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31|回复: 1

[长篇连载] 【青林边小说】八路军排长叶成德(51--60)

[复制链接]

81

主题

95

帖子

84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41
发表于 2021-1-29 10: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十一、去老乡家


       要到老乡的房子门边了。叶排长觉得经过刚才的生死磨历,衣衫不整。就说:“同志们,马上就要到老乡家了,把衣着整理一下。”
“是,排长!”
战士们就把自己的军帽扶正,把紧系在腰间的宽皮带、衣领、军帽整理好,看到他们都整理好了。叶排长说完后,马上就抬起双手把他有些歪的军帽扶正,又放下双手把他紧系在他肚皮上的宽皮带也紧了紧后。才说:“走吧。”
然后,叶排长、陈副排长带着四个战士走近前面从老乡屋里照射在门前的黑糊糊的地坝边那微黄的灯辉过来这面的看不清的过道上。他们到了老乡的门边,叶排长招呼道:
“老乡!老乡!”
之后从房里传来了一个老头问询的声音:“谁呀!”
“老乡,我们是八路军。是咱们穷人的队伍。”叶排长回答。
然后,从房里走出一个六十岁的老乡,他看见叶排长英气厚道的脸,身着八路军灰白色的军服,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在灯辉里和他肚皮上的皮带带扣环略闪亮亮的。
“哎呀,是八路军呀,快进来!”老乡看清了是八路军。就非常热情。
叶排长谦逊地说:“老乡打搅你了。”
“八路军同志,你说些什么呀,快进来,快进来坐。”大伯更为热情。
“好。”
然后,大家就进去了。叶排长这是自己第一次带着战士们到老乡家里。看到老乡这样热情都让他们到房里去歇歇,他就感到非常的感动:老乡们是那样喜爱八路军。看来还是为天下的劳苦大众打天下,就是牺牲也值得。他们就进到房里,老乡准备吃晚饭了。
“小妹,快去灶间,拿六个碗来。”大伯喊道。
“嗯。”然后,他的15岁的女儿,一会就拿来了碗筷,在桌上摆碗。大伯就说:“来,坐下,八路军同志吃饭。”
叶排长就和战士们坐下,过了会儿,幺妹就拿起一个碗,在桌子边的一个木凳上的冒着热气的甄子里,在一碗一碗为八路军乘(舀)饭;后来,叶排长、陈副排长和战士们双手接碗吃饭了。幺妹还跟坐在桌子侧过的叶排长夹菜,说:“八路叔叔,来吃菜!”
叶排长很感动!就吃起来,就听善良圣洁的幺妹说:“爸爸,快跟八路军叔叔夹菜。”
然后,幺妹为陈副排长等八路军战士夹菜,都想他们多吃点。
他们就这样愉快地吃着……

吃过饭后,大叔看到叶排长他们一脸汗淋淋的,军服上有没有拍干净的土灰。就对自己的女人说:“玉萍她娘,你去跟八路军同志,烧些热水,让他们洗个澡。把他们的衣服洗了。”
“嗯。”他女人就跟八路军烧水去了。让叶排长他们把军衣脱了,和幺妹一起,边烧水,边为八路军洗军衣。现在是热天,要不了明天早上,衣服就会干的。
然后,大叔就到叶排长、陈副排长和四个战士的身边说:“等一下,你们去洗个澡,就早点睡。”
叶排长极为感动说,“大叔,太感谢你了。我们吃了你的饭,还让大婶、幺妹跟我们洗衣服。”
热情的大叔爽快地说:
五十二、原来今天是过年


“能有八路军到我的家来,我们都高兴!你们打鬼子,连命都不要;是为了咱们老百姓;我们做这点算得了什么,你们太辛苦了!”
“大叔,我们八路军一定要狠狠打鬼子,不辜负老乡们的期望。”叶排长非常感动地说,也是热诚地保证。他再次深深感受到了老百姓喜爱八路军、把八路军当亲人的情怀。
……
“八路军同志,水烧好了。你们快洗吧。”他女人从黄微微的在煤油灯光的灶房里出来说。
“好。我们去洗。”然后,八路军就全都洗澡了。。。。。。
几个战士去睡了,还是大叔为他们腾出的床。叶排长睡不着,就到门边的一片黑越越的地坝上站着。看看这夏日的位于大山脚下的农舍对边四周的看不清的山体等,他感到:一股大山的气息和身边的清黑黑的看不见的土岗山地的夜景。偶尔从房子的侧边吹来了一股微微的带有山野气味的清凉夜风,使得叶排长感到心儿多舒畅的!这时,大叔也出来了。看到站在从房里照到黑黝黝的地坝上的淡黄色灯辉,再过去些站着的叶排长。这时,还能听到在坝子外边那黑幽幽的叶草丛间,那躲在看不清的叶子深处的窸窣在不停的轻轻叫着。夜里清凉的微风时不时吹来,令八路军26岁的贵州人叶排长心里舒畅!

“八路军同志,你怎么不去睡?”大叔走在他身旁问。”
听到大叔招呼自己, 叶排长就转过脸,对大叔说:“大叔,我等一会儿睡。”
“你看起来是他们的长官。”大叔猜测说。
叶排长谦逊说:“哎,我只是他们的排长。”
“嗯,八路军同志,你们怎么天黑了来我家。”大叔好奇问。
听到大叔问,叶排长就回答:“我们今天打了一天的仗。”
“这是为什么呀?”大叔惊厄问,看着叶排长。
“目前,日本鬼子正在对我八路军根据地进行围剿。我们陈团长要我们一排,在清良山,阻击鬼子,好掩护八路军的主力部队转移。”说道这里,叶排长难过起来。
“然后呢?”大叔非常关心问。


五十三、热情的老乡


“我们一排,除了你看见的六个人,其余42个战士,张副排长,陈班长都牺牲了。”
“哎,太可惜了!”大叔重重地叹了一口,非常的悲鸣。
“老乡,这没有什么,为了把日本鬼子打败,我们还要这样做。”叶排长说。
“这年头,连生活都不太平,前两年,我们这一片,还有五六户人家,都生活的好好的,这日本鬼子一来,经常来抢粮,杀人,我孩子他二嫂的儿子,看到鬼子抢粮,就不准他们抢,被一枪打死,这后,人们就不敢在这里呆了,都离开这里,到远处投亲戚去了。”
听到老乡悲凉气愤的说,叶排长也愤怒,说:“老乡,你放心吧,我们八路军,新四军,就是专门打鬼子的。只要把鬼子打败了,像你这样的老百姓就有好日子过了。”
“看到你们,就有盼头”。。。。。。
之后,他们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大叔知道:八路军要走。一早和自己的女人就起来为要走的八路军做好了饭菜,把叶排长和战士叫醒,等他们吃过饭后,叶排长就同他的家人告别。
大叔就送他们到小道边。
“老乡,我们要走了。”叶排长说,心里多感动的。这个来自贵州山里的憨直的八路军排长,也不会说好听的,他俊逸瘦长的脸,就回过来。
“八路军同志,这是一点干粮,你们在路上饿了,就拿来吃。”大伯说,他非常的善良淳朴。他就希望八路军在路上不要饿着肚皮。
叶排长心里一热。
“快拿着。”大伯说,就把一个装有烤熟的红薯口袋直直地塞在叶排长的手里。叶排长就拿着口袋里,从自己腰间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军衣包里摸出两个大洋,跟大伯。
不想大伯说:“我不收钱。”
“我们八路军有纪律,不能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叶排长说,执意要拿跟大伯。大伯就转身走了……
叶排长很感动,就朝大伯往回土岗上的去他茅草房的小道的背影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他们就出发了。他们走了大半天,回到了八路军的新驻地:杨庄。   
    叶排长、陈副排长和4个战士,走了大半天,到下午16点,才到位于杨庄的在昨天转移到这里的陈汉生团长。


五十四、告别老乡回部队



他们六个都走得疲乏而冒了汗到有两个八路军战士守卫的有围墙的土门,走进去是较宽的地坝,地坝边有一间大的瓦房:是土墙,有三间开着非常陈旧的显得斑驳的土色的门。有些八路军官兵也在房里歇歇,或略清闲地从房里进出。
    正好,风趣的八路军团长陈汉生,和两只八路军干部从外面有军务做完后就走进院门。他看到了:叶排长和几个战士在缓慢走向房子的非常疲累有些灰的背影。
    “叶成德,你还没有被鬼子打死呀?”
    听到自己团长的笑话,叶成德就回转身来,神情又疲乏又憔悴。他和几个八路军的容貌如一个三班工人上了一个通夜的班似的,似乎连眼都打闪,脚都走不稳。
    看到自己团长在笑时眼角就往上一翘,笑呵呵的摸样,叶排长不以为然说:
    “鬼子要我的命,我还要他们的命。”
    “怎么说,你们二排47个人,就剩你们6个。”陈团长已经明白,他不用多问了。
    叶排长觉得自己无脸面,就点点头,低下了脸。
    又说:“团长,我这个排长没有当好,全排的人就剩这几个人,我对不起他们。”
    过了会,陈团长说:“他们是为了祖国,抵抗侵略者而战死的。”
    说道这里,陈团长说:“叶成德,不要难过了。”
    “我没有用,就带回这六个人。”叶排长嘟嚷道。
    “六个人都不错,还可以成为一个突击班。”
    叶排长抬脸,看着团长那鼓舞人心的脸:
    “等会,部队就要开拔了,你们跟上,等打完这一仗,跟你们恢复排的建制。”
    “是的,团长。”
    然后,陈团长就去了他的团部……


五十五、马上开拔


然后,叶排长就带五个战士,走进了营房里,他们就倒在土炕上,身子瘫软。这样,才是他们感到安全,可以放心睡觉了。过了会,战士都睡着,叶排长不敢睡。尽管陈团长说,部队又要开拔了,看到自己战士实在身心太累了,也不忍心制止他们。可他这样想时,被一股强烈的睡意袭来,就感到自己眼看一黑,双手习惯放在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沉进睡梦里去了。
    大约十多分钟。一个长的清瘦、中等身材的八路军一营长黄建,就大喊道:“起来了!起来了!”
    他还把脚踢门。
    叶排长跟战士们,就被惊醒了。以为出了什么事。都一下从床上赶快起身:“怎么了,鬼子来了!”
    这个营长说:“没有鬼子,快起来,部队开拔了。”
    然后,叶排长就带着战士跟着黄营长的部队,立刻离开村子了。。。。。。
    刚回到杨庄,还没有睡过好觉,就马上要开拔了,战士们恨不得就呆在这里,多睡一下,不走了。
    看到战士这样,叶排长不忍心呀,也没有法。就说:
    “走吧,同志们。”
    然后,战士们就站起来,走带上步枪。这时,叶排长听到了坝子上,有战士们,应该是匆匆集合的脚步声音,知道马上就要出发了。仿佛有听到了鬼子要来的紧张气氛似的,然后,就跟战士们走出发黄而陈旧的门去了
    待续
    叶排长和他的五个战士,跟着大部队和鬼子打了两次仗后,就来到了一个十多户村民的小村里。
    两天后,终于稳定下来的叶排长,兴奋地接受了从一些地方主要是农村来参加八路军的新兵。八路军团长陈汉生就跟叶排长组成一个新排:48个战士。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新兵,还有原来剩的4个老兵,组成的八路军五团七连一排,叶排长不禁伤感。尽管叶排长和七连是分开的,这可能是陈团长的两种想法。既让叶排长一边作战,一边又要让他们执行更难的军事任务。
    “同志们,欢迎你们参加八路军,从今以后,我们就要一起战斗和生活。”说道这里,叶排长不太习惯说,自己是排长,他感到不好意思的,就说:


五十六、新建的排


“这是你们的陈长根副排长。”他就不说了。
  下边的战士问:“那我们的排长又是谁?”
  陈长根副排长深知自己的排长是不太在新战士前面说自己的什么什么的,就说:“他就是你们的叶成德排长,家住贵州遵义。”
  “那不是遵义会议的地方吗?”
  “是呀。”
  “好了,排长,你又说。”陈副排长说,就看着叶排长。
  “下面,我宣布,曾林山,为一排一班长。……”叶排长把4个老战士都宣布为二、三、四班长。然后又说:
  “四个班长,马上带着各自的班把铺位安排好,休息下,从明天起,开始军事训练。”
  
  “是,排长!”然后新战士就散开,就听到班长们招呼道:“一班,二班,三班,跟我来。”
  ……
  然后吗,新参加八路军的战士们就跟着各自的班长散开到他们身后的几间茅草房的营房里去了。这种热闹,有人气的氛围,让叶排长感到愉快。也把多日来自己战死的一个排的战士的伤感伏过去了。尽管以后的战斗,还将进行,还有战士战死和受伤,和还要面对战争的惨痛命运,只要是正义抵抗日本侵略者而牺牲,是值得的。叶排长想:战争总要过去去的,他们(这些战士)会过去……
  中午,他们都吃了饭,下午就把新战士喊到地坝上,进行军事训练,到晚上,在一间大房子里,陈汉生团长喊来一个八路军的指导员为新战士传授八路军的政治思想,纪律条例。几天过去了。叶排长看到战士们的训练的非常认真,努力。心里相信:在这样动荡的八路军的生活中,他们会尽早成长起来的。
  这时,又一天新战士们的训练到傍晚结束,战士就散开了,向村里的营房较快地走去。渐渐地,夏日落山的太阳,照在营房的西侧一些村民的草房上,淡红淡红的,也照在叶排长和他的战士们住的营房门边的灰土地坝上,看到粉红红的夕阳非常的美丽。大家吃过饭后,叶排长就信步向营房东侧洒满淡红色夕阳的坑洼般的略斜的村道上走去,在村东口的一片绿色的静雅树子下,看到两个战士,坐在一处身边的一片青油油的小草上。
  “排长。”一个战士说,他身材又高,眉毛清秀,另一个比他矮,瘦瘦的,也立刻站起来,两人,立刻向叶排长敬了一个军礼,是在今天下午,又陈副排长教的。叶排长立刻向他两个回敬礼。他就放下,可他记不起他两个的名字。就问:
  “我都记不清,你两个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国梁。”长得眉目清秀的刘国梁回答。
  “排长,我叫胡根发。”
  叶排长,说:“看来你们是20岁不到。”
  刘国梁说:“我21岁。”
  “我20岁,排长,我们是一个村的。”
  “你们怎么想到参加八路军。”叶排长好奇问。
  “排长,我们就是要参加八路军,打击鬼子。这年头,只要有鬼子就别想过安生日子。”刘国梁清秀的团脸一昂说。
  “可是,当八路军是要上前线,作战的,你们考虑过没有,我们八路军都要面临牺牲,这不是儿戏,我劝你们,还是想明白。”叶排长在郑重地说。
  “排长,你怎么这样说,你们老兵不是连死都不怕,照样打鬼子吗?”刘国梁不高兴说。


五十七、两个新八路军战士


“三天前,我带着一个排,在清梁山,阻击鬼子对八路军根据地的围剿。我们打了一天。全排48个战士。就牺牲了42个,我作为排长,对不起他们。我是想告诉你,打仗是要死人的,你们好还是想清楚,过两天告诉我。”
  
  “排长,没什么想的,我愿意跟你上战场,随时都可以死。”刘国梁抬起脸坚定说,他的团脸非常坚定而润亮亮的。
  
  “我也是。”
  然后,他们就聊些别的事……
  据历史记载:八路军一般吃窝窝头、红薯最多,几个星期才吃一点肉,看上去一个个多瘦的。
  到了晚上,叶排长就把大家招到了一间大房里,让上面派来的教导员,跟新兵讲军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使他们懂得八路军,是天下穷人的队伍,老百姓是军人的爹娘,必须要爱护人民尊敬老百姓。
  后来,讲完课,叶排长就把教导员送走。回来了,看到刘国梁和胡根发,在一处村道的树枝下。
  “你们怎么在这里。”叶排长说,就招呼他们。
  两人看见是排长就站起来,向叶排长敬了个军礼,叶排长立刻回敬他两个的军礼。
  “排长,我们喜欢单独一起。”刘国梁说。
  “你们以后要和大家一起生活战斗,不要太生疏了,到了战场,更要帮助。”叶排长温存地说。
  “是排长!”
  “你们来这里都四五天了,有什么不习惯的吗?”叶排长问。并看着他俩。
  
  “排长,没有。”刘国梁说。
  
  “你们不要见外有什么可以跟我说,我是你们的排长,我会想法帮你们的。”性情豪爽正直的来自贵州乡下的叶成德,总是想自己能尽量帮助这些新来的战士、目光温存地说。
  “排长,我就是觉得训练,跟不上。”胡根发说。
  “你们不要想太多,现在情况很动荡,随时都要打仗,要苦练,尽快掌握学习军事技术,不然到战场就无法和鬼子打仗。”叶排长进一步说。他是用自己的经验在告诫自己的战士。他们看上19、20岁多点。他不由得怜惜他们,想尽量保护他们。
  “排长,我知道了。”
  “排长,其实还有一些。”显得有些灵气的20岁的战士刘国梁,对自己的厚道的排长心里从敬畏到有些喜欢。就不再又顾虑,就对自己的排长直接说。
  “不要急,我们明天可以多在这方面训练。”


五十八、与战士交流


“嗯。”
  “好,你们慢慢谈。”
  “排长,我们一起聊。”
  “行呀!”
  看来,两战士也开始喜欢自己的老实厚道的叶排长……
  他们聊了很久,就回到营房里……
  第二天,在战士们草房子营房门边一个非常大的土灰色地坝上。
  叶排长对战士们说:“同志们,你们来八路军,已经有三天了,现在正是日本鬼子对我冀中根据地地区进行大扫荡的时候,这里是暂时的安静,你们要尽量在很短的时间里掌握好各项军事过硬的本领,这样,到了战场上打击鬼子就没有这样吃力了,明白吗?”
  “是,排长!”
  下面,开始射击训练。你要刻苦训练,不要怕累磨破手脚,要加紧训练。”
  “明白了,排长!”
  “好,开始吧。”
  然后,叶排长、陈副排长四个班长开始教战士们训练。……。
  到了晚上,战士们这几天都训练得苦,多早就睡了。叶排长和陈副排长就一起到营房来,看看熟睡的战士。
  后来,看过战士们睡得不错后,他俩回到了营房,叶排长还要想明天怎样加强训练,毕竟这是非常的时期,他觉得自己应该尽量让战士们更好的掌握这一军事射击技术。
  
  陈副排长说:“老叶,睡了吧,明天还要训练。”
  “我不想睡。”
  性情仁厚的好人陈长根,也没有再想什么,他也说不出什么,就在靠近土墙的床边,解下自己肚皮上的宽皮带放在旁边的旧柜子上,脱了军衣裤睡了。
  叶排长在想好了明天训练的计划,觉得也没有了,就从在窗台上被马灯那豆芽般火苗,照得一片黄亮亮的房里走出来。
  叶排长走到静静的地坝边,在一块石头上坐下,看到夏夜那温存的夜空一会儿。这时,温凉的微风,时而悄然地吹来,他感到是那样舒心。他过了一会,又想到五天前自己和战士们,嗯在清良山上阻击鬼子,好不容易回来,又被鬼子追杀,到了根据地,又是立刻转移,跟着打仗,直到现在,才觉得这五天是那样在动荡中过来,才感到了:真正的安静。他想道:要是往后都是这样的好日子,就多好。想到这里,他感到:这样的话,我们的老百姓就被鬼子祸害完了。还是要和鬼子打仗,不这样,这日子就永无安宁。叶排长就在这样情绪下,在地坝上呆了很久,才回到有轻微鼾声的睡觉的陈副排长的身边,脱下军衣,解下他腰间上的宽皮带,就上床睡觉了……


五十九、早上阳光照在训练地坝上


他们聊了很久,就回到营房里……
第二天,在战士们草房子营房门边一个非常大的土灰色地坝上。
叶排长对战士们说:“同志们,你们来八路军,已经有三天了,现在正是日本鬼子对我冀中根据地地区进行大扫荡的时候,这里是暂时的安静,你们要尽量在很短的时间里掌握好各项军事过硬的本领,这样,到了战场上打击鬼子就没有这样吃力了,明白吗?”

“是,排长!”

下面,开始射击训练。你要刻苦训练,不要怕累磨破手脚,要加紧训练。”

“明白了,排长!”
“好,开始吧。”
然后,叶排长、陈副排长四个班长开始教战士们训练。……。


到了晚上,战士们这几天都训练得苦,多早就睡了。叶排长和陈副排长就一起到营房来,看看熟睡的战士。

后来,看过战士们睡得不错后,他俩回到了营房,叶排长还要想明天怎样加强训练,毕竟这是非常的时期,他觉得自己应该尽量让战士们更好的掌握这一军事射击技术。

陈副排长说:“老叶,睡了吧,明天还要训练。”
“我不想睡。”

性情仁厚的好人陈长根,也没有再想什么,他也说不出什么,就在靠近土墙的床边,解下自己肚皮上的宽皮带放在旁边的旧柜子上,脱了军衣裤睡了。

叶排长在想好了明天训练的计划,觉得也没有了,就从在窗台上被马灯那豆芽般火苗,照得一片黄亮亮的房里走出来。


六十、宁静的村子


叶排长走到静静的地坝边,在一块石头上坐下,看到夏夜那温存的夜空一会儿。这时,温凉的微风,时而悄然地吹来,他感到是那样舒心。他过了一会,又想到五天前自己和战士们,嗯在清良山上阻击鬼子,好不容易回来,又被鬼子追
    杀,到了根据地,又是立刻转移,跟着打仗,直到现在,才觉得这五天是那样在动荡中过来,才感到了:真正的安静。他想道:要是往后都是这样的好日子,就多好。想到这里,他感到:这样的话,我们的老百姓就被鬼子祸害完了。还
    是要和鬼子打仗,不这样,这日子就永无安宁。叶排长就在这样情绪下,在地坝上呆了很久,才回到有轻微鼾声的睡觉的陈副排长的身边,脱下军衣,解下宽皮带,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战士们吃过早饭,又开始训练。尽管是训练,叶排长十分的认真,尽管这不是在战场,尽管他感到在八路军根据地,有警戒,心里还是想着战斗,因为,现在日本鬼子对八路军的围剿还在进行,不过,叶排长还是有一个愿望一
    一一还是觉得和平安静。觉得这样多好,没有鬼子多好,这让他想到,昨天晚上他独有这一思绪,现在想起来
    ,觉得又是多么向往!
    叶排长在这样心情下,和战士们一起训练。还训练了十多分钟,通讯员小蒋跑过来:“排长!排长!”
    扑在地上的叶排长,还在跟新战士讲解这一动作,也做了下示范,就听到了小蒋喊自己。就起身,对战士说:“你们就这样练习,我和小蒋说一会儿话。”
    “是排长!”
    “小蒋,什么事!”叶排长走近问,因为小蒋是团部通信员。要么是来送信,要么是喊他去陈汉生团长那里。
    “团长让我更你讲。让你带着一部分人打掉铁庄炮楼。”
    “很好!”叶排长也兴奋起来。
    叶排长说:
    “小蒋,你坐下,我去跟你拿一更板凳。”然后,叶排长就跟团部的通信员,拿了一根板凳,然后,端了一碗水让小蒋他喝了,小蒋就走了。叶排长就这一消息告诉了大家。还是有不少新站战士,非常想去。
    叶排长认为,还是让一些老战士去。他们排再建时,陈团长从别的连排,调来了八九个老战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6257
发表于 2021-2-3 20: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吃过饭后,大叔看到叶排长他们一脸汗淋淋的,军服上有没有拍干净的土灰。就对自己的女人说:“玉萍她娘,你去跟八路军同志,烧些热水,让他们洗个澡。把他们的衣服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3-7 15:59 , Processed in 0.067663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