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70|回复: 0

[微型小说] 画中人

[复制链接]

228

主题

312

帖子

109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96
发表于 2021-1-8 17: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画中人        
                                      文/赵双明
       老韩住院已半月有余,命虽搭救下来,但危险并未解除。一会儿神志清醒,一会儿又迷迷糊糊。三魂六魄,忽儿上天,忽儿入地。那天中午他醒了过来,问日夜守在床边的老伴:“这些日子化了多少钱?”
  “超过一万五了。”
  “天神爷,这么多?出院,出院,咱不住了。医院是无底洞,钱化光了,拿啥给洋洋娶媳妇?”说着就三两下拔掉输液管和氧气管。
  “死鬼,你不想活了?丢下我娘儿俩咋办?”老伴赶忙喊来护士重新扎针输液。他故伎重演,又连续拔了几次。老伴知道他这一根筋的牛脾气,认定的事十头犍牛也拉不回。医生也束手无策,怕捅出乱子,只好同意出院。嘱咐家属:“回去给好吃好喝,该准备的准备一下。”
  老韩六十还未出头,体壮腰圆,一直没有什么大的毛病。这次犯病,纯属事出意外。
  村里马二狗结婚,老韩去随礼喝酒。农家院张灯结彩,亲朋满座。那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那欢快喜庆的音响声,尤其是马老头红光满面、眉飞眼笑的得意劲,像万箭穿心刺疼了他。是嫉妒,是羡慕?是痛苦,是愧羞?想起年过三十的儿子洋洋,至今还是光棍一条,胸中如猫爪挠心,五味杂陈。
  一杯西凤入口,犹如咬破了一颗苦胆,五腑六臟,指甲缝缝,头发梢梢都是苦的。二杯酒下肚,血压骤升,头晕眼花,浑身热一阵,冷一阵。鬓角蚯蚓状的青筋別別地乱跳,只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倒了下来。
  俗话说,儿愁父亡,父愁子妻。儿子洋洋的婚事,一直是他牵肠挂肚的心病。像泰山压顶,让他喘不过气来。洋洋长得像一棵青杨,高高大大,壮壮实实。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机灵俊朗。按说这样的小伙是不会找不下对象的,然而,几次相亲都败下阵来。啥原因?农村女子少,自家钱更少。
  不知从哪年起,农村年青人都学孔雀东南飞。女青年更是有去无回,物以稀为贵,一家有女十家求,彩礼如脱缰的野马一路狂飙。
  那年,洋洋她二姑,给洋洋介绍了个扫帚滩的俊女子。女子长得山青水秀,毛茸茸的葡萄眼,把洋洋刺得脸腾地都红了。女子也相中了洋洋,女方家里开口十万彩礼。洋洋家东拼西凑只有五万,现在是市场婚姻,只好作罢。
  这以后,攒够十万,彩礼涨到十五万。攒够十五万,彩礼涨到二十万。这真是背上口袋撵骆驼,撵上撘不上。
       有一次,扶贫干部来村里排查摸底,老韩跟前跟后央求:“咱一不缺吃,二不缺穿,缺就缺个儿媳妇。要扶就给我儿子扶个媳妇吧!”
  一句话噎得扶贫干部目瞪口呆,好在有位女同事牙伶嘴俐,连珠砲似地怼了过来:“我不是王母娘娘,生不出七仙女。要不,让你洋洋牵头黄牛,到河边去等呀,也许会碰到一个洗澡的织女。”
  老韩从医院回到家里,没有了药物的维系,病情急转直下。时醒时迷,水米不沾,浑身瘦成一把干柴。脸色蜡黄,毫无一点血色。身如五更衔山月,命似夜半油尽灯。
  老韩的人生旅途即将到站,但心中好象还有所不舍,有所牵挂。一会儿气息奄奄,命若游丝,似乎就要撒手人寰,驾鶴而去。一会儿浓痰涌喉,咕咕哝哝,就是咳不出来。憋得他眼框欲裂,唔哩唔啦,说不出一句囫囵话。
  老伴忙给老韩抚抚胸,捶捶背,她连日在炕头侍候老头,早已劳累地两眼红腫,六神无主。她贴在老头耳边泣不成声地说:“你就闭上眼安安稳稳地走吧,别再熬煎自己了,我知道你心里难受的很……”
  隔壁二婶说:“他叔,还有啥丢舍不下的心事,你就说出来吧。”
  老韩眉毛一耸,两眼大睁,目不转睛地盯着洋洋。嘴唇在扭曲,在哆嗦,似有千言万语喷涌出喉。可怜啊,最后还是变成了一长串撕心裂肺的干咳。
  “他爸,我知道你咽不下这口气,是在操心洋洋的媳妇。”还是老伴知心知底:“你就放心走吧,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给洋洋娶个媳妇。唔,唔,唔……”她哭得呼天抢地,泪眼模糊。
  “爸……”洋洋嚎啕大哭,跪在父亲身边:“儿没本事,儿不孝……”
  二婶鼻子酸酸的,眼泪在眼框里打转转。她猛然灵机一动说:“都别难过了,我把一件好事差点忘了。桑树弯他三舅给咱洋洋说了个媳妇,今天就来。”她掏出手机:“嗨,他三舅吗?女子来了么?来了,好,好。”她俯在老韩耳畔说:“好消息,好消息,洋洋的媳妇马上就到,马上就到,我这就去接。”
  二婶风风火火地走了出去,在场的人一头雾水。
  不大工夫,二婶笑嘻嘻地走了进来,拿着一张二尺多长的年画,纸质斑驳发黄。上面有一婀娜美女,依水而立,云鬓高挽,裙裾飘逸,娥眉凤眼,倩笑嫣然。
  “他叔,这就是给洋洋引来的媳妇。”二婶把画儿拿到老韩面前展开:“你看看,人长得咋样?漂不漂?”
  也许是回光返照,也许是心有灵犀,奇迹遽然出现。身处弥留之际的老韩忽地翻身坐起,原本昏浊的两眼突然烱烱放光,直勾勾地盯着画中的女子问:“是洋洋的媳妇?真的吗?”
  “真的,真的!”
  “好,好,好。”像雨过天晴,老韩憔悴苦楚的脸上第一次展开了灿烂的笑容:“洋洋有媳妇了,洋洋有媳妇了!哈哈哈,哈哈哈……”
  老韩大笑三声,呯然倒下,面部神情平和而又安详,像进入悠悠梦境,眼角那堆密密的菊花纹漾溢着几缕欣慰的笑意。

  2020.12.2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1-26 13:53 , Processed in 0.094583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