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62|回复: 3

[短篇小说] 【闰土小说】张进社这个“贼”

[复制链接]

119

主题

249

帖子

126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64
发表于 2020-11-1 21: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进社这个“贼”
文  闰土      小说

      “张进社偷文物了”。这个消息不知怎么一刹那间传遍了向前村,有人言传,他亲眼看见公安人员开着警车,抓走了张进社。有人说:进社坐了三年监狱,看起来老实了。 也有人说:狗改不了吃屎,他要改好,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今天所说的这个张进社,用农村土话说,是个“贼娃”。他的爱好,就是偷东西,好像三天不做一回贼,手发痒,心发慌。
     那年二十多岁的他,长的五大三粗,高高的个头,一双大眼看起来炯炯有神,朴素的衣着衬托着他高大而结实的身体。他家里三间半瓦房,一个架子车刚好拉进拉出的头门,显得格外寒酸,屋子常常是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两个小孩还未上学,老婆常年有病。他在做务自家几亩地后,一天游手好闲,常常小偷小摸,老婆为此不知和他吵了多少次架,几乎闹到离婚的地步。但他恶习难改。记得有一次家里小水瓮不小心让儿子打碎了,他连夜晚从七、八里路外偷了个四、五十斤重的大水瓮背了回来。他家也贫困,放到现在,是个实足的贫困户。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农民没有啥值钱的东西,在一次晚上偷粮食中翻船了。虽然他当贼多年,经验十足,这次他没跑的脱,当场让人逮住,扭送派出所。派出所从他家里查获出了大量赃物。大、小东西在派出所展览了一院子,全是些不值钱的破烂东西,如果放到现在,扔在大街上都没人要。最后法院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满释放回来后,张进社他决心金盆洗手,再也不干这鸡鸣狗盗之事,好好和老婆孩子过过日子。
     从此,他安下心,体贴老婆在他受刑期间所受的苦和累。他从良心上觉得对不起老婆、儿女,他想他欠她们的太多了,死了就是变牛变马也还不清她母子的债。之所以当贼,也是当时情况所迫。
      有一天,他听人说队上张三在他自留地挖土时,挖出了许多盆盆罐罐,要在这一、二天内卖给文物贩子,听说价钱己讲好,贩子己给了定钱,二三天后付款拉货。
     这晚他怎么也睡不着,他想着做最后一次贼,偷这些值钱的文物,他倒不想发财,只想不让这些文物落入贩子之手。
     夜静了,他深深的陷入回忆之中,断断续续当了多少年贼,也总结积累了不少经验,偷的东西大小能拉几蹦蹦车,但也值不了几个钱,但做下这事是缺德的,他有时痛恨自己,恨不得剁掉双手,有时他也为自己打圆场,谁一辈子没个三昏六迷二十四个不亮清,偷偷摸摸又不是杀人放火,既然名声臭了,那就臭到底,破罐子破摔,这些都是他以前的想法。
     这次他想再做最后一次贼,把这些文物全部偷出,深埋下,等待时机,交给国家,他想名正言顺的得到国家有关部门奖励,奖多奖少无所谓,这次他图的是荣誉,过去是贼名远扬,这次他要争上这口气,让全村人都知道他张进社变了。
     他拿了过去做贼时常用的一条长绳,两个化肥袋子,瞒着老婆,按他早己侦察好的路线,一跃从墙上翻了过去,然后拉开头门,防止被人发现而逃走方便。他前后柴堆找着,厕所、猪圈找着,里外翻了三遍,都没有找到这些盆盆罐罐,是张三藏在屋内,还是已被文物贩子买走了,他失望了,长叹一口气,他的愿望破灭,奖金、荣誉化为乌有。
    正在疑惑当中,他突然发现院子墙角有个红薯窖,一个水泥盖板盖住窖口,盖板上零乱撒了些烂柴草,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是不是放在红薯窖里。对,凭着他自己多少年做贼的经验,很可能放在红薯窖内,他悄悄搬开窖上的水泥盖板,把带来的绳,一头拴在院内一棵杏树上,另一头捆绑在自己腰间慢慢下到窖内。
     十多米深的窖,不一会就踩着脚窝下去了,在底窖拐弯放红薯的地方,一个面积约十多平方的空地,他用手电打开一看,真惊呆了,干净的窖内,一堆大、小不同的盆盆罐罐放在地窖的一个角落,他从没见过这些玩意,细细点了一下,不多不少十件,旁边还放了几个化肥袋子,这一定是张三放入窖内的文物,张进社想到,这不知值多少钱,他无法估计,也不想估计,他只是想马上把这些东西弄走,快速离开这个事非之地,不让文物贩子买走这些东西。
    好在这些东西不大,他小心翼翼的把这些装在三个袋子内,用带来的绳子扎捆好,慢慢的爬上窖,然后吊上来放下,又下去扎好,为了保护文物完整,他每袋装三个,连下了三次窖,分三次吊了上来,然后马上离开,前后忙碌了一个多小时。
    东西偷来了,放到那里呢,他犯疑了,自己家里绝对不能放,万一犯事了咋办,看来这贼也不好当啊。张进社苦苦的思索着,他看到熟睡的老婆,心里又有些内疚,不过这次不是他真正做贼,他要把偷来的东西在适当的时候送给国家,他至始至终都是这样想的。
    不管怎么说要保管好这些文物,不让它受一点儿损失,更不能流落贩子之手,这是一个公民应尽的职责,这点他是清楚的,但想来想去没地方藏,他犯难了,他后悔了,他不该今晚去当这个贼,管这等闲事。
     烟一根又一根抽完了,张进社他长长的出了口气,伸了伸懒腰,刚才一个多小时紧张的上、下窖,他是有些累了。又看到脚下的这些宝贝文物,仿佛看到文物贩子拿着大把的钞票。在向他招手,在和他讨价还价。他不是明、后年想盖房吗,他也急需要钱。但又反过来想,常言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不义之财咱不能得,前几年教训还浅吗。这时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刚栽下不久、还未挂果的苹果树,对就埋在苹果树地里,自己随时看护起来也方便,也没有人怀疑。
     连夜晚张进社拿了镢头和掀,挖了个四方见正,一米多深的大坑,稳稳当当的埋下了既出土、又入土的宝贝文物。
     大约后半夜二、三点了,夜色朦胧,没有月亮的天空星星独占鳌头,一颗颗流从头顶滑过,微风吹动着树上的叶子,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几只小鸟不知是没有休息还是起来过早,在不远的树上叫开了,远处不知谁家的狗也狂叫了起来,给夜晚增添了几份惧色,使人毛骨悚然。
     张进社埋完宝贝文物,向家里走去,这次他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全过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说句不爱听的话,假如他出个什么意外,这埋下去的文物还真成了文物。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张进社心里总有个疙瘩,他总想什么时候把这些交给派出所或文物部门,但他一时没有勇气,怕人家追究他责任。他矛盾着,心里常常思索着。
他想不管谁说狼、说虎,他都要把这交给国家,这也是他这次刚做贼时就下的决心。
     一个初冬的夜晚,他终于鼓足了勇气,来到了镇上派出所,向所长报告了偷盗的全过程,所长感到责任重大,又叫来了指导员和副所长做了笔录。夸他这事做的好,也批评他没有及时报告。
     第二天,派出所全体出动,和张进社一起从苹果树地挖出了埋藏的文物,送到有关部门。经专家鉴定,十件文物,一件为国家一级,三件为二级文物,其余均属三、四级文物。有关部门经过研究,不追究张进社偷盗文物责任,并奖励二千元,予以表彰。
     这是他最后一次做“贼”,他满意的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05
发表于 2020-11-2 10: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0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609
发表于 2020-11-5 15: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派出所全体出动,和张进社一起从苹果树地挖出了埋藏的文物,送到有关部门。经专家鉴定,十件文物,一件为国家一级,三件为二级文物,其余均属三、四级文物。有关部门经过研究,不追究张进社偷盗文物责任,并奖励二千元,予以表彰。
     这是他最后一次做“贼”,他满意的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9

主题

249

帖子

126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64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19: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关注与厚爱,向老师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1-28 13:30 , Processed in 0.09836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