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87|回复: 2

[中篇小说] (生效菘小说)带血的弯刀(六)

[复制链接]

21

主题

39

帖子

696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96
发表于 2020-9-11 17: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生效菘 于 2020-9-11 19:05 编辑

带血的弯刀(中短篇小说)

文/生效菘

六,追寻国外身落马

遵循父亲的指令我在姑姑的陪同下不敢停留,次日回到了韩国。
一见父母,屁股刚落座,母亲把我当失散已久的落魄小娃娃,抱着我在她怀里,手板拍在背上啪啪响。用韩语说:아들 , 네가 무슨 일이 생 길 까 봐 엄 마 는 걱정 이 태산 이다. 我儿,妈担心极了,生怕你出什么事)我堵在母亲怀里出不得大气,忙说汉语:妈,我憋气了。母亲才松开手,脸色微红,一个大男子汉了在她心里虽然是个小孩儿,但身边还有父亲看着呢。父亲对我们只微微地笑着,母亲就冲父亲,用汉语:笑嘛呢,又不是别人,我们的儿子。父亲给我们一人一个青苹果:好好好,我们的儿子,你就抱个够。母亲嘻嘻地笑着,返身揪了一把父亲的脖子,当着我的面不是罚戒还是示爱。我就叫父亲坐下,给他也一个苹果,一家人除了巡查在站的爷爷和在市管局的姐姐,我们也算团聚了。
言归正传,我问父亲怎么这么着急把我叫回来。父亲还没开口,母亲倒先说了:还不是因为那假残疾李重财,我是担心……就听你爸爸说吧。
父亲抿了抿嘴,沉肃的表情给我们说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事。

自打父亲背着母亲返家后,按当地习俗,他们就结婚了。婚后不久,因父亲的功夫不俗,能力上乘,爷爷把重担卸了,让父亲全权监管海关装卸物流站,母亲也因家务和照顾爷爷和父亲辞职去了教书的工职,作了帮手。一年后就生下了姐姐。姐姐才满月,一天,父亲、爷爷都不在家,一位不速之客来家做客,那人看上去是:耳无砣轮,脸型甲壳,生得眉淡眼突,颧骨高挑,天生一副可怜样,世间少有脖颈长。母亲招乎他坐,他趁母亲给沏茶之际,抱走了姐姐,留下一张字条:想要孩子,带二十万韩元在荷池桥上见,只许一人来。转眼间出了门。母亲吓得慌了手脚。急忙拨电话给父亲。父亲回家后,将这事一说,猜到不止一人来敲诈,他叫母亲不要担心,事已至此,好好面对。一个钟头后,边境海关安全巡警处副队长良一茨鑫拿着一张便函给父亲看,说:중국 에서 판매, 적발...명 색 이 도주 범 을 추적 하여 귀국 시 키 는 것 은 너 와 관련 된 일 생각해 보아 ."母亲翻译给父亲:中国来的,贩卖毒品被查…名义上来追寻逃犯回国,事与你有关,琢磨琢磨看。父亲要求把人带来看一看。母亲转念一想,悄声对父亲:来得这么意合,我孩子会不会与此有关……当犯人带到一看:这不就是咱村的大队长吗?(现在为村长)父亲可不是原来的父亲了,也不是在他管理的辖区内,如今想捏死他如同捏死一只蚂蚁。父亲火上眉梢,但他又淡定了下来。父亲想到远在大陆的父母亲人,想到孩子是否被他们弄走,想到为何在跨国之途还对自己穷追不放,父亲不能不镇定。父亲就说:事情已到这个地步了,你实话说,一,我们是一村的人,我与你素无冤缘,为什么不放过我,二,我孩子才满月几天,是不是在你们手上,三,你在家是个唯利是图的人,这我知道,但沾上毒是怎么回事?李重财告诉了父亲:你走后我没突出表现升副社主任了,升副主任我是官大一级又工级晋升了……孩子不是我主意,但我可叫他抱回来。你必须答应我个条件,给我路费回大陆去。父亲点了点头:但你现在身份不同了,不那么简单了……是怎么沾上毒的?李重财当着良一茨鑫的面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在坐父母:
我做上了公社社员(现在的乡镇集体干部)为了上升副主任(现在的乡长镇长级)而千方百计,在一时风起,村上对人口进行落实普查,就有了由建安“叛国投外的反革命”追寻归案一碴事了。于是带着我的亲腹副大队长——脸型与我相似,在县公安开据身份时还说是兄弟呢。我们各持一份“远征”韩国而来。没想到出了大陆,对国外的语言一句也听不懂,偶尔遇一能说些中国话的人,他们也根本不理睬李我俩。我们在这城里溜转的好几天。一周前,遇到三个说中文的人,而且说得特别流利,就问:你是中国人吗?一染黄发的瘦个停了片刻,又看了同伙一眼,说:是,有什么事吗?我们喜出望外,迫不及待地告诉他们我们去哪,找谁。一个黑茬胡子的说:这个,我们和他是邻居,跟我们来就是。我们俩就跟着他们走,走到一条巷子里,黑胡子的一个擒拿将我反手扣住,一手摁住我的脖子,只要一动他就会掐住我的脖子至死,副队长一见不妙,知道上当了,撒腿就跑,才出几步,一竹节鞭飞来,打中他的后脑,再反抗,他们左右夹击,不是他们对手,就这样,都用浸有“白粉”的纱布给塞住嘴了。随后他们就走了。我们以为解脱了,谁想到这东西在身上管用,一阵极为飘洒后全身蚁爬般不自在。当时不知道是毒品,只知道是被他们上了毒药,去找他们要解药。就在当晚,我们在周围寻找,希望他们出现。在阿多丽酒吧,还真遇到了他们,我们花了一半的盘缠也不肯卖,为了身体,就不顾一切了……但他们变本加厉,我们犯病更严重,体内难受时犹如万箭穿心,他们也像幽灵般缠着了我们。就这样成了他们的毒犯被拉下水了……
母亲看他可怜,给他沏了杯茶。李重财说:我得知由建安就在附近,心头没想把他带回去的打算,只是来证实下他身份,得知他不但活得好好的,还有漂亮老婆陪着,心里很不平,一个“反革命分子”竟有这么好的福气是太阳从西边出了……母亲把话都有翻译给良一茨鑫听。良一茨鑫打断了他的话:그 는 정직 하고 충 후 하 며 호 랑 이 를 잡 는 영웅 이다. 우 리 는 모두 그 를 부러워한다. 母亲翻译给李重财:他正直忠厚,打虎英雄,我们都羡慕他。李重财说:风岩村有了个外国美才女……父亲打断他的话:别假惺惺的。对良一茨鑫:带他快去救我闺女。
良一茨鑫思索了片刻,抺了一把下颌巴,对母亲用韩语说了一通话:安丽女士,别打草惊蛇,将计就计吧……母亲点了点头,转对父亲耳语了几句,就分头出发。

父亲又抿了抿嘴,欲继续说,母亲抢话补充:你爸爸为了救姐姐,孤身而行,我很担心,化了装,调动一部分保安混在人群中,良一茨鑫召集了一个小队的巡警做便衣,这样布下罗网,救出了姐姐,伤了三个巡警,李重财的副队长反抗拒捕被巡警当场击毙……我插嘴:妈这次就是怕我落到李重财手上吧——听这故事很吓人的——那么,李重财怎么回国的又怎么要装残行乞。母亲看着父亲,父亲眨了眨眼:当时越狱没有残,我还想放他一马,可我没这权力放他——他还是逃回了,是些混混护着他走了吧……正说间,我的电话响了,是姑姑拨来的:喂,安安吗,李向群来我们家了,说他的那幅打虎画不见了……
那言下之意是与我关了?我不假思索地回复。通话中断,我很扫兴,父亲和母亲听了我的述说也都觉得奇怪了。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168
发表于 2020-9-11 22: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39

帖子

696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96
 楼主| 发表于 2020-9-12 09: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20-9-11 22:42
欣赏老师精彩连载,点个赞问好!

感谢老师的点赞,支持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9-20 22:56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