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84|回复: 2

[中篇小说] 【生效菘小说】带血的弯刀(四)

[复制链接]

20

主题

36

帖子

693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93
发表于 2020-8-21 11: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带血的弯刀(中短篇小说)

文/生效菘

四,齐眉棍上定鸳鸯

母亲听到父亲“我先回家”的话心里凉了大半,她对他倾心的爱没有感动他,前前后后的事,不知道自己做得对还是错。但母亲还是没有失去信心,因为父亲应该是单纯的,应该没有其他女人走进他怀里,相信他还没有;又是入境国外逃难男子,一定是因为某种原因有了隔阂。母亲看到父亲执意要走,提着袋子且跨了几步,即到门口,突然一声“等一下”且下地赤脚走来:我送送你。柔柔的语气,微微的笑容,甜甜的举动,赤着的脚丫丫,让父亲心潮涌起,一种爱的暖流漫出心沿,阻在咽喉,他控制不住情感的躁动,对才认识只有一两回而如此为他上了心的女孩,他不由得自己的感观所控,放下袋子,和第一次抱起母亲一样抱起一位苗条秀丽,飘散满头秀发,馨香如花的女孩回到沙发上,嘴上还说:刚刚涂的药啊都擦去了——我这身衣服啊有失伯父、和你的身份呢,知道吗?母亲又惊又喜,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似相恋离别已久初见的情侣:孬种,不早说。外爷也插话:原来是这样,好说啊,吃饭了,丽儿带你去买一两套来。母亲凑近父亲的脸,似要亲吻般的近,说:听见了没,爸没把你当外人看。父亲:这……
中餐,外爷带父亲去餐房吃了饭,给母亲带来便餐,父亲正要喂母亲饭时,母亲说:说你孬种还真是,我又有手有脚无病痛,要喂干嘛,父亲这回正眼看了回母亲,且盯着不放,对她嘿嘿地笑:你不是要我服侍你吗?我愿意的。母亲悄声地:要喂也得等以后喂我。父亲点点头。母亲又怕父亲装样,叫他说一遍刚才说了什么。父亲说:要喂也得等以后喂你,好好对你。母亲笑了,开心地微笑着。父亲被爱征服了,很顺从地给母亲收碗筷,把疮疥又涂上药,用纱布贴好。然后,母亲叫父亲洗个澡,换上外爷穿的衬衫,美滋滋地带着父亲出门来。
走进一家服装店里,母亲为父亲选了两套不同颜色的时新款式夏天服,贴在自己身上瞧瞧,又贴在父亲身上叫女店主老板瞧瞧,然后就叫父亲去试试。父亲穿着新衣服出来,店主和母亲用韩语交流,夸母亲会选:너의 남편 이 이 옷 을 입 으 니 정말 멋있다.(你的先生穿上这套衣服好帅)그 는 얼굴 도 잘 생 겼 다.(他长相也很帅)母亲颔首:칭찬해 주 셔 서 감사합니다.(谢谢你夸奖)母亲付了钱——两套六百八十七韩元。走出店门,母亲对父亲翘起了拇指:착 한 남자 (很乖的好男人)父亲听不懂,问在说什么,母亲只是笑:不告诉你。父亲知道,决不是说坏话,就全由她开心好了。
走出来店来时,父亲严肃认真地说:安丽,你真的很爱我吗?母亲反问:你说呢?父亲不敢相信,说:我什么都谈不上,什么也没有,你了解我吗?母亲牵着父亲的手,让过驰来的车辆,瞅他一笑:了解啊,两年前从你那亲戚姨夫那就了解了,打虎的少年英雄……又有一颗善良仗义的心……父亲面对突然袭来的爱情,不放心,说:可我一个外境人,我怕你以后会不要我……那……多惨。母亲看他傻乎乎的样子,捏着他鼻子:这就看你对我好不!父亲憨实地点点头。
在德津公园桥上,荷花节虽过,荷花依然盛开,碧波万顷,花艳千姿……母亲说:这是爸妈常来的地方,也是爸妈当年相遇结连理的圣地。母亲回忆了外婆与外爷的相遇相爱。
十年前的一个荷花节,人们都前来参与节日盛会。叫卖小孩玩具的,集会卖唱的,演杂技的等,每年这节日近一个星期里都随处可见。母亲看一眼父亲,父亲没眨眼地听母亲的故事:爸爸才二十二岁,比你大一两岁,很有男人气质的正人君子。那时爸爸接过爷爷的担子,负责一小搬运站粮食物资转调,没现在一半的大。父亲插了句嘴:就是上次我见到的那些人欺侮姨夫远房表弟的?母亲说:别打岔,什么“欺侮”,那是做给你看的。母亲微笑着对父亲,父亲欲说,母亲在嘴边手势了一下,继续言归正传:爸爸那天有闲心去看“荷花会”其名“荷花会”实则大部分是为“寻偶”和“相恋”来的。寻偶的人是寻缘分遇机缘,也有特意制造机缘的,遇到看中的人,男人或女人有意耍招让中意的人招上。但我爸遇到的这个女孩不是,她是中国逃难来的,在中国,当时吃大锅饭,批斗有学问的人为“臭老九”,女孩是杂技戏班舞刀弄棍的,她爸被批斗整死后,妈改了嫁,她死里逃生偷渡入境来的。
那天,爸爸在我们坐的这地方舞棍,挑战来者。爸爸败了几个棍手,玩得正欢,大声说:谁羸得了我,给一百美金。大家都咋舌:一百美金,韩币几百块。一个身材修长,看似纤弱,面容苍白,而秀目英气的女孩听了同伴的翻译,站了出来:小女子愿领教先生几回合。如果我羸了不要一百美元,我不会到哪儿能用,只要给一顿饭便是。爸爸不知道她在说什么,随同女孩来的同伴翻译韩语,在场人都叽叽哇哇以鄙夷的目光看她笑她,爸爸也笑:妇人之见,没眼量。这下说得女孩忍不住了,操起别人扔来的齐眉棍,前脚脚跟上提,脚尖点地,半步跨弓,棍子平身挽了一圈,爸立马防备。只见女孩大声说:雪花盖地。棍子在前头一路杀来,上落,平扫,后杀,挽花,爸爸交加不住,连连后退,连中两棍在肩上——如果真要打,早就已大伤在身。随后女孩说:平地飞叶(打法是扫叶,女孩姓叶,就簒改为飞叶),女孩棍子忽起忽落,棍子防御对方而时而持在棍子中部下打腹腰,阴部,膝盖,时而伸长出击,爸爸更是眼花缭乱,无可交架,女孩直插上腿一棍,又一棍往下阴部杀来,众人惊吓,在这夺其性命之际,女孩住手了,随同的同伴大声说:叶儿住手!我们走!女孩收起棒子,右脚立起,金鸡独立似的向他道歉。然后丢下棍子,转身即走。可才走了几步,面容惨白,倒翻在地。爸爸当即大步流星走来,看女孩脸冒虚汗,真的是因饥饿晕倒。他抱起女孩,三步并两步朝饮食店走去。所有观众,拍掌喝彩:鸳鸯一对,圣地泽灵。
母亲讲到此,看着父亲,父亲双手紧握着母亲的手,母亲此时头靠在父亲肩膀上,说:不久,女孩就和我爸结为夫妻,一年后生下我,爸爸很爱我妈,生下我后跟她姓叶,十岁后教我棍术,十四岁那年,妈妈为保护爸,与劫匪同归于尽。从那年开始,我就萌生长大要找一个武功比妈妈更好的夫君。我有两次都是在考试你的功夫和正义感,希望你理解。父亲点点头:我明白,怪不得他们很听你的话。因你是老板的小姐……你说的妈妈的打法,内盖传承的“打狗棒法。”母亲惊异:你也会棍术?父亲点点头:我用的是四眉棒三十六法,比妈妈用的差远了……母亲想要和父亲比试比试,父亲去摸摸母亲腿上的疮疤,说:还是回去休息吧,以后切磋切磋,太运动了会牵引上腹股沟部淋巴结发炎。母亲撒娇地:咹?不早说,我感觉这儿痛,你背我走。父亲顺从地双手按膝:来吧。母亲欣慰地:真背?好吧,背一会,到那边去坐“拉拉车。”此时,游客的收音机里传来了韩语的流行爱情歌曲:《爱上你,是情债》母亲翻译唱给父亲听:

爱上你,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
等来三生三世才遇你一回
三生有幸看开花又结果
一生的火焰为你烧尽残骸……

爱上你,不是你所随意的感受
只有在黑夜里的孤寂时梦影飘来
才能让你想到鱼与水的心跳
爱河里静默时鱼水的心律自在……

爱上你,不是要你拼命去所为
今生今世的缘没有故事里的轮回
悬挂的花果若无声脱落也是心的削落
三生三世的缘是值得你收藏的情债……

爱上你,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
等来三生三世才遇你一回……

(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罗凤霜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60

主题

7381

帖子

924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246
发表于 2020-8-21 16: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赞,问好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36

帖子

693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93
 楼主| 发表于 2020-8-22 17: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凤霜 发表于 2020-8-21 16:05
欣赏老师佳作,点赞,问好老师

谢谢老师赏赞,支持鼓励,问好。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9-19 07:32 , Processed in 0.265200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