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58|回复: 2

[长篇连载] 游在青春里(《槐树街往事》第一部) [第三章]

[复制链接]

17

主题

45

帖子

687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87
发表于 2020-12-8 13: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游在青春里封面.JPG
放学了。
正淑春风满面地走到王巷口时,正碰见春花从巷里出来。春花话未出口,笑声已先落地了:“正淑,你回来了刚好,我正愁没人看摊子呢。你先去招呼一时,我回去给娃做饭。你哥又喝醉了,再拉都不起来。
正淑嗯了一声,怏怏不快地往大嫂的鱼摊走去。那鱼摊在王巷口以西二百米处,是菜市场的最西头。正淑在鱼摊后刚一坐下,邻摊买调和面的老王便交给她二十元钱说:“刚给你卖了四条鱼,正好四斤。”正淑嗯了一声,对他一笑,却再没有多的话。
红红火火地卖了五六条鱼后,正淑突然一抬头,眼睛恰好撞见一个小伙子的眼睛。那小伙子高高大大地站在街中央,正笑眯眯地看她。她不由得脸有些红,赶紧把头一低,却听那人在说话了:“想不到这么倩一个女子,竟在街上卖鱼!”
“咋?倩女子就不能卖鱼?”正淑抬起头来,狠瞪他一眼。
“你记不起来了?”那人笑道,“咱是同学呢!”
“同学?”正淑慢慢地摇了摇头,“没有印象。”
“你忘了吗?你上初三时我是高三,咱们教室是对门。”那人又说。
“想不起来。”正淑又摇一摇头。
“想不起来没有关系,反正咱们是同学。”那人说,“我姓李,叫李大明。开了个舞厅,好找,在中心广场一瞅,就能瞅到门脑子上的大招牌:金源舞厅。你班上同学想去跳舞了,只要是跟你一块儿去,半价优惠。”说着走过来,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名片在当时的罗原城还是个稀罕物,正淑将它拿手捏着,端详了许久,说:“谢谢。如果哪一天我同学想跳舞了,一定叫去你那儿。”李大明微笑着点一点头,说一声:“你忙,我还有事。”就双手插在裤袋里,急匆匆走了。正淑又把那名片看了一眼,随手揣进了上衣口袋,拿手支着头,呆呆的在小凳子上坐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春末夏初的阳光慵懒地照在她脸上,慢慢地晒出了她的烦乱和焦虑。她在街上瞅了半天,暗想:“春花姐咋还不来呢?说不定成水都等急了。……”就把头低下去,枕在了抱在膝头的手臂上。阳光麦芒般落在她的头发上,一根根柔细的发丝就映出了七彩的光,头皮却闹哄哄的有些热。
不知什么时候,一串落地很重的脚步声响了过来,在她面前悄灭灭地停下了。她本能地抬起头来,眼前却黑漆漆的,好半天才适应了这耀眼的阳光,便看见一双旧皮鞋站在鱼盆前,旧皮鞋上面却是深蓝色的直筒裤。她没有看他的脸,却说:“你咋来了?也买鱼吗?” 张成水说:“我说呢,都快一点了,咋还不见你的影子?就想,你是不是有啥事情,就寻过来了。”
“你吃了吗?”正淑又问。
“吃了。”成水说。
“那你给我照看一时,”正淑说,“我去吃一碗面皮,肚里饿得挖闹。”
正淑吃毕面皮回来,大嫂已在摊上了,正跟张成水说话。一见她,大嫂便说:“你赶紧回去吃去,你同学要是没吃,就一块去吃吧。”正淑嗯了一声,跟成水说:“那咱走吧。”成水没忘记跟春华说一句:“嫂子你忙。”
两个人并排往前走着,一时间都没怎么说话。离开鱼摊已有十几步远时,张成水方说:“看你暮兮的,嘴角的辣子油都没擦。”正淑急忙从裤兜里掏出一团卫生纸,在嘴上粘了粘说:“谁说没擦?是没擦净。”又说:“你不是想到我家去看看吗?咱现在就去,我都给我妈说过了。”
“现在?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怕不合适吧?”
“有啥准备的?难道叫你拿四色礼不成?!”
“可空手总不好吧?”
“这……”正淑想了想说,“那咱去买些桃你提着。”于是二人紧走几步,在前面的水果摊上买了五斤鲜桃。成水身上却没装零钱,五十元大钞那小贩找不开,正淑便开了桃钱。
正坤已吃毕了,早又被子蒙了头在屋里睡了。二姐正霞拿着个蒸馍坐在根茂婶的卧室里,边看电视边啃。
根茂婶也在卧室里,却偎在床上,喝着糊汤。正淑在前,成水在后,挑开门帘进了根茂婶的卧室。
正淑说:“妈,我同学看你来了。”
成水急忙把那袋桃子放在床边的缝纫机上,笑着叫了声:“姨。”
正淑又指指正霞说:“这是王正霞,我二姐。”
成水便又叫了声“正霞姐。”正霞含笑应了一声,又回头对母亲说:“妈,我出去打个电话。下午我有些事情,就不到地里去了。”站起身,又跟成水说一声:“你坐。”匆匆出门去了。
“糊汤饭,随便吃点吧。”根茂婶说,“正淑,还不去给你同学舀饭。”正淑朝成水吐吐舌头,拧身去了。根茂婶便开始跟成水说话。
“你跟正淑一个班的?”根茂婶问。
成水说:“一个班的,我叫张成水。”
根茂婶又说:“我这些娃里头,我还是偏着正坤跟正淑的,他两个也是娇惯坏了,都懒得跟神仙一样。还好,正坤考上大学了,还指望着正淑也能考上个学,要不,地里的活一点也不会做,可咋了?正淑去年还闹了个笑话呢!街坊邻居都传遍了。去割麦呢,她却打了一把太阳伞,还给晒晕了。地里的人都说:‘你屋这三姑娘呀!咱熟人知道是来割麦,生人见了,只怕还当是游山玩水来了。’”说了就笑。
恰这时,正淑端着两只饭碗,用头拱开门帘进来了,说:“妈!你又胡说我啥啊?”递给成水一只碗。根茂婶说:“还不是你闹的那个笑话!”正淑笑了笑,不再吱声,低头慢条斯理地喝起糊汤来。
成水边吃边说:“我就爱吃这豆子糊汤。”
根茂婶又说:“你们都要好好念书。要是考不上学,我看你们这事,就不好说了。”
正淑狠瞪母亲一眼说:“妈!八字还没见一撇呢,你净说些啥!”
根茂婶说:“好,我不说了。”
少倾,根茂婶的碗里已空了。正淑急忙放下碗筷,要给她盛饭。根茂婶却说她吃好了。正淑便接过她的碗,在一旁的高脚柜上放下,又拿了搪瓷缸出去调了大半缸盐水端进来递给她。根茂婶便将满口的假牙取下来,泡在搪瓷缸里。正淑又急忙接过搪瓷缸在一旁放了。
根茂婶闭上眼睛,在床头靠了半日,突然问:“正芳跟正萍到底还是窜到西京去了?”正淑说:“去了。”根茂婶便不再言语,闷了半日又说:“正淑,你招呼你同学消停吃,我浇了一上午的地,有些困了。”正淑嗯了一声。
不一时,根茂婶已经瞌睡了。正淑便拉一拉成水的袖子,悄声说:“你先出去一下,我招呼我妈睡下。”
成水端着碗来到堂屋,在小方桌旁坐下,抬眼四下里瞅了瞅,却见这屋子已经很旧很破,他以前还从未见过这么破旧的房子,不由得轻叹了一声。不大一会儿,正淑端着饭碗出来了,走到他面前,笑笑地瞪他一眼,小声说:“咱也不用去看啥庙了,一会儿到我房里坐一时儿,你困了就躺一会儿。
正淑的闺房虽小,却很整洁。一张大床占去了房子三分之二的面积,床上并排放着三只枕头。三条被子叠得方方正正,码在一起。墙壁、顶棚均拿纸糊着,虽高高低低,不尽平整,却一色儿的洁白。这房子与根茂婶的卧房一墙之隔,墙上的纸炸了许多小缝,成水觉得都能隐隐照见墙那边的动静。
正淑与成水在床边坐了。梳妆台上的那面镜子里映出了两张脸,一张雪似的白,一张碳似的黑。她不由得笑了,悄声说:“不比看不出来,咱俩这一比,你越发像个非洲人了。”成水只是笑,却不语,突然又起身去把门关了,且把插销也插上了。
正淑惊问:“你想做啥?”
成水说:“我想躺一会儿,门开着总不好吧?虽说有个门帘子,但还不是亮晃晃,在外面啥都能看见”正淑想想也是,就不说什么了。
成水却又过去把窗帘拉上了。
正淑笑骂一句:“你瞎怂!”不再理他,却弹掉鞋子,身子往后挪了又挪,背靠墙在床上坐了,两条腿笔笔直直的从床沿搭出去,肉色尼龙袜里两只脚弯弯的像两只拉圆的弓,两个大母趾却翘翘地动。
成水也脱掉鞋子,在床上躺了,却把腿搭在了她的腿上,两个人的腿便交叉成十字架。正淑说“把臭脚拿开!”成水一笑,却偏把一只脚斜斜地翘到她脸上,脚趾正对着她的鼻尖。
正淑说声“避!”就一只手捂了口鼻,另一只手就来掀他的脚,却掀不动,便在他的脚心挠了一下。成水咬牙忍住笑,身子却坐了起来,长腰懒拉着,把她搂住了,“叭”地亲了一口。
正淑连连推他,却推不开,恨道:“你把我腿压麻了!”成水便把腿挪开,分叉跪在了她那两条长腿的两侧,身子窝蜷在那儿,毛手毛脚地就在她身上摸揣。正淑心里咚咚跳着,却不知该如何是好,就被他的手慌慌乱乱地解开了衬衣的好几个扣子。
她终于猛然一惊,急忙双手护在胸前,眼睛怯怯地瞪着他,柔弱无力地说:“你避!”
成水却不避,反把一只手从她的手底下硬伸了进去……正淑情急之中,一条腿猛一拱,膝盖便顶在了他的裤裆里,不觉羞得满面通红。成水早缩手缩脚地窝在了一旁,龇牙咧嘴说:“你把我的命要了……”
正淑说:“活该!谁叫你坏!”却突然瞥见他脸上额上细密密沁出了无数汗珠子,不由得又有些不安,悄声问:“真的疼啊?不太要紧吧?”
成水咬住牙不做声,好半天过去,才无力地说:“你真是个二杆子!”正淑把脸红着,闷了半会才低声道:“人家也是无意的嘛。不太疼了吧?”成水点点头说:“强些了……”过了半天又抬腕看看表:“算了,也不消休息了。走吧,快迟到了。”
二人出了巷子,沿槐树街走了不几步,成水便见一个汉子懒腰拉着,从街边的一个门面里歪歪倒倒地走出来,脸醉得通红,却突然又回身冲那门面房里喊:“啥?你说我做啥去?XX去呀!”成水回头跟正淑说:“那人说话咋那么难听?”正淑低着头红着脸说:“他是我大哥,槐树街有名的酒疯子。不过,要是不喝酒,做啥都美美儿的。”成水便不再说什么,两个人默默地走过去。
经过大槐树时,正淑突然说:“咱们许个愿吧。”
“就许个愿。”成水说。
于是二人都面向槐树,默默地站定。正淑双手合十,把眼闭了,心中默念了好一阵子,睁开眼来,莞尔一笑,却见成水也笑咪咪的,正看着她,便问:“你许了啥愿?”
“我求槐树保佑咱们都能考上学。你许了啥愿?”
“不给你说!”正淑扮个鬼脸。

一个热爱文学的高级工程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931
发表于 2020-12-8 21: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求槐树保佑咱们都能考上学。你许了啥愿?”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45

帖子

687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87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3: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洛沙 发表于 2020-12-8 21:24
“我求槐树保佑咱们都能考上学。你许了啥愿?”

谢谢洛沙老师
一个热爱文学的高级工程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1-21 13:47 , Processed in 0.193828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