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52|回复: 1

[长篇连载] 【青林边小说】巴黎公社(55--58)

[复制链接]

70

主题

84

帖子

826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26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五十五章托尔队长

     托尔队长在向敌人射击时,多次看到自己的身边的战士被打伤打死,他觉得来时的三百多人,到这时,就更少了。
    英勇的公社指挥官托尔不再想这些了,他看见的是即刻到来的死亡,不是敌人死,就是我们公社战士死的情势更大。
    勇敢厚道的托尔队长,看见敌人要近了,他就猛地抬起身;他根本不想自己有即刻被打死的危险,其实,对于能不能还活着或活下去,他和他们的巴黎公社战士已经不再抱有想法,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只有见敌就打,不管以后的事了。
    刚打了多枪的托尔队长,打完了子弹,就换子弹,由于他身子要稍微高出石台,一个战士看见他在换子弹这一刻,就有
    敌人的子弹向他打来。这个战士反应快,把自己队长一推,自己的胸部被打中;倒在托尔身边的一块由石头制成的极为光滑的墓体上。
    被推倒的托尔队长,测绘回来,看到:这个身子粗壮的公社战士28岁的莱昂休,脸色僵硬,他白净的双手捂住流血的宽厚的胸部,看着看着就仰面倒在幕体上,一会,就死了;他的一双勇敢厚道明亮的蓝黑眼睛还睁开着,保持在一种好
    像在吃惊的神态中。他死了,双手还是极为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胸部。
    托尔队长在看了一眼后,马上伸出握有手枪的右手,立刻向在他近前有十多米的始终没有攻上前来的政府军开枪。他还什么都不顾了,马上抬起身来,又打死一个敌人;他又开枪,又打死一个,他又……顿时,有五六颗子弹击中他的肚
    皮。他手里的手枪就滑落,双手紧紧捂住又很痛又在流血的肚皮,一下仰面倒在莱昂休的身边,也牺牲了……
    在公墓正面的瓦尔兰、东布斯基、费雷和战士们向敌人坚决地开枪射击。
    “瓦尔兰,敌人太多了!“费雷说。
    “不要慌,既然我们打不败敌人,那我们一定要打出自己的最后一颗子弹。”瓦尔兰坚决地说。决不能死在敌人的气势上。
    ,然后,瓦尔兰和东布斯基带着战士们继续和近在眼前的凶恶敌人战斗,要到近三十分钟。
    …
    时,
    瓦尔兰的手枪没有子弹,他先踌蹴了一下,就弯腰捡起一个身边刚牺牲不久的战士的枪,此时,这个公社战士的额头还在流血,把他下面的眉毛、眼睛染红。瓦尔兰向敌人射击。他身边的东布斯基刚打中一个敌人,然后,又开枪。
    东布斯基非常的沉稳!他有时,看见敌人多,就先打死一两个;看见敌人慌乱了,他就迅速起身,向敌人猛开枪,打死多个敌人。
    。此时,东布斯基又看见几个敌人又上来。他,刚要举起,;其中一个敌人脚一上来。就先开枪,把东布斯基身边一个长脸战士的胸部打中。东布斯基明显听到身边一声闷哼,他侧脸看见:这个老战士身子抖了一下,手里的枪落,只见
    他双手捂住他宽厚的胸部,倒在墓碑下的有花草的地上。
    东布斯基马上向这几个敌人开枪,他想打刚打死自己战士的敌人。他开枪了,子弹积极地猛射向敌人;其中一个敌人,赶紧趴下,子弹把他后面的敌人中的一个胸部打中。这个敌人就把手里的枪摔了,他叫了一声,双手捂住胸部,仰面
    倒在地上。
    ……
    在一阵激烈的战斗后。
    瓦尔兰看见身边的一个公社战士的右手被打伤,当场就流血不止。瓦尔兰马上放下手枪,弯着腰过来,“弗雷利,我跟你包扎。”
    “瓦尔兰,……”
    然后,瓦尔兰从自己的裤子里,拿出一块布条,跟右手背流血的费雷利包扎。刚包扎了一会,他听到身n边的公社委员
    费雷忽然说:
    “没有子弹了。”
    马上,那边的多个公社战士也说没有子弹了。
    瓦尔兰听到他们喊这样一句时,他心情非常的平静!因为,他知道处于弱势的巴黎公社会必然有这一结果的。他嘴唇一抿,就是死,作为一个坚定的巴黎公社的战士也要绝不跟自己留下哟神的遗憾。他喊道;"把最后一颗子弹射向敌人。
    ,
    于是,所有的公社战士向敌人打出自己最后一颗子弹。多声惊心灵魂的枪声一过,瓦尔兰
    瓦尔兰喊道;"走!”
    于是,所有的公社战士,和几个委员,有274人往身后一条往公墓去的过道急急跑去。
    这条小道通往公墓深处。它两边都是相对的一块接一块的墓碑,都是墓地而后。此时,一块快是光滑淡黄色或灰色由大理石制成的墓碑,非常讲究而富有一钟有显赫地位高的墓碑的气势,显然,这些墓碑是有名的文化名人,富豪的人的
    资本家、贵族为主的墓地,跟巴黎一般的贫民没有关系。这些大量的或高或低些的墓碑往北面铺展开去。其中夹有几颗不高的树子,在这些树子的衬托下,或在其树阴下的墓碑,显得非常优雅而肃穆。

第五十六章被残酷的枪杀(为巴黎公社壮烈献身)
七八分钟后。
    他们跑到拉雪次公墓东北角的夏洛那墙下,(也许没有意识到这里是一条死路,再加还有凶恶的敌人一定跟着追杀而来,这就是说恐怖的死亡近在眼前),这里有一道二十米长的陈旧灰传围墙。
    东布斯基和瓦尔兰带着270多个公社战士跑到围墙下,他们已经意识到这里没有路可以走了。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即将被打死。但是。他们每一个英勇的顽强不屈的公社战士绝不会有一丝的胆怯。瓦尔兰和东布斯基转过身来,战士们也
    转过身来,他们没有或表现的害怕,更是毫无畏惧的,就如他们走到这里,知道不能通过而平静地转过身来似的,只是不是走开而是面对着凶残敌人!
    在场的200多个坚毅的公社战士转回身来,依着围墙。是呀,他们在等着敌人的子弹打死自己就如在战斗中,自己在面对敌人的子弹那样,泰然而平静!
    此刻,就在巴黎公社战士和委员都面对在,已经到了他们近前有二十多米距离的政府军,就是说,有近八百多人的政府军要对已经弹尽粮绝的200多个巴黎公社的战士。顿时,空气在凝重,躁动的空气在沉浮。气氛变得压抑起来!
    看到站在旧墙下,270多个巴黎公社的战士和委员,没有一丝的惧色和害怕,一个军官大喊道:
    “消灭他们!”
    顿时,一杆杆密集对着200多名公社战士和委员的枪开枪了,凄厉的枪声在公墓上空响彻,大量密集的子弹急急而凶狠地捕向每一公社战士和委员。
    瓦尔兰首先高喊道:“公社万岁!”
    他身边的274个公社战士也喊道':“公社万岁!公社万岁!”此起彼伏的高喊声还没有过,大量的子弹就射向他们。
    在一阵猛烈和凄厉枪声中,在场的所有巴黎公社战士和委员,被全部打死在围墙下。
    ……

第五十七章迪埃队长和鲍狄埃

当政府军把274个巴黎公社战士和委员枪杀在围墙下,的同时,在巴黎东城的另一个地势,正有一千多个政府军对只有一百个巴黎公社战士的街垒进行攻击。
    这里有迪埃和鲍狄埃,在大队长福罗的带领下,坚定据守在街垒上每一个公社战士极力向积极攻击的敌人猛射。此时,要到中午了,在公社战士们头顶上的天空非常湛蓝而怡人,阳光明媚!发热的阳光照在街垒四周的极为平矮的房子上
    ,围墙下,街边有一一盏正方形把灯围在里面的街灯上等等。
    这里的战斗在残酷地进行!
    敌人不断地向伤亡得来只剩一百多公社战士的工事猛攻,有战士被打死,还有扑在或仰躺在街垒上。而敌人被打死在街垒下的道上,同样尸血一地。但是,政府军的忧伤是明显的!
    ,这时,大队长福罗的手枪已经没有子弹,他只好把身边一个死了的老战士手边的步枪,捡起,向飞快攻击的政府军开枪。
    福罗大队长
    打倒一个,即刻换上子弹,端起枪,开枪,又打中一个,他又继续。
    这时,有子弹急飞上来,打中了福罗大队长的肩膀。他不在乎,尽管肩上流血在痛。他继续打击敌人。他了一会,他被一颗子弹打中头,牺牲了。
    迪埃极为坚定打击敌人。他开枪,换子弹,非常的快,他打的干脆。
    这时,他打中一个敌人,换上子弹,又打伤一个敌人。他又换上子弹,把子弹打出去,由于他这时,刚好抬起身些,就被两颗子弹打中胸部。迪埃身子抖了一下,人非常痛苦,他把双手捂住胸部,有血从他捂住胸部的手指缝间流出来。
    然后,这时,有个战士叫艾尔,打了敌人好多枪。多个敌人被他打死打伤。也被敌人的子弹打中他的肚皮,因为他是站着的。此时,迪埃听到了他叫声,双手捂住肚皮从街垒上摔下去。
    然后,迪埃就仰面倒在街垒上。在他死之前,他听打街垒下,有敌人就近打死艾尔的声响。他知道,艾尔跟自己一样死了。过一会,两人都死了。只是艾尔胸部以下的肚皮被五六只枪打进了多颗子弹,有十多个流血的弹孔。
    马上,像蚂蚁般密集的敌人又继续进攻。有的敌人已经爬上了街垒。巴黎公社的战士的街垒,被占领已经不是好久的问题而是现在。
    鲍狄埃不断看到战士们极度坚定地把被攻(爬)上来的敌人打死,或自己也被敌人打死的情况在发生。
    他眼前就有多个战士,被打死在身边,鲜血淋漓。他极力向爬近的敌人开枪,打下去了几个敌人,自己被一颗子弹打伤他头,一下就昏死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五十八章(结尾)悲壮的巴黎公社永存

不知过了多久,仰倒在街垒上的尸体间鲍狄埃没有死,醒来了。他感觉到自己被打伤的侧头正在非常痛,血把他左侧脸染红些。他看到自己和打死的鲜血淋漓的公社战士躺在一起。过了一会,两个政府军的人一个搂着鲍狄埃的肩膀,一
    个抬起他的双腿。两人把以为已经死了的这个公社的人抬到下边的旧墙下。这里已经堆满很多被打死的,血肉模糊的公社战士、指挥官的遗体。然后,两个敌人把“尸体”放在地上就回去了,继续把街垒上的被打死的公社战士的遗体那
    里去了。
    ,看见周围没有敌人,鲍狄埃马上脱离这里。他忍住侧头的伤痛,走过多条因打仗时一片空荡荡的街上,显然,人们禁止出户,往日热闹的街上已经不见踪影。鲍狄埃不再想这些,他只想找一家人躲起来。
    多久后,,他来到一关闭的家门前,敲门:然后,门开了,是一个老先生。
    “你好,我是巴黎公社委员,”
    “我能帮你什么吗?”老先生明白,并表现出对巴黎公社的拥护的意愿,而不知怎么帮?
    “我被政府军打伤了,,我能在你家呆一下吗?”鲍狄埃恳求问,又进一步说,
    我们的街垒被政府军占领了。我们的战士都牺牲、”
    “好吧。”
    然后这个老先生,让头上有血的鲍狄埃进家,马上关门。马上跟鲍狄埃包扎他的头。
    ……
    他在老先生那里住了一夜,第二天,已经占领巴黎全城的政府军开始了在全城凶恶地搜捕和逮捕没有死的或逃离的巴黎公社的战士和委员。全城处于白色恐怖中!
    鲍狄埃在老先生的掩护和帮助下,出了巴黎城。在巴黎近郊的一个小镇梅特尔一个朋友家住下。接下来的四五天中,有很多的巴黎公社的领导,委员和战士被抓,他们被极度卑劣无耻而凶残的政府军当场打死,有的被审判
    有的被流放到荒岛,可是还是有很多的公社委员战士逃离了法国去了国外。
    同样多日来,住在朋友家里的鲍狄埃,怀着对反动敌人的仇恨,对战死的巴黎公社的委员、战士的怀念,写下了诗《国际歌》。后来,鲍狄埃去了国外。多年后,他死了埋在拉雪次公墓里。
    起来,饥寒交迫的人们,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整理而斗争。
    ……
    ……巴黎公社失败了,这是作为无产阶级的第一次革命。在巴黎公社的影响和启发下,四十年后,苏联十月革命成功,六十年后中国革命的最终胜利,还有南斯拉夫、古巴、朝鲜等国家相继获得了革命的成功,建立了社会主义民主的国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278
发表于 昨天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1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0-11-26 05:47 , Processed in 0.070148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