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13|回复: 2

[中篇小说] 【扫黑除恶小说】请君入瓮(7---10)

[复制链接]

210

主题

789

帖子

181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15
发表于 2020-11-24 16: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七节:落凤阁里住新客


  “说吧,究竟是咋一会事儿!”进到大厅,袁大头假意怒气冲冲的向那位穿着经理服装的女子问道。
  “哎!袁大哥,我看这两位姑娘干净清爽,不像是故意闹事儿的,经理也不会有意为难她们,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在这儿说恐怕都不方便,我看还是把她俩带到我的房间里去问问吧!”见袁大头当着众人发那女经理的火,齐馨月赶紧上前一步拉住他的右臂指着那两个女孩子劝说道。
  众人都看向齐馨月,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不仅因为她的美,还有她穿着翠芳岛经理服装,令他们不知所以。袁大头仔细看了一眼那两个女孩,不由吃惊得双眼圆睁,下颚错动。原来,那两个女孩一个生得:“体态窈窕模样精,双胸高耸露粉馨。眉如柳叶双眸黑,鼻儿小巧嘴若樱。满面清秀涵灵气,犹如仙子下凡尘”,美得古典;而另一个生得:满目清秀溢春风,犹如百花展笑容。胸部丰满双臀圆,双腿修长显玲珑。身材婀娜举止雅,好似嫦娥下太空,美得丰韵。于是,他的小算盘又打了起来:“这不正是二老板、三老板喜欢的类型么?若能把她们两个和齐馨月一起‘留下’……嘿嘿,那三个跑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儿,袁大头假意装出很卖齐馨月的面子道:“好!就依妹子所说,到你那儿去吧!”说完,他又转身假意以商量的语气问那两个女孩道:“咋样儿?要不,我们到齐小姐的房间里坐坐,也好容我把事情弄清楚,做个妥善的处理?”
那俩女孩又看了一眼齐馨月,见齐馨月依然微笑,气呼呼的道:“去就去!难道你还能把我们吃了不成!”
  “袁大哥,袁老板,宅心仁厚,仗义疏财,难得一见的好人咧!”齐馨月见那俩女孩面带气相,说话满是敌意,又赶紧微笑着她们说道:“我叫齐馨月,也是这儿的游客,放心吧,我也不是坏人!”说完一手拉着一个女孩就走。
  因为齐馨月所住房子是袁大头专门给他的老板们准备的,所以是套间,外面看似简单,可里面的装潢豪华奢侈,所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包括厨房炊具。
  齐馨月领着袁大头和那两个女孩在会客室坐下,便去给他们烧水泡茶。袁大头趁机对两个女孩又打量一番,虽然浑身燥热,可他心里装着他的老板,言语上不敢造次,假意显出十二分的恭敬与客气微笑着问道:“不知二位美女为何和我的手下闹出不愉快,不妨说来听听。若是我的手下恶意冒犯二位,我一定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这位就是N市大名鼎鼎的房地产和这度假村的老板袁三环,袁大哥。他为人性情更爽直率,办事公正无私,绝不会偏袒手下。你们有什么委屈尽管直言,袁大哥一定会为你们做主的!我就是因为落难,被袁大哥收留帮助的。”齐馨月在隔壁给袁大头帮腔。
  “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我们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吧!”那个在外面与保安对仗的女孩接过话茬道:“我叫马妮娅,她叫盛百合……”说着,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同伴:“我们本来是省城艺术学院的学生,明年上半就要毕业走入社会。可我们觉得现在的文艺圈太浮躁,不想在文艺圈里混,决定走公务员之路。前段时间看见贵市旅游管理局招聘人员,就报了命,并有幸通过了网上笔试,最近几天就要进行面试。为了争取最后的录取,我俩特地向学校告假,带着一些面试应对资料,提前来到贵市,想找个环境好一点,安静自在一点的旅馆住下,好好准备准备。来到贵市,向人询问时,有人向我们推荐贵度假村,我们就来了。前台给我俩开了每晚998元的高价房。我们心想,只要环境好,安静自在,便于学习,贵点就贵点。不想,我们一看不是那回事儿。那就是一件普通的客房,就是在省城,顶多一晚上200元左右。我们觉得受了骗,要求退房,他们不退,还耍横,侮辱我们。就这回事儿!你说这事该咋处理吧!”
  “呵呵,这还真是个误会。二位有所不知,我们这度假村每年也就从四月到九月初是旺季,主要收入也就靠着几个月,所以旺季价格比平常淡季高许多。现在已是淡季,价格应该下调,是我忘了通知他们,他们也就没有调,所以……才有了误会。其实,也不怪他们,是我的工作疏忽。还请二位谅解!”袁大头其实是在掩盖岛上高价宰客的事实。
  “既然这样,袁老板打算怎么处……”
  “哎!我打个岔问问,你们什么时间面试?”齐馨月没等那女孩问出来,赶紧打岔反问道。
  “听说,还要五天。今天星期二,他们说星期天上午9点开始!”
  “要不这样吧,袁大哥,她们既然想要安静自在的地儿,就让她们跟我挤挤吧。反正我这床大宽敞,天又不冷,我也不是小孩子,不吵闹她们,她们尽可以安心学习!那988元钱,就作为她们五天的生活费,你看行吧!”齐馨月抓住时机以征询的语气问袁大头。
  “那哪成啊!挤着你,我那所长兄弟不得跟我翻脸呀!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袁大头态度很坚决。
  “你看,她们目前还是学生,经济不能自立,又想上进学习……”
  “这个,大哥我也欣赏!要不这样,我这岛上后面还有间落凤阁,目前空着也是空着,就让她们二位住在那儿,绝对的环境优美,安静自在!”
  “可是,那儿安全么!她们两个姑娘,我怕……”
  “安全没问题!保安二十四小时值班!绝对安全!”
  “那……你们看咧!”齐馨月见袁大头下保证,又态度坚决,也不好再替那二位女孩推却,顺势向她们问道。
  “好是好!只是,我们口袋里没钱,交不起房租!”那女孩没有明确推脱,却找了个没钱的理由。
  “就用那已经交了的988元钱。吃饭免费!”
  “多谢袁大哥了!我这样叫你,不会不高兴吧!”那女孩微笑这问袁大头。
  “不会不会!有你们这样的妹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咧!”
  “这位馨月姐姐说你仗义疏财,果不其然,小妹我佩服!”
  “小妹不用客气!我领你们过去吧!”
  “好!谢谢袁大哥!”
  “我也跟去看看!行么?袁大哥!”齐馨月也要过去。
  “有啥不行的!走吧,妮娅妹子,百合妹子!”袁大头一边领着三个姑娘向落凤阁走去,一边心里窃喜:“哼哼!住到那儿,就由不得你们了!”可他嘴里说出的却是:“上午你们好好休息,吃餐便饭,晚上我请客,为你们接风,请你们唱歌跳舞,咋样儿!”
  “那太好了!多谢袁大哥了!”这回,另一个女孩抢着说了!
  于是,他们四人一路说说笑笑向落凤阁走去!

第八节:贵宾齐集翠芳楼

  马妮娅、盛百合和齐馨月三个跟着袁大头来到进入落凤阁的隐蔽小路路口时,袁大头回转头来对她们三个说:“落凤阁是专门为那些情趣高雅,喜好清闲自在的游客准备的。为了不让游客们打扰,所以,平常我们不允许那些无关紧要的游客进入,也就故意让这小路布满荒草和荆棘,你们小心点,别扎着了!”
  “袁大哥想得真周到!谢谢袁大哥抬举,把我们也当做情趣高雅之人!”马妮娅听袁大头这样说,赶紧顺墙上,表示谢意。
  “不客气!二位小姐本就是文化丰厚,情趣高雅之人,袁某理当如此,只要二位小姐不怪袁某多有怠慢就成!”
  “马妮娅,盛百合!袁大哥真的是对你们特别照顾。我还先来的,就没有这样待遇。你们可要记着袁大哥的好。若到旅游局高就,可要多多关照袁大哥的生意哟!”齐馨月抢茬奉承马妮娅关照袁大头,弄得袁大头心里痒痒的,充满幻想。
  说话之际,他们四人已经到了落凤阁入口。两个保安见袁大头到来,急忙跑过来打招呼。袁大头没有多和他们啰嗦,直接向他们介绍了齐馨月和马妮娅、盛百合。之后用严肃的语气吩咐他们说:“两位小姐住在里面,安全尤为重要!你们可要十二分的小心,切记不能出现任何安全问题!若有闪失,你们可担当不起!”
  “是是是,我们一定加强防备,确保二位小姐的安全!”两个保安一听,急忙表态下保证。
  袁大头亲自把马妮娅和盛百合送进房间,说:“二位小姐,先自己收拾一下,我去前台给你们安排专门的服务人员。待会,她们来了,有什么需要,直接跟她们讲,我们尽最大努力安排好!”
  “谢谢!谢谢袁大哥!劳烦你了!”盛百合抢着答谢。
  “五点半,我来请二位小姐吃晚饭,为二位小姐接风洗尘!”袁大头说。
  “谢谢!我们恭敬不如从命!到时候一定到位!”马妮娅接着说。
  “好!我们走吧!”袁大头答应一声,又对齐馨月说。
  “袁大哥,你有事,先忙去!我没事儿,就和二位妹子说说话吧!”齐馨月答应袁大头后,又问马妮娅和盛百合道:“二位妹子,不会嫌弃姐姐啰嗦,烦吧!”
  “姐姐说哪里话,我们巴不得呢!”盛百合说着,上前两步拉着齐馨月的右手手臂,一边摇晃一边说:“姐姐不嫌弃我们无知就好!”
  袁大头不好勉强齐馨月,只好知趣的独自离开了。不过,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奸笑,在心里说:“哼!不管你们如何矫情,到了这里,就由不得你们了!”
  袁大头离开后,马妮娅和盛百合一下跑近齐馨月,把她搂抱着,叽叽咕咕起来。
  袁大头独自到了翠芳楼,和经理咕咕噜噜一阵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拿出手机,开始拨电话。听声音是在邀请人晚上过来吃晚饭。
  说起来,时间过得也真快,不知不觉中太阳已经西下。秋日的晚风一阵接着一阵,摇曳着翠芳岛上那些开始落叶的,依旧不打算落叶的花草树木,发出一阵阵瑟瑟声。湖水在夕阳的映照下,波光粼粼,犹如散粹的金子,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5:30分到了。袁大头又亲自到落凤阁和香闺苑去邀请马妮娅、盛百合和齐馨月,并把她们带到了翠芳楼二楼雅间香妃厅。
  齐馨月和马妮娅、盛百合发现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两位男士坐在里面了。齐馨月瞅了一眼那两个男士:其中一个大约50来岁,中年发福,腰粗腿细,头大脖子短,脸圆嘴阔,有如日本的相扑选手;另一个四十开外,清瘦俊朗。一看就知道两人都是在官场上混的。至于究竟是什么职衔,齐馨月还一时拿不准。但她想来,既然是袁大头座上宾,官职不会太小。
  袁大头在后面接了一个电话,进到厅里后,他对齐馨月和马妮娅、盛百合一抱拳说:“对不起,三位小姐!还有一位陪你们的客人正在路上,还需要几分钟才能赶到!有劳三位耐心等等!”
   齐馨月心里暗暗发笑,嘴上却非常客气的回答:“袁大哥别客气,天还早,我们等等!”
  “呵呵,对不起,我来晚了,待会儿,我自罚三杯,以作赔罪!”不想,齐馨月的话刚落音,一个身材高挑,体态绰约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抱拳说话。
  “好!都到齐了!我们开始上菜吧!”袁大头转身向着那位相扑似的男子征询道。
  “上吧!想必三位小姐已经饿坏了!”那男子打着官腔。
  不一会,一桌丰盛菜肴上了上来。袁大头亲自安排座位:齐馨月陪着那相扑的男士坐在了首位;马妮娅陪着那清瘦俊朗的男士坐在左侧相陪;盛百合陪着那最后来的那位男士坐在右侧相陪,他自己则坐在下位,担任服务角色。齐馨月和马妮娅、盛百合既不推却,也不扭捏,遵照袁大头安排依次坐下。
  酒过三巡,袁大头举起酒杯说:“有请各位共饮这杯酒,袁某有话说!”
  于是众人都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袁大头放下酒杯,转向齐馨月和马妮娅、盛百合三个说:“你们三位不是想在我们N市发展么?如果能够得到这里在座的三位老板的关照,那必定是一帆风顺,步步青云!”
  “啊!原来,他们都是大老板啊!袁大哥,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怎么不像我们介绍介绍,弄得我们不知礼数,不恭敬大老板!”马妮娅一听,大吃一惊:“这三位老板分别是……”
  “哈哈哈哈,大哥我是故意卖个关子的。现在介绍也不迟。”袁大头接着用手指着齐馨月和马妮娅、盛百合三个说:“齐馨月小姐,陪着你坐的是咱们市里‘文旅集团’总裁刁进才董事长;马妮娅小姐,陪你的可是我们开发区‘文旅总公司’苟撸银总经理;盛百合小姐,陪你的可是咱们翠芳岛社区‘文旅公司’的徐雪贵经理。他们可都是咱们市里的风云人物,和领导们关系密切,你们若能得到他们的关……”
  “哎!对不起各位领导老板,请恕我不知者之罪!还望各位领导老板多多关照!”齐馨月没等袁大头的话说完,赶紧接过话茬:“马妮娅、盛百合,我们三个给领导老板敬杯酒,还要各位领导老板以后多多关照!”齐馨月说着,还故意在“老板”之前,加了一个“领导”的“头衔儿!”
   “好!”马妮娅、盛百合听齐馨月一说,都是呼地站起来,端起酒杯就要给各自身边的领导老板敬酒。
  “好好好!小姐们不必客气!”三位男子都是打着官腔,举起酒杯,却没有喝的意思:“要我们关照,没问题!只是,以后要你们要主动和我们多联系哟!”
  “一定!一定!只要各位领导老板不嫌我们打搅!”齐馨月在前面说,马妮娅和盛百合在后面跟。
  一场酒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喝到七分假意,三分醉意。齐馨月一歪一扭的站起来说:“我,不能喝了!再喝,就要漏!走,走了!”说着,说着就离开席位向外走。
  “我们,也,不能,再喝,得回去,躺躺了!”马妮娅和盛百合也紧接着摇晃着身子,一边说一边向外走!
  “这,这……”袁大头显得很为难的瞅了一眼刁进才。见刁进才向外偏头,他立即会意,大声吩咐服务员送她们回去。

第九节:袁大头云雨惊魂

  齐馨月三个走后,刁进才们也罢席来到了袁大头私人会客室。
  “你们什么时候,把她弄来的?”苟进才问袁大头道。
  “谁呀?”袁大头大吃一惊,以为这刁进才在怪罪他弄错了什么人。
  “那个育儿园教师啊!”
  “啊!幼儿园教师!那个啊?”
  “陪我的那个齐馨月呀!”
  “啊!你说的就是她呀!”袁大头又显得有些为难:“要是她,还真有些难办!”
  “什么难办?”
  于是,袁大头把齐馨月的来历跟刁进才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他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长,有什么难办的!这不是还有他的吗!”刁进才说着头向徐雪贵偏了偏:“再说了,只要那女子不拒绝,她能咋的!”
  “嗯!王铁汉不用怕!只要留住齐小姐就行!”席雪贵接过话茬说。
  “陪你们的,你们满意么?我看都不错!”刁进才又问苟撸银和席雪贵。
  “不错!很不错!”
  “比原来的两个品位高多了!”苟撸银和席雪贵赶紧表示满意。
  “好!三位领导满意就好!”袁大头心里石头终于落地了。
  “那就设法,把她们三个留下!”苟进才吩咐袁大头。
  “行!我不让她走,量她也走不了!”
  “注意!千万别弄出问题!”
  “我知……”
  咚咚,咚咚……不想,袁大头的话没说完,苟十香敲门走了进来:“老板,我……”她刚开口,却见刁进才们在那儿,又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你们说事,我们走了!”刁进才见苟十香说话吞吞吐吐,知道有些事不想当着他们的面说,赶紧挥手,让苟撸银和席雪贵和自己一起离开了。
  “老板,我们还是去晚了,那老师两天前就已经辞职走了!”苟十香显得十分焦急。
  “没事儿!她自己送来了!”袁大头奸笑着说。
  “自己送来了?”苟十香不知所以。
  “就是齐馨月!刚才大老板已经陪同她喝酒吃饭啦!”
  “啊!这么巧!”
  “这事儿以后再给你详细说!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留住这三个女子!留住她们,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苟十香听袁大头这样说,放下了心里的石头,跟着袁大头,走进了袁大头的卧室,洗嗽之后,开始了“被子里的阴谋”。
  待是所有的人都走后,时间早已进入初夜。暮秋的夜晚,一抹淡淡的月光静静的洒在翠芳岛上,冷冷的清辉溢满淡淡的清寒。花木从中偶尔传来蟋蟀的哀鸣。夜雾犹如少女的薄纱轻慢,于徐水水面缥缈,在空气中弥漫,把一丝湿润和一丝静谧送上翠芳岛,把岛上所有的景物——包括人世间的龌龊与腌臜,全都淹没在秋夜的苍茫里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袁大头万万没有想到,他与苟十香“被子里的阴谋”到了极致,大汗淋漓,“云雨”将布的时候,枕头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使得他猛然一惊,身体畏缩,在亢奋与难受的混合中汗水冷却,心绪烦躁。
  “他奶奶的!睡个觉就不安生,谁他娘半夜号丧!”他拿起手机本不想接,可一看号码,是刁四贵的,又不禁浑身紧缩,心里发慌——因为,他知道,刁四贵知道的他习惯和脾气,半夜三更,若无要紧事,他是不敢打电话来的。于是,他划了接听键:“老刁,啥事儿啊?这么急!”
  “大事不妙了哇!老板!”电话那边传来刁四贵拍脑袋,打脸皮的焦急声。
  “啥大事不妙!快说!别在那儿扯犊子!”
  “昨天晚上,我不是安排人,将凤凰岛上那个老鳖球弄晕,让人拉着摁了手印,并把他和所有的家什都送到梨树坡上,我们为他建造的平瓦房里么……”
  “是啊!这事儿你不是跟我汇报过,我知道哇!”
  “我安排了一个以前送去的一个老家伙帮忙看着那老鳖球。刚刚那个帮忙看着那老鳖球的老家伙来电话说,那老鳖球,大约在两小时前,被人强行劫持走了……”
  “啊!被人劫持走了!”袁大头这一惊非同小可,浑身冷汗直冒,头皮发麻,说话哆嗦:“知道,是是,是什么人,劫,持走的?”
  “那老家伙说,不知道是什么人!”
  “咋咋咋,会出现这,这事咧!”
  “关键是,坡上有多事的人报了警!现在警察已经赶到了梨树坡,正在坡上进行走访调查啦!”
  “啊!已经惊动了警察?”
  “是啊!要是让警察查出了,是我们强行把那老鳖球弄到哪儿,又趁黑夜推他的房子,那就麻烦大了啊!”
  “好好好,你别再说!赶紧过过过,过来!我们商量,商量!看看有啥,啥补救办法!”袁大头说话已经不利索了。
  “我已经在去你那儿路上了!马上就到!”
  袁大头放下手机,呼地一下掀翻了盖在他和苟十香身上的被子,露出一对拔了毛似的猪的嘎白色的酮体。接着双腿向上一抬,屁股尖着,向右一旋,双脚落地,慌忙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
  苟十香心里有些不畅快,可她听了袁大头接电话的内容,也是吃惊,浑身肌肉发寒、紧缩。她不敢多言,也跟着袁大头起床,套衣服。
  袁大头拧亮会客室的灯光,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光景:起风了,窗外的常青树被呼呼的夜风摇曳,发出阵阵嘶哑的“沙沙”声;起云了,月亮被厚厚的云层遮挡,失去淡淡的光芒;降温了,夜风把一股股寒气逼近室内,穿透衣衫,让人感觉有些透骨的清凉。袁大头不禁打了个寒颤。
刁四贵匆匆忙忙走进袁大头的办公室,一边用手捋着被风吹乱,耷拉在眼角的头发,一边用带着颤音的语气问道:“老,老板,你看这,这有补救的办法么?”
  “补救!咋补救?你告诉我!”
  刁四贵知道袁大头要把账算到他头上——因为,这事自一开始就是由他亲自负责的。此时,他不敢解释,只好以试探的口气问道:“能不能先给‘三老板’去个电话,让他问问是不是开发区去的警察,了解一下情况,打个招呼!”
  “给老板打电话,你这不是‘耗子钻蛇窝——自寻死路’啊!给他打电话,不就是告诉他出问题了吗!”
  “那,咋办?总不能坐着等……”
  “咋办?你不是让六子几个具体办的这是事么?你现在就叫上他们,赶过去把情况弄清楚,回来再想办法!千万注意,不能乱吆喝,走漏消息,扩大坏影响!”
  “好好好!我知道!这就赶过去!”刁四贵转身就走。
  袁大头望着刁四贵远去的背影,心里一片混乱。

第十节:落凤阁旧客回房

  马妮娅和盛百合住进落凤阁,的确是安静自在。吃喝不仅免费,而且还有专门的服务小姐服务。她们整天看书翻资料,一心的学习。身心疲惫的时候还可以在那小道上四处转转,走走,看看徐水水上烟波浩渺的风景,好不惬意。
  自马妮娅和盛百合住到岛上之后,齐馨月也似乎有伴了,大胆了。她也时不时的到落凤阁,和马妮娅、盛百合聊天、观景,或者到翠芳楼,跟那里的经理或者服务员,或者保安聊天,说说笑笑,甚是轻松和愉快!
  当然,袁大头也会时不时的跑到落凤阁,或者香闺苑去关心关心马妮娅、盛百合和齐馨月,问问她们在岛上住不住得惯,吃不吃的好,或者还有什么需要,什么什么的。当然,每次去的时候总少不了代那三位领导老板表示对三位小姐的关怀和问候,更多的还是希望三位小姐努力留在N市发展,留下来,就一定能够前途无量。
  每次收到这样的消息,马妮娅、盛百合和齐馨月都会表现出极大的兴奋与欢喜。袁大头见了她们的表现心里真的是喜滋滋的。
  一晃三天过去了。第四天黄昏。
  太阳已经落下西山。秋日的晚霞一片血红,被远处的青山之峰犬牙似的相切,犹如一道道巨剑直指苍穹。微风轻轻吹拂,湖水粼粼的波光透过翠芳楼西风轩的窗棂,照耀在墙上壁画镜上,反光有些刺眼。
  吃晚饭的时候。袁大头让人把齐馨月和马妮娅、盛百合叫来,由他亲自陪同用餐。用红酒,他们推杯换盏,喝至脸红心跳之时,袁大头又以讨好的语气对齐馨月三个说:“上次来的三位老总刚才打电话了,说他们明天晚上来陪你们三位小姐吃晚饭,预祝马妮娅和盛百合二位小姐面试成功,加入N市公务员队伍,为N市公务员队伍添光增彩!”
  “哎哟!领导老板们这么忙,还把我们的事放在心上,不胜感激!明天来了我们一定多陪领导老板喝一杯!谢谢袁大哥从中斡旋!谢谢!小妹我,也敬你一杯!”马妮娅听说明天那三个老板领导又要来为他们预祝,赶紧表示谢意!
  “我也敬袁大哥一杯!谢谢袁大哥帮忙!”盛百合也举杯相邀,以表谢意。
  “好好好!我喝,我喝!”袁大头一连喝下两杯,有点不知自己了:“只要你们以后,好好跟着老板们,保证你们吃香的喝辣的,步步青云!”
  “袁大哥放心!以后,我们一定,一切听领导老板的!”
  “好了!我吃好了!谢谢袁大哥相陪!”齐馨月放下筷子,一边用餐巾纸擦了擦嘴,一边起身向外走。紧接着马妮娅和盛百合也说吃好了,要赶紧回房间做最后的抱佛脚,随着齐馨月离开了。
  时至月之中旬。徐水水面象是一面镜子,圆圆的月亮映在水面,在微微夜风的吹拂下,波光粼粼,与岸上绕岛小路路边的路灯融融的灯光相辉映,把水边各种各样,高低不齐的花草树木倒映在水里,朦胧模糊的影子在水中随着涟漪晃动,仿佛一块块巨大的乌云,在水底漂移。天空偶尔有白云飘过,渐渐的消逝在远方。天空碧澄澄的,月亮显得分外皎洁。
  袁大头一边想着心思,一边走向自己的住处:“‘大老板’不用说,他看中的人已经自己送上门了,能不能征服,就是他自己的事情,我们不必担心;‘二老板’和‘三老板’喜欢的类型,已经有了人选,他们都已经见过了,看样子他们更喜欢现在的两个,就不用担心那些已经弄丢了的三个了。真的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看来,我冤大头,不光是头大,运气也不错……”袁大头想着想着,不觉已经到了自己住处。
  “你咋搞到这么晚才回来,一顿饭吃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是一粒米一粒米数着吃的不成!”袁大头正要用药匙开门的时候,突然,门从里面打开了,苟十香满嘴醋酸味的问道。
  “陪客人,总不能客人不放筷子,离席,主人就跑了吧!”袁大头找了个很合适的理由。
  “也是,你是她们的救星,是她们的大哥,她们还不得尽心尽力的陪你吃个够,喝个够哇!”苟十香的话语中不仅带着醋意,还带着讽刺。
  “哦!”袁大头打了一个嗝:“陪个客人,你也吃醋,不显得无聊啊!别啰嗦,我很累,要休息,你去放水,我要洗洗!”
  “噢!陪吃陪喝,是别人的,当丫头做事儿,是我的!”苟十香虽然嘴里在啰嗦,脚步却没停下,走向了洗澡间。
  鸳鸯澡洗罢,袁大头搂着苟十香,打情骂俏还不三分钟就呼呼大睡了,留下苟十香一个在床上翻来覆去。
  “着火啦,着火啦……”半夜时分,突然从落凤阁那边传来一阵吆喝声。把袁大头和苟十香从睡梦中惊醒。他俩迅速的穿上衣服,跑向落凤阁。在通往落凤阁的小道入口处,他们遇上了刁四贵和另外把守落凤阁的两名保安以及岛上的一些警醒也赶到了的员工。
  “你们三个和我们一起过去看看!你们回去休息!明天还要上班!”袁大头不想张扬落凤阁可能发生的不可预料的事,留下了刁四贵、苟十香和两名保安,把其他的人都挡了回去。
  袁大头五人用手机照明着,迅速来到进入落凤阁门岗处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他们发现夜值的两名保安分别被两件黑色斗篷罩着,死猪似的睡在门岗两边。落凤阁内一片漆黑,只有院子中央一堆杂草还在燃烧,冒着火星。
  袁大头令随身跟来的两个保安把昏睡的两个保安弄醒,再打开所有灯光,直接向马妮娅和盛百合的房间奔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更是让袁大头三魂掉了两魂。不仅马妮娅和盛百合两个仍在呼呼大睡,就连上次失踪的三个女孩子也莫名其妙的橫躺在了她们两个的床上睡得死沉死沉的。
  袁大头来不及细想,吩咐四名保安同时值班,两个在园内暗处,两个在院外明处,并一再嘱咐他们万分小心,不得再出什么差错!
  待保安们答应后,他便转身向刁四贵和苟十香一挥手:“走!”奔向香闺苑。
  天色突然黑暗。乌云把月亮赶回了老巢。夜风一阵接着一阵掠过徐水水面,闯上翠芳岛的时候,卷起地上的尘土和落叶,把翠芳楼的门窗拍的咚咚作响,将整个翠芳岛都淹没在黑暗和呼呼的风声中。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西部文学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588
发表于 2020-11-25 21: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0

主题

789

帖子

181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15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6: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20-11-25 21:53
欣赏老师连载,点个赞问好!

谢谢管理员老师鼓励!
一个爱用码字的方式交朋友的人,有着语言不羁,不拘小节的性格,满怀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1-21 12:53 , Processed in 0.075696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