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00|回复: 0

[微型小说] 秋菊讨债。 樱桃熟了

[复制链接]

228

主题

312

帖子

109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96
发表于 2021-1-4 18: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陇上人 于 2021-1-4 18:57 编辑


秋菊讨债   

        当年,一部《秋菊打官司》电影,曾斐声中外,听说还得了什么国际大奖。出名的是巩俐和张艺谋,关山那个小山村,热闹了一阵后也渐渐归于冷落沉寂。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方水,早晨,鸡鸣雾散,晚上,月出狗吠。秋菊还是进门锅碗瓢盆,出门割草挑粪。
         政策好啊,山里搞移民搬迁,关山沟沟里那个小山村也搬到了山下。依山傍水,一溜瓷砖农家小院落,粉墙朱门,窗明庭亮。门前平坦坦的陇马路直通关山草原。每年夏季,车水马龙,前往草原避暑的游客络绎不绝。
        秋菊自从那年上了电影,如蛙出井底,鸟离深山,开了眼界,见了世面。她思路大开,在路畔开了一家羊肉馆,金字招牌上书:“秋菊羊肉泡”。这地方山青水秀,草肥花香,放牧的山羊、绵羊个个膘肥肉嫰。烩出的羊肉泡馍,肉酥而不腻,汤汪而不膻。过往游客无不闻香停车,大饱口福。不少游客还是冲着秋菊二字,慕名而来,看看当年打官司的深山美女,是否还象山桃花那样美丽漂亮。
          秋菊羊肉泡,每年也只是红火夏季几个月,其余时间生意也很清淡。乡村邻舍,山里人家,手头紧,偶尔打个牙祭。只有村长王善堂,隔三差五常来咥碗肉肥汤鲜的羊肉泡,油泼辣子,生嚼大蒜,扑哩扑腾,吃得面红耳赤,满头大汗。然后对秋菊说:“老办法,挂帐。”嘴一抹,扬长而去。
         秋菊查了查帐,不到一年,王善堂欠帐上千。曾让男人王庆来讨要过几回,那人推三推四,支支吾吾,就是不还。催得紧了,还吹胡子瞪眼:“没钱,她不是打官司专业户么,她告去,我随叫隨到。
         这倒把秋菊难住了,为这点钱打官司?笑话,乡里乡亲的,实在出不了手。上次打官司虽然赢了,其劳心费神,甘苦自知。现在打官司不比从前,动不动还要请个什么律师,虽说律师金口钢牙,能说得精脚鬼能上皂角树,可那费用动辄就是万儿八千,自己区区千元小案,划得着么?还有,一场官司拖拖拉拉,快打慢打也得半年三个月,耽搁生意,你耗得起么?这官司打不起,也不敢打!
        一日,秋菊玩手机,看到一段有关经济纠纷的小视屏,眼前倏然一亮,心里便有了主意。她打开了手机录音键,装在裤兜里,立马去找王善堂。
        “王叔,听说你打山鸡,赚了不少钱,欠羊肉馆的帐该清了吧,我也是小本生意,挣个力气钱。
         “谁说我打山鸡?那是保护动物,我当村长能干这活?你别给我打黑旗旗。我这阵手头没钱,别怕,我不是老赖,再往后推推……”他拉着一只奶山羊,正要出去放收。
         “王叔,求求你了,我资金周转不开,饭馆快撑不下去了。”  秋菊站在院门口,堵住不让他走。
         “没钱就是没钱,有钱我也不想还,你能把我吃了?”他发火了,一付蛮不讲理的样子。
         “要不这样,”秋菊指着奶羊说:“用你奶羊抵帐,这羊现时顶多也值个八九百元,咱干脆一顶两清,谁不欠谁,行不行?”
          “行,行,咋不行?你拉走,你拉走……”他火气十足,大声吼叫。                     
          “谢谢王叔,你同意了,我这就拉走。这可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秋菊在裤兜关掉手机,夺过奶羊缰绳拉上就走。                  
          王善堂见秋菊当真了,一把夺过奶羊:“给你个棒槌,你还当了针啦,你这是私闯民宅,抢人财产。看来咱俩还得再打一场官司。”他掏出手机,拨通了110。
           110车来了,还是当年电影里那位李公安,岁月沧桑,面貌依旧。只是平添几分稳重和成熟。 “你俩不是和解了吗,怎么又惹事了?冤家宜解不宜结……得是还想重拍一部电影?”
          “她目无法纪,大白天抢我奶羊。
          “他欠帐不还,自愿用羊抵帐。
          “证据?”
          秋菊打开手机录音:         
         “要不这样,用你奶羊抵帐,这羊现时顶多也值个八九百元,咱干脆一顶两清,谁不欠谁,行不行?”
         “行,行,咋不行?你拉走,你拉走……”
        “谢谢王叔,你同意了,我这就拉走,这可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王善堂一听,傻眼了,忙解释:“我这是气话,不能当真。
         李公安听了说:“你这话说得明明白白的,用羊抵帐,你情我愿,没人逼你呀,也不存在抢不抢。
         王善堂象气球上扎了一针,顿时蔫了下来。
        “王叔,羊我拉走了。欠帐一笔勾销,欢迎你常来就餐。对你和本村村民还是老办法,十碗送一碗。
       那羊认生,四蹄蹬地,扭头裂项不肯走。王善堂朝羊踢了一脚,骂道:“滚,滚,把你个挨千刀的!”
        “谁敢拉我孙娃的奶羊?”突然平地一声吼,王善堂老婆从屋里冲了出来。怀冒抱着她的宝贝孙娃:“秋菊大妹子,要帐你就冲这老鬼要,他当了几年村干部,就落了个馋嘴懒身子。这奶羊是我孙娃的羊奶妈,一天也离不了。儿子两口出外打工,媳妇接连生了两个女子,去年好不容易才生了个儿孙,是我王家的顶梁柱子,这羊谁也拉不成!”
         秋菊楞住了,转过身看了看孩子。孩子大约一岁多,长得细皮嫩肉,一张小圆脸吹弹可破,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忽闪忽闪,星星般晶亮,露珠般湿润。多可爱的孩子呀,是一棵幼苗正在成长,是一朵花蕾即将开放。正是长身子的时节,怎能断奶!
        她不由自主地抱过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心里好象一股春风吹来,拂动千条柳丝,又似几朵花落湖面,漾起一波波涟漪。爱的琴弦忽然被谁拨动,母性的天性倏地溢满情怀。她感到浑身上下,一股甜蜜的暖流,从心底汨汨地喷涌而出。她抱起孩子,在他粉嘟嘟的脸蛋上“叭”地亲了一口:
        “婶子,这羊我不拉了,留给孙娃吃奶吧”
樱桃红了
        
         一场夜雨,麦梢黄了,樱桃沟的樱桃也红了。
         雪儿今天去卖第一篮樱桃。 樱桃生性娇贵,汁多皮薄,怕挤,怕压,怕颠簸。她把篮子绑在自行车后座上,下坡过河,一路小心翼翼。到达农贸市场时,已经八九点钟了。
         市场里人头攒动,市嚣吵杂。脆生生的刺黄瓜,水灵灵的玻璃芹,红瓤的西瓜,白皮的甜瓜。一摊挨一摊,一车连一车。她转了几圈,已无插针之地。
         一位卖小青菜的胖大嫂,给雪儿让出了一块地方。她拨开苫在篮子上翠绿的梧桐叶,亮出樱桃,那艳红欲滴的樱桃,亮晶晶,圆溜溜。在青菜的映衬下,犹如万绿丛中一点红,非常惹眼。
        “这樱桃好新鲜,梗儿都未变色,一斤多钱?”一位老太太走过来,啧啧贊口不绝。
         雪儿楞住了,多少钱一斤?她刚到,还没想好哩。今天卖樱桃,也是顺便打听打听市场行情。她小声问胖大嫂:“这两天樱桃卖啥价?”
         “对面嘣嘣车拉的樱桃,是眉县的,十五元一斤。走州过县,倒腾了几天的陈货,伤皮压扁的,烂果不少。依你这樱桃,说句公道话,二十元一斤也不高。
        “那咱也卖十五元,昨天甘肃贩子撵到园子里,才出七八元。咱早卖早回,地里的活儿还多着哩。
        “老头子,过这边来,这女子的樱桃好地很。”老太太举手招呼对面看樱桃的老伴。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一人开头卖,十人争着抢。你三斤,他二斤,不一会儿,一篮樱桃卖了个一干二净。
       “唉,迟到了一步。”刚卖完,来了一个年青小伙,个子高高的,长得白白净净,他问:“还有没有樱桃?”
       “卖完了。         
        小伙子眼尖,这儿瞅瞅,那儿看看,见自行车前面篮子里,还有一袋樱桃,就说:“那不是还有么,卖给我。
       “送人的,不卖。     
        “我多出点钱,二十元一斤,咋样?”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价再高,也不卖。
       “看你长得聪聪明明的,咋这么一勺一碗,死巴巴的,就不能灵活点儿,钱多咬手?”
         “我看你人模人样的,脑壳里咋装了一头浆糊?你有金如意,难换不卖货。
        “你……你不近人情!”        
         “你……你不可思义!”      
         “我看你面熟熟的,好象在哪儿见过。
         “我昨夜晚没做好梦,今早碰见个饶舌大老鸹。
        “好,我是大老鸹,你是巧嘴八哥,我斗不过你。”小伙碰了个头青面肿,气冲冲地转身走了。
         见两个年青人笑着鸡嘴鸭舌地斗嘴,胖大嫂一旁笑得前俯后仰:“我看你俩挺般配的,这小伙浓眉大眼,肩宽腰细,帅气的很。
        “好我的嫂子,别胡扯。”雪儿不好意思了,脸有点红。
         卖完樱桃,雪儿去看望宋老师,留的那袋樱桃就是送给她的。那年,姐姐上四年级,她上二年级。父亲得病去世,母亲一人拉扯她姐妹二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母亲咬咬牙,狠狠心,硬是让她缀学,回家揪草喂猪喂羊,只留姐姐一人上学。是宋老师几次登门家访,说服母亲,让她继续上学。并免除学费书费,直到上完小学和初中,因姐姐身体弱,她自动回家务农,让姐姐升高中,上大学。回乡后,宋老师鼓励她自由创业,科学种田,还联系农学院的果树专家,让她采来新品种樱桃接穂,和山里野樱桃进行嫁接。她心灵手巧,一学就会。今年初次挂果,红艳艳的红灯,黄澄澄的黄蜜,挂满了枝枝桠桠。这头茬樱桃得让宋老师先尝尝。刚才那位小伙,你也别生气,你知道我要送给谁吗?……   昨天晚上看微信,知道老师住了院,自己好担心……
         医院,二楼,内科,七号病房,宋老师躺在床上输液,看来脸上气色尚可,只是额上的皱纹又多了几道。
        “宋老师,好些了么?”
        “哟,是雪儿。还是老毛病,高血压,颈椎病,不大要紧,岁月不饶人啊。”她拉着雪儿的手,疼爱地说:“几年没见,出脱得越发俊样了,可别累着。
       “你尝尝樱桃。”她解开袋子:“这红色的是红灯,酸甜爽口。这黄色的是黄蜜,芳香特甜。今年才第二年就挂果了,估计能卖四五干元,明年笃定上万,这下,我姐姐大学学费就不愁了。
       “好啊,你这条路走对了,大学不是唯一的出路。自己创业,科学种田,同样可以展示自己的人生价值。农村好啊,天蓝云白,山青水甜,过几年退休,我也想搬到乡下住住。
        病房门吱吜一响,宋老师的儿子走了进来,提着一兜香蕉。           
       “是你?”雪儿抬头一惊:“这么巧。
       “这不是卖樱桃的妹子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宋老师一头雾水,瞪了儿子一眼:“青山,你不认识了,这是樱桃沟的雪儿,我当年的学生,比你小两岁,小时候你调皮捣蛋,常欺负人家,揪人家的小毛辫儿……”
       “怪不得觉得面熟,原来是你,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他走到雪儿面前,行了个礼:“真诚道歉,对不起,你大人大量……”
         “没事,你就是有点大男子主义。”     
          临走,青山把雪儿送出医院,不知为啥心里空落落地,有点依依不舍。继而,心,莫名其妙地在加速,在跳动,隐隐地有一股暖流,似春潮,如秋水,向他涌来。他想说点什么,捜肠刮肚,怎么也找不出一个得体的词儿,真是头蠢猪,笨牛。最后鼓足了一口气,硬着头皮说:“明天想到你樱桃园参观参观,欢迎不欢迎?”            
        “明天忙,浇地,灌稀粪,臭死你!”                
         “后天呢?”      
        “后天来贩子,摘樱桃,更忙。
        “哪……”青山象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浑身上下凉透了。
        “大后天不太忙,随你便。
          雪儿车子一蹬,象一只春燕展翅,那桃红色的衣衫飘忽一闪,转眼就无踪无影。
          青山呆呆地望着远方,心里一会儿甜丝丝的,一会儿又酸不溜溜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1-21 13:53 , Processed in 0.076929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