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47|回复: 1

[短篇小说] 【闰土小说】没有过好的八日十五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240

帖子

124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0
发表于 2020-10-9 11: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没有过好的八日十五    小说
文  闰土

    农村人把中秋节叫八月十五,就好像把过春节叫过年一样。
  王老八今年八月十五没有过好,其实,这几年的八月十五,他一直都没有过好。
   今年八月十五,王老八还是一人在家,他早早就准备好了献月亮的贡品,上周他就兴冲冲在岐凤镇星期日的大集上买了月饼,他前天还专门又买了些葡萄、香蕉、大枣什么的,就为了过这个八月十五。
   遗憾的是天公不作美,这几天一直下着阴雨。今年的月亮压根没现身,看不到又圆又亮的月亮。但是,月亮虽没现身,老八还是将献月亮的贡品一一摆上。
   献完月亮,那阴雨还是忽大忽小地下着,下得老八心烦意乱。
   立秋后,天气不知不觉短了,特别是白露过后,白天好像一下子缩短了许多,不到下午七点,天就经麻麻黑了。老八感到有些口渴,打开烧水器,取出了他喝水的杯子,捏了他割麦前买的一包“十万大山”茶叶,那茶叶也没有多少了,他还舍不得多放。水开了,他把开水倒入杯子内,静静地坐在电视机跟前,百无聊赖地转换着电视频道,眼睛望着电视频幕,至于电视里说着什么,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心里盼着的是儿女的电话。
   儿子和女儿多少年都没有回来陪他过节了,他仍然期盼着晚上能给他打一个电话。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人们不是都说八月十五是团圆节么?
   十点、十一点、十二点,时间在那夜阑人静的时候分分秒秒滑过夜空,悄悄地走向了那不为人知的远方。在房子里,只有日光灯发出了烦人的丝丝晌声。
   王老八那老年手机,他不知看了多少遍,就是没有一个来电,他怀疑手机出了问题,他不止一次地压了手机屏幕、接听健,就是没有人打来电话。他又一次拿起手机,狠劲摇了摇,他生怕手机在这关键时刻出了毛病,他也怕手机因电不足,影响接听,再看看手机,右上方显示,手机的电量还是满满的。
   十二点半了,老八关了电视,拿着手机,又一次来到院子,雨水还不停地下着,天上的阴云和老八心情一样地沉蒙。他站在院子中间,眼圈红了,任雨淋着,那淅淅沥沥的小雨,好像汇成一股股泪水,从老八的眼中流出,他那花白的头发,被雨水撒湿了,那头上的雨水,淋落在他那不算宽厚的肩膀上,六十多岁的他,用手擦了擦又一次流出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他失望了,彻底失望了,他原想儿子不打个电话问候,最起码女儿也应该问候一下,八月十五,是一个大节坎,是一个团圆节啊!
   王老八他实在不敢奢望儿、女回来看他,或捎、寄几块月饼,他只求他们花一、二分钟时间,那怕半分钟,打个电话,叫一声爸,或随便问候一下,他也就心满意足了。唉,老八的这个要求实在不算过分吧。
   说他们小、不懂事吧?老八的儿子大,结婚都有娃了,女子也都有孩子了,他们都己是三十开外的人了。
   老八突然想起农村一句俗语,叫做“尻子大把心遗了”,他们是否把心也给遗了?
   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狗的狂叫声,打破了十五静谧的夜晚,也打断了老八的思路。这时他才感到自己穿的一件衬衣全淋湿了,身上有些发冷,头上、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都挂满了,他急忙回到房间,换下被雨淋湿的衣服,打了一盆水,洗了洗脸,又洗了洗他那双浑蒙、不争气的双眼。
   他怕自己感冒了,实在经不起折腾了。
   那晚,老八想了好多、好多,他儿子和女儿,多少年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细细一想,老八的女子四年多了没给老八打过一次电话,包括老八的生日,她也从没回老家看望过一次。老八苦笑着说道:“现在把女儿的电话都忘了,即便是女儿打来,也不知道是谁的电话。”
   老八对我说过,前年他过六十岁生日,他就怕儿子不知道,想提醒一下,不会玩手机的他,就让别人给儿子发了条短信,告诉儿子,他某日生日,在生日那天晚上,老八的儿子好像完成任务似的,也没叫爸,在微信上只打了四个字:“生日快乐!”给老八发来,老八的女儿一个字腿腿都没有发出,更别说打电话了,就这,老八还是很高兴的。
   第二天是八月十六,老八在十五晚上就想好了,天一明,就是岐凤镇星期日大集,他要在大集上吃三碗羊肉泡,过一过今年还没吃过一次羊肉的瘾。他把世事看透了,就从自己睡的炕席下面,拿出了一张红票子。那炕席的下面,就是老八存钱的“银行”。今天,他下了决心,一定要把这一百元钱吃净花光!
   岐凤镇就有星期日赶集市的风俗。集市这天,四面八方的客商来这里出售货物,几十里外的农民也来这里赶集购物,那阵势把一条宽畅的水泥大道有时就给堵住了。以后,随着国家大星期的实施,这里的集市也由原来星期日一天大集,变为星期六、星期日两天。今年的农历八月十六,正逢星期六集市日。
   老八起了个大早,他生怕集市上人多,骑上昨晚充饱电的小三轮电动车,来到六里路外的岐凤镇,直奔羊肉摊来。这个镇有三摊卖羊肉的,他都转了一圈,捡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下来,大声喊道:“有人吗?来三碗羊肉泡!”
   卖羊肉的老板笑嘻嘻地赶过来,忙问到:“三位吗?”
   “就我一个。”老八没好气地说着。
   “那两碗您带走吗?”卖羊肉老板和颜悦色地询问。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让你做就做!”王老八把昨晚怨气全拿出来发泄,周围其他吃羊肉的顾客,都回过头来看老八,但他并不觉得什么,忙伸手从衬衫中拿出一张红头钞票,给老板递去。
   老板也没收钱,转身离去。
   这卖羊肉的老板在这岐凤镇开了二十多年的馆子,他啥事都经过,知道这位老人可能受到什么委屈、或挫折,在这撒怨气,他能理解,忙向他老伴使了个眼色。
   不一会,羊肉端上来了,老板又低声说:“你先慢慢吃,那两碗等你吃完后再做给你。”
   原来,卖羊肉的老板很早就认识这个王老八,虽不是很熟悉,但彼此还有些了解。老八断断续续讲了他过八月十五的辛酸,老板安慰了他几句。最后,王老八吃了一碗羊肉,又提走了一碗,花了四十块钱,又在羊肉摊子上买了十块钱麻花,总共五十块,这可以说是今年老八吃嘴钱花得最多的一次。
   “这日子咱再也不细了,攒钱不如遇个好后人,咱娃都己经看透了。”王老八自言自语地说道,把剩余的五十块钱,二话没说,在卖衣服地摊前,又出了四十八元,买了个夹克外罩。
   老八细了一辈子,去年有事我去他家,他穿的那衬衣袖囗和领都烂了,衬衣脊背还有一道也划丝烂了,他旁边换洗的一件也烂了。
   今年,王老八说,他今年胡整了一件大事。我细细一问,原来二三月一个厂家搞活动,他在朋友鼓动下,一使气,掏了三千多元买了个空调,这可是他一年来卖麦子的收入啊!
   人常说:“瞎事后面有好事。”兢兢业业一辈子,把东日头背到西日头的王老八,从今年的八月十五以后,开始真正悟出了一个道理,也长了一次大的见识。他对我说:“现在社会好了,还有农民养老金,即便儿女们不给一分钱,也困不住我,再说我六十多岁了,花也花不了多少年了,以后就应该过上好日子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406
发表于 2020-10-9 22:3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1-1 05:28 , Processed in 0.112222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