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71|回复: 1

[长篇连载] 【青林边小说】巴黎公社(46--50)

[复制链接]

76

主题

90

帖子

83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32
发表于 2020-11-14 17: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十六章出城无望


      看到大队长和公社委员到他们的身边,公社战士们都很受鼓舞。……
    一第二天,早上,在一片温暖而金黄色阳光照耀下的街垒上,反动的、决心灭掉巴黎公社的政府军像一股股猛浪,朝人数不多的国民自卫军急攻上来。
    “同志们,快打!”趴在鲍狄埃身边的的福罗大队长一喊,马上他就用手里的长些的手枪向下面的敌人开枪。
    打了八九分钟后,
    自卫军小队长来蒙尼非常英勇,他几次看到有五六个敌人,跑近了只有两米高的街垒。
    这时,他看见已经有几个敌人端着如长杆般的步枪,一到街垒,就很快往上爬,只要再爬三思步,就到他的下巴下。其实已经到他的小巴下,只是差点距离。
    来蒙尼就端枪,对着一个瘦脸的在很急往上爬的高大身子的敌人开枪了,打中这个敌人的胸部,他啊地惨叫一声,人从街垒上如从高墙上般一下掉落下去。
    看到前面的人被打死,有些的人就迟疑了。
    这时,,来蒙尼打了一枪,就赶紧换上子弹,接着开枪,正好把一个从街垒下爬上来,头脸都往上升一脸是杀机的,矮的敌人的肚皮打中。他啊地惨叫,手里的步枪就掉下来。他双手捂住肚皮,一下,就从街垒上如一块木板,掉落下去,正好落在了地上。
    这时,枪声急急,惊耳,双方对射。在街垒上的自卫军战士,力量要弱些,在打了二十多分钟后,都有死伤。
    鲍狄埃见一个打一个,动作在做着,非常积极!他知道,街垒守到这时,已经守不下去了。就想在战斗中打死更多敌人,自己再死。
    公社战士们极力在开枪。
    由于人数上不如政府军多,敌人像蝗虫又密集有多更凶哼地恶毒地扑近街垒。
    福罗队长看到,有多个敌人已经爬上街垒,就迅速开枪。他打到一个,然后他,马上换弹药,在换时,就听到身边的一个战士,被打中。他一看,这个战士倒在身下边,非常痛苦!然后,有几个敌人趁机马上爬到他的身下。双方已经太近近了。
    他来不及开枪,敌人就先开枪了,打中他头。福罗大队长一下就倒下,落下街垒。他落在两敌人的身下,被敌人踩在脚下。
    鲍狄埃看到,滚入街垒地上的福罗大队长被如蚂蚁一样的的人,有五六把枪向他的背上、身子开枪,很快,福罗大队长就死了。
    鲍狄埃十分愤怒,他什么都不管了,打一枪,换一颗子弹。这时,一颗子弹打在身上,一下,他就昏死过去,以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十九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鲍狄埃醒来了。他觉得自己被一个身子大的战士压在身下,又看看四周,还有几个敌人守着。他知道,这个时候要想跑是不可能的,就只好在公社战士的尸体间装死,等机会。
    下午,开始有敌人来把被打死在街垒上的自卫军战士尸体抬走。
    不久,就轮到鲍狄埃了。他感到,有两个敌人抬着他到了一处墙下,这里堆满了尸体。他看了看。没有人守着,就趁两个敌人离开的时候,跑了。
    跑走后的鲍狄埃决定去找自己的同志。怀着对敌人的强烈仇恨。继续打击的人。
    自从在三四天前,在蒙马特尔高地,肚皮被政府军打伤的迪埃埃队长在玛丽莲的家里养伤。五天过去了。迪埃队长受到了玛丽莲和她妈妈的倾力照顾,他肚皮上的伤已经好多了。
    这时是晚上。
    ,在玛丽莲的家里。
    “玛丽莲,我明天要走了。”
    ”你去哪里?”玛丽连是希望自己爱的人留在她身边,听说他要走,心里一下抖动了一下,非常不是滋味!
    “玛丽莲,我知道你非常爱我,和你在一起,我也幸福,可是,我要为巴黎公社的事业去战斗。”迪埃说,眼光非常的淳朴而坚毅。
    “我知道。”
    然后,玛丽又说;:"我不想你有不测……”
    “我明白你的心意。我必须要起来保卫我们公社的事业!”
    玛丽知道他要走,沉默了。
    ……
第四十七章马丽丽

第二天早晨,狄埃队长离开了她,去巴黎东城找自己的部队去了。
    玛丽连舍不得,又迷茫又为自己爱的人无限牵挂!由于处于战事,蒙马特尔高地被敌人占领,情势对没有政治、军事经验的巴黎公社非常危急!
    迪埃队长离开了玛丽莲,到了战事最危急的巴黎东城区。找到了一支队伍。
    这里的小队长布伦接受了他。还有,在这里,迪埃遇到了受伤来这里的鲍狄埃,两人成为了朋友和战士。不久,敌人进攻了。
    二十一
    看来,过不了多久政府军就来进攻了。”
    同样,刚来的迪埃与刚来半天的鲍狄埃认识了。他俩和战士们聊,成为了朋友。
    不久,敌人对他们进攻了。在大家的更加坚定的努力下,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
    巴黎公社的国民自卫军在巴黎公社的领导下,尽管有不少的战士,他们一直守在这个在巴黎市政大厅旁的广场的街垒上,没有战事。自从五月二十一日政府军从巴黎西城攻破一道城门开始,战斗打了一星期。今天是五月二十八日。
    据世界历史记载:巴黎城大多被政府军占领,但是,坚毅不屈的公社战士在巴黎各大街巷对敌人进行战斗,就是死,也不放弃对凶残敌人的打击!
    此时,不再自己办公室呆,日夜呆在街垒上的瓦尔兰,和几个战士聊谈。他鼓励在场的公社战士,要为巴黎公社的存亡勇敢坚定地捍卫,要坚决与敌人奋战到底,哪怕为公社的一切贡献出自己的生命。在他说了这话一个小时不到,就是上午近9点50,战斗开始了,攻击他们的政府军,几乎占满了广场,而公社战士只有五六百人,敌人有两千多人。
    二十。
    战斗刚打起来,国民自卫军大队长马克对身边的瓦尔兰说:
    “瓦尔兰同志,你快离开工事,回到你的工作岗位。”
    “不,子弹告诉我:我的工作岗位,已经不在办公室里,在这里。”瓦尔兰说。
    “瓦尔兰同志……”马克大队长还有说。
    瓦尔兰侧回脸说:“别说了。只有打死一个敌人或更多,我们的公社政府才能保住,这更有利。”
    马克大队长看到了回脸来的瓦尔兰十分坚定,根本不想自己生存和个人问题,这个一脸浓黑的络腮胡子,方正鼻子,蓝黑大眼睛明亮而十分忠诚的公社指挥官,就不说了,他明白:瓦尔兰要为公社的生存而战。就想道:瓦尔兰同志。我会用我生命来保护你,我保证!
    此时,战斗在进行。公社战士的火力明显不足!
    政府军冲的非常快!这样一段几十米的距离,要不了五、六分钟,就会攻破巴黎公社的街垒。
    瓦尔兰看到了这一切,又能怎样,没有军事战斗经验的瓦尔兰和他的公社战士还要在付出生命的代价中学习战争。
    这时,双方在发出子弹时,不时能听到“砰砰”的惊心的枪声,马上在攻击的敌人中,有人肚皮、胸部、脸等被打中,发出“啊一一啊一一”的惨叫声,多颗子弹在敌人里,马上,火光一闪,多股烟火从人群里冒起来,往一片和美蔚蓝色的晴空蹿起。很快,趴在四五米多高的街垒上的公社战士有人被打中,其中一些扑倒在上面,个别战士落下街垒。有一个公社战士,27岁。他先是胸肋被子弹擦伤,他痛的就抬起身,想既然自己打伤,干脆就打死几个敌人。他抬起身来了,就对下面要攻近的敌人开枪;他看到他打中了一个政府军的脸。这个敌人就马上身子后仰倒地。他身后身边的敌人立刻攻上来,瞬间把这个敌人遮住,好像没有这个敌人似的。


第四十八章英勇的公社战士

这个公社战士继续向凶恶的敌人开枪,就被下面的敌人打来的子弹,击中他的肚皮。这个公社战士双手捂住流血的肚皮,从高高的街垒上,摔落下去。他落到街垒下的地上。同时,又有一两个公社战士被打中,也落下来。
    这个公社战士落在地上,被攻上来的敌人其中有两个把步枪对着他的肚皮、胸部、脸,开了几枪,当场把他打死。而落在他身边的两个战士被多双脚踩,被活活踩死……
    同样,这时,不断有战士被打中。
    “啊一一”
    在向敌人开枪的瓦尔兰忽地听到一个在他身旁的战士叫了一声。他知道又有战士被打中,心里抖动了一下,觉得非常的闭气和难受!仿佛感到是自己受到了或被打中。于是,他就把他脸侧过来,看见;:一个30岁的老战士,右手捂住胸部,极为痛苦!这个战士鼻子下的有大胡子的嘴唇同时在发抖,不时因伤痛张开他嘴。
    瓦尔兰看见:另外一个战士,停止向敌人开枪,侧身来,把他翻过来。这时,瓦尔兰看清楚了:这老战士右胸部被打中。这个战士身子宽厚,,尖高的鼻子。他的呼吸开始难受,看来,他即刻要死了。
    可是,这个战士用悲壮眼睛,看着自己同伴,似乎想表达什么,然后,这个战士牺牲。
    把他翻过来的这战士,就拿起步枪,就抬起身子,向攻击公社战士的敌人开枪。
    此时,也有敌人爬上街垒,被公社战士打死落下的;也有,横七竖八地倒在街垒下的地上,鲜血和他们的蓝黑的军衣混在一起,蓝红红的。
    这个战士换上一颗子弹,就抬起枪,向下面的敌人开枪。他打中一个敌人的高筒帽。然后,他又换上一颗子弹,要打下面的敌人。他开枪了,刚开过,就有一子弹一下,打上来,打中这个战士的脖子。他难受,身子抖了一下,,不禁用右手捂住自己脖子。
    “丹尼,你受伤。“
    “不要紧。”
    “我跟你包扎。”
    “行。”
    然后,这个战士拿出布条,帮丹尼包好了脖子。
    这个战士就拿抢,刚要开枪,被急飞上来的子弹打中头,扑倒在街垒上。看到救自己的战士被打死,丹尼马上拿枪,向下面的敌人开枪。他打中一个敌人的高筒帽,看见他倒下。然后,丹尼又换上一颗子弹,刚开枪,就有二、三颗子弹猛飞上来,击中他的肚皮。他双手捂住自己流血的肚皮,落下街垒,仿佛从山岩落下来。落到了多个敌人的眼前,一个敌人拿出刀,把公社战士丹尼当场砍死。
    ””
    瓦尔兰和自己战士一起打击着政府军。现在是极力保卫巴黎公社生存的重要行动,他不在乎自己是巴黎公社领导人的身份,和自己战士跟兄弟一样。
    一直在瓦尔兰身旁的马克大队长,除了一个任务是指挥自己战士打仗,他还要做到:随时保护公社的领导人瓦尔兰同志
    此时,瓦尔兰看见:下面的政府军身着蓝色军服,戴着高筒帽,端着枪,边攻,边向他们射击。他们每开一枪,就砰的一声,发出惊人的响声,冒起一股带火光的烟子,进攻时,敌人大喊着,朝他们攻上来。
    十。
    瓦尔兰不管致命的危险,他在开枪时,也看到,政府军在疯地对着他们攻击。下面的敌人越来越多,仿佛从地下生出来。明显是打到了敌人,他总觉得打在了空处。
    此时,有子弹急急地飞上来,由于瓦尔兰太用心,他没有注意到。同样,他看到:马克大队长突然,把自己扑倒。子弹就令人心惊地飞过去了。然后,把瓦尔兰扑倒的马克大队长,就起来,想回到自己位置上来。他站起来,打算这样做,被一颗子弹侧飞上来,击中他小肚皮。马克大队长马上用握着手枪的右手和左手捂住自己马上就出血的小肚皮,扑倒在街垒上。
    瓦尔兰看到从自己身上起来,往侧边去的马克大队长,知道他要继续打击敌人,自己就继续开枪。


第四十九章马克大队长

一小会,他感到:有人被打中,一下就倒在身旁的有石块的地上。他知道又有公社战士被打中,心里悲愤!他就回脸来。看见:仰倒在自己身边的还在用双手捂住小肚皮的马克大队长,此时,有血从他捂住小肚皮的双手手指缝里,如渗透地表的地下水涌出来,马上就打湿了他小肚皮上的裤子和白寸衣。
    “马克,你受伤了!是因为我。”
    “不要紧。”
    “你这样太危险!”
    “只要有你在。”
    一个战士马上为自己大队长包扎受伤的肚皮。
    。
    瓦尔兰也来帮忙。
    他们在几分钟后,为小肚皮受伤的马克大队长包好伤口。
    “你休息。”瓦尔兰说。
    马克忍住小肚皮里的伤痛。就翻过身来,拿上自己手枪继续打击敌人。
    马克大队长在向敌人开枪中,看见敌人上了工事'。
    一个公社战士说:“敌人爬上来了!”
    于是,马克大队长就干脆站起来,把枪对着在匆匆爬上来的敌人开一枪,赶紧换一颗子弹,打一枪;他打到了几个敌人。几个敌人头中弹后,惨叫一声,就从四五米高的街垒上掉落下去,就如从山崖上掉下去。
    然后被打下去的几个敌人后,又有更多的敌人爬框上街垒,向上面爬上来。
    马克大队长意识到:打了后,还要换子弹,会耽误时间的,敌人就利用这一一两秒,上到工事上来。他在自己着急时,看到了身边的石块,就急中生智:对,用石块砸。有了这样想法,他把右手从地上捡起石块向爬上来的敌人砸去。
    然后,又砸向敌人,见敌人捂住流血的头、脸,他就换上子弹,开枪,把敌人打来摔落下街垒,他听到,敌人落下的去惨叫声。
    在下面攻击的敌人,更多。他们不时看到:有同伴从高高的街垒上被公社战士打下李,就如从高楼上甩下来,又胆战心惊又害怕!
    “快上!快!”
    一个肥脸,蓝眼睛乌黑,发出凶恶眼光的32岁政府军官叫喊道,他不能容忍糯夫和怕死鬼;而他自己喊了后,就是不上前一步。
    在瓦尔兰这边的东布斯基,从敌人进攻开始,就忘我地趴在街垒上,不停手地打击敌人。他的脸,被子弹擦伤,流血,他也不顾,仿佛那怕用手擦血这一点时间,耽误他多打死一个敌人。
    现在,或在刚才的一些时间开始,他身边的战士被敌人打死打伤来已经失去了再战的能力更多了。
    他看了看越打越多的敌人,也不或没有时间在想自己的存活问题,他就想,要打掉更多敌人,直到自己被敌人打死为生命的结束。
    现在,在敌人军官加紧让他部下进攻来,似乎这样对公社战士不利的情势更不好了。当东布斯基对这样不好的征兆觉得越来越明显时,这样对巴黎公社更不利的情势已经出现。
    ”
    “啊一一”
    “嗯!”
    东布斯基又一次听到在自己身边的两个战士被敌人子弹打中时,发出的惨叫声。
    然后,他又注意往下看,有更多的敌人快要上到工事上。意识到:这里的街垒被攻占不是很久,而是在极短的时间内。
    他喊道;"瓦尔兰同志,这里要被攻破了。我们不能死在这里!”
    瓦尔兰听到了他的话,该是撤离的时候。
    “我们走!”
    然后,公社战士委员等离开这里的街垒,一共2701多人
    二十


第五十章广场上的街垒

天渐渐地要黑沉下来了。五月巴黎初夏的夜晚就要来临
    刚才,公社战士还积极地做好应付战斗的准备,现在天要黑了。看不见巴黎城往日的城市喧嚣,和闻不到繁华的气息,和近处人民愉快地散步的身影,被空无一人的广场的寂寥情景占据。一切都无法恢复到战前的优雅和平的生面本来面目了。
    今天是巴黎公社被大量的政府军围攻后的5月27日的一个夜晚。而在四五日以来,这里作为巴黎公社政府最后的防地没有和敌人打过仗。显然,已经离打仗近了。
    晚上了。
    瓦尔兰,从公社军事总指挥那里,知道,或是东布斯基根据他的军事经验说:“瓦尔兰同志,我们要死在这里。”
    “我不会流着泪存活的。”瓦尔兰坚定地说。虽然,他没有打过仗,也不知道打仗的以后的结果是什么,但是,他知道敌人一定会毁灭巴黎公社和弄死公社里的所有委员和战士的。
    “我也是。”
    “敌人可能已经把我们出去的路堵住了。”东布斯基认为说。
    “这没有想到。”
    “如果我们失败了,,我想还是和敌人进行巷战,瓦尔兰同志,我们要坚决和敌人打下去!”
    “只要还活着。”
    “嗯,只要还活着,任何公社的战士绝不放下打击敌人的权力。”
    “东布斯基,我们去看看战士们。”瓦尔兰说。
    “走吧。”
    然后,他俩就站起来,往此时是一片黑糊糊的清凉的夜色里,待在街垒那边的公社战士们走去。此时,处于广场中央的街垒,四周较远处是一些(富)人居住的三层有精美标志的雕刻楼房,多个蜡烛黄油油狗的光从他们的窗子里照到黑黑的非常安静的广场的地上,这一些光和黑黑的地上相混合。
    瓦尔兰、东布斯基和战士们呆在一起,因为只有和公社战士在一起,才能展示保卫巴黎公社政府的信心和希望。
    “艾尔,明天可能就打仗了。“瓦尔兰和东布斯基,还有马克大队长来到几个坐在街垒上说话的战士身边,蹲下。
    “我们等着的。”
    “现在别的地方打了几天了。”
    “瓦尔兰同志,我们等的已经不耐烦了。”
    ……
    后来,瓦尔兰、东布斯基和马克大队长又看了多个战士,回到正面的街垒上。
    瓦尔兰亲自看到战士们的决心,也看到他们对于将会打仗或会被打死已经非常的泰然。既然,人民的巴黎公社政府到这一步,什么都不管了。
    十
    。
    二十,
    瓦尔兰和公社委员费雷等,还有,东部斯基,马克大队长带着270个公社战士,很快脱离了即将被攻破的街垒。他们往巴黎东城边的有些小街,急匆匆地跑去。
    政府军看到守卫街垒的公社战士迅速撤离了。他们马上追杀而去,并作出了增加兵力的举动,目的是:好最后灭掉巴黎公社任何一支对政府有对抗性的武装力量。
    “瓦尔兰,我们去那里'f"是巴黎公社委员的费雷问。费雷是一个大眼睛,腰身粗壮,36岁,是无限忠诚巴黎公社原则的性情正直的工人。自从政府军开始进攻巴黎城以来,他和瓦尔兰等公社成员在这里。
    瓦尔兰继续跑。他想道:哪里最适合?他觉得应该是有躲避又能战斗的地方,那就是东城边的拉雪次公墓。
    就马上说:“我们去拉雪次公墓。”
    费雷明白了他的意图,完全同意。就回脸对身后的300个公社战士喊道:“去拉雪次公墓!”
    然后,他们向位于东边的拉雪次公墓急跑去。
    瓦尔兰知道,政府军是一定会追来的,看来,他和这不多的公社委员和战士会更加凶险,到最后有战死的结果。但是,他已经不再考虑这样的结果。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西部文学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05
发表于 2020-11-15 22: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1-28 13:18 , Processed in 0.139109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