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74|回复: 0

[微型小说] 失窃

[复制链接]

228

主题

312

帖子

109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96
发表于 2021-1-8 17: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失     窃(小小说)


        赵双明


        列车即将进站,阿贵紧贴窗口,频频地向外张望。西边,那一抹群山,云遮雾繞,如梦似幻。南边,是滔滔大河,岸柳飘翠,环城而过。一股浓浓的乡土味扑面而来。
       他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已经一天一夜未曾合眼。他不敢丢盹,更不敢睡觉。挎包里虽塞了几件旧衣服,但里面藏有他一年辛苦打工所得工钱。一路上他把挎包紧紧地抱在怀里,一点也不敢麻痹大意。冬天,沙场筛沙冷得打颤颤;夏季,高楼搬砖热得冒汗汗;挣钱难啊!
       摸摸斜挎在肩上的旧挎包,嗬,完好无损。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人和钱总算平平安安地回来了。
       下车出站,人们向他投来一种怪怪的目光。他惶恐不解,自己既非明星,又非帅哥,一个臭农民工,有啥好看的?仔细一瞧,原来是自己那件旧挎包引来了人们好奇的目光。
       那件旧挎包,是父亲留给他的一个遗产,堪称文物。原本是草绿色,现已变得黄不黄,绿不绿,渍迹斑斑,破烂不堪。唯独上面那一行"  红军不怕远征难",七个红字依然是那样的醒目亮眼。在各色花花绿绿的手提包、拉杆箱之中,显得有点鹤立鸡群,引人注目!
       粮食不值钱,黄土难养家。阿贵这几年出外打工,上青海下深圳,背着这挎包,风里来,雨里去,倒也顺风顺水,平安无事。一块儿打工的同伙,常有失窃事情发生,只有他这件旧挎包,回家带钱,就象进了保险柜一样,万无一失。
       出了站,出租车面包车司机,一窝蜂似地围了过来,招揽生意。一个人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乡党,走那哒?坐车不?一人五元。”
       “不坐不坐,六、七里路,抬脚就到。”他连连摆手。
       “小气鬼!”
       正值三伏暑热,赤日炎炎,遍地生火,阿贵走得浑身燥热,大汗淋漓。他原本年底才回家,因儿子上学之事,才提前回家。儿子羊羊去年未考上高中,一直辍学在家。这次回来就是想赶在九月开学前,想办法让羊羊到高中上学。“狗寻狗找到茅房,人托人找到皇上”。咱只要下血本花钱,不信进不了高中,天底哪有猫儿不吃腥的?现在的农村,你看看,都剩下些啥人了,老弱残疾,鸡鸭猪狗。农村有本事的都往县城跑,县城有本事的往城市跑,城市有本事的往北京跑,北京有本事的都往国外跑。
       阿贵一路走着,一路精心设计着羊羊的未来:上高中,考大学,公务员、教师、医生……只要跳出农门,干啥都行。想一想村里那么多年轻光棍,二三十万元的彩礼,他的心就象掉到了冰窖,一阵阵发冷。
       当阿贵突然站在媳妇娟子面前时,一年多没见面的娟子并没有扑到他怀里,反而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死鬼,你还知道回家!”头一扭,一双毛茸茸的大眼睛里噙满了辛酸的泪水:“你屁股一拍去打工,儿子丢在家里,我没家法,管不了。”
       “羊羊哪儿去了?”
       “不知道,整天在外跑得没魂没影儿的,一会儿说在工地当小工,一会儿说在餐馆洗盘子,嘴里掏不出实话。我看这娃,是头上长蒿子,荒咧!”
       “我这趟回来,就是专门为娃上学的事。我有个同学在县城中学当教师,和校长关系不错,我带回两万元,豁出一万元办事,不愁进不了高中。还有,咱在城里租两间房,你陪读做饭。总之,千方百计,砸锅卖铁也要让羊羊从农门跳出去!”
       阿贵解开挎包,伸手掏钱,没想到手从包底通了出去,他头嗡地一声,惊呆了,连忙掏出旧衣服,抖了几抖,哪有什么钱包,挎包外侧被小偷割了一拃长的口子。
      他像被谁迎头猛击一棒似的,头痛欲裂,四肢无力,瘫坐在门槛上,大脑一片空白,三魂六魄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突然他反应过来,用拳头狠狠地捶打着自己:“我该死,我该死啊!”这精壮壮的七尺汉子,竟嚎啕大哭起来。
       阿贵丢了钱,娟子心里也如针扎似刀剜般的难过!但她明事理心亮堂,还是好言相劝:“丢了就丢了,只要人平平安安回来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挣钱的日子长着哩。”
       “这下,羊羊上学没指望了。”
       “天底下农民一层子,一头猪娃头顶三升糠。学个手艺,当瓦工,学厨子,跑出租,一样也养人。”
       “大小官儿比民强。”
       一会儿,羊羊哼着曲儿回来了,神采飞扬,喜气洋洋。
        “看把你高兴的,你爸的钱被挨千刀的小偷偷走了。”
        “啥时候?啥地方?多少钱?”               
        “火车站,两万啊!是准备给你上学用的。”
        “我说爸,都啥年代了,你咋还身上带现金?办个卡多方便,多安全。银行卡小偷偷去也没用。现在的小偷专找带现金的乡下人下手。我这就去找,车站上我认识几个哥儿门,或许还能……”羊羊话未说完,撒腿就出了门。
       “这小子,神经兮兮地。”
       阿贵脑袋突然激灵一闪,这身影好像在哪儿见过?他瞬间想起来了,出站后,似乎有人撞了他一下,还说了声对不起。莫非......不可能.......不可能......这太可怕了!
        不知出于啥想法,阿贵鬼使神差地跟了出去,远远盯着羊羊。出了村,看见羊羊过了一条浅浅的小河,走进一个菜园子。园子里架豆扯蔓,蚕豆开花,几行小葱水灵灵的青翠欲滴。不是说去火车站么?到这儿干啥?
        阿贵躲在豆角架后,屏息敛气,等待着水落石出的最后一幕。
       菜园子西北角有个菜窖,冬天用来储藏蔬菜,多年已废弃不用。一会儿,阿贵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幕出现了,羊羊从菜窖里爬了出来,灰头土脸,身上沾满草刺儿,手里拿着一个小包,黑油纸,红线绳。
      阿贵只觉五雷轰顶,天旋地转,他人生的希望、精神的支柱,像冥冥之中被谁突然劈手窃走一样,浑身空落落的只剩下一俱躯壳。
       阿贵惨叫一声,口吐鲜血,怦然倒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1-21 13:24 , Processed in 0.121567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