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46|回复: 1

[长篇连载] 【青林边小说】八路军排长叶成德(1--6)

[复制链接]

111

主题

125

帖子

87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71
发表于 2020-11-26 10: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过鬼子的封锁线


     一九四二年六月。冀中敌占区。
    现在是六月初的一天下午近14点,天气非常热。山路上,两边发黄的土堆和接近如皱褶般的山壁的忽高忽低的土坎上,长满了一片片碧绿色的野草和小树。看过去,在干燥和充满热气的阳光里,更加诱人和绿茵茵的。中国河北的山野:青山相邻,褐土色动人的山壁,连绵的山峦,更加雄浑而秀丽!
    这时,在山路上,走来两个八路军,一高一低。个子有一米七,身壮如山,头戴蓝灰色军帽正中有两颗黑色钮扣,固定在军帽两边斜斜的长的帽带,在向前伸出的宽宽的帽檐下,一双纯朴机智明亮的眼睛,鼻梁挺直,他略润亮的鼻翼时不时微微翕动一下,在鼻子下,一串黑黝而诱人胡子,一张嘴似乎闭的紧紧的,他那黑里透红的锐气俊逸亲近的脸庞,不时地出汗;在他灰蓝衣领里略显半旧白衬衣一细溜的边。他身着蓝灰色军服,厚实的胸部,一根酱色宽皮带紧系在他军服里有些微鼓的肚皮上,以及在他雄浑的腰间紧系着的宽皮带上,露出些他蓝灰色军衣皱褶的边,他白衬衣和蓝灰色军服衣袖略高地卷在他粗壮的双手手肘上,他脚穿一双细白边黑面的布鞋,一根根细条的绑带至他肌肉发达的两腿膝盖上。
    他就是八路军冀南军区第113师第3团4营4连3排排长叶成德,26岁,他是贵州原遵义县牛蹄场的农村人。1934年底因放跑了红军,被逼逃离家乡,在四川自贡做苦工,第二年因为太劳苦,就和一些工友,其中就有,比如:陈长根、陶奇等,到陕北,本想当红军,就只好参加了八路军。我们稍后再叙。
    走在他身边的是:19岁战士小柳。接到八路军年轻34岁的团长成汉生的命令,在午饭后的十三半时,叶排长和战士们刚好在清树弯仅有十多户村民的李村,在遗弃的一个地主大院的地坝上,在夏日炎热的阳光下,进行军事训练。刚一会,走进来一个团部通信员带来了成团长的口信,让26岁的叶排长去团部接受新的任务。于是,他把训练任务向张松副排长交待一下,就带着小柳马上往位于杨庄的,来去要近8个多小时路程的八路军团部走去。那么,回来时,应该是晚上20多点了。
    据历史记载:从一九四一年到一九四三年间,正是日本侵略者对中国八路军晋察冀根据地搞“铁臂合围”,“肃正、滚雷”式凶残大扫荡的时期。在全世界的军队中,日本侵略者极度凶毒,这一群在世界人类中,是最肮脏的早已散失人的良知的人渣企图立即灭掉中国和中国的八路军、新四军等抵抗力量。他们在广大的冀中平原上,扩展了有长达一万多公里的交通线路。这些大小公路把众多的村子连接起来,仅离那里的村民至多就有七八地远,有些更近,就有鬼子大小据点和炮楼、壕沟铁丝网达一千六百多个。这种情形,就像一个人拿着刀,在你的近处呆着不走一样。还有每隔一个小时不到,就有鬼子的摩托车来回巡逻。这就是说:日本侵略者妄图长期监控、奴役、围杀处于艰苦抗战中的八路军和帮助八路军的敌战区的乡民。
    (这部小说和另一部长篇小说《八路军连长王飞》,还有小说《八路军营长肖龙》将全景描写中国人民的军队八路军坚毅打击日本鬼子的大量故事。比如:平型关、百团大战、五一大扫荡、宋庄、神谕关、韩村等战斗。)
    一路上,叶排长的心根本就不能放松,因为,目前他和小柳走得的这条路,正是鬼子的巡楼车需要经过的道路。他不知道:此前一次鬼子的巡逻车是什么时候经过的,下一辆车又何时来到。
    不,不能在这条大路上走。得走小道。八路军豪爽英勇正直亲近的叶排长想道:可是,走小道,必须绕过几座山,这样的话,还要过三道封锁线,而前面两道是在一带较高的土丘上,下面都是很深的草,容易通过,可第三道是:一处炮楼,而且,土坎上的草都被扒光了,有几条交通沟。想到这里,叶排长右手习惯性抬起放在他被前面太阳照得发亮的性感鼻翼下黑黑胡子上,轻轻摸了摸,又想道:对,走小路。老是这样走,万一自己被前面的包谷叶遮住,没有看见鬼子的车,那自己和小柳就会碰到鬼子,这样就危险了!想到这里,他把右手从鼻翼下的胡子上放下,立刻把脸转向,心情愉快的老想找自己聊天的小柳。看到他愉快,心情舒畅的脸庞,叶排长认为:毕竟小柳18岁不到,一副大孩子的幼稚没有焦愁的样子。他没有马上说,又想道:就让他高兴一会。自己要多费点心,也要多关心他,还要注意鬼子的巡逻车。想到这里。叶排长就还是习惯性抬起头,他看了看小柳高兴的脸一下,就把脸,向前面路上看去,也还是往前走,在想该走那条小路时,就听到了有些小声急促的车的声音。

二、八路军排长叶成德

机警的叶排长立刻意识到:鬼子的摩托来了!顿时,停下往前迈动的步伐,立刻说:
    “鬼子的巡逻队!”一直想和自己排长聊天的小柳,看到排长几乎很少说话,他就自己在心里对自己说,看他的神情:在边玩边走;还时不时,把系在他腰间皮带下的军衣包里的火柴拿出来在手里擦燃,看着,觉得好玩;有时,还弯腰拾起地上石块,往前面投去,他获得的感觉是:他在扔手榴弹似的。这时,他还想把前面的草,扯些在手里看看,然后,在自己的手里把自己的手指缠起,他觉得好玩极了。听到了排长的声音,他脸都抖了一下,马上问:“排长,真有鬼子的巡逻队?”
    “快,躲起来!”叶排长紧急说,他同时在听,他无疑想细听鬼子巡逻车的声音的长短,并一方面往前面的小路一看,在一丛包谷杆边土灰的路上,还没有看见鬼子骑在摩托车上的挎着枪的身影,可是,摩托声在变得大些了。叶排长立刻决定躲起来。他看了下路边,是一横片的小草,而只有大路对边坎下一些树草。他意识到:那些树可以躲一下。
    “什么?”小柳还处于欢快意犹未尽里而有些莫名其妙中,他没有意识到:此时的危险!还手脚无措站在自己排长的身边。
    “快走!”叶排长伸出右手,拽住小柳的左胳膊,往大路对面迅速跑去。他原先一直以为前面有包谷杆,没注意到这边根本藏不住人,就只好到对边路下面躲一下。对边路坎下有树子和草,还隔马路远点,这样可能更好。他俩跑下了马路斜坎,到一些相挨一起的树下,利用树和有些斜坎上的茂盛的草作掩护,然后,趴下在树草间。这时,鬼子的巡逻队摩托车惊耳的声音传到了叶排长耳朵里。叶排长立刻把右手伸向扑在草里插在他宽皮带里的肚皮上驳壳枪,左手马上拨松皮带上,抽出驳壳枪。
    小柳看见自己排长把驳壳枪抽了出来。不解问:
    “排长,你怎么把驳壳枪都拿出来了?”
    “要小心鬼子。”
    小柳更迷茫了。问:“鬼子并没有发现我们?”
    “这不是发现的问题,而是要防备。”叶排长非常有对敌经验,显然是在鬼子出现和是否他俩被发现中,在非常不确定时,必须要防备。
    “看,鬼子的车开过来了。”小刘睁大眼睛惊愕大声说。
    趴在他身旁的叶排长赶紧用左手手臂把小柳的头按在草里,不想让他看见鬼子,毕竟他还小。也同时,中断他的惊慌。叶排长自己也低下头触到草之间的地上,他还是略微抬起点脸监视鬼子:仅几秒钟,鬼子的巡逻车从他上面的多颗小树间往长着茂盛野草土坎边上的大路,急急而过,就像一股风一样。他看到:坐在摩托上,腰间紧系宽皮带,肩挎上了刺刀的步枪的鬼子,一副气焰凛凛,不可一世的神态。
    当鬼子的巡逻车一过。叶排长没有马上起来,他认为:再等一会,也许更好些。小柳却马上起身,叶排长马上一使力,把他的背按在地上。
    小柳说:“排长,鬼子已经过去了。已经安全了!”叶排长没回答。立刻把脸往上面斜坎上的路边看,没有看见鬼子,才踏实了。他才爬起来。他几乎有个习惯,过去的事,一般就不想了,毕竟是安全重要。然后,把驳壳枪插进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说:“走,过前面的封锁线。”
    “排长,别急呀。时间还早。”小柳由于刚才的紧张无事,一下就忘了。马上恢复了他顽皮的天性。还有他觉得和自己厚道坚定英勇的叶排长在一起,是踏实的。又畅快起来。
    “我们必须早点过封锁线到团长那里接受新任务。这一来一回,恐怕到排里,已经是晚上了。咱们还是快点。”叶排长说。
    “那好吧。”
    “小柳,你是一名八路军战士,要在战斗中尽快成长。明白吗?”叶排长觉得还是要指出来,帮助一下小战士小柳。
    “嗯。”小柳回答得小声。
    “什么?”叶排长听得含糊,重新问。
    “我。”小柳含糊说。
    “你还是少玩点,多注意前面鬼子的情况,现在并不安全。”叶排长善意提醒他。
    “我知道。”
    “等会要过鬼子的封锁线了。一定要听我的话,小心点,听到没有。”叶排长必须要再次说,他知道,过鬼子的封锁线,就是生死在一瞬间注定。但是,他不愿意,也不想让这样的事降临,一直都在警觉自己。
    “嗯。”
    “好,走吧。”
    “是,排长!”
    ……
    他俩后来十分小心地过了两道封锁线,又走了一段路,前面就第三道封锁线。
    在前面的土丘上,高耸着一座青砖炮楼。在它前面西侧过去,有一座小房子,看上去是鬼子住处。从炮楼缓缓而下是斜坡坎,据说是:交通沟、壕沟。它(炮楼)斜坡上的草已经被铲除,只看见:在燥热的空气里,晒得发烫的从这一边(东边)至那一边(西边)呈土黄色的交通沟。那垒在壕沟上的呈波形发热的干土,仿佛一道道不可逾越的障碍,令人望而生畏!而在沟上边,由低而上是斜斜的土坡边。设置了从那面到这面的铁丝网。小柳看到这令人戒备森严的炮楼就心里发悚。他俩在接近炮楼一边(东侧)趴倒,在打到他俩戴着军帽头上边的,一片茂盛绿油油的野草旁的土石上,心都在悬着,因为,这一过去是接近炮楼壕沟的一处野草丛。
    叶排长明白过这个炮楼充满着危险。只要你靠近它,这个感觉就令你发抖,身子发硬。可是,他还是要过这一炮楼到八路军团长成汉生那里接受新任务。决不能耽误,因为,现在的八路军晋察冀根据地正处于日本鬼子凌厉的围杀中,那么,情势随时都有变化。他相信成团长还在李家村指挥部等待着。
    “小柳,别慌。“叶排长看到他紧张。立刻安慰18岁的战士小柳。
    “嗯。”小柳抬起脸看了看排长冷静、英气勃勃的脸庞,感到他对此心里有数说。
    叶排长抬起脸又转过来,朝他前面斜侧矮土坡上的炮楼看了一下。这时,上面没有人。叶排长立刻思索道:也许这个时候鬼子在炮楼里呆着睡觉,在里面聊天、或者什么。对,趁这时他们在里面,立刻过交通沟。嗯,如果遇到情况,怎么办?我又该怎么做?”想到这里,叶排长有些犹豫。他又往上看了下,又想道:不,这可能是机会,如果错过,就要等一阵,到时想走就不好说了。哎,看来,小柳害怕,而到时真的遇到危险,自己就掩护小柳,让他去团部,接受任务。想到这里,或者有了这个主意。叶排长就转过脸,对小柳说:
    “走。”
    “是,排长!”
    叶排长从打到他脸庞的茂盛的绿草丛中、起身、弯腰,立刻迅速朝斜侧的一处土坎跑去;小柳也跟上,看来也不要落后。他弯着腰,看着自己排长紧系宽皮带的腰身,还有他在跑动时,挂在他紧系宽皮带腰间后些的盒子枪皮套就不时拍打着他圆鼓鼓的屁股,也发出声响。他感到:自己排长浑厚有力。使他更踏实,好像是自己哥哥在牵他手跑似的。然后他俩到土坎边,沿着土坎往前就是挖成一条呈土黄色、铁锹印纵横窄窄的交通沟。叶排长马上停住,他转过脸来特地看一下:小柳是否跟在他后面、或者掉下了。而看到小柳在自己身后,由于刚才那段紧急的跑动,小柳开始喘气,叶排长安心了。他静了下,他觉得:鬼子没有发现他们。有作战经验的他还是稍稍抬起头,再看一下似乎要多看一次,多想一下:矮坡上的炮楼里和炮楼的侧边门里,是不是有鬼子出来。他看了没有。觉得是自己太谨慎了。就回过脸对小柳说:
    “前面的交通沟上正对着炮楼。我俩尽量把背弯低些,不要高过沟面,尽量跑过去,不要让鬼子发现。”
    “是,排长。”
    “好。开始!”叶排长声音还是小,可你能感到他果断、绝不拖延一秒的秉性,好像他说走就做的而不是那种没有章法的特性。
    他们在太阳照在凸显铁锹印横竖不一的交通里,几乎,头低得挨近了地面,向前面非常快地小跑而去……

三、炮楼下的交通沟

叶排长和小柳弯着腰,继续往前跑着。叶排长心里也在跳动,自从他靠近那片野草丛中,就心脏在加快跳,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仿佛要把他全身处于不得安宁的状态中。他往前跑着,也想既然鬼子没有出来,干脆跑过交通沟,到了那面,只要跑一段几分钟的路,就到了一片树林,鬼子看见了,他也不怕。他这样想,两脚就在本能地跑得更快了。小柳看见自己排长在前面跑快了,也紧跟着跑。
    这时,有三个鬼子从他俩上面炮楼土坡边一条小道慢慢地走下来。叶排长刚跑出这一段交通沟,刚想跑到鬼子走来的这一方向的交通沟,他忽然听到了鬼子闲逸聊天声,他感到不对,就立刻退回来,并撞上身后小刘,他紧急小声说:
    “有鬼子!”
    小刘看到了自己的叶排长回身,并不断往后退,突然,惊慌起来!
    这时,叶排长都慌乱,因为,就要通过封锁线,却真的遇到鬼子。他右手本来地伸向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黑亮枪柄,左手抬起扣在皮带里;这一往回移动,他觉得鬼子可能看见他,或者没有,不管怎样,看来三个鬼子是要下来。他当了五年的八路军,对这一情况,虽说,不是没有遇见过,可是,这里遇见就是说此刻这种情形,他遇到过三次。尽管他紧张,一时也脑袋发晕,可他立刻甩了甩头,才清醒些。他想道:自己不能慌,万一这样,小刘就更慌了。鬼子下来,可能是别的事,对,有可能是巡查。想到这里,他接着又想:自己和小柳可能危险,如果他们下到了交通沟里,正好面对,尽管自己是在交通沟的岔口,鬼子可能会顺路过来,也可能会到他俩这面岔口被交通沟伸出些发干的沟壁。他搞不准鬼子会走哪一段交通沟,有可能被他们看见的机会有多大,而心里七上八下。
    然后,叶排长边退,立刻注视着往他俩这面走过来的鬼子,立刻意识到:鬼子走得是他俩这一段。他又慌了一下,仅几秒钟,觉得自己不能慌,做好应对的准备。然后,他才马上控制自己情绪,立刻转过脸对挨近他身后的小柳小声说:“小柳,等会我们被鬼子发现了,我掩护你,你过封锁线,到李家村找团长。”
    “不行,我们一起走。”紧张中的小柳不肯离开自己的排长,有些倔地说。
    “听话!”叶排长声音发紧低声喊道,神情更焦虑更急迫,这在说明情势的危险和难以避免。
    “是,排长。”
    三个鬼子的脚步声,没有这样快,叶排长感到了可以利用这一机会。他这时,才往回看,他俩的身后,还有一条叉道。他这时,想都没想,就拉着小柳的手顺便退向一条。他想:在搞不清鬼子要走那条交通沟时,就看运气了!
    他决定不再退,看见鬼子就开枪,然后再说。
    “小柳,就在这里。”叶排长退到拐弯处,身子闪到交通沟有些潮润的土壁上。这一处有些凸出的交通沟灰土色的沟壁可以遮住一些。叶排长右手再次伸向斜插在肚皮上的宽皮带里的驳壳枪抽出来,右手几乎埃着褐土色沟壁,枪口朝上,心里更紧张,一切就看运气了!
    这时,他听到了鬼子朝这一面缓步地走来,还传来了鬼子的闲散聊天声。
    看来是躲不掉了,必须马上动手,然后,在打死鬼子后,往右前侧交通沟跑到那边的一段很长的地势,再迅速进入树林。想到这里。叶排长已经看到了鬼子穿着黄色大头皮鞋的脚背。,他立刻身子往外一跳出,手里的驳壳枪就响了:三声枪响。叶排长看见他发出的子弹,击中前面的鬼子的胸部;然后,走在旁边的一个瘦个子鬼子的头被打中,后面一个鬼子,被他自己同伴挡住。叶排长立刻前进一步,用左手,把头被他打中的鬼子拉到。这个鬼子当场就不行了。叶排长紧急向后面的有些胖的鬼子开了两枪,打中了这个鬼子,不等他倒地,叶排长迅速喊了一声:
    “小柳,快跑!”他知道,现在是赶紧脱离鬼子的时候,鬼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听到自己的排长在喊自己,小柳在一分钟间,看到自己排长动作很快,好像排长就自行处理这事。而对于眼前出现的情况,使鬼子楞了,几乎吓晕了!但是,仅几秒,被同伴挡住的一个鬼子,他立刻反应过来,回身迅速后跑。这个叫中田的鬼子,他可能想跑回炮楼、或立刻脱离即刻来自八路军的袭击,喊来鬼子,打死看到的八路军。小柳听到了自己排长喊自己,把靠在湿润的沟壁上身子,一出,跟在自己排长后面,向前面跑去。叶排长立刻打死这个企图招来同伴的鬼子,继续往前跑去。
    小柳仅跑了三步,突然,被后一个肩上、脖子上有血的鬼子抱住了双腿。
    “哈齐路!哈齐路!(日语:有八路军)”这个鬼子极力叫喊道,声音又高又大声。他显然是想让炮楼里睡午觉的鬼子听到,然后。跑下来抓住两个八路军。
    这时,叶排长看到鸠山君抱住小柳的腿。

四、遇到鬼子

而这时,小柳急切想挣脱他。可他感到自己的小腿,被一双铁钳似的鬼子的双手抱得紧紧的。
“排长!排长!”急慌了的小柳喊道,一脸涨红、无可奈何。就像被鲨鱼咬住了脚一样!
叶排长立刻转头,并同时,看了一下土坡上的炮楼,还没有出现鬼子。
必须把这个鬼子解决掉,否则真的完了。叶排长紧急思索。回转身,两步急跑到被鬼子抱着双腿着急的战士小柳身旁,紧急抬起驳壳枪对着鬼子的脑袋连开两枪,鬼子鸠山在惨叫两声后,才中断了拼命大喊,他想捉住通过封锁线的八路军的想法就白费了。
然后,他(鬼子)不甘愿地身子一倒,像倒在地上的泼皮倒在交通沟里。
“快跑!”叶排长喊道,这是对吓慌了的第一次遇到这一情况的小柳喊的。这时,或许、应该是最后的机会,叶排长意识到。就伸出左手,攥住小柳的右手,往西侧交通沟跑。这时,炮楼里的鬼子机枪响了。这时,跑动的八路军都在鬼子的火力范围。叶排长左手拉住小柳,飞快地跑着,他没有回头,也没有要打一枪,他感到:鬼子想先打伤他俩,然后看见他两跑不动了,就跑下来逮住他俩。就如猎手打猎一样。而叶排长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尽快脱离鬼子的打击。这时,一排子弹打在了低着脸跑的叶排长的头边的交通沟上的泥巴,溅些在他的脸上和英气的军帽上。他还是立刻喊道:“低下头,小柳!”他现在急于这样喊,因为他来不急看慌张的小柳,他非常清楚目前不是出多余动作的时候,这样,会更麻烦的。
鬼子的机枪一直都向着跑动的叶排长要快速通过的交通壕跟着射击,绝不放过!就像不放过一股空气漏过去一样!
“是,排长!”小柳慌张中回答了这一句。这个时间,已经什么都不想了,他要拼命跑过交通沟。叶排长在跑动中还是意识到:鬼子可能马上就沿着土坡追下来,必须更快,否则,就完了。他们在交通沟里,飞快地跑着,很快就过了交通沟,然后,上了那片矮地,鬼子又从炮楼里打来了一串又一串子弹,打在了叶排长身后的灰地上,又溅起土渣,多次溅在他俩的身上   。。。。。。。。
   他俩跑过交通沟,过了炮楼,还有一段略斜山地,飞快地跑过就进树林里。然后,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叶排长是农民出身,人非常强壮,都累得感到胸部闭闷,几乎倒在地上。他嗓子发干,用双手扶着身旁的一颗树,急急地喘气,过四五分钟,才稍好些。才说:
“小柳,再看看鬼子追来没有?”
同样累的脸涨红、心口发硬、心脏蹦蹦跳的小柳,手捂着起伏不止的胸部,就转回头,看了一下他们身后一斜而下的宽宽的长着绿草的土坡,没人。才转过脸回答:“排长,没有鬼子追来。”
叶排长不放心要再次确认,又问:“小柳,你看清没有?”
然后,小柳又看了一下说:“排长,看清了,没有鬼子跟来。”
叶排长才踏实了。他把背靠在一棵树干上,歇了很一会,心情平静了,才出了很大一口气说:“走,小柳,我们去团部。”
“是,排长。”
然后,叶排长把驳壳枪插进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就和小柳走了40多分钟,到了杨村。
   他俩见到了有些高、脸也瘦,充满坚毅的八路军团长成汉生。他34岁、爱说笑、随和、神情是那样的可亲。他正在收拾桌上的地图,又匆匆地走到挂在灰土旧墙上的公事包,把它取下来;警卫员在收拾一些用品,比如:衣服、电话机、文件等。
叶排长快步走了进来,没有喊。46分钟前的遇险被他忘在脑后,他就想见到。

五、八路军团长成汉生

副排长商量怎样打这次仗。
“团长!”他看到了成团长,在收拾一件旧军衣。成团长抬起头来,看见叶排长,那一股股细细的汗水挂在他从窗外光线照得汗亮涨红的脸上,就像他的脸被水淋过一样:
滑亮亮的。
成团长风趣说:“叶排长,你再不来,我要重新安排别的连队,去担任这次阻击任务了。”
在说时,右手伸进他腰间系着宽皮带下的包里,掏出一张手帕,递到叶排长发汗的手里。叶排长没有作答,他知道成团长,爱说这些玩笑话。就用成团长的手帕,擦去自己脸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让脸涨红的小柳擦汗水。
“好了,不跟你闲话。”成团长仿佛自问自答嘟哝一句。
“你看到了,叶排长,我们正在准备转移,还有在萍乡几个靠近日本鬼子淮阳县城较近的八路军第一、五、六三个师,12个团,都处在鬼子的主要围剿的范围内。我们八路军这12个团将在明天傍晚才能撤完这十五个村子。目前,只有四条路是从南面、西面、两个方向撤离。这其中,鬼子会赶来阻断消灭我们撤离的部队。有五个连排已经赶到上述几个地点:支岩、虎石山、梁原口这几座山。还有是:西南面到龙山这一面的青良山。你们排就到青良山阻击鬼子一天。”
“是,团长。”
“这条路主要是通往杨村的主要道路,嗯,顺利的话,最多就一个小时到这里。鬼子势头不小。”说到这里,成团长脸色沉重,再也看不到他带着风趣的脸容了。
他又看了下在注视自己的默然不语、而目光恳切、英勇的叶排长的脸,感到自己的战士是那样的纯朴忠厚、豪气正直。
“你们三排必须在明天早晨达到青良山,早点了解它四周的地形,做出应对决策,这对你们很有帮助。”说到这里。成团长又问:“叶排长,你看,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没有说的,团长。”
“还有你要把问题看严重些,不要大意,日本鬼子是很凶残的。”成团长叮嘱道。
“团长,我知道。”
“你们只要把鬼子拖到傍晚,就可以撤离,然后到东王村我们新团部。”成团长特别交代,他的话是有些轻松,可他感到这事是八路军付出生命代价的阻击战,是非常奈何承重的。
“我明白,团长,我保证完成任务。”然后,叶排长看了看天色,说:“团长,我马上就走。”
“叶排长,你吃点什么再走。”和蔼的成团长说。
“我必须赶回去,张副排长还在等我。我和小柳会在排里吃。”
“好吧。”
叶排长立刻向自己的团长有力地敬了一个军礼。之后,就和小柳离开杨村,回清树湾去了。。。。。。

六、夜过封锁线

从团部走出来,叶排长才回头看位于村中的八路军临时团部:一间破旧的、有几道细而曲折的开缝的土墙、灰色发旧的门旁站着两个八路军20岁的有些瘦高的战士。门边的地坝上有些坑坑洼洼的。再出去些就是一条出村的村道,干硬的土面从团的指挥部相接的茅草房尾延伸到那面被一些房子遮住的看不见的村尾去。两边是老乡的房子,看上去,相互挨在一起,还有几颗枝叶蓬勃的槐树,在右面一间黄色的门边,高高地伸到将近黄昏的阳光耀眼的天上。
他俩在来时的安静村道上到成团长那里接受任务,半个小时后,又再次回去。这时,在村道上,没有看见一个村民走动。由于这一区域是鬼子扫荡的地区,根据八路军的请求,村民已经撤到了山上去了。
   接受了团长的命令,叶排长感到兴奋。能在当下,掩护八路军的主力及时的转移意义重大。战士小柳说:
“排长,我没有想到有仗打了。”
叶排长看到走在自己右肩旁,打到自己脸边的小柳,把打仗看得是那样的好玩,一脸的欢快,好像打仗就真的好玩。他轻轻地砸了一下嘴,心里想道:哎,小柳,打仗是要死人的。看见他没有说话,还步子迈得有些快老沉的自己的排长,小柳问:“排长,清良山高不高。我听张副排长说:‘那里离大公路只有两公里’,看来到时一定有不少鬼子。”
“鬼子的人数有限,主要是靠丹华县里的伪军、治安军帮他们。”
“这么说有很多人。”
“鬼子要对我们晋察冀的八路军根据地进行围剿,就需要更多的伪军。”
“看来进攻清良山的鬼子、伪军就不少。”
“他们不是进攻一处,还有多处。”叶排长特意说。
“看来人更不少。”
叶排长侧脸说:“不管鬼子来多少,我们都要阻击他,让大部队顺利撤离,完成团长交跟我们的任务。”

。。。。。。。。。
   当叶排长和小柳在天麻麻黑时,接近封锁线。
叶排长就停下,他抬起头看看:这时的美丽黄昏沉浸在浅浅发暗的有多条灰云的夕阳的天空上:多片粗细不一的灰黑色的云片,透出暗红暗红的光亮,如染色般的天空非常的绚丽。近处的起伏的山地和远处的忽高忽低的山峦,如涂了一层金色。而变得恢红的大地渐渐地在晚空后接近夜晚了。夜,在悄然地把动人的山野变黑。叶排长和小柳站在绿草悠悠的山地上,在漫不惊心降临的夜色里,感受到了不时吹来凉爽山野的晚风。远处西边的天空,更加的暗沉。几片灰黑色的较长的云片,被黑近的天光变得模糊,仅能看见些火红的弱的光亮。不久就会被静的黑夜淹没了。
看到夜色已经到了。叶排长就说:
“小柳,我们可以过封锁线了。”
小柳说: “排长,这次不会遇到鬼子了。”
“应该不会。”
小柳知道:自己的排长和日本鬼子打了多年的仗,过眼前鬼子的封锁线是没有多少问题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西部文学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595
发表于 2020-12-3 21:2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1-27 15:39 , Processed in 0.079506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