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93|回复: 2

[中篇小说] 【扫黑除恶小说】请君入瓮(1--6)

[复制链接]

206

主题

780

帖子

180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04
发表于 2020-11-6 18: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节:翠芳岛深夜来客
  
  2018年10月23日的夜晚,对于M省N市旅游开发区——地处徐水中央的翠芳岛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暮秋的夜风赶着流云,将碧空刷得一抹如洗。星星都大鬼小鬼各占各位似的,呆在自己的位置上,不住的眨着眼睛。整个翠芳岛全都笼罩在深蓝与寒意相交融的夜幕里。
  徐水岸边大大小小的村庄和街镇全都犬声住了、鸡声歇了、人声静了,就连日间生意最红火,夜间生活最丰富的三岭镇,除了那家名曰“一剪美”发廊的客房里,偶尔还有轻微的男女嬉闹声,和床板的哀鸣声之外,也是沉浸在一片静寂中。
  不过,在这翠芳岛岛主袁大头经营的,N市旅游开发区“翠芳岛民俗度假村”翠芳楼后厅老板套房的会客室里,袁大头和副手刁四贵及秘书苟十香的对话正在进行中:
  袁大头:“凤凰岛上,最后一颗钉子拔了没有?”
  苟十香:“刁总管正在安排,马上就会拔掉!”
  袁大头:“要快!已经有人要买那块地儿了!但人家要求我们必须把岛上所有住户都移走,不能留有后遗症!”
  刁四贵:“放心吧,都安排好了。再过一个时辰,人们都睡定了就出发,保证把那老头儿及其所有家什,都安全的送到梨树坡上,我们为他建造的平瓦房里去。梨树坡上居住的都是我们给拆迁过去的老实穷百姓。让那老头和那些人一起,时间长了,自然就习惯了,就不会再去告什么刁状。”
  袁大头:“一应生活用品,和赔他的钱都安排好了么?”
  苟十香:“安排好了!油盐柴米,足够他用一年的。钱,按你的交代,让那老头在合约上签字后就交给他了。”
  袁大头:“没再弄出人命来吧。”
  刁四贵:“没有!我让六子他们吸取教训,只把那老头弄晕了,拉着他的手按手印。我是亲自跟着六子他们几个,把那老头送上梨树坡,等着他醒来,给了他钱才离开的,不会出问题。”
袁大头:“这样最好!”
  刁四贵:“莫说我们不会出问题,就是有个和风细雨似的小问题,难道我们在上面的四把伞,还挡不住么?”
  袁大头:“屁话!他们四把伞,能扛得住上面,最上面的一个小雷么?千万注意,别再弄出人命。现在正是全国扫黑除恶的风口浪尖上,一旦露了马脚,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搞不好,还要掉脑袋!”“啪!”袁大头说着说着,猛地在刁四贵的脑袋上拍了一掌,痛得刁四贵只缩脖子。
  刁四贵忍着疼连声说:“是是是,我一定让他们万分小心,保证不出岔子!”
  袁大头:“另外,大老板看中的那个幼儿园教师给弄来了么?”
  苟十香:“已经安排了,明天我亲自过去约她,设法把她诓到岛上来。到了岛上,就由不得她了。”
  袁大头:“你前几天不是去约过她,她不相信你,失败了,没约出来么?”
  苟十香:“上次我是一个人去的,她不相信。这次我带个人一起去,说是区教育局领导,应该没事儿!”
  袁大头:“好!千万注意,别走漏了风声,弄出什么幺蛾子来,坏了大事儿!”
  苟十香:“放心吧,误不了!”
  袁大头:“前不久专门给‘老板’们’让弄来的两个呢!现在还安心不?没出现什么异常表现吧!可千万要安排好,照顾好!别让她们病了、瘦了,更不能让她们跑了!”
  刁四贵:“把她们单独安排在别香园后面的落凤阁里,那地方三面是深水,没有船只,她们走不了;前面连着别香园,进出只有一条隐秘小道,除了专门的服务人员外,没人知道,况且又有四名专门的高手保安值守,跑不了!”
  袁大头:“那些保安可靠么?别让保安向外面透了风,漏了水,惹上麻烦!”
  刁四贵:“他们都是我亲自挑选的,不仅功夫一流,而且都是曾经因为斗殴,进过号子,出来后无处容身,被我收留的家伙,其中,还有两个曾经是我的徒弟,绝对可靠!”
  袁大头:“那最好!可别让他们捅了什么篓子,坏了事儿!”
  苟十香:“其实,现在也不用什么值守严密!”
  袁大头:“为啥?”
  苟十香:“她们已经伺候过老板们几次了。一则,老板们给她们的丰厚,她们也未必舍得不要;二则,她们的那些疯狂照片和疯狂视频都在我们手里,害怕曝光网上,未必敢跑。”
  袁大头:“不能光看表象!她们可是伺候过老板的人,认识老板们,万一她们想拼个鱼死网破,跑出去报警了,得罪了老板们,是我的脑袋不要哇,还是你的脑袋不要?”
  苟十香:“恕属下愚钝,没想到这些!我一定嘱咐服务人员多加照顾,让保安严加看守!”
  袁大头:“还是小心为妙,以防万一!”
  苟十香:“老板说的是,我会嘱咐值守人员,让他们加倍小心!”
  刁四贵:“老板放心吧,保证不误……”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正当刁四贵要再一次像袁大头立誓下保证的时候,袁大头突然听见前面有急促的敲门声,便轻轻地“嘘”了一声,拦住了刁四贵的话头,再一次侧耳细听。
  咚咚,咚咚!敲门声依然在继续,而且还显得非常的急促。
  袁大头挥手示意刁四贵前去开门,苟十香回自己的屋子,自己却假意已经入睡。
  门开了。在淡淡的夜光路灯下,只见一个满面灰土、衣冠不整的男子,右臂揽着一位披头散发、衣服凌乱的女子,急急切切地撞了进来,不顾刁四贵的发问,一个劲儿的催促:“快!快去把你的袁老板喊出来!我有要事找他,快……”
  刁四贵见来人虽然头发凝乱,满身尘垢,一脸灰土,邋里邋遢,可掩饰不住其一身的干练和英武之气。他不敢多问,也不敢怠慢,急急忙忙地向后厅跑去。
  很快的,袁大头假装慵懒的一边整理衣冠,一边匆匆地向前面大厅赶来。
  在大厅明亮的灯光下,袁大头表面上依旧假装慵懒的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暗地里却用眼角余光仔细地扫视着那男子。当他看清那男子的面部,确定那男子的身份时,心里不禁大吃一惊,张口就要呼喊,却被那男子招手止住了。袁大头心里自然明白,立即令刁四贵退下。
  只是他不知道这男子身边的那位女子所为何人,他们又为何深夜造访。

第二节:齐馨月含泪诉苦

  “吁——吁——” 突然,夜风大了起来。被两岸青山狭窄的夜风,又被犬牙相错的徐水冷却,一阵阵漫过低矮的山峦,掠过水面,涌上翠芳岛,挤进翠芳楼的门窗,将一派浓浓的寒气带进屋内。袁大头不禁打了个寒颤。他又假意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向大厅里来人看去。
其实,那来人正是新任这旅游开发区翠芳岛社区派出所所长不到三个月的王铁汉。袁大头心里一惊,本想上前呼喊,打招呼,却被王铁汉挥手制止了。他心里吃惊又不敢多问,只好屏退副手刁四贵之后,急忙领着王铁汉和那女子进入到后面的会客室,带着几分惶恐的语气问道:“深秋夜寒,不知所长兄弟所带何人,深夜来访,又有何见教?”
  王铁汉长冷眼瞅了一下会客室内各种陈设和窗外,又凝气倾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他感觉有人躲在门外窗下偷听,心里暗暗一阵冷笑,但在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唉……”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不瞒袁兄,此话真是一言难尽,让小弟我惭愧,惭愧至极啊!”王铁汉一边摇头,一边叹息:“唉!小弟无地自容,羞于启齿呀……”
  袁大头见王铁汉连连摇头叹息,自感惭愧。他假意关切的走进一步说:“你我亲如兄弟!兄弟面前有舍惭愧不惭愧,自容不自容的!你有啥难事,尽管直言,兄弟我一定尽力相帮,绝不推诿!”
  “唉!我……我还真是羞于启齿,唉!还是让这位姑娘她自己跟你说吧。”王铁汉依旧一边叹息,一边摇头,顺手指了一下身边那位正在瑟瑟发抖的女子。
  袁大头顺着王铁汉的手势看去。这才看清,那女子虽然披头散发,衣衫凌乱,满面灰垢,瑟瑟发抖,显得狼狈不堪,却掩饰不住她的年轻与美貌。于是,他急忙趋前几步,抱拳施礼道:“在下袁三环,见过小姐!”
  “王,王哥!这位是,是谁呀!”那女子没有还礼,而是转身看向王铁汉,用疑惑的语气问道。
  “呵呵,在下袁三环……”袁大头见那女子对自己生疑,有戒心,便不等王铁汉回答,一边指点自己那颗大脑袋,一边微笑着解释说:“因为在下这颗榆木脑袋,长得比一般人大些,所以大家又叫我袁大头。说来不怕小姐笑话,现在市面上,人们只知道有个袁大头,不知道有个袁三环。在下本是‘徐水大地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由于在这旅游开发区买下这翠芳岛,开了这间‘翠芳民俗度假村’,所以,众人又戏称在下为‘翠芳岛岛主’。这位……”袁大头又顺手指着王铁汉说:“小姐看他表面就知道他是个警察。但或许你还不知道,他就是我们这旅游开发区翠芳岛社区派出所所长王铁汉。王所长虽然来我们这儿任职才三个多月,但我们相交深厚,真正的亲如兄弟。小姐如有什么不便,需要在下帮助的,尽管直言,袁某一定万难不辞!”
  听袁大头这样一说,那女子突然伤心起来,一边脸上滚着泪珠,一边上前施礼道:“多谢袁大哥仗义!小女子齐馨月,是本省建春人。因为地处大山深处,环境恶劣,经济落后,家里穷困,父母无力供我上大学,所以,我勉强读到初中毕业,就听从老师安排,上了老师给介绍的职业技术学院,学习幼儿教育。毕业后,应该市这旅游开发区教育局招聘,来到这儿。分配时,因为我是从大山深处来的,没有依靠,被分配到该开发区最偏远的管庙镇中心幼儿园担任幼儿教师。管庙镇虽然偏远,目前尚未开发,条件艰苦一些,待遇低一些,但幼儿园领导和老师们对我都很好,很关照,所以,在那里工作我也很开心。不想,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就我这大山沟里出来的,粗皮糙肉的几分姿色,竟然在上次我带队来市里参加教师节庆祝演出时,被几个地痞混混看上了。他们三天两头的跑到幼儿园来纠缠。幼儿园领导多次找镇府领导和派出所领导反应,可镇府和派出所都没人敢管。为了我的人格尊严和人身安全,幼儿园领导只好向开发区教育局反应,要求开发区教育局给我换个地方,或许是我……唉!教育局领导说这事他们还真不好办。没办法,我只好辞职。那曾想,今天下午,我告别幼儿园离开的时候,被那帮地痞混混盯上了。他们跟上幼儿园领导安排送我到市里宾馆的出租车,在半路劫持了我……呜呜呜……”那女子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唉!还是我来接着说完吧……”王铁汉见那女子哭的伤心厉害,无法继续,便接过话茬:“那帮地痞混混劫持她之后,自然是想图谋不轨。当他们把她拖到你这翠芳岛对岸路边树林的时候,正赶上我从市局开会散会开车往回赶。我看见路上停着一辆牌照模糊的车,且路边蒿草又有被临时弄得凌乱的痕迹,心里起疑:天都朦胧了,谁把车停这儿干什么呢?正当我生疑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树林里有人淫荡的笑声和女子的呼救声。于是,我寻声找了过去。发现三个男子正把她摁在地上,欲行强暴。我本想亮出警察身份,威慑他们,迫使他们就范,将他们带回局里,进一步讯问处理。哪想,那帮家伙不仅都是亡命之徒,还都练过搏击,于是,我与他们经过一番打斗,虽然那帮家伙听到又有车声,害怕我有援兵,扔下我们逃跑了,可除了我手上的这部手机,在打斗争中掉在地上,被我抢回外,她的所有行李和证件都被那帮人抢走了……”
  “我现在没了证件和钱,也住不了旅店,我让这位救我的警察大哥带我回家,可他又不肯。他救了我,却又不肯帮我,你叫我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子,深更半夜的向何处去呀……呜呜呜……”那女孩子听到这儿,又接过王铁汉的话茬说完,又哭了起来。
  “好好好!小姐别哭,别哭!你有啥需要哥哥我帮助的,尽管说,哥哥我,一定帮你!”袁大头赶紧上前,双手扶着齐馨月的肩头劝慰道。
  齐馨月偷眼看了袁大头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让人难以名状的微笑。

第三节:王铁汉借屋藏娇

  深秋的夜风也像菩萨的脸,说变就变,不到半更的功夫,它又小了许多。虽然不大,但它挤进这翠芳民俗度假村大厅的门户和窗棂,在大厅里恣意穿梭,依然把一派浓浓的寒意捎了进来,让人顿觉阵阵凉意袭来,不仅微微寒颤。
  齐馨月哭着哭着,情不自禁的双手抱着袁大头的双臂,扑在他的右肩肩头,浑身颤抖着说:“袁大哥,你说,王大哥救了我,可他又不肯帮我,叫我一个外地来的孤身弱女子,半夜三更的,到哪儿安身啊!呜呜……呜呜……”
  王铁汉见此情景,赶紧上前把她从袁大头的肩头拉开,接过话茬:“唉!不是,不是,不……唉!你让我说什么好呢!”王铁汉急得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不知从何解释,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内容凌乱:“袁兄,你是知道的,凭你弟媳妇儿那个骠悍劲儿,我能,能把她带回家吗!我敢带她回家吗!我!唉……我不敢把她带回家,也不敢把她带回所里。你知道,这个时候,我若把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带回家,你那河东狮吼的弟妹,说不定要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所里,又都是男同志,深更半夜,带一个女孩子去,我咋说呀,除了值班室一张单人床之外,不说有空余的床,就连一间空余的房子都没有,你让她睡哪儿呀!总不能让她一个姑娘跟值班小民警挤在一张,唉……再说了,你看看她现在浑身的光景,所里,没地方洗不说,还没有衣服换,让她咋,咋睡呀!”
  “那你打算怎样安置这位小姐呀?”袁大头见此情形,一边在心里盘算,一边向王铁汉问道。
  “这不是没办法,来找你袁兄帮忙的嘛!”王铁汉显得很是无奈。
  “这忙,你叫兄弟我咋,咋帮啊!”袁大头在心里打好了算盘,嘴上却假意为难道。
  “你这里不是在做,做买卖嘛,多一个帮手不好么?啊!”王铁汉边说边示意——你这儿在做什么买卖,我们彼此都心知肚明,还用说穿么?
  听王铁汉这么一说,袁大头心里暗暗一惊:”难道刁四贵、苟十香这些家伙们做事不慎,露出了破绽,让这所长大人摸到了蛛丝马迹?”袁大头的背脊不禁沁出汗珠。
  说起来,这袁大头还真的是心里没底,不知道这所长大人对自己暗地里做的那些事儿,究竟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或者是知道多少。不过,这袁大头也是一个久经江湖的老手。他虽然心里有些慌张,可表面上依然显得若无其事,毫无异象,他  “呵呵”一笑回答道:“开度假村嘛,当然是做买卖,还望所长兄弟多多关照,多多关照啊!”可他这话又像是故意说给那齐馨月听的。
  “既然这样,我就把馨月姑娘暂时寄住在大哥,您这儿,等过几天我设法破了案子,找回她的行李和证件后,由她自己决定,是继续留在本市找工作,还是去其他地方某事,亦或是回老家,根据她自己意见,我再作安排。”
  “哈哈,既然这样,兄弟我乐意效劳!”袁大头心想:“原来是这事儿呀!还吓我一跳,”就爽快地答应了。
  “不过,小弟我,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王铁汉又感到难以启齿,以征询的语气,话只说了一半儿,把眼转向袁大头瞅着他。
  “什么请不请的,有话直说,兄弟我断无推辞。”袁大头很爽快,用话催促王铁汉。
  “好!袁兄仗义!”王铁汉对袁大头一竖大拇指:“我可要点名为她要一间房子哟!”
  “好吧,你说,要哪间,只要馨月小姐和兄弟满意,我绝不推辞!”
  “ 我知道,大哥这度假村后面有个别香园,园里有三个互不相连,各自安静的蒙古包式的小套房,分别叫做至尊庭、员外居和香闺苑。我想请你把馨月姑娘安排在香闺苑里暂住,不知大哥可否!”
  “没问题!现在旅游淡季,今天又是礼拜二,人们正忙着上班,我这儿一个客人也没有,那房子正好空着!”
  “不过——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看看看,兄弟你又客气了不是,有话尽管说,没问题!”
  “馨月姑娘,虽然是我带来的,自然也算是兄弟我的客人了。但是,她既然吃住在大哥这儿,也不能让她白吃白住。大哥可以安排她帮忙做些力所能及,她又愿意做的事,以作报酬。不过,除了我之外,她不愿伺候的人,还请大哥不要勉强她,不然,当心小弟不认你这个大哥哟!”
  “这,这……这话,从何说起呀!”袁大头心里明白,虽然市里有伞罩着自己,可好多时候,县官不如现管来得快,来得实在。尽管他觉得自己的如意算盘一下子落空了,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但他不敢得罪这位现任,又是现管的所长大人,只好哑巴吃黄连,把苦咽在肚子里,连连表态说:“一切依照兄弟吩咐,大哥保证不让馨月小姐为难——况且,她刚才还尊称我一声大哥呢,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得到袁大头的许诺,王铁汉亲自将齐馨月送到别香园里的香闺苑单间,又亲自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后,对齐馨月说道:  “你就在这儿忍耐几天吧,等我回到所里安排警力,设法尽快破了案子,抓住那几个家伙,找回你的行李和证件,就来接你离开,何处何从由你自己决定。这别香园出门就是青山、花园,小桥流水,环境优美。你憋闷的时候可以出去走走,可不要乱跑,当心又被贼人盯上了。啊!”
  王铁汉说着话,又怜惜地把双手搭在齐馨月的双肩上,向她使了一个只有他俩知道是何意的眼神。齐馨月便轻轻撒娇道: “知道了,大哥!你快回去吧!尽快帮我找回行李和证件,我想回老家。”
  “我会尽快的,放心吧!”王铁汉说罢,将手里的手机递给了齐馨月:“给!别弄丢了,有事儿给我打电话!”最后,又回身抱拳向袁大头道:“一切就拜托袁兄了。”
  袁大头虽然心里有十二分的不快,但他不敢露于形外,只得打哈哈道:“好说,好说。”
  “谢谢!有劳袁兄!小弟告辞了!不过,请袁兄放心,我会尽快破案,接馨月离开的……”王铁汉双手抱拳施礼后,转身就向外走。

第四节:别香园突现魅影

  王铁汉走后,齐馨月显得非常畏缩的对袁大头道:“袁大哥,我有,有事想求,求大哥帮帮忙,不知大哥方,方便,不方便!”
  “妹子,有话尽管说!这里又没有别人,大哥一定帮你!”袁大头见齐馨月说有事求他帮忙,心中暗喜,赶紧上前一步,意欲像王铁汉那样,用双手护着齐馨月的肩头。没料,齐馨月显得自然不自然的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袁大头稍稍显得尴尬,便又很快地站回原处,打着笑脸问道:“妹子有啥事儿需要哥哥帮忙的,说吧!我即刻去办。”
  “那,小妹就先谢过大哥了!”齐馨月一边说,一边向袁大头微微鞠了一躬:“大哥,你看,我的衣服被那帮歹徒撕成这般光景,实在有辱斯文。他们又抢走了我的行李和钱,况且在现在这个时间,莫说我没钱,就是有钱,也没处买衣服,大哥能不能帮小妹弄套女人的干净衣服,好让小妹洗洗,换一下呀!”
  “呵呵,妹子不说,大哥我还真糊涂,把这事疏忽了!嗯……漂亮的女人衣服么,大哥我这儿没有,到外面去弄,现在也弄不来。不过,我看你的身材,与我们前台经理小柳的差不多,我可以按照她的身材,拿一套经理职业装给你换上。”袁大头一听齐馨月说要洗洗换衣服,赶紧答应。
  “这样最好!就谢谢大哥!”
  “妹子,不用客气!都是大哥粗心没安排好!我这就去给你拿!啊!”袁大头一边说,一边向前面去了。
  齐馨月望着袁大头离开的背影,嘴角又露出一丝让人莫名的微笑。
  待袁大头安顿好一切时,已经是时值三更。深秋的夜里,阵阵寒意袭来,让人只打寒颤。夜风瑟瑟,落叶片片飘飞、旋转,发出沙沙的嘶哑声,整个翠芳民俗度假村似乎一下子都沉浸在幽暗中,别香园显得更加幽静与死寂。
  袁大头虽然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在卧榻上躺下了,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不过,他不是在想齐馨月那凌乱衣装下显露出的曼妙身躯,诱人体香,而是在想,如果不能尽快把大老板索要的幼儿园美女教师弄来,自己将会受到怎样的责备。
  “啊!有鬼,有鬼呀…”正当袁大头胡思乱想,却怎么也想不出一个令他满意的结果的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女人的尖叫声,几乎把个度假村里所有人都惊醒了。可是,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叫声又嘎然而止,让人来不及反应,不知来自何处。于是人们又都陷于在夜的沉静里。
  “当——当——当——当”挂在翠芳楼迎宾大厅墙壁上的老式挂钟匀速的敲了四下。
  随着朦胧月光的消失,星星都睁大了眼睛俯视着大地。风,突然间大了起来,整个度假村又都淹没在呼呼的风声中。
  “有鬼呀,有鬼呀!啊——”突然,外面又连续传出了几声尖叫,只是那声音被风声淡化,依旧是隐隐约约,飘忽不定,但却惊醒了岛上所有的人。
  袁大头不敢大意,赶忙来到别香园里的香闺苑门外,向屋里喊道:“馨月妹子!馨月妹子!”
  连喊两声,不见屋里有人答应,袁大头不禁心里一阵紧张,就要破门而入。不料,屋里突然有人起床的响动:“谁呀?”接着灯也亮了。
  齐馨月打开门,见来人是袁大头,她吃惊地向袁大头扭了一下腰,眯了一下眼,问道:“大哥,这般来访,有什么急事么?”
  袁大头见了齐馨月不禁眼前一亮,梳洗过后的齐馨月,穿着他送的那套深蓝色经理职业装,更加显得:两枚熟桃露粉馨,身材窈窕显青春。蛮腰轻扭千娇起,眼波微荡百媚生。竟然忘了回答馨月的问话。
  “大哥,有什么事么?”齐馨月见袁大头痴痴地看着自己不回答,又稍稍提高了声音问道。
  袁大头听齐馨月再问,心里猛地一震,感到了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地“呵呵”一笑道:“刚才,我听见这边有人在喊叫,我过来看看。”
  齐馨月,也是大吃一惊:“啊!有人在喊叫?我咋没听见啊,你看我睡得死沉的……”
  “馨月妹子没听见啊!那可能是风声。你休息吧,打搅了。”袁大头说完退出门外。
  袁大头等齐馨月关了门,熄了灯,反身向回走的时候,却见副手刁四贵和秘书苟十香也向别香园这边赶来,便快步迎了上去,问道:“刚才的叫声,你们也听见了?”
  “听见了,所以才赶过来!”刁四贵抢着回答道。
  “老板,这究竟是咋一回事儿啊!”苟十香紧接着问。
  “我也不知道。过来看看,一切也很正常。客人睡得正香……”
  远处开始传来雄鸡“喔喔喔——”的啼鸣声,夜已经到了最深时刻。星星大概也是累了,许多已经跟着浓起的浮云深深隐去,不再那么明亮闪耀,夜,更加黑暗。
  “呼!”袁大头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的一阵狂风平地而起。随着一道白影如闪电般绕着袁大头和刁四贵一旋,袁大头和刁四贵不由自主的身子一晃,还没有等他们明白过来,苟十香就不见了人影。
  袁大头这一惊非同小可,只见他浑身已是冷汗淋淋,连连大声喊道:“来人!快来人——”
  整个度假村里的职工一下子都被他喊来了。袁大头即让打开所有的路灯,发狠地令众人分头搜索别香园每一个角落,一定要找到苟十香,弄清楚究竟是何方神圣在此装神弄鬼,一定要抓住他!
  于是,喽啰们又呼地三个一群,两个一对,四散开去,吆喝声充斥着整个别香园。
  片刻,就听见有人大声吆喝道:“这里有人,这里有人!”
  人们听见喊声一下子围了过去。果然看见一个黑衣人,像狗一样将头萎缩在黑色斗篷里,歪在通往落凤阁林间隐秘小道路口。
  刁四贵上前掀开盖在那人的黑色斗篷,一看,不仅吃惊得后退几步,嘴里哆嗦道:“她是,是苟秘,秘书!”
  “啊!”袁大头听罢,惊叫一声令人把苟十香弄醒,上前问道:“你是怎么套上这衣服,晕倒在这儿的?”
  “我也不知道啊!直听‘呼’的一阵风声,我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苟十香说。
  “不好!不好!落凤阁出事儿了!”袁大头在心惊呼……

第五节:落凤阁三凤失踪

  远处,雄鸡“喔喔喔喔——”的啼鸣声,已经进入尾声,夜,已经到了最深时刻。所有的星星都大鬼小鬼似的随着黎明前的黑暗深深隐去,四处,一团漆黑。
  为了保守落凤阁的那点破秘密,袁大头不敢张扬,更不敢让所有人都进入到落凤阁里面协助察看。他只带着刁四贵、苟十香和把守落凤阁的四名保安赶了过去。
  所谓落凤阁,不过是在一个三面临水,一方连着翠芳岛,总面积不足5000平方米的小孤岛上,建造的一座用来隐藏他们以各种肯蒙拐骗的手段弄来的,供那些达官贵胄享乐,或者拐卖获利的,那些年轻女孩子们的,一个小型四合小院。
  袁大头们赶到落凤阁的时候,发现那里所有的照明灯都是熄灭的。他的心里更加吃惊,更加慌乱起来:“不好!肯定是出事了!”随即,他大声对保安吩咐道:“快!快开灯!把所有灯都打开!快!”
  “是,是是……”保安们吓得连连打“喏”,打开手机里面的手电功能,大步跑向配电房。
  “老板!电闸被人毁坏了!”少倾,一个保安一边大声吆喝,一边快速向袁大头这边奔了过来。
  “什么?电闸被人毁坏了?”袁大头听罢不禁浑身一颤,背脊渗出冷汗,瞪大眼睛问道。
  “是,是的!毁坏了,不能用!”保安肯定的回答。
  “这,这……”袁大头一下子心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还不快去找电工来维修,傻站着等着老板请客吃饭啊!”幸有刁四贵心里坦然,吩咐保安去找电工来抢修配电闸,既缓解了袁大头的尴尬,又解决了问题。
  “是是是!我这就去!”保安又打着“喏”,“噔噔噔”的向生活园那边跑去。
  “走!我们过去看看!”保安走后,刁四贵对苟十香一挥手道。
  “好!”苟十香答应着,跟在刁四贵的身后快步向落凤阁奔去。
  袁大头站在电房里,看见电房里配电盘烧得一塌糊涂,自知是有人故意为之,于是,他大声对刁四贵、苟十香和三名保安吩咐道:“快!快去看看人在不在!”
  听得吩咐,刁四贵等五人分别依旧用手机照明着奔向落凤阁院里,逐间房子进行查看。不一会,五人又一起奔来向袁大头汇报道:“老板,人不见了!所有的房子里都没有!”
  “咋!人不见了?你们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袁大头这一惊非同小可,只听头脑里“轰”的一声巨响,头,真的更加大了。他气得是七巧生,五门冒火。
  “应该是夜里出事的时候。晚饭的时候,我还过去看过!今天我们两个值晚班。”一个保安回答说。
  “找!快找!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她们给我找出来!”袁大头以为是住在落凤阁的人,趁着前面混乱,破坏了配电盘,好造成长时间断电的黑暗,以利于自己逃出翠芳岛,于是歇斯底里的对刁世贵等五人吼道。
  刁四贵们不敢怠慢,立即分成两人一组,分散去查找小孤岛上的各个角落。
  众人散开后,袁大头虽然站在原地没动,可他的大脑却在迅速的飞转——尽管不像平日里那么有伦次:“因为这孤岛太小,当初原本没打算在上面搞建筑的,是大老板提醒说,这地方三面环水,一面通前面翠芳岛,在上面建个小院便于管理那些“上班的女孩子,避免出现不可预料的问题”才建筑的。小院虽小,但因为新颖别致,设施齐全,花费也不少。还为了防止出现“人员流失”,还特意把小院只留了一个门,只要把守好了这个门,里面的人除非会飞,否则就休想逃出去。那,她们是怎样离开的呢……”袁大头怎么也想不明白。
  由于岛小,不足5000平方米,而且,当初开发时除去了岛上所有的茂密的蒿草,栽上了风景树,开辟了处处相连的林间小路,岛上几乎没有可以隐蔽藏人的地方。所以,不到杯茶功夫,六个人又都回到了落凤阁,都说没有看见人。
  听了众人的汇报,袁大头心想:“三个女孩子,又不会功夫,她们自己肯定是出不去的。若真已经逃跑离开岛上的话,必定是有人帮忙,从外面弄船过来,把人从水上接走了。”从表面上看,此时的袁大头显得若无其事,其实,他在心里急得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这这,这,如何是好?二老板、三老板前天走时还说,过两天再过来。他们来了,我,我到哪儿给他们把人给弄回来……还有,假若大老板突然心血来潮,搞个突然袭击……那,那真是个要命啊!”
  但是,袁大头也是久闯江湖,经过大风大浪的老江湖了。他知道,事已至此,急也没用。他手一挥,对保安吩咐道:“你们尽快把配电设备修理好,再到岛上仔细找找,发现异样情况,立即汇报给我!”
  “是是!我们这就去!”三个保安小心翼翼的回答着退去了。
  “你们两个跟我来!”等保安走后,袁大头悄悄向刁四贵和苟十香招手吩咐道。
  “嗯!”“好!”刁四贵和苟十香见袁大头招手的情态,知道袁大头不想张扬此事,也就跟着轻声答应后,跟在袁大头的后面向前面翠芳楼走去。
  袁大头领着苟四贵和苟十香回到老板会客室,对苟十香道:“你明天一大早,就出发去哪个什么管庙镇中心育儿园,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务必把那个幼儿园教师给我弄来,不然,大老板来了,我们都得挨骂,甚至还要吃不了兜着走!”
  “好!明天一大早我就过去!”苟十香答应着去了。
  “嗯!你弄的那个跟你一起去冒充教育局人员的人可靠么?别弄出了岔子,偷鸡不成蚀把米!”
  “那是我的堂姐,在市内银龙公司上班!保证没问题!”
  “这样最好!”“嗯!你明天派几个机灵点的出去暗访一下,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今夜究竟是谁闯进翠芳岛捣乱!注意,一定要秘密的进行,千万别惊动了老板们!”袁大头吩咐了苟十香后又转头吩咐刁四贵。
  “行!明天早晨我就安排好!”苟四贵也答应一声去了。
  刁四贵和苟十香走后,袁大头又躺在床上,继续他的担忧和猜想……

第六节:翠芳岛上来异客


  第二天,袁大头很早就来到了办公室。他召集岛上所有人员先开会,再吃早餐。会上,他严禁岛上人员对外来人员闲谈昨天晚上所听到的奇怪叫声,以免被外界认为岛上生异象,闹鬼,不安全,影响岛上生意,并要求一切工作都要正常进行,如若哪个部门,哪个环节出了差错,一定严惩不贷。
  因为害怕去晚了突生变故,苟十香天蒙蒙亮就起床了。她来不及参加开会,直接先打电话到开发区城建二公司,与在本公司市场部上班的本家姐妹苟世菊约好出发的时间,接着梳洗装扮,于早晨7点准时驱车直奔管庙镇中心幼儿园去了。
  刁四贵也是一大早就选派了以本姓晚辈刁六子为首的六名由保安和业务人员组成的所谓“暗访小组”分别去各个市井、小区打听有关信息。另外,他还要求所有保安不许休息,除了正常执勤站岗外,其余的分散到岛上各个角落搜寻,看看是否有外来人员异常登岛的迹象,或者还有尚未离开的人。
  齐馨月起床不算早,也不太晚。因为没有化妆的用品,她只好简单梳洗后,素颜来到袁大头办公室,向袁大头表示收留之谢,再和冤大头一起共进早餐。
  早餐后,齐馨月对袁大头说:“袁大哥,我想到岛上转转,缓解一下昨天被辱惊悸之心,调适一下紧张的心态。昨天那事儿实在是让小妹心有余悸!”
  袁大头一听心里暗暗高兴,小算盘吧啦吧啦拨得咕咕作响:“若能趁此机会笼络笼络芳心,让她自愿留下来,献给大老板,凭她的姿色,大老板肯定一百二十个满意,不就去了弄不回那个幼儿教师的担忧!”于是,急忙假意关心的答应:  “好,好好!是该好好休息休息,调整一下心情!小妹如若不嫌弃哥哥是个粗人,哥哥就做个向导,陪妹妹到处转转!”
  “大哥说哪里话咧!小妹落难,承蒙大哥不弃收留,已是感激不尽,哪有嫌弃之礼呀!”齐馨月说罢,故意在袁大头面前扭捏了一下。那真是:蛮腰一扭千娇起,嫣然一笑百媚生。
  袁大头一见不禁心旌摇曳,胸波荡漾,急忙上前就要去拉扶齐馨月,被齐馨月一个巧妙的邀请动作:“那就有劳袁大哥,前面带路吧”,给避过了。袁大头略显尴尬,随即“呵呵”一笑,转身走向门外,齐馨月紧跟在后。
  虽说已经是暮秋季节,但因为翠芳岛四面环水,空气湿润,岛上的花草倒不像其它地方:风摇落叶遍地黄,秋霜锁绿尽萧索。而是:金菊艳黄映翠竹,杨柳婀娜共水流。风景依然令人爽心悦目。
  袁大头没有与齐馨月谈起昨天夜间发生翠芳岛上的“鬼叫声”怪事儿。他只是领着齐馨月出翠芳楼向西沿着环岛绿荫小道,经过生活园,至百卉园,再到别香园,最后返回翠芳楼。只是至百卉园时,袁大头故意撇开了那条去后面落凤阁的隐藏小径,没让齐馨月看见后面的落凤阁。一路上,袁大头不断地指点着岛上的建筑和绿化,向齐馨月炫耀自己当初选址设计和建设如何如何的艰难;经营状况如何如何的九曲盘旋才走上正轨;发展前景如何如何可观;如何如何奇缺适合发展需要的人才。弦外之音,当然是想以此来吸引齐馨月,希望齐馨月能够主动请求留在岛上。
  对此,齐馨月当然是“怀里揣着萤火虫——心里亮堂!”但她故意“憨子说胡话——装傻”,就是不啃声,急得冤大头不住的抓头挠耳,毫无办法。
  不知不觉,袁大头领着齐馨月在岛上转了一圈,又回到了翠芳楼大门口。不想,他们快到大门口的时候,却听见迎宾大厅里传出一阵吵闹声:
  “咋啦!乱七八的房子,却收高级总统套房的价钱,你这儿,就是一个黑店!”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谁是黑店啦!就是这房子,这价钱,爱住不住!”另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我们是不住,可你们不给退钱呀!你说,不是黑点是什么?百合,走!报警去!”
  随着声音落下,齐馨月看见有两个女孩子跑到门外,接着又有四名保安和两个女孩追了出来。
“想报警,没那么容易!”一个保安呼地一个“前腾跃”,飞身挡在先前两个女孩的前面,拦住了她俩的去路。
  “呵呵,想打架!仗着人多是吧!百合,赶紧打110!”
  “你在这儿等等,我过去看看!”袁大头侧身不好意思的对齐馨月说着,就要大步过去,被齐馨月一把拉住:“两个女孩子,竟然想跟人打架,有意思!我倒要看看她们打不打得赢!”
  “呼!”拦着那两个女孩的保安,见那个被喊作百合的女孩真的在用手机报警,突地一个大跨步冲上前去,随即一招“鹰抓手”,右手一把抓向女孩的手机。女孩本能的身子向后一扭一则,便躲过对方一抓,站在保安的左前方一丈之外,嘴角露出一丝让人不易觉察的冷笑,继续拨弄手机。
  “哟呵!还躲得快呀!”“呼!”保安见对方轻轻地就躲过了自己的“鹰抓手”,尴尬的自嘲一笑,突地一个“雕鹰离巢”,飞身到女孩对面,又一招“擒拿手”,右手一把抓向女孩拿手机的左手手腕。那女孩又是本能的一个大转环,身子猛地向左一旋,轻巧的躲过保安一抓,转到保安右侧前方,左手手机一仄,呼地一下砍在那保安右手手臂上。显然,砍的有点重,保安用左手抚摸右手手臂,面部表情极不自然。
  “臭娘俩们,我都不相信收拾不了你们!上!”手受伤的保安向另外三个保安一挥手吼道。
  “呼!”另外三个保安不答话,奔上前去,成三角形把那两个女孩围在了中间。
  “快!袁大哥,拦住他们,要出事了!”齐馨月一见赶紧拉了拉袁大头说。
  “住手!你们想干什么!”袁大头听齐馨月要求他制止,便赶紧大步奔了过去,大声喝住了三名保安。
  “老板!她,他们……”
  “你给我住嘴!”袁大头没等那保安说完又把他喝住了,转身对那俩女孩道:“小姐,对不起,是在下对下属管教不严,有什么事,我们进屋去说吧!”
  “进屋,就进屋!谁怕谁呀!”其中一个女孩悄悄瞅了一眼齐馨月,见齐馨月微笑,就跟着袁大头走进了迎宾大厅。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05
发表于 2020-11-9 2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6

主题

780

帖子

180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04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3 08: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20-11-9 21:44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谢谢管理员老师鼓励!问好!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1-28 12:44 , Processed in 0.080214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