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46|回复: 2

[短篇小说] 【王文琴随笔】一眼缘

[复制链接]

79

主题

705

帖子

170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09
发表于 2020-12-23 21: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世间,真的有一眼缘的事情。
  朝辉物业公司综合办公室的田娜最近增加了一项工作内容,上门为一户业主进行读书、聊天的特约服务。
  这位业主姓林,是一位75岁的老人。他是朝辉物业公司所接管的紫藤花园小区3号楼902室的业主。家中只有林老一人。今年春季,林老的老伴去世,他一人独居。他有一双儿女,都很优秀。儿子在加拿大定居,女儿在北京工作,儿女都忙着各自的家庭和事业。林老的老伴去世后,他女儿和女婿曾多次诚邀父亲去北京与他们同住,但林老很固执,不愿前往。林老目前身体健康,生活能完全自理,不愿意离开他生活多年的锦城。因为这个城市是他熟悉的地方,他对这儿的一草一木都很有感情。林老生命的根已经深扎在这个城市,他觉得到其他地方,就像断根的树苗,缺少了水分,活得一点也不自在。林老是高工,从事业单位干部岗位退下来,多年积蓄及退休工资,足以应对他的老年生活。
  林老目前一人独居。远在北京的女儿很是担心他的健康,她不能天天陪着老父亲。所以她专程在探亲期间到朝辉物业公司,面见了物业公司宋经理,希望物业能给予他父亲亲情照顾。每周派工作人员上门一次,给老人读读书,陪老人聊聊天,每次一个小时。林伯的女儿态度非常诚恳,希望物业公司能提供这项特约服务。她主动留下4800元一年的服务费。其实,春辉物业公司已于今年五月份开始进行宣传,开展特约服务。一直没有开张。宋经理爽快答应了林女士的要求,这也是物业公司特约服务开展以来的第一单生意。宋经理通知出纳小李仅收取了林女士4000元。林女士千恩万谢后道别。
  宋经理随即将此项工作安排给了田娜。因为田娜在去年考取了三级心里咨询师证,且大学学历,有文化。读书、聊天沟通,能与林老找到共同话题。
  田娜愉快地接受了这份工作,每周一次,每次一小时。读书、聊天,工作量也不大,再说,也可以运用自己心里咨询方面的知识为客户周到服务。田娜事先与林伯电话沟通,林伯约定让每周一下午三点过去。
  田娜第一次去林伯家,林伯在客厅静静等候。林伯中等个,微胖,衣着很讲究,上身是带衬领的毛衫,下身是休闲宽松浅蓝牛仔裤。疏眉大眼,头发染成黑色,一点也看不出已是75岁的老人,像是刚60岁出头的样子。林伯眉宇间透出文化人的儒雅气质。
  林伯与田娜坐沙发上先聊了一会天,林伯简单问询了一下田娜个人的基本情况。然后取出一本今年五月份的《读者》杂志,让田娜读。田娜用普通话轻声朗读起来。林伯靠着沙发背,闭上眼睛,仔细聆听。田娜音色很好,声音柔美,林伯就这样与田娜隔着红木茶几,静静听田娜阅读。田娜很快读完一篇文章,林伯没有睁眼,说:“接着往后读”,田娜于是翻页接着读。
  很快,二十多分钟过去了。林伯睁开眼,说:“小田,你读累了,歇歇,喝点水,咱俩说说话。以后的话,你阅读二十分钟,剩下的时间咱们聊天。”于是,田娜主动问起林伯年轻时所从事的工作方面的话题。林伯近几个月以来,孤居独处,家中没有人与他说话,现在有了田娜这个忠实听众,所以,他立刻打开了话匣子。田娜知道,这会儿只需认真倾听即可,勿需多言。老人就像开始讲小说,从他小时候开始讲起。他乐于向别人分享他的人生经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快四点钟到,林伯意犹未尽,但他很守约,微笑着说:“小田,你下次来,我接着给你讲,你可要记着我讲到哪了,下周一继续,不耽延你的工作时间。”于是,田娜起身告辞。
  万事开头难,田娜有了与林伯的第一次读书交流的愉快开端,接下来的朗读服务就能顺利进行。
  有时,天气晴朗,阳光洒满阳台的时候,林伯就与田娜在阳台听书、聊天。老人家中阳台上固定放一把藤编摇椅,老人半躺摇椅上,田娜就坐在跟前的一个小木圆兀上朗读。老人喜欢散文,经常让田娜读名家散文,有时也读一些诗。林伯喜欢中国现代作家的散文,像老舍、郁达夫、朱自清的作品都喜欢。诗歌林伯喜欢外国作家的作品,泰戈尔、普希金、雪莱的都喜欢。林伯的书架上有几本诗集,田娜取出其中一本,循序渐进地读。读书的过程就像上课,每次止停的位置夹上书签,下次接着读。林伯的人生故事随着读书服务次数的跟进,也已经从童年讲到他青春阶段。田娜与林伯也越来越熟悉,融洽地就像叔侄关系。这次读书聊天结束,田娜竟有些盼着下周一快点到来,她想听林伯的精彩人生分享。
  看来,田娜倒不像是去陪老人聊天,相反,是老人给她讲述故事。林伯虽然年已七旬,但记忆力相当惊人。过去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讲得条理清晰,生动有趣。田娜完全被林伯的人生故事深深吸引。她与林伯就像在进行一场智力交换,她给他朗读,他给她讲述。一小时的时间有滋有味过去。林伯很满意他女儿给他约的此项服务,这让他平静如水的生活也有了亮色和期盼。时间也不觉得难熬。一次,田娜上门服务期间,恰好林老的女儿打来电话,通话间问起林老读书服务如何?林老连连夸赞:“好,好,你不愧是爸爸贴心的小棉袄,我对小田的服务很满意。明年我要继续此项读书服务。”说完,林老高兴地挂了电话。
  这又是一个周一,田娜如约来到林伯家,田娜像往常一样读了二十分钟的诗歌。林伯开始他的人生讲述。他认真地看着田娜说:“你相信一眼缘吗?”
  “相信,世间有很多一见钟情的事儿。”
  林伯眼睛直直看着客厅墙上的一副红梅画,这是明代书画家姚绶的《红梅图卷》高仿画。似看非看,目光像是穿梭进时光隧道,他深情地讲起他的一眼缘故事。
  他说:我与我的妻子,我们共同生活了三十五年,有一双儿女,我过世的妻子生前很贤惠, 我们相敬如宾。多年的婚姻生活,风平浪静。我们的婚姻在别人眼中美满幸福,但只有我内心知道,我与妻子是形式上的夫妻。我妻子很爱我,我认真上班,按时回家,无不良嗜好,但我内心痛苦,毫无幸福可言。因为我与我的妻子更像是程序夫妻,她的心在我身上,我的心却早已被一个陌生的姑娘带走。我行尸走肉。只有我心里清楚,我的真爱不在现实的生活之中,一直在我的精神世界萦绕。我不忍心伤害自己的妻子,所以将心中的秘密深藏。在孤独无人的时候,我才回望我的恋人。林伯说到此,眼角已经泛出泪花。
  他顿了顿,在平复自己的心情。
  “林伯,那……你的心上人现在在哪?你们后来交往了吗?”
  “没有”
  “哦……,没有恋爱,您这样用情专一?”
  “你不懂这种感情,我这生也只见过她一面。不……,准确地讲,只是见过一眼,一瞬间,我连她的姓名都不知道,更无从知晓她是哪的人,家在何方?”
  “您这样说,我就有点糊涂了,怎么……您只是看了一眼,就终生难忘吗?”
  “的确这样,你是听到我内心秘密的第一人。”林伯眼中满含信任,深情回忆起他与心中难以磨灭的心上人相见的情景。
  那是1965年的秋天,那年我20岁。我提着一只木行李箱,背着铺盖卷,在杭州火车站乘车去北京读书。当时车站人潮汹涌。在我候车的过程中,我突然看到了一个穿着浅粉色夹旗袍的女子,粉色的盘扣,左胸前有一朵手工刺绣的红梅花。齐耳短发,白皙消瘦的脸庞,眼睛就像满月婴儿的眼睛,亮闪闪。眼珠与眼白就像黑白分明通透的美玉,整个脸部和上半身美得令人窘息。她当时被困挤在如潮水般的人群中。我看不到她的下半身和她穿着什么式样的鞋子,只能看到她的上半身。她与我隔着二十几米远,相对而立。我目光发现到她的时候,她还没有看到我。她像在人群中寻找挤散的同伴,她的目光像密扫帚在搜寻。忽然,她的目光扫到我脸上,我注意到她也顷刻间看到我。我俩目光对接的一刹那,彼此一下子都呆住了,像同时过电痉挛。我看到她似曾相识,她看到我也流露出惊喜和羞涩。她注意到我正在目不转睛地看她,所以她瞬间脸颊飞红。我能看到她的嘴唇轻轻张开又闭合,眼睛流露出像发现宝藏一般的惊喜。我觉得她是从我梦中走出来的女子,她就是我心中一直想找的那个人。所以,我们彼此瞬间心有灵犀。
  人声嘈杂,我不由自主地朝她挥起右手示意,我们的目光之间就像有了藕丝相连。我果断改变方向,朝她走去。汹涌的人流像无情的海浪,把她一下子推涌向了远方。我拼尽全力在人群中朝她挤去,然而我俩却越来越远。她扭着头痴痴不肯转项,她像被浪潮将要吞没的人,等着我去营救。恰在这时,广场突然间冒出三列纵队的疾行军人队伍,像一艘在人海中飞速滑行的龙舟,亦如一条狭长的河横亘在我与她之间,暂不能横渡。等军人全部通过,我向刚才她站立的方向挤去,拼命搜寻。然而,我不是一个好的游泳健将,我在人潮中弄丢了她。她淹没在人群中。我再也看不到那双美丽的眼睛。我在车站附近发疯似的搜寻了很久,毫无结果。我内心异常失落,垂头丧气,无力地倚在一根柱子下,鞋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挤掉了一只。我伤心万分,那时的感觉就像我没有救起自己落水的心上人一般内心绞痛。从此我再也没有与那位姑娘相遇。这成了我一生的遗憾。我的心也是在那一刻被那位姑娘给带走的。
  那位姑娘美丽的倩影,白皙的脸庞,乌黑的短发,还有她亮闪闪的眼睛,弯弯的眉毛,像刀刻般,深深地雕在我的心壁上,在我心头永难磨灭。
  后来,我毕业参加工作,我把全部精力用在工作上,工作很优秀。周围同事朋友都争着给我介绍对象,我一个姑娘都不见。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与她重逢,我在暗暗等着那一天。眼看我到四十岁,我母亲为我的婚事整日焦虑,急得生出不少白发,且常为我的婚事饮泣。
  后来我母亲差点跪下来求我,让我赶紧成家。她老人家威逼我说:“你这么固执,不能让林家在你这绝了后。今天你二选一,要么见对象成家,要么我一头撞死算了。”从内心讲,我是一个孝子,并不想惹母亲生气。我不能对她讲我内心暗恋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姑娘,这对任何人来说就像天方夜谭。别人一定会认为我脑神经有了问题。其实我很正常,只是外人很难理解这种一眼缘的情感。我内心在那刻像起了超强震级的地震,生活中的其他情感都不及那刻的巨烈感受。
  我不忍心我母亲为我的婚事日日操心煎熬,所以我最后选择妥协。虽然我40岁,但我的才能和个人魅力还是十足,所以介绍对象的人依然络绎不绝。很快,我就选中一个长相还算看着顺眼的姑娘,从见面到结婚只用了一个月时间。不能再让我母亲为我操心了。
  说心里话,我跟我的发妻没有真正的感情。我与她相敬如宾,生活多年没有吵过嘴。我们的生活平淡如水,没有波澜。虽然我有两个孩子,但我却没有真正的爱情。孩子,那只是生理本能需求后的产物。我此生再也没有见到我心中的那位姑娘。
  现在我回头望,这像一场梦,我一直挥之不去。我有时深夜独醒,就会想起那次美丽的相遇,一眼缘的情分让我心里始终温暖和美好。
  虽然现在电视上有情感栏目,但是我没法找到她。别人都是有名有姓,有地址,有线索,而我什么都没有。如何在十三亿人中,大海捞到针?我只有将她深深地藏在内心深处。我妻子在世时,我从未给任何人谈及此事,我怕伤到她。她很爱我,她是无辜的,我不能伤害她。现在她走了,所以我也不需再考虑她的感受。
  我现在每天都像播放电影一般,重复播放我与那位姑娘相遇的那一刻,时间永远定格在那里。我与她凝眸的一眼间,如生命中的昙花一现,虽然短暂,但却仿佛渡过了一生一世。
虽然如今我已到古稀之年,但我仍然清晰记着她那青春的脸庞。这就是一眼缘的真爱感受。
林伯说得泪雨纷纷。他接着说,虽然我这一生只与她相见一次,但永远不会忘记,我坚信她还活在某一个地方。她能感应到我的一片痴情。
  林伯的一番话,让田娜感动不已。没想到老人表面理性的人,内心竟深藏这般的细腻情感,一往情深,令人唏嘘。
  爱情是自私的,爱不在于长期厮守,而在于爱是否能灵犀相通。伟大的爱情,让世世代代尘世间的男女苦苦追寻。
  林伯缓了缓说,人常说,老人三大爱好“爱钱,怕死,没瞌睡”。其实,我不怕死,相反,我倒想死亡快点到来。虽然我与那位有一眼之缘的姑娘此生无缘再相见,但我渴望来世与她相聚,能续上我此生的情缘。林伯眼角的泪水在哗哗直流。
  田娜深知此时林伯需要一个人独处,在情感的高峰期,需要有一段徐徐降落退潮的时间。让内心丰富的情感激流,酣畅淋漓地释放出来。所以田娜悄悄起身,将茶几上的抽纸向林伯身边推近,摆了摆手,一言未发,轻悄悄带上门出去。

   作者简介:
9.jpg
王文琴,女,作品散见于《现代作家文学》、《西部文学网》、《当代文艺》、《现代物业》等。韩城作协会员。系《现代作家文学》签约作家。用文字记录生活。已发表散文、诗歌、短篇小说、专业类文章多篇。


热爱生活,用心感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931
发表于 2020-12-23 21: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情是自私的,爱不在于长期厮守,而在于爱是否能灵犀相通。伟大的爱情,让世世代代尘世间的男女苦苦追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9

主题

705

帖子

170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09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4 10: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洛沙 发表于 2020-12-23 21:40
爱情是自私的,爱不在于长期厮守,而在于爱是否能灵犀相通。伟大的爱情,让世世代代尘世间的男女苦苦追寻。

谢谢主编洛老师的鼓励,您辛苦了!
热爱生活,用心感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1-21 13:54 , Processed in 0.075273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