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602|回复: 2

[微型小说] 【无才浪子小说】故乡的胭脂红

[复制链接]

206

主题

780

帖子

180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04
发表于 2020-10-21 08: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乡的胭脂红


  昨天,儿子在老家的朋友不远千里快递过来五箱故乡的胭脂红桃子。吃着这外表鲜艳养眼,内在嫩脆甘甜的胭脂红桃子,不由令无才想起上个世纪发生在故乡的一个爱情故事。
——题记


  “晚上,在河边大杨树下等我!”生产队集中全村劳力,插完最后那块最大的秧田的时候,天已经撒黑了。胭脂顾不得洗手上的浓泥,偷偷拉了拉正准备上田埂的虎子,等虎子转身弯腰看向她的时候,悄悄的对他说。
  “去那儿干嘛!”虎子不敢张扬,也是悄悄地问道。
  “啰嗦啥?让你去,你就去!”胭脂悄悄用带着浓泥的手指在虎子的额头上戳了一下。
  “不说清楚,就不去!”虎子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浓泥说。
  “不去就不去!谁稀罕啦!”胭脂见虎子不解风情,生气的一甩手,登上田埂走了。
  “嗨!”虎子望着胭脂离去的背影自嘲的笑了一声,摇摇头:“干嘛咧!神秘兮兮的!”说完融入到了村民们回家的队伍里。
  虎子回家的时候,年过七旬的奶奶已经为全家做好了晚饭。那时候吃集体饭,没有现在的几盘几碗复杂,除了少数“土皇帝”外,家家的生活都极其简单——说丑一点,有得吃就要感谢王母娘娘送太子了。虎子一家在村子中更是属于“家大口阔”,粮食紧缺,晚饭简单得就一锅南瓜粥。虎子饿极了,吧啦吧啦的喝了一碗之后,本想再盛一碗,可看了看锅里快见底了,而父亲、母亲和奶奶还没拿碗,只好砸了咂嘴把碗放下了。
  家里穷不等于人也“穷”。虎子很丰富。他不仅身材高挑,潇洒倜傥,而且是吹拉弹唱,打球、跳舞;耕田犁地,插秧打禾;烧火做饭,缝补浆洗,无一不会。要不是那年月上大学、招工、招干,都是只用推荐不用考,他绝不会成为生产队具有最高学历的社员。
  “晚上,在河边大杨树下等我!”虎子本想像往常一样,拿着二胡到后山崖去拉拉,做到“歌不离口,拳不离手”,免得时间长了琴技生疏了。可当他从自己的房间墙壁上把二胡拿下来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胭脂的相约。
  其实,此前胭脂已经约他好几回了他都没去。他不是不愿去而是不敢去。因为,胭脂的父亲是村支书,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在村子里想欺负谁就欺负谁;想欺负哪家就欺负哪家,没有敢与之抗衡的。可以说,虎子家是他第一欺负对象。究竟为什么,虎子不知道。父母亲和奶奶从没告诉他,也不让他问。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嘱咐他,千万不要跟支书家任何人扯上关系,不然,会害了全家人。
  虎子比胭脂大7岁。因为胭脂的父亲是村支书,家庭条件好,6岁就开始上学读书了。虎子因为穷,11岁才启蒙。故而,虎子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胭脂就开始读小学一年级了。
  由于山区农村离街远,孩子们需要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赶夜路上学。胭脂的母亲,担心胭脂一个女孩子年龄又小一个人害怕,就避着胭脂的父亲私底下与虎子的母亲商量,请求虎子的母亲把胭脂当做自己的女儿,让虎子哥哥每天带着胭脂妹妹一起上学,一起回来,一来免得胭脂一个人害怕,二来免得其他的大孩子欺负胭脂。
   虽然那时的虎子还不到14岁,可他已经很懂当时的人情世故了。尽管他知道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受了胭脂父亲许多不公正的对待,还受了许多的欺负,心里有十二分的不情愿。但因为虎子生来孝顺,一直把父亲的“心里一定要少装仇恨,多装宽容。好好读书,用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的话深深的记在心头,把对胭脂的父亲仗势欺人的怨恨放在一边,聆听母亲的嘱咐,每天早上牵着胭脂一起上学,晚上牵着胭脂一起回家,像爱护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爱护着她。
    在那个“激情”的年代,学校都是随着学生的升级而升级的,所以,虎子一直陪胭脂读到了初中时,自己高中毕业了。那时,尽管虎子对胭脂的父亲怀有许多的不满,但是他已经能够彻底分清是非了。他明白,胭脂父亲的行为,不是胭脂可以左右的。故而,他不怨恨胭脂。他们两小无猜,亲如兄妹。
   高中毕业的虎子因为得不到胭脂父亲的许可,当兵,招工,上大学,只要是能够跳出“农门”的营生,都与他无缘。他只好又走上了父辈们的道路,过着在土里讨生活的日子。
   此时的胭脂已经年满16岁,且身材苗条,目清眉秀,亭亭玉立,真正有如一枝花。按照条件本应该在学校读高中。不料,一次意外让她扭伤脚踝,在家休学半年多,脚好后,她自认为学习已经跟不上,也回到队里干活了。
  长大后的胭脂比虎子要活泼大方得多。尽管她的邀请都被虎子拒绝,可她还是经常瞒着父母,追着虎子的屁股乘着月色到村前的小河边散步,跑到几里外的村庄去看露天电影。看着胭脂那成熟的少女曲线,闻着胭脂身上那成熟的少女体香,虎子也是激情暗涌,但他不敢造次。因为他知道,不管他们是如何的真心相爱,终归得不到胭脂父亲的认可,如有什么闪失,对他及全家将是灭顶之灾。所以,他一次次婉转的拒绝了胭脂,把那份真情藏在心底。只是,对于胭脂的这次相约虎子犹豫了:去!若她大胆表白了,我该如何回答?应允,是灾难!回绝,是尴尬!将何以面对!不去!她一个貌美如花,早已被人觊觎的大姑娘,一个人在河边,万一遇上……虎子不敢往下想,呼地回身把二胡重新挂在墙上,大步向河边奔去。
  “你咋才来!吓死我了!”胭脂一见虎子就扑了上去,抱着虎子又是捶打又是呜咽。
  “别这样儿!我不是来了吗!一个大姑娘扑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嗡嗡唧唧成何体统,羞不羞啊!”虎子边说边用力推。
  “就要这样儿,羞就羞!”胭脂使劲儿搂住虎子就是不松手。
  仲夏的晚风轻轻吹拂这河水。河水泛起阵阵涟漪,把一股淡淡的清凉摇向岸边。月光朦胧,掩映着河边大杨树下的温馨。
  “走!到我家菜地去!”胭脂一拉虎子说。
  “干嘛?偷你家菜呀!我可不干那下三滥的事儿!”
  “谁让你偷菜了!走!”
  胭脂拉着虎子来到离大杨树不足200米的小河上游她家菜地:“快!摘去!”
  “摘啥啊?”虎子不解。
  “胭脂红桃子啊!”那时候不准私家种植蔬菜以外的经济作物——因为,那是资本主义尾巴。全村唯独胭脂家特殊:“白天我来看过,都熟了 可以摘了!快点摘!”胭脂从胸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布袋,塞给虎子催促他。
  虎子接过布袋,扒着树枝,凭着感觉摘了十几个就装满了布袋,一边递向胭脂一边说:“给你!该回去了吧!”
  “桃子还没吃咧,回去干嘛!再说了,天儿这么早,你睡得着吗!”
  “那干嘛去呀!”
  “回到杨树底下,洗桃子,吃桃子呗!”
  “好!听你的。”
  来到杨树底下。他们把桃子洗干净了。胭脂拉虎子和自己并肩坐下后指着那些桃子问道:“喜欢我家胭脂红吗?”
  “稀罕东西,谁不喜欢啊!”
  “那我咧!喜欢吗!”
  “胡说什么嘞,那是桃子,你是人,能放在一起吗!”
  “它叫胭脂红,我也叫胭脂红!你说,你喜欢她,是不是就代表喜欢我?”胭脂单刀直入,口气时分霸气。
  “我,我……”虎子担心的事终于来了。
  “我什么我!快说!我今天就要听到一句准话!”
  “我,还是跳水的好!”虎子知道说真话不能,说假话伤人,便呼地跳进河里,向对岸游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胭脂见虎子耍滑,紧跟着也跳下河追过去。小时候他偷偷教过她游泳。
  对岸是一片绒绒的浅草地。虎子见胭脂追过来,衣服湿漉漉的,扑在地上偷偷发笑。
  “我让你笑!我让你笑……”胭脂一个横跨步骑在虎子后背上,一边拍打着虎子的后背一边假嗔道。
  打够了,胭脂一把把虎子掀得仰面朝天,自己又呼地扑在虎子身上,用自己的胸部抵在虎子胸前,几乎是嘴对嘴的说:“今天,不给个准话,别想溜!”
  “快下去!快下去!”虎子使劲把胭脂从自己的身上拉下去,坐起身子说:“唉!说实在的,我现在什么别的也不想,就想好好孝顺一下我的爹娘和奶奶,他们辛苦一辈子,太难了!”。
  “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只是出入家庭的观念,你不敢,你心里苦!我不逼你,可我会等你,只要你不娶别的姑娘,我就一直等……”胭脂没有再闹,她轻轻的将头靠在虎子的肩上。
  夜深了,风中更加多了几分凉意。穿着湿漉漉的衣服,胭脂不禁打了及个寒颤。
  “夜深天凉,回去吧,不然,你会感冒的!”虎子关切的说。
  “就这样儿回去,我爹还不得骂死我呀!你背过身去,我把外衣脱下来,把水拧拧穿着!”
  临分别的时候,胭脂突然双手抱着虎子,对着他的嘴唇深深吻了一口说:“记着,胭脂红的味道!”说完,她转身跑开了。虎子明显感觉胭脂的身体在抽缩。
  虎子和胭脂心里相互恋着过了三年。三年后,国家实行改革开放了。随着政策的改变,胭脂的父亲也下台了。为了避免父亲下台后遭到村民讥语,胭脂在桃子成熟的季节,赶着村里一批南下的人流去南方。临走前,她摘了一袋又大又鲜艳的桃子送给虎子说:“别忘了,胭脂红属于你!吃完后把桃核留下,想我的时候看看她!明年胭脂红的时候,我一定回来,等着我!”
  接过胭脂红虎子的嘴唇张了张什么也没说出来,一颗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胭脂不在的日子里,虎子每天都要到河边那棵大杨树下拉二胡:《静静地,我在等你》。一晃一年过去了。夏日的傍晚,微微吹拂,杨枝婀娜,河水静静的流着泛起阵阵涟漪,在晚霞的映照下波光粼粼,犹如散粹的金子。虎子像往日一样坐在大杨树下拉二胡:静静的,我在等你,在每一个清风吹拂的早晨,在每一个月光如水的夜里…充满忧伤与思念琴声溢满小河。突然,一双嫩滑的手从身后蒙住了他的眼睛,手腕上流出一股浓浓胭脂红桃子的清香。
  “胭脂!你,咋回来了!”虎子惊喜的拉过那双手。
  “傻瓜!胭脂红了!”胭脂猛的一个转身,双臂环着虎子的脖子,身扑在虎子的怀里,任那袋桃子在虎子的后背上摇摆。
  “是的!胭脂红了!”虎子张开双臂紧紧地搂着胭脂,任晚风吹过彼此的泪眼。

【2020年6月16日完稿于北京东城】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西部文学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05
发表于 2020-10-25 00: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6

主题

780

帖子

180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04
 楼主| 发表于 2020-11-3 09: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20-10-25 00:42
http://www.xbwx.com/a/wxlw/xszh/2020/1025/16406.html

谢谢鼓励!问好!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1-28 13:06 , Processed in 0.074051 second(s), 32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