
    志愿军烈士:雷志明。
    对越反击战烈士:陈叙宁(解放军排长)。
    ……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西部文学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08
发表于 2020-8-10 21: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1-29 13:13 , Processed in 0.073059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