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514|回复: 2

[微型小说]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43--古树情怀

[复制链接]

144

主题

248

帖子

124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1
发表于 2020-10-24 17:4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挺直的松 于 2020-10-24 17:52 编辑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43--古树情怀


    伐荆峪沟学校门前古柏的消息不胫而走,轰动了荆峪沟而且连周边村落的村民都闻风而来。学校门、河渠路、北岭坡到处都是看热闹的人。
    这几棵树不同寻常他们不但是几百年的古树而且有着神奇的传说,所以才吸引着人们关注的目光。

    从河渠东边路上走来一位高大身材,有些驼背,满头白发花白胡须拄着拐杖的老人,他举步维艰地走进人群,来到碾盘粗的树根旁,静静地沉默着,就像是哀悼刚刚去世的老人那样,身前身后看热闹的人谁能知道他心里是个啥滋味。
    他是荆峪沟的儿子也是古柏的儿子,多次使古柏转危为安的他这次却因无缚鸡之力而使古柏遭此厄运落此下场,他心似刀割似火烫似爪抓。
    他就是弹一脚半个鹿塬都动弹的贺德全老人,在他的脑海中古柏的来龙去脉正在清晰地涌现出来。

    荆峪沟乃至白鹿原荒无人烟,自从一只神鹿从东南山腾云驾雾,口噙灵芝从荆峪沟上空经过,被猎人的一支箭差点射中而惊落口中灵芝后,这里长满了奇花异草,满坡架岭长满灵芝。山坡上沼泽中到处是百鸟嬉戏仙鹤飞翔。
    贺家老先人弟兄五个,仗着人多势众,常和官府作对。有一次,官府派人征粮因赋税过高而发生争执,五个一起上手打得官府征税人落荒而逃,其中一个被当场打死。

    事不宜迟。五人一商议还是逃吧,其中一个就是贺家先人带着老小上了鹿塬,一路跋涉来到荆峪沟沿坐下歇息。放目一看大吃一惊,好一个景致,简直是仙境一般。只见:香花异草溢香味,沟壑迷雾愈珍奇。草是绿世界,天是鹤家乡。沼泽戏水鸭,草丛鸣虫儿。树上嬉奇鸟,歌声奏乐章。

    一家人歇息了会就直接下坡,那里也不去了就落脚这里吧。老人家还稍微懂得点风水,左看右看看中了沟北这片地方,就在柏树生长的地方老人家观察出有异象,从拿来的家具中取来镢头刨了起来,只听“砰”一声,好似碰在石头上。慢慢地小心地刨着,果然是一块石头,这块石头一出世就大放异彩。它不是天生不是地长是当年神鹿经过时口中灵芝落地后灵芝上粘着的口水生成的。老人家小心翼翼地刨着,只见是一块长方形,长有八尺宽有三尺的汉白玉石,上刻四个大字“荆峪福地”。老人家如获至宝慢慢地小心地用手一点点地剥去上边的土,叫来家人一起动手,从坑中抬上来,石碑的光彩照得人眼睛都睁不开。立时,沟底的坡上的野果熟了,一家人放目远望沟上沟下到处是灵芝仙草,老人家陶醉了融化了入神了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好似进入仙境一般。他老人家叫家人把碑子竖起来,自己跪了下去,家人也随后跪了下去,拜了三拜。才带着家人上坡进沟采摘野果。几天来采摘了好大一堆。又从坡上挖来四株柏树苗栽在挖出石碑的地方。
    四株柏树寓意四季丰收、世世发达。

    一家人就以这些野果为食,开荒种地,伐木建房,生息繁衍。坡上沟下草木茂盛,是天然牧场。在家乡本身就是养殖大户,逃难时拉着牛牵着羊。没有多年就牛羊成群,鸡鸭满架,农业丰收。
    踌躇满志的先辈们靠着勤劳的双手不但在这里创家立业而且还在焦岱接管了社仓,没有管理经营经验损失惨重,在严重的打击面前毫无怨色。在失败面前没有跌倒而是重新振作,回到家乡重整家业。
    四株柏树吸收了神鹿的仙气长得异常茂盛,成为荆峪沟一大景观。
    不论是取得成绩还是挫折先人都要来到柏树前祈祷,在他们心目中这柏树就是他们的保护神。

     贺德全当上保长后,鹿走镇乡公所的田乡长的父亲年事已高,为了给父亲准备后事,想搞一副柏木棺材,有人吐露荆峪沟有四株大柏树,其中一株四个人抱不严,弄个四页瓦八大块不成问题。田乡长一听喜出望外,派人请来贺德全。
   “ 德全兄,为弟有一件事想托付于你,不知老兄意下如何?”田乡长嘻皮笑脸地说大有讨好之意。
    德全不知田乡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心地说:“贤弟不必客套,有话直讲。”
   “好,老哥既然这么慷慨为弟就讲了,听说贵村有几株大柏树,弟想给咱叔做一副棺材,不知老兄意下如何。”田乡长话落点就一直注视着德全的表情。
    德全一听不假思索地说:“这事不好办。”心想,这几株树是我们荆峪沟人的命根子,谁也甭想动一动。但碍于面情必定是自己的上司话不能说的太直接了当。
    田乡长也猜摸着德全的心思,有心使出美人计怕是不行,他两交往多年这一点他是知道的,金钱美女对这个直性子是没有作用的。他为难了无计可施了,张着大口说不出话来。
    正在下不了台时,进来一个西塬的保长寻田乡长办事,走到门外听了二人的对话,就走进门在田乡长耳边说了几句,田乡长立时就笑容满面。
   “贺兄,这事办不了算啦,以后再说,我叫你来还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田乡长胸有成竹地说。
   “你说。”德全一直看着他的表情。
   “我想叫你到乡上来工作,做我的副手,你看。”田乡长盯着德全。满以为这个不以金钱美女而动心的汉子总会为高官而动情吧。
   “嘌”一声手拍桌子的响声吓了田乡长一跳,腾地离椅子一尺多高。
    德全拍案而起,一声不响迈开大步跨出门去,身后的田乡长虽没有达到目的但却生出敬意。

    随着社会的发展,普及教育成为燃眉之急。过去的老爷庙只有三间房,再也不能适应形势的需要,为了扩建学校,好多人建议把学校门的古柏卖了。他没有同意,后来还是拆了施家高头一家死了丈夫的女人家的房。把最早的三间老爷庙改建成学校,给庙前新建了三间,中间高两边低,用于过道厨房和宿舍。

    贺德全久久站立着,心似刀绞般的难受,心潮起伏,老泪纵横。门中几个侄子闻讯赶来,搀扶着老人跚跚离去。

    天慢慢黑了,太阳也要下班了,缓缓地落进了小凹粱背后去了。赴县学习的杨正刚,迈着矫健的步伐行走在北塬的路上。
    星星相继布满了天空。杨正刚擦着额头的汗水走过魏家沟,上了北岭头。迎面擦肩而过的人们是从荆峪沟看热闹回去的魏家沟腰刀村北塬人。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正刚听到了几句关于柏树的信息。
    迈开大步向沟下走来。来到学校门一看大吃一惊,四株大柏树不见了,只有一片狼藉,留在地下的是没有拉完的树枝和吐着泪水的树根。
    一直躲在墙爪头阴影里的王雪红一个猛子来到正刚身后,“正刚哥。”
    这一声叫非同小可,吓得正刚“抖喽”一跳。王雪红像个孩子跳到正刚身前笑着说:“哥,我给你拿了几个白馍。”说着从身后拿出一个馍布子包着的包,塞到正刚手里。
    静下神的正刚一手推着雪红的手说:“不要不要。”
    雪红滚热的心掉进了冰窟里,难受极了。人们吃糠咽菜,对白蒸馍梦寐以求。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雪红背着家人偷偷地摸了几个白馍,获悉正刚要回来就早早地等在这里。谁知道热脸贴上了人家的冷屁沟。
    “哥”雪红极富柔情地叫了一声,把自己的全部情感都负载在这一声哥中,正刚那里知道,夜幕掩盖了雪红的全部表情。
    雪红见正刚无动于衷,把馍扔在了地上,哭着跑进了夜幕中去。
    这时的正刚才领略了雪红的部分情感,弯腰拾起落在地上的馍包,他没有吃而是把它紧紧地贴在胸口。
    他的这些动作被一个人看在眼里,望着远去的黑影,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醋意。她没有言语,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
    杨正刚醒过神来一看面前站着一个人,还以为雪红没有回去。“雪红,你咋可来了。”
   “雪红。”爱玲不由得说了句。
    杨正刚一听声音一看人,心中“啊”了一下,这可惹下麻烦了。
    爱玲并不这样想,自己爱正刚,雪红也是爱正刚的,只是自己捷足先登。雪红的处境也够凄惨的,和一个不同道的人生活在一起能幸福吗?不管用啥方式表达对正刚的爱都没有过错。
    爱玲走上前亲热地问道:“你刚回来,走回家。”
    正刚对爱玲没有提及雪红的事赶到欣慰,他俩的心在生活中早已糅合在一起,二人边走边谈论着古树的事。

    吃过饭后放下碗,正刚说:“我想去看看咱妈爸。”
    “行。”爱玲草草收拾了下碗筷就陪着正刚向娘家走来。
    门闭着,正刚推门而入,只见二老正吃晚饭就叫了一声:“妈,爷。”
    爱玲娘一看是女婿说:“俺娃回来了。”
    爱玲摸来一个凳子坐在灶火的母亲身旁,拉着说不完的家常。
    杨正刚来到炕边坐在应田身旁,“爷,是谁把古树伐了?”
    应田放下烟袋说:“这是上边的政策,新志,刘秃,志清、老五几个人阻拦来,老曹答了话,不要伐树就是对抗政府,几个人再也不敢言传了。”
   “啥政策,这树可是咱村的保护神,经过了几代人都保护下来了,可是现在,哎。”正刚惋惜地说。
    “树保不住就连南北二岭的古墓也难以幸免。”应田说。
    “啊。”正刚半会反不上话来。

   作于2020年10月21-22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0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614
发表于 2020-11-5 15: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玲娘一看是女婿说:“俺娃回来了。”
    爱玲摸来一个凳子坐在灶火的母亲身旁,拉着说不完的家常。
    杨正刚来到炕边坐在应田身旁,“爷,是谁把古树伐了?”
    应田放下烟袋说:“这是上边的政策,新志,刘秃,志清、老五几个人阻拦来,老曹答了话,不要伐树就是对抗政府,几个人再也不敢言传了。”
   “啥政策,这树可是咱村的保护神,经过了几代人都保护下来了,可是现在,哎。”正刚惋惜地说。
    “树保不住就连南北二岭的古墓也难以幸免。”应田说。
    “啊。”正刚半会反不上话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4

主题

248

帖子

124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1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2 19: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辛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1-28 12:50 , Processed in 0.071603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