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75|回复: 0

[微型小说] 窝囊

[复制链接]

228

主题

312

帖子

109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96
发表于 2021-1-8 17: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窩囊(小说)
          文/赵双明

        醉仙楼,小包间。张三,李四,王五,偶遇小聚,当年的老同窗,已年逾古稀。猜拳行令,杯盘狼藉。回首往事,感叹连连。
       张三说:这辈子过得窩囊啊!
       李四说:你县中校长,中教高级职称,人生得意,有何窩囊?愿听其详。
        张三说:好,那就听我慢慢道来。
        那年师大毕业,我和最要好的朋友同时分到县中。你两知道,我是高才生,几次观摩教学,都是满堂喝彩。那时正兴文凭热,职称热,评个什么中教职称,对我来说是手到擒来,万无一失。何况还有一篇《论高中古典文学教学的思我见》论文,已被《陕西教育》约稿待发。那时,我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一天晚上,朋友来找我,顺便介绍一下,朋友是汉中人,师大同学,和我同班同宿舍。虽未结拜金兰,但情同手足,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他找我也是为评职称的事,他教学水平一般,加之口才有点拙笨,这次评定职称希望不大。他愁眉紧锁,唉声叹气。我说,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天无绝人之路。他说,那得等到猴年马月?
       我的那篇论文正好放在办公桌上,他拿起看了看,两眼发光,激动的双手发抖。兴奋地说,有办法了,有办法了,就看你帮不帮老弟了。我问,啥办法?他说,把我的名子添在你名子后面,让我沾沾光,行不行?现在就只有你能帮我了。我说,行,咱两啥关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高兴地跳了起来,像恋人一样拥抱了我,高呼友谊万岁,友谊万岁!
        论文发表后,我傻眼了,署名朋友在前我在后。怎么会出现这种低级的纰漏呢?除非有人抽梁换柱。朋友连连道歉,说,实在对不起,我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现象。肯定是编辑搞错了,要不,我马上写信,让编辑更正一下。我说,算啦,无所谓。生米已经做成熟饭,面对朋友,你让我咋说?
        事后有人透露,是他一一我这最好的朋友托亲戚到编辑部做了手脚。
        两月后,这篇论文被教育厅付厅长发现,大为赞赏,当即把朋友上调省厅教研组。以后三级跳远,加官进爵,步步高升,官至教育厅办公室主任。有一年我到西安办事,顺便到教育厅看望他,没想到吃了个闭门羹。管理人员说,主任正在上班,没有予约,概不接见。你两听听,气不气人?你说,我窩囊不窝囊?
       李四说:你是荨麻叶擦屁股一一认草不清,窩囊!
       王五说:作茧自缚,为他人做嫁衣裳。真窝囊!
       李四说:你窩囊,我比你更窩囊。
       那年高中毕业,你两人上了大学,我因成分不好,名落孙山。到深山老林一个叫鹞子坪的山村去教书,因是农户,只能当民办。三间茅草房,十几个山里娃,我是大权独揽,校长,教师,炊事员一肩挑。
       那时我年轻气盛,风华正茂,学生少,闲暇无事,大有一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就和村队长协商,办了个夜校,为山区文化教育再尽一点微薄之力。地点还是放在初小教室,每天晚上上课,青年男女有四五十人。
       夜校开设有语文、数学,用的是初小课本,有时还教唱红色歌曲。每晚收作业两大摞,晚上煤油灯下仔细批改。有人问累不累,我说不累,忙一点反而感到内心很充实。读书报国,奉献社会,不就是我们那一代人的初衷么?哪像现在,开口钱,闭口钱,课后给学生解个題补个课,还伸手要补课费,你说好笑不好笑?
       夜校学员很喜欢我,李老师长李老师短,叫得让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其实那时我才二十岁。隔三差五,这个叫我吃莜麦面粑粑,那个拉我去尝野猪腊肉。春天没菜吃,有人带我到林里去采刺椿头、猪尾巴。你别笑,那不是猪八戒的带毛尾巴,是一种野菜,有点像蒜台,很嫩很香。秋天,我的窗台上经常放满五味、核桃、山瓜。最可笑的是有人还替我说媒,想把我长期留在这儿。说的是村里最漂亮的一个叫玖的女子,可惜那女子十二岁就和外村一个男孩订了娃娃亲。此后,她在夜校上课总是勾看头,不敢正眼看我。在村里碰见我,脸腾地一红,毛辫子一甩,噔噔噔地躲开了。好像我是狼是老虎,会把她生吃了,弄地我怪不好意思的。
       夜校在全县出了名,县上决定在这儿开个现场会,向全县推广。当地公社极为重视,派文教专干前来组织筹备。一切准备就绪,最后在为那天由谁讲课卡了壳。一是若由我讲课,初小教师教夜校,名不正言不顺。二是我家成分不好,不合时宜。掂来掂去,最后选中饲养员牛娃。牛娃年近三十,上过两年初小,有基础。最重要的是三代贫农,根正苗红。牛娃有点胆怯,不敢接这烫手山芋,他说,多添几头牛让我喂都行,上台讲课,我是水里鸭子上不了鸡架。后经队长再三动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并答应那天一节课给他加十分工,并承诺往后有机会推荐他当吃皇粮的正式教师,才勉强答应了。
       我手把手对牛娃作了多日培训,写了详细教案,让他反复背诵。
       夜校观摩现场会如期召开,教育局,团县委,县广播站都有来人,还有其他社队也派人参观取经。三间教室坐得水泄不漏。
       牛娃讲课开始还有点紧张,腿时不时有点抖,后来趋于平静。讲课都是提前背诵过的,故未出什么大的差错。只是在领读课文时,把牛臥在地上读成牛浮在地上,学员也应声读成牛浮在地上。刚读完,一个楞头青小伙举手问,牛娃老师,牛咋能浮在地上?是爬在地上吧。牛娃恍然大悟说,我念错了,不是浮,也不是爬,是卧在地上。唉,李老师给我教了好几天,我又忘了。我说我不是当先生的料,人家硬要我顶一天......
       我在旁边忙给他使眼色,示意他继续往下讲。
       虽然讲课出了一点小纰漏,但大体还不错,白璧微瑕。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大方向是正确的。单看那场面、气势也让人振奋不已。远离县城七八十里的深山沟,夜校能办到这样的水平,你还要苛求什么?
       第二天,东山日出,西山日落,我还是白天教初小,晚上教夜校,一切照旧,乐此不疲。直到文革开始,贫下中农管理学校,清理阶级队伍。我被淘汰,卷铺盖回家务农。由牛娃取而代之,上台教初小。这也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我从未怨恨过牛娃。他先民办,继而公办,再校长,后退休。
       这牛娃一路顺风顺水,后来在县城买了房,把他老娘接来同住。有一天,他娘拄着拐根转弯摸角找到我家,提着一包核桃。她说,他李老师,真是亏负了你,都是牛娃害了你......我说,这和牛娃无关,早一天,迟一天,我都会走这条路。
        现在牛娃退休了,每月五六千退休金,我一介农夫,每月一百大洋。你说我窩囊不窩囊?
        张三说:你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只是可惜了一腔热血。
        王五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现在女硕士,儿博士,孙子留洋。你若当这孩子王,能供出这么优秀的几个大学生?不窩囊,不窩囊!
       王五说:你两人那些鸡毛蒜皮算什么窩囊?我出钱让人抢走了我的初恋,那才是天下第一号窩囊。现在想起,恨不得抽自己一记耳光。
       我从西农毕业后分到县园艺站,第二年单位又分来一位女大学生,名叫白莲。名如其人,那女的长得柳眉杏眼,唇红齿白,宛如清水塘中一朵亭亭玉立的玉莲。走起路来,一束马尾巴甩过来,又甩过去,把我和单位里另一位单身汉胖子的魂也甩得七零八落。
       窈窕淑女,人见人爱。我和胖子不约而同地向她发起进攻。我渐渐胜出,我和白莲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气得胖子两眼冒火,牙根发痒。呸,瞧胖子那五大三粗的丑样,你配得上白莲么?
      有一天,胖子来找我,说是他母亲住院,向我借一千元。听这小子还挺有孝心,我二话没说,如数借给他。
       过了几天,一个傍晚,新月初升,鸦雀噪林。我和白莲在河边散步,畅想着美好的未来。突然一个歹徒从树丛闪出,那歹徒彪形大汉,直扑白莲,一手拽住白莲的坤包,一手抓住白莲的头发撕扯。我连忙挥拳冲了上去,没想到歹徒力大无穷,一脚把我踢倒在地。还没等我起来,胖子突然从天而降,大喝一声,放开白莲!和歹徒拼力搏斗。歹徒放开白莲,转向胖子,只两个回合,便把胖子打翻在地,对胖子劈头盖脸一顿猛揍。我翻身而起,从后面对歹徒打了七八拳,那人虎背熊腰丝纹不动,也不对我还手,只一个劲打胖子。我从路边捡来半块砖头,朝歹徒腰里猛砸了几下,歹徒这才哎哟一声,放开胖子仓皇逃走。我不敢用砖拍头,怕一砖下去把人打死。再看胖子,被打得头青面肿,鼻子血流如注。可他还在喊,抓住歹徒,抓住歹徒!
        那时还没有手机,我要去附近派出所报警,胖子说:快,快,快送白莲到医院!我说,白莲没事,得赶快把你送医院。胖子说,白莲没事就好,白莲没事就好!
        到了医院,白莲守在病床边,哭成了泪人儿,说,胖子,你不要紧吧,吓死我了,都是为了我......我再次提出要去派出所报警。胖子说,算啦,只是点皮肉伤,又没伤筋动骨,只要白莲没事就好。再说,咱们也没认清人。事后,我心里总是疑窦重重,可又百思不解。那歹徒为啥不打我,专打胖子?二,胖子为啥两次阻挡报警?
        胖子住院半月,白莲端茶送饭,护理了半月。
       一月后,两人闪电结婚。恋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半年后,胖子酒后吐真言,对人说,小王是个大瓜怂,我用他借给我的一千元,雇了个打手,演了一场苦肉计,抱得美人归。一酒友说,你看白莲和小王还说说笑笑的,你不怕戴绿帽子?胖子说,大白天他小子能干哈?只要晚上白莲睡在我的被窝里就行,其它不管。那小子就是有贼心,也没贼胆,百无一用的书呆子。
       老张,老李,你看我窝囊不窩囊?天底下还有第二个我这号窝囊废吗?
       张三说:自己掏钱,让别人横刀夺爱,你咋这么窝囊?
       李四说:你这是男人心软一世穷,女人心软裤带......
       再看王五,满头白发,泪眼模糊,扒在桌子上喃喃自语:白莲,白莲......




2020.10.3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1-21 11:56 , Processed in 0.06994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