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7|回复: 0

[中篇小说] (生效菘小说) 带血的弯刀(七)

[复制链接]

21

主题

39

帖子

696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96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生效菘 于 2020-9-15 16:06 编辑

 带血的弯刀(中短篇小说)
 
  文/生效菘

七,二度家园惊故友


父亲思恋家中原,几十年来难寝眠。
岁月漫囚心气晦,妻情犹似春花嫣。
午夜,夜色迷蒙,清凉如泉,母亲穿着睡衣来叫我,说:你爸爸又失眠了,那幅画对他重要,是他生命走过的历程,我想同你一起回中国去,可他不答应。崽崽你大了,对这你看法怎样?我忙给母亲披上我穿的外衣,认真地说:画不可轻易而得了,当然,如果开高价,但对李子明伯伯来说是行不通的。母亲说:如果高价也不出现呢?是不是出动中韩公警?我说:没查明画的去处,万万不可这样,如果这样持画者只会烧毁,不会留证让来受罚。母亲颔首。起身走时说:我们俩一起回国去,不张扬,暗查线索。看着母亲的身影,那善解人意的母爱刻画在我心中。
第二日,母亲说服了父亲,当日办了护照,携着我的手,和父亲、爷爷告别,乘坐飞往上海的班机回老家去。
这是我第一次长途同母亲回国。有母亲在身边感到特别温暖。飞行在天空中,人随飞机飘游,心随母亲的话语游弋。母亲说:我很爱你父亲,如果回中国定居,又难舍你爷爷…我打断母亲的话:时代变化大,中国改革发展快,我们同大陆其它地区比,不够隔一海而已,比起在新疆西藏的,我们要近得多,回国是中国公民,不回国也是中国子民。母亲微微笑了,头枕在我肩臂上,说:84年同你父亲回国,正逢田土改革,承包到户,你爸还是中国公民,分了承包田地。只是我们无心管这个,目的是去洗刷你父亲的罪名,他不想一辈子受这样的屈辱。承上报告给镇政府,县政府,都说我们没事。我们答辩理由,他们只摇头说,一个小孩儿又没犯什么有证据的罪,能立案?胡扯!我们不放心,你父亲死脑筋一个,非把自己弄明白不可,就直接找周县长。周县长和他见过面,而拍过合影,之前父亲为该县资助贫困区学校捐献上一百二十万人民币,感动了周县长,就和他及孩子们合了影。我们找到周县长,他说这事怎不在那次说,还专走一程?他命令相关各档案室查阅材料,但也无结果,他就当场批示:由建安为民建功,从小英雄!立即查处伤害青少年由建安同志的当事人。县长的命令,速快速查,汇报结果和李子明的一样,是无证案,李重财口供说:他们没有定罪,定罪要本人签名发押的呀,那个时代,谁没乱说过话……那时候,李重财确实残腿爬行啊。你爸就流了近整天眼泪。他说:说者无心,听者用心,有时也难免,但李重财是用心的,他把我们用命挣得的老虎来上奉承下愚弄,以达自己名利,并且后来又为什么要这样整我们俩?是蛮当真的,有野心害人的作法,要不也不会……父亲不服,他背了几十年的所谓“反革命分子”包袱,几乎压碎了心,痛恨李重财这般混蛋。这种人如果官做大点,岂不是都成了他想怎样就怎样的奴隶主了吗?农民的公有的财物岂不让他们想贪就贪了吗?母亲靠在父亲身上,柔言细语的:你也算失之东禺,得之桑榆吧,人坎坎坷坷是生活的必然,他已成个废物了啦!要毁他,那次他犯毒就毁了,父亲转怒为笑,亲亲母亲的手:也是,没有这段的经历,我就找不到你,没有这么个好家……我一生都会感谢你的。母亲笑眯眯地捏着父亲的鼻子:感谢什么,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了。母亲就说服了父亲,去拜访老朋友。见到李子明,一点也不热情,不把他当朋友看了,走时在门口也不跨出半步来。在街头上,看到一幅少年打虎画,父亲看了大半天,问卖不,老板说,不是他的,是用来压店的。又问是谁的,他说:是师傅李子明的。你要不认识就算了吧。父亲想这名字想了大半天也没想出来……母亲停下的时候我问:为什么子明伯伯会这样?母亲思索了会:他老婆去得早,又没留下一儿半女,和没成成家一样——也许是妒嫉吧。我摸揉母亲的手:玩笑地说:嫉妒我爸爸娶个不要钱的好漂亮老婆,如今有钱有权有崽有女,是不……嗨,我也想找个这样的好女子,哪去找?母亲认真地梳理我前额的头发,说:你有本事有缘分,自然会……子明伯伯当时见面就说你爸闯出好运来……这画也是你子明伯伯他的一生心血……
飞机到站了,我们走出上海航班站,我去买山城县的火车票,母亲拉着我说,先去你外曾祖爷那吧,祭拜下老人家,我只好跟着她走。母亲对路线很熟的,问她,她说,来过两次吧,从上海去浙江嘉兴又不远,所以也算顺路看看,母亲心里,我永远是没长大的孩子,她一手拉着个箱子,一手还要拉着我。到了班车站,母亲还真豪气,不扯班车票,直坐出租车。母亲说:坐班车还要走一段路……不该省的坚决不省。
车在高速路上飞驰了近三个小时,流行的韩国爱情歌曲:《爱上你,是情债》翻译中文在碟片上响起:
爱上你,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
等来三生三世才遇你一回
三生有幸看开花又结果
一生的火焰为你烧尽残骸

爱上你,不是你所随意的感受
只有在黑夜里的孤寂时梦影飘来
才能让你想到鱼与水的心跳
爱河里静默时鱼水的心律自在
……
母亲听得律动着头叩击座垫,完全忘了身边坐着她的儿子。当车拐进乡路时,她才来抓我的手,说很快会到了,叫我坚持下。说是很快,可在小路上颠簸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才下了车,又在乡下小食店吃了便餐,把行李放在了一村民家。原来母亲在家就有了打算,已带好了香纸,供果等,出门来就利索多了。我跟在母亲后面拉着她手,和小时候拉着她做游戏般的拉扯着,手绷得紧紧的。当我们到达外曾祖爷墓地时,母亲收住了脚步,一位老人模样的男子跪在墓前背对着我们,正在和墓中眠着的人说悄悄话。周围很静,阳光偏西,斜斜地亮在草叶上,没有丝许的风儿,就没有了平日阳光狂似的打滚阵势。过了一会儿,我们悄悄走近去,他神态很忧伤的,不紧不慢地说:爹,知识分子越来越重视了,天下兴亡,知识是关键,你我都重新排座了,我们的艺术虽不是科学领域产品,但能再现时代再现生活。画被盗了,我该怎么办?我再画一幅,可便宜了他……我没能力追回……我听着听着,就看着母亲那激动神情,已堵不住口里的话了,铿锵果断、快捷地:我帮你追回来。老人一反身,我们都吃了一惊,都似懵了一般立着,一会,异口同声:原来是你!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9-20 21:11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