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979|回复: 1

[长篇连载] 【青林边小说】巴黎公社(24--32)

[复制链接]

76

主题

90

帖子

83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32
发表于 2020-8-16 10: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四章去巴黎东城

       东布斯基举起右拳头到自己的太阳穴上,跟自己的领导人瓦尔兰敬了一个军礼,就走了。由于巴黎公社刚成立,没有任何执政经验和打仗经验的巴黎公社政府,已经忽视对当前的来自政府军更深层的阴谋,而根本想不到,该怎样做出相应的对策,比如:该派兵增援蒙马特尔高地和索蒙高地等。犯下这样的政治和军事上的致命错误,就为巴黎公社被灭亡跟自己凶毒的敌人创造了有利机会。

巴黎公社军事总指挥官东布斯基首先往巴黎东城走。这时,东布斯基走在去巴黎东城的街上,此时,还没有到在城边和敌人打仗的区域。此时的街上,没有人出来,都躲在自己家里。所以,街上空荡荡的,非常静寂!东布斯基急切地不停步往东城边走,这里主要由尼古拉大队长领导的两三千多名国民自卫军战士守卫。东布斯基在渐渐走近,就听到了前面远处的响亮的枪声,如大雨般骤急。还有炮弹在街前边一些高高楼房顶上爆炸时,时不时出现一股又一股火红色的火光一闪,被政府军发出的炮弹打着的楼房飞起的在黑乎乎的夜的背景里的一些砖块、墙块落下等情景。
东布斯基看到这里心里激动,他完全想象得到:国民自卫军的战士、指挥官在那里做出积极而毫不退让的战斗!
跟着东布斯基的一个自卫军战士对总指挥说。

:“总指挥,这里有炮火,我们还是走另一条街?”

东布斯基对自己的战士非常的可亲,说:“没关系。战士们正在打仗,那里的情况怎样,还不知道。只有走过这一条大街,就马上到尼古拉指挥官那里了。”

“总指挥,这段街很危险!”

“科萨耶,这没有关系。现在我需要及时到达尼古拉那里,了解那里的作战情况,好及时让你跟瓦尔兰同志汇报。那里是我们公社政府最重要的防地,我们一定要保住它。”东布斯基说时,脚步就本能走得急些,他知道这时的政府军对巴黎公社的进攻是无情的,他需要全力投进去。

不久,东布斯基和战士科萨耶到了巴黎的东墙边。他看见在附近房屋往灰色的城墙边有一长段被炸坏的烂墙上,趴了一长排的国民自卫军战士,正在向墙外开枪射击。也能看见趴在上面的战士脚下垒起的麻袋,还有一些被炸烂的砖石块散落在麻袋下边的略黑微微街上。这时,枪声惊耳!还有在战士两边的厚厚的城墙,已经被炸成了几处缺口,东布斯基也看到了多个自卫军战士堵在那里,向攻城的政府军积极地射击。他明白:英勇的自卫军战士是不会让巴黎公社的敌人攻破城墙的。看到这里,东布斯基感受到自己的战士那种为了人民的巴黎公社勇敢献身的崇高精神,并为此感动。至于,两军的射击情景,从这一面在他们后面的街上是看不清了。

有两个在烂墙下面街上再过来些的自卫军战士,看见东布总指挥来了。就马上前出一步,一齐向他敬一个军礼(巴黎国民自卫军战士用右手握拳举到右太阳穴上)。

东布总指挥也向他俩敬军礼。
“请马上告诉我,尼古拉大队长在哪里?”东布斯基问。

“总指挥官,他和战士们一起打仗。”

“他在上面吗?”

“不,他在那边的阙口处,因为那边的进攻敌人更多。”

然后,非常果断的东布斯基就快走去。

第二十五章东城边的剧烈战事

“尼古拉!尼古拉!”东布斯基喊道,马上就向那边的厥口走去。
    由于枪声非常大,在厥口处和战士一起向外射击,长得身材棒实的,一脸络腮胡子,颧骨凸出,叶子形眼睛的非常坚定的尼古拉大队长隐隐听到有人喊他,可是,他还是没有转脸过来,他似乎没有听到,就继续趴在砖石上,在一个如大洞般厥口正面向政府军开枪,绝不迟疑地打击敌人。
    “尼古拉!尼古拉!”东布斯基见尼古拉没有答应,就快走过来喊道。这次,尼古拉大队长听清了是东布斯基的声音。就对身旁的一个自卫军小队长佩鲁说:
    “佩鲁,你来负责一下。”
    “遵命,大队长。”
    “要小心,不要被子弹打中自己。”机敏的尼古拉大队长提醒他。
    然后,尼古拉从厥口上下来。
    他从这时枪声激急,子弹在他背后的城边烂墙和厥口上迅速地敌人对射的情景下,走下来,朝站在街上的被枪声惊耳和不断有子弹射出时发出的火红色光亮照在街上的东布斯基走过来。
    “总指挥,你怎么来了?”到了东布的跟前,尼古拉大队长问。好像非常出乎他预料。
    “瓦尔兰同志喊我来看看。”
    “你们那里的情况怎样?”
    “除了巴黎的东西北南城在打仗,我们那里的市政大厅是正常的。尼古拉,你们这面的情况很不好吧?”:
    “政府军有很多人在向我们进攻。”
    “嗯。这里很重要,绝不能被敌人攻破。”
    “总指挥,我知道。你在这里呆一下,我去消灭敌人。”
    “好。”
    这时,在被炸塌的较高墙上,有更多的自卫军战士趴在上面,向极力猛攻上来的政府军进行射击。
    刚刚跑上来的尼古拉大队长就趴下在两边都有战士在低脸,端着长枪向墙下从炸落的砖块上跑上来的政府军开枪。
    这时,多颗子弹就从下面塌落的烂墙下的歇歇砖石上,从这时有政府军和被德国政府放出的法国战俘军人,在合力往上面进攻中打上来。
    在这里,我们要再次提到两个政府军军官的名字:格里福特侯爵和米尼雷昂德伯爵。这两人都是贵族。两人的思想倾向是极力维护资产阶级富豪贵族的利益,冷酷无情地践踏巴黎平民尊严的高高在上的人物。他俩十分憎恨具有社会主义国家政权性质的为人民谋利的巴黎公社,两个恶毒的道貌岸然的小人,决心灭掉巴黎公社。
    在他俩共同的精明指挥下,大量的政府军在轮流合攻巴黎东城国民自卫军的阵地。

第二十六章尼古拉大队长

“快,士兵们,攻上去!不要想这么多,你们是回来解放巴黎人民的。”政府军军官格里福特口是心非地喊道。但是,他自己绝不向巴黎公社战士据守的墙边跨出一步,因为,他知道;只要攻上去就会立刻送命。同时,他和米尼雷昂德指挥官尽量远离被枪弹射中的在黑融融夜色下城边的石块过来些的地上。从这里,正好看见,政府军沿着在被他们炮轰垮的有国民自卫军据守的破烂墙以及一大片大小不一的沿墙斜斜而下的石块上,跑上去。双方在进行极力的射击,在只有十多米距离的石块上,敌人的进攻非常困难!有不少敌人的尸体仰卧在上面,看不清有多少。这时是政府军死得多,自卫军死的少。
    “上呀!上呀!”格雷福特军官连喊两声。
    “看来上面的敌人还很顽固。”米尼说。
    “他们的城墙被我们大炮轰跨了。攻上去,对他们是不好的事,对我们很有利。”
    “我明白,这样我们就会死更多的军人。”
    “他们是政府从德国监狱里拿来送死的。”格雷在说这一句话时,用的是西班牙语。
    “对,就得这样。”米尼的回答也是用西班牙语。这种话只能用外语说,以免麻烦。
    这两句话不是用法语说的,而是用西拔牙语说的。
    “上呀!快呀!”两个居心险恶的军官这样大喊道。自己就是不肯迈出一步领头攻上去,让这些政府军的士兵和从监狱里放出来的战俘送死。
    这一正面,有很多的巴黎自卫军战士、指挥官趴在烂墙上,坚决据守着,绝不退让!一个自卫军班长(请原谅,我这样称呼)叫保罗,25岁,
    面对着城墙下面,是城外的宽大地上,在黑黑黝黝的不平静夜色里,有看不清的无数政府军在朝被炸烂的城墙上急攻。只有在自己和战友们开枪时,或双方开枪时,发出的光亮,才看清点离他们只有六七米不到距离、在往上急攻的密密麻麻的政府军野狼般的身影。
    他感到了情势危险,城墙被攻破不会太久,而只要有足够的人守卫就能抑制敌人的进攻,可惜,巴黎公社战士是越死越少。他大喊道:“同志们,打!快打呀!”
    他嘴里喊,不住地开枪,他拉开枪膛,装上一颗子弹就射,他不断地做出开枪动作,并重复同样的举动;他看到趴在自己身边的战士们闷着性子咬着牙齿开枪。
    他也听到了高墙下被打中的政府军发出的惨叫。偶尔,也有自己战士受伤。好像就这样,自卫军战士一直都没有让政府军攻上城墙来,后来,政府军退下去了。
    对于政府军来说,只要用上五分钟不到,就能完成对国民自卫军阵地的占领,也许因为巴黎公社战士的坚强使得政府军的进攻变得难了。退回去的政府军将拿出怎样的战术开始下一场战斗呢?
    尼古拉大队长看到敌人退下去了。就对几个队长说:“政府军退了,快把一些牺牲的战士抬到下面棚里,还有也把伤员往那里送。”
    ”遵命。”
    几个队长就去安排了。

第二十七章保罗班长


保罗班长和一些战士把被打厥的墙用石块垒起来。
    “快,把石头放在上面。”保罗说道。
    之后战士们抱起石头,把这里的厥口堵上。
    勇敢的保罗班长也和自己战士们一起干。他非常的随和,不傲慢无礼。
    十多分钟后,保罗看到战士们做好了。就说:“同志们,咱们歇一下。”
    “是,班长。”
    战士们就坐在墙上歇歇。
    ……
    十多分钟后,政府军再次进攻。
    ……
    看到尼古拉大队长跑上去和自己战士一同战斗,在下边的东布斯基坚决地跑上墙头。
    “总指挥,你不能上来。”一个自卫军队长马上说。
    “我是总指挥,打击敌人是必须的。”东布斯基说。
    这个叫罗佩斯的队长还要请东布斯基下去,他非常倔强地对东布说。
    “不行,总指挥。”
    东布斯基只好下去。这个叫罗佩斯的27岁的年轻小队长看到总指挥退下,马上转身继续战斗,是呀,保住总指挥就是保住军队。他趴在尼古拉大队长的身旁,看到在炸烂的有许多砖石的高墙下面,依然有不少的政府军在双方对射的弹光映照下,敌人在一个个地极力攻上来,图谋攻下这下重要阵地,好向巴黎内城进攻,同时想取下巴黎公社战士的人头的狂妄气势。
    尼古拉大队长马上开枪了。
    此时,在一个政府军的上尉带领下,多个政府军人在边打边射击。
    五六分钟后,一颗子弹打中了尼古拉大队长身边一个战士的头,他叫一声,就扑倒在墙上。尼古拉大队长马上停止打枪,去照顾他。
    “同志,你怎么了?”
    没有回答。
    尼古拉就略抬身,想把受伤的战士抱起来,看是哪里受伤?
    “总指挥,小心!”罗佩斯小队长喊道。这时,能看见点罗佩斯被弹光映亮些的非常担心大队长有危险的脸。尼古拉起身,被身旁一个战士推了一下,子弹没打中尼古拉大队长。
    尼古拉还是把这个战士抱起来,看到他头被打破了,人死了。
    心里不禁一阵震撼。

第二十八章瞬间的战死

“大队长,快,趴下!”罗佩斯队长马上喊道,就起身过来,想把尼古拉按倒;此时,飞来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肚皮。尼古拉大队长听到了自己身边的罗佩斯队长闷哼了一声:“嗯”,就觉得是罗佩斯队长被打中。就回转脸来,看到罗佩斯队长双手捂着流血的肚皮,晃了一下,就倒在墙上靠里的阴黑黑的砖石上。
    “同志!同志!”
    尼古拉呼唤道,就伸出手,抱起倒在砖石上的罗佩斯队长。
    “大队长,快离开这里,你是我们的全部。”
    “好吧。”尼古拉说。
    又说:“不过,你也要等我把你伤口包扎下再走。”然后,尼古拉大队长就为他包扎肚皮上的伤。过一会,尼古拉为他包扎完了。罗佩斯队长又起来再战。
    “不,你要下去休息!”尼古拉大队长说。
    “不,大队长。我得在自己被政府军打死前多打死敌人,我的责任是在阵地上。”
    “下去吧,有我和战士们。”尼古拉诚挚地说,一双在身旁战士向敌人开枪时发出的火星中,你能看到他热诚关爱自己战士的略发亮的长脸。
    罗佩斯队长一下拿起步枪,趴下,向下面在积极进攻的政府军开枪。尼古拉想到自己战士都不下去,自己有什么权利下去。他想道:自己战士用生命保卫巴黎公社,我一个大队长算了什么。然后,他也坚决和战士们一起战斗,
    ……
    罗佩斯队长强忍着肚皮里的伤痛继续再战。
    但是,东布斯基并没有走,他继续帮助一些战士。
    勇敢的罗佩斯队长拿起毛瑟枪,打击反动政府军。
    ……
    尼古拉大队长跑到了前面一处,被炮弹打塌的墙根,然后,看到多个自卫军战士被打死。他借住街对面的几家房里灯光,他看到了一些战士脸上、胸腹上鲜血淋漓。原来的一些战士就马上上到还在冒烟尘的打烂的墙根上,打击,正沿着塌了的在他们趴着的烂墙下面有一大片斜斜砖石,朝城墙上攻来的敌人一一一政府军。从这个情势来看至多两分钟不到,就能攻到据守在被打残的墙上的国民自卫军战士眼前。
    尼古拉大队长的毛瑟枪打中了就要攻近的一个敌人,这个敌人就叫了一声,身子就后倒。他身后的多个敌人马上端起枪做出及时的还击;防守形式不变的几个自卫军战士被打中,扑倒在墙上;有一个战士由于中弹抖动,人和身子从墙上掉下来。
    看到有一个国民自卫军战士落在敌人的跟前;几个凶毒的敌人立刻围住他,非常残忍地用枪把这个战士活活地打死,并一起踩在他还有温度的尸体上,朝墙上进攻。
    “米尔克,敌人太坏了!”一个战士看到喊道。
    “政府军是财狼!”
    “消灭他们!”战士夏尔愤怒地喊道。两战士就一起射击。
    往这面的进攻由格里福特侯爵指挥,他立刻喊道:
    “本多瓦上尉,那面的城墙快要攻破了,快,带上你的大队去进攻!”
    “遵命。”


第二十九章政府军凶恶的进攻

一直带着五名政府军等候在巴黎城墙外,在几个指挥官后面的本多瓦,回转身带着他的部下向那边攻过去。借助在进攻的光弹中,几个国民自卫军战士看到在有些黑微微的墙下边的地上,积极跑上来的,是一大片戴高桶帽,身着蓝制服,端着尖利长杆枪急于攻破巴黎公社阵地的凶恶敌人。
    “大队长,又有很多敌人向进攻我们。”有战士说。
    大家都知道自己的人少,会很快面临着比自己多几倍的敌人的无情进攻。
    尼古拉大队长说:”同志们,拿好枪,对准我们的敌人,打死他们。”
    “遵命,大队长。”
    “注意敌人!”
    听到自己大队长的话,在他两边的战士都把子弹上了膛,谁都知道,这时是守卫巴黎公社献出自己美好生命的时候,每一个自卫军战士,瞪圆眼睛,端好长枪,仿佛把一身的精力和愤怒都全部用上了,仿佛只有这一刻是消灭公社敌人是最关键时候。
    政府军很快就到了这边,踩着被炸塌的很多石块上,吼叫着朝非常大的缺口上跑上去。
    据守在上面的战士开枪了,嘭嘭嘭一声比一声又大又急,听得让人惊心刺耳!心都急跳。
    政府军跑在前,如疯狂的土匪,同时,有敌人在进攻中中弹叫了一声倒下,但是,看不清谁中弹,倒下的敌人是谁?然后,后面的敌人像排浪一样,一点不受影响向坚毅据守在城墙上的自卫军战士攻来。在不断有弹光闪烁,趴在打到只有小半身位的墙上的战士们,一个个端着长枪对着敌人,并不时有一些枪管发出砰砰砰的火花,然后是,从出枪膛的如在火花里飞出的子弹射向敌人。同时,敌人也边攻,边向守在城墙上的自卫军战士射击。这样,立刻形成了一阵相互消耗的对射情势。
    此时,有几个政府军就要跑近自卫军的墙口了。
    他们看到:自卫军打出的子弹出现的亮光中,趴在墙上的一个个怒眼、端正枪在积极开枪的自卫军战士的模样,还有一杆杆并排着的、时不时地朝他们开枪的情景。
    跑近的政府军中有一个敌人立刻中弹,他在倒下之前,就打出了一颗子弹,子弹打中了一个半站半趴下的战士身旁的另一个战士的胸部,他即将从上面倒下来。
    在这个战士要滚下去时,他身边的一个国民自卫军班长多瓦赶快伸出手抓住自己战士,以免他滚下去,被敌人活活打死,但是,他还是没能抓住。这个战士就滚下去,到了一群敌人的跟前,像野兽一样的凶恶敌人立刻围住他,进行拳打脚踢,然后,又向这战士打枪,把他当场打死。


第三十章多瓦班长

“上一一”一个敌军官喊道。然后,打死了滚下去的战士的敌人又继续朝守在墙上的公社战士进攻。
    看到自己战友被打死,多瓦班长非常的愤怒!他只有开枪,他想,自己只有这样才能为战士德里报仇。
    ……
    看到下面的敌人一团混乱,后,敌人就退回去了。这一守在巴黎东城边的国民自卫军战士,守住了东城。后,东布斯基就对尼古拉说:“你守住阵地,我就放心了。”
    “是呀,还有下一场战斗!”
    “我相信战士们。”
    然后,东布斯基就到别的阵地去了。
    十六。
    从第二天早晨开始,在位于巴黎西城蒙马特尔高地的国民自卫军近一百多人时不时遭到了凡尔赛政府军的炮击(因为,巴黎西城的位置离凡尔赛较近)。先前的多数自卫军的炮被炸烂,有不少的战士被炸伤亡。迪埃队长肚皮被炸伤;但是,他还是指挥战士们坚守阵地。一天了,敌人并没有向高地发起攻击。
    又到第二天,敌人还是没有来攻他们。没有军事打仗经验的国民自卫军战士,还是坚持呆在高地上。
    自卫军战士20岁恩尼对身边躺着的迪埃队长说:“队长,敌人都炮击了一天了,马上又到晚上了,怎么没有看到他们的进攻?”
    “是呀,我也不清楚。”
    一小队队长弗朗说:“我们伤亡这么多战士,要是敌人进攻,我们就难以对付。”
    在一边的保罗说:“我们就听天由命吧。”
    迪埃队长说:“我已不知道,我们没有办法,但是,一定要守住高地。”
    “我们西侧还有索蒙高地,那边还有人。”
    “他们也一样被炮击。”
    “别管这些。”
    “好吧,队长。”
    迪埃队长看到西边的索蒙高地跟他们一样,遭到了来自凡尔赛方向的政府军的炮击。
    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的迪埃队长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看着看着,他头上阴闷的天空已经暗黑下来。身边和炸烂的大炮看上去不起作用,在暗黑的天色里,如块烂铁堆在那里似的。
    ”
    弗朗小队长还想和迪埃聊,就又说:“队长,你受伤了。”
    “我不要紧。”
    “为什么?”


第三十一章天黑前的蒙马特尔高地

“还有战士受了伤,他们比我严重。”
    “那你好好歇歇。”
    说完,弗朗对恩尼说:“恩尼,你就专门照顾我们的队长。”
    “我知道。”
    说完,弗朗就站起来,他想到那边看看伤亡的战士。这时,他听到一个战士突然喊道:“敌人!”
    迪埃队长和弗朗小队长一惊,
    迪埃立刻说:“弗朗,你立刻去打敌人。”
    “行。”
    然后,原先平静的高地,已经不平静了,所有被炸伤的战士(有还击能力的战士)都跑向高地边,现在,大炮已经烂了,他们就用步枪匆忙进行战斗。
    弗朗小队长喊了一声:“同志们,射击!”
    迪埃队长听到他惊人地喊了一下,就看到他飞快地跑向前面,当然是高地边,因为这时,敌人还没有攻上来。听到他的喊声,很多的战士拿起长枪向敌人射击。
    看到战士们在战斗,迪埃不管自己肚皮有伤,就喊道:“恩尼,扶我起来。”
    “队长,你受伤了!”
    “不要紧。扶我去,听到没有!”
    “喊你呆在这里。”
    “别说了。快!”
    “好吧。”
    恩尼就只好扶着队长到高地边。这时,已经有战士趴到上面,用枪打击就要攻上来的政府军。
    弗朗小队长看见敌人,在暗黑的高地下如从黑地里涌出来似的,他感到要不了十多分钟就会攻上来,他感到有无数的敌人向着他和战士们来,仿佛要把他们覆盖了。
    他不停地开枪,他身边的战士也在开枪,他看到,越来越近的敌人,发出点点如光的枪弹,他看不清枪弹,就听到自己身边、就近的战士被打中了,发出的惨叫声闷哼声听到让人发慌。在这样利用天黑,突然发动对高地的攻击,又突然又意外,但是,这对第一次打仗的自卫军战士来说是致命的。
    接下来,高地上的自卫军战士由于匆忙抵抗,心里慌乱,被多他们十多倍的敌人渐渐逼近。
    迪埃连续开了五六枪,子弹已经没有了,他只好侧脸一看,略能看见些身边战士已经倒自己旁边看不清的地上;再过去,还有些战士,在已经黑乎乎的视线里,看不清人,只看见,随着子弹一响,发出的光亮里,多个自卫军战士趴在地上在坚定勇敢地打击着政府军。


第三十二章勇敢的迪埃队长

里的,每一个巴黎公社的战士不管是指挥官都在坚决地打击众多的政府军。这时,他(迪埃)尽管子弹打完了,就想看看自己牺牲的战士的枪和身上有无子弹。就弯下腰,在自己战士的包里,掏出几颗子弹,马上塞进自己的枪膛里。他抬起枪,就射击。这时,在非常沉黑的夜色里的高地下,尽管他看不清逼近的敌人,感觉很多打不死打不完似的,他意识到敌人已经离他们只有六七步距离了。

正在这时,在这样的心情下,他忽然听到了敌人开枪了。就马上听到有人叫了一声,看来是被打中,然后,迪埃又听到几声枪声,在他身边过去的几个战士那里的尼古拉小队长的头被打中,他一下脑袋着地,一会就死了。

就在这事后,应该是六七分钟内,蒙特高地终于被人数众多的政府军占领。

就在高地马上被攻破前的五六分钟内,一个战士跑到迪埃队长面前:
“队长,高地要被攻破了!”

“我也要留在这里。”迪埃坚决说。
“队长,你负伤了。”

说完,他看见有敌人已经攻上来。就马上用毛瑟手枪开枪,至于打没有打中,他也看不清。这时,飞来的子弹击中了迪埃的肚皮;他一下就仰倒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多久了,迪埃队长醒过来了。他看到眼前还是一片墨黑的夜。他的手本能地动了动,身边有自己战士,仔细一抹,感觉他们的遗体已经冰冷了,看来,都被打死了。看来自己还没有死,就是感觉自己的肚皮非常痛,他在往四周看看,时不时,有军人在他的四周慢慢走动,他也为是自己战士,还觉得,自己战士没有全死,有活着的,心里也宽慰。这时,他听到了军人的说话声,尽管是法语,才立刻意识到:应该是反动的政府军占领了他们高地。觉得自己要立刻脱离这危险的地方。有了这个想法,迪埃队长就往高地到城边方向爬去。他忍着痛,爬到高地往下,这时,已经有政府军守在那里,迪埃队长只好爬到一旁,等着机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0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609
发表于 2020-8-19 21:41:41 | 显示全部楼层
科萨耶,这没有关系。现在我需要及时到达尼古拉那里,了解那里的作战情况,好及时让你跟瓦尔兰同志汇报。那里是我们公社政府最重要的防地,我们一定要保住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1-29 13:12 , Processed in 0.07265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