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48|回复: 1

[长篇连载] 【青林边小说】八路军排长叶成德(61--70)

[复制链接]

81

主题

95

帖子

84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41
发表于 2021-2-1 10: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六十一、任务:攻打鬼子炮楼


     拔出据点,有陈长根副排长、一班长曾想成和十二名老战士。
    这样,大家就准备了一通,16点多钟,叶排长带了一个八路军小分队,9名老战士向山林走去,而铁庄在三王村西侧,要走几个小时。
    现在,他们边走,边听叶排长简绍铁庄炮楼的情况。
    “根据侦查员的报告:铁庄炮楼在勾村西边。20多米的炮楼,四周修了一个铁丝网,还安了电动报警装置。这个炮楼一侧有弹药房。还有最重要要的是:在炮楼顶上能看到在远处的区域里的地面上人的活动情况,来往的乡民还被严格盘
    查。鬼子和伪军对乡民勒索得很凶,想打就打,相互骂就骂,很是凶恶。炮楼离丹阳城只有六公里。有情况可以立刻得到支援。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觉得这事,或者说,想要完成这一任务,这其中会有什么意外,该怎样达成团长交代的任务。在还没有出发,他就在考虑这个问题。所以,他走在大家的前面,至于走过了那些路口和山道,他已经不关心。就在心里想
    怎样拔出这个炮楼。他看上去还是显得阴郁。就没有更战士们说话。
    随着,大家就这样较快地走着,听到战士们(仅11个)在叶排长心绪如石头般,不平静时,都非常高兴的说话声,叶排长听到了他对这一打掉炮楼的期待。他心里就更加沉重,这不是打就这么简单的。他想到:过不来三个小时,就要攻
    打炮楼,尽管伤亡是无法避免的,我应该设法减少让自己的战友死亡,伤都没有什么,毕竟他们还活着,还在,以后还可以再打鬼子。他想到这里。
    就听到四班长刘玉山在身后问:
    “排长,你怎么一直都不说话呀?”
    而走在叶成德排长身边的陈副排长说:“这炮楼不好打呀!”
    “为什么,副排长?”
    “首先,鬼子的兵力不清楚,火力配比更不清楚,如果没有准备好,我们的战士会吃亏的,伤亡就更大!”成副排长说。
六十二、准备


叶排长听了他们的对话。没有说话,嘴巴闭紧着。
    看来,这只有在黑夜,才能做这事。现在战士走得快了。这样到铁庄,天还没黑,还是让战士们休息一段时间,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再出发。他想到这里,就停住,回过脸来,对战士说:
    “同志们,休息一下!”
    战士们兴冲冲的,喊歇一歇,实在让他们有些迷糊。
    刘班长想早点拿下鬼子的炮楼,还边走,边满心期待。听到排长这样说干脆张口问:“排长,怎么停下来了?”
    “现在时间太早了,天又黑得这么晚,让鬼子看见了就麻烦了。”
    “哦。”
    大家就在这里歇歇。我们18点,再走。”叶排长说。
    “是排长。”战士们都回答,就坐在地上。
    叶排长就只有等了,他想了下,可还要歇一个多小时,然后再出发,这样到了炮楼,就刚还天黑。而对于即将进行的行动,叶排长还是不太有把握。他不能轻松,想一起到现场再说。这时,陈长根副排长走了过来,看到叶排长在一个有
    草的土墩上坐下。神情淡漠,他看出来,或者他更了解叶排长。他知道:叶排长发愁,如今,要打掉鬼子的炮楼,不下功夫,是要吃亏的。他知道,叶排长,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战士有伤亡的。
    就在叶排长的身边坐下。
    “老叶,你还在想打炮楼的事呀?”
    “嗯。”
    “据报告,有铁网,我们要进去,还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还有,要破坏电线。”叶连长忧心说。
    “不要想这些,我想到时再商量。”陈副排长说。
    叶排长点了点头。
    他们又说别的。之后时间一到,叶排长带着战士们往勾庄西边的铁庄炮楼走去,这时,已经是黄昏了。。。。。


六十三、在黄昏中出发


当天渐渐暗淡时,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带着10个战士和陈副排长,绕过勾庄村后面土坎和土堆,开始来到了鬼子的炮楼的东侧远远一处干枯的土沟里,  
“同志们,前面就是炮楼。”叶排长就在沟边站住,转过脸说。  
“哎呀,我们终于到了。”有战士感慨地说。好像他们赶了一天的路程。  
有战士问,可能想马上打炮楼了:“排长,副排长,我们现在开始吗?”  
陈副排长说:“别急。”  
然后,大家都看到叶排长趴在长有一片在暗黑的光线下,一溜土堆上暗绿绿的野草,就都伏在他的身边。  
这时,叶排长往前一看:在较远的前面,一个高20米的炮楼,坐落在一处浅浅黑色的土堆上,在还有一些微明的光线里,竖起的炮楼,就像一个圆筒状,巍然像一根棒,立在那里,似乎日夜都在警示着什么似的。还有在炮楼的底部,在黑阴阴的天光下,是绕炮楼那面的铁丝网。仿佛把他们拦截在外似的。  
叶排长认为要跟几个班长,陈副排长商量一下,他感到:困难。这事只能干好。他就想要尽量减少自己战士的伤亡。  
就说:“老陈,你们几个班长过来我们在一边商量一下。”  
然后,他们几个跟叶排长到黑阴阴的沟那面一边去商量。  
“我们马上就要打炮楼了。这里有一个事,那就是怎样进去?进去后,怎样断鬼子的线路,遇到敌人怎么办?”叶排长说。并看着在已经黑阴阴的变得朦胧的天色里,只有靠近才勉强看清脸的陈副排长和几个班长。  
他们都想了后,都觉得这事,难办?  
刘班长说:“排长,我们装成送东西的,靠近鬼子的门岗。”  
叶排长觉得这个办法好可行,就问:  
“送什么东西?”  
刘班长也想不起来。就还是想着。  
“排长,我们就装着跟皇军送酒。”


六十四、天黑中鬼子炮楼


刘班长说:“副排长,这天黑,那里有酒。”  
叶排长觉得这不是难事。就说:  
“我们可以回到勾村,到村里去找乡亲们。”  
刘班长就摇头,说:“这个太费事了。”  
陈副排长想想,说:“到时我们可以更老乡了解一些情况。”  
“就这样。”叶排长决定用这一办法。  
就走到战士的中间,说:“同志们,跟我来!”  
于是,战士们随着叶排长往回走,近一个小时,他们找到了村民。看见是八路军,村民是很高兴,就跟见到了自己的亲人。叶排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村民。于是,村民马上更八路军找来了一辆木板车,放上几坛酒。并告诉了叶排长,跑楼里有一个姓孟得贵的伪军的情况。然后,叶排长和战士们带着酒,还有三套旧衣服。到了炮楼的土沟边,叶排长把驳壳枪插进他紧系宽皮带里的肚皮上,再穿上老乡的衣服,让战士们在这里等着,由陈副排长带着。他和刘班长曾班长也换上衣服。推着木板车向炮楼而来。  
黑蒙蒙天色下。他们向炮楼时慢时停地走去……  
“老总,”叶成德排长和刘班长穿了一件粗布衣服,推着有酒的车就来到了有一个鬼子和伪军看守的岗哨旁。  
守在岗哨旁的伪军,看到了他们,就走上前,呵问道:“你们是那里的?”  
“老总,我们是勾村的。”叶排长机智地回答,并看着盘问他的老总。  


六十五、老总,我们是勾村的


守在岗哨旁的伪军,看到了他们,就走上前,呵问道:“你们是那里的?”
    “老总,我们是勾村的。”叶排长机智地回答,并看着盘问他的老总。
    “你们来干什么?”
    “我们来跟太君送酒。”叶排长非常沉稳地回答。也在看机会,一种动手的时机。
    “那你们就把酒放在这里,马上回去。”一个鬼子上来说。
    叶排长沉默一下,觉得是机会。问:
    “孟得贵在不在。”
    “你问他干什么?”伪军问。非常的奇怪!
    “我们刚才来时,他爹得了头痛,想见他的儿子,就让我们来找他回去。”
    “孟得贵不是回家了吗。”老总疑惑问。
    叶排长一时无语。不过他反应很快,就慢吞吞的地说:“他妈喊我们说一声,一定让他回家一趟。”
    “他没有来。”
    叶排长眼睛还是机警地盯着老总。问:“那他走哪里去了?”
    老总忽然问,也可能是想起了这个问题。问:你们是谁?”
    “我们是他的邻居。”
    “什么邻居,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是杨二娃。”叶排长机警地问答。
    “我怎么不认识你。没有听说过你。”老总问。
    不能跟他说久了,叶排长立刻想到,就说:“你当然不知道,我们村里有三个杨二娃。“
    “不,村里没有姓杨的。”老总喊道。
    “老总,人家孟得贵他爹头疼,要喊他回去。”叶排长有说这话。想冲淡老总的质疑。
    “他去县城了。”


六十六、机智的叶排长


叶排长就做起失望的样子,转身就走,他立刻从衣服里,抽出在皮带里的驳壳枪,转身,抵在这个老总的胸部上,再用枪柄猛击老总的头,刘班长就上前,把老总抱住,叶排长,立刻跑向在身边远点的一个鬼子,不等对方说话,立刻击昏鬼子,因为是黑夜,炮楼上的鬼子看不见。
    用电筒照了几下,远处的陈副排长看见,就带着剩下的战士,跑来。
   
    “刘班长,你去把电线剪了。”叶排长立刻对站在他身旁的刘班长说。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不能被疏忽!
    “排长,这电线在哪里?”刘班长问,他一时迷糊了。
    “应该在靠墙的地势,对了,去看看岗亭,那里应该有。”叶排长在回答时,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马上提醒刘班长。
    “是排长!”刘班长刚来回身朝岗亭去,这时,陈副排长带着11个战士从炮楼外面快跑到炮楼下的叶排长身边。
    “排长,怎么样了?”陈副排长问。
    叶排长回答:“老陈,我们已经解决掉了岗哨里的鬼子,我刚让刘班长剪电线了,看来,炮楼里的鬼子还没有察觉出来。”
    “这样就好。”陈副排长听了自己的排长的话就踏实了。
    这时,两人看到了黑夜中炮楼西侧过去些的小房子,好像看见:有鬼子过来。
    他俩顿时慌了。叶排长闷了一下,心里有了一个主意,立刻说:“到岗亭后面去。”
    然后,叶排长手一挥和战士们跑到岗亭后面去。


六十七、过来的鬼子


几个鬼子好像看见岗亭无人感到不对,就向这面走来。叶排长在岗亭侧后面露出一些视线好注意鬼子接下来的动向。看见他们走过来,感到事情必须得到解决,否则,就会对打掉炮楼的计划有影响。他想道:如果让鬼子看见岗亭的鬼子出事,那就事情麻烦了,不,必须解决掉他们,下一步再说。想到这里,叶排长就把右手本能地伸向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左手抬去扣在他肚皮正中的宽皮带里把皮带拨松,右手抽出驳壳枪,他马上警觉地注视着:在黑糊糊的夜色里,在慢慢走近的鬼子就要到岗亭了,他觉得就只有五六步距离了。对,该行动了!叶排长想。接着,他马上转脸对身后的刘班长示意:跟他上。
    叶排长就右手握着驳壳枪沿着岗棚侧板壁向前面较快地移动,他过了岗哨,看到了已经近身的鬼子,他坚定地想在鬼子动手前解决对手。
    叶排长立刻对着近前的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鬼子迅速抬手握有驳壳枪的右手用枪柄向一个鬼子的头顶猛地一击。
    然后,在叶排长身后的陈副排长、刘班长几个战士看到了自己排长动手了就迅速跑上前,也把另外两个鬼子打死。
    眼前的鬼子被解决掉了叶排长松了一口气。
    然后,刘班长问:
    “排长,接下来怎么办?”
    叶排长想到:过来的三个鬼子解决了,但是,他们还没有回到炮楼边的房里去,是会引起其他鬼子注意的。看来这事要走两一步,第一步:对付那边房里的鬼子;第二步:马上堵住炮楼里的鬼子,防止他们跑出来。
    “刘班长,你带一个战士把岗棚上的电线剪掉。”因为,刚才刘班长还没有去做就遇到了鬼子到岗哨来。所以,叶排长再次说。
    “是,排长。”刘班长说。
    “快去!”叶排长立刻催着他。
    “是。“
    刘班长和一个战士爬岗棚去了。
    看到刘班长带着一个战士去执行自己的命令去了。叶排长觉得事情还没有完。那就是:炮楼侧边的这间小房子。叶排长意识道:只要这三个鬼子一会还未回去,可能就会引起鬼子的注意。
    他觉得必须进行对付。就对站在他身旁的陈长根副排


六十八、陈副排长


“还有,陈副排长,你马上带领五个战士对付炮楼侧边小房里的鬼子。”
    “是。”陈副排长回答。
    “剩下的跟我上楼。”叶排长说。刚一说完,就带着余下的7名战士朝炮楼门口快步而去。而八路军陈长根副排长就带着五个战士去鬼子在炮楼一侧的小房子去了。那我们就先叙述陈副排长这面的行动。
    26岁的八路军副排长陈长根,人厚道,诚实,打仗非常勇敢。他和叶成德是在四川自贡做苦力的工友。一年后,由于他们所干的活太累,工钱少,实在无法再干下去了,他们十多个工友一起从千里之外来到了陕北参加了八路军。在后来的五年战斗中,和他俩一起来的战友都先后牺牲了,就剩下他两人。
    陈副排长带着5个战士向炮楼这面的小房立刻过来,因为,刚才过来的几个鬼子被他们干掉了,自然,如果还未回去就会被原来的鬼子怀疑。所以,解决这些鬼子是打掉这个鬼子炮楼的关键之一。
    陈副排长到了房子的侧边,他还没有听到什么,然后,他觉得现在是应该打掉鬼子的时候,就转过脸对身旁的战士说:
    “看来鬼子还没注意到,我们要争取主动。”
    “是副排长。”
    “走。”陈副排长说,随即把右手伸向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左手立刻抬起扣进他肚皮上的宽皮带里把皮带拨送,右手抽出驳壳枪,侧回脸小声对身后的战士说:“跟着我。”
    然后,他们向小房子黑乎乎的墙侧面悄悄而慢慢地移动去。
    “这玉津君几个人到岗哨那里怎么不回来了。”一个在小屋里的鬼子说。
    “他们几个是不是上炮楼跟藤井、山田君去聊去了。”他身边的一个鬼子中野猜想说。
    然后中野又说:
    “听山蒲说,我们最近大扫荡没有什么成绩还死些人。昨天,在东庄,好不容易到了那里,没有看到一个土八路,又回来,在一个山脚下,被地雷炸死了几个。也没有看见土八路。黑田、村上君死了。我们一起从野麦岭(日本一个农村的名字)的五个人就死了两个。”中野说,非常生气!


六十九、接近鬼子


“我看应该是那些支那军人干的。看来,我们只有陷在这里回不了日本了。”玉津不乐观地说。
    “难说,你我之间可能只有一个回得去。”中野说。
    “要是明天,都喊我们回国就好了。”
    “真是这样,就太好了!”中野君说,他说这里,脸上出现的笑容就立刻消失了。
    “中野君,你怎么了?”玉津君关心地问。
    “没有什么。”
    他们就沉默一会。
    “他们几个还没有回来。”玉津君说。他说的是:去炮楼上聊天的几个鬼子。
    中野脸也不抬,冷漠地溜出一句:“管他这么多!”
    然后,玉津君就走出去。我们需要指出的是:小屋里除了他俩,还有四个坐在地铺上的鬼子。刚出来的鬼子玉津竟然碰见把背紧挨着在门转角的黑阴阴侧墙上正试图接近鬼子的八路军副排长陈长根。
    他(玉津)看到在黑黑的夜色里,在小房门拐角边,有个人陡然跳在自己面前,尽然愣了!
    机智的陈副排长立刻开枪打中了鬼子玉津的肚皮,他叫一声,陈副排长看见:他身子就蹲下去。
    然后,陈长根副排长都想跑进小房里去,他马上就改变了主意。他想到:不能进去,房里到底有多少鬼子还不知道呢?他想到这里,觉得还是呆在门边好些。他没有往下想,觉得:听到了枪声的鬼子会跑出来的。
    在他身后的战士看到自己的副排长动了一下又没有动,非常奇怪!


七十、近前房里的鬼子


而在这时,房里的鬼子听到了枪声,就马上拿起放在地铺边的步枪赶快起身向门边跑来。
    陈副排长看到一个鬼子从有马灯灯辉的房里跑了出来,就开枪,打中了一个鬼子的脖子,这个鬼子叫了一声,往地上扑倒;而后面的四个鬼子就马上退回到房里。
    “副排长,我们进去吧。”一个战士说。
    “别慌。”非常沉着的陈副排长说。
    一时间,房里的五个鬼子在门两边紧依着墙壁,往外慌张地打枪,而在门侧墙边的八路军副排长陈长根也打了几枪。这样双方就相持起来。
    身边心急的战士问:“副排长,我们怎么办?”
    陈副排长和叶成德是一起到的陕北参加八路军,他们主要进行的是作战任务,而这种拿下鬼子炮楼的行动几乎就少。而现在陈副排长在单独执行这一侧的任务。一时,他也没有办法。可是,忠厚老实的陈长根想道:这一局面要打破,否则影响到排长打掉鬼子炮楼的计划。看来,只有自己上了。想道这里,陈副排长犹豫了。他不知道怎样打掉鬼子。但是,心地厚道的陈长根副排长想道:鬼子就在跟前,最好争取主动。自己是他们的副排长,需要是自己先上。
    想到这里,陈副排长立刻侧过脸对自己右肩后的五名战士说:
    “你们在这里不要动。”
    一个在他身后的战士问:“副排长,你要做什么?”
    “我去对付鬼子。”
    “副排长,这样危险,你容易被打死。”这个战士担心地说。
    后边几个战士也担心说:“是呀,副排长!”
    “好,就这样。”陈副排长坚定说,也是终止不必要的谈话。他又回转脸看了一下前面拐角处,有鬼子从他们拐角的门里把子弹慌张打过来,是打不中他们的。
    和心肠好的叶排长是一样的陈副排长不忍心让自己战士顶上去死,他就突然把身子往门口侧扑而去,并用握着驳壳枪的右手往门里开枪射击,正好落在先前被打伤的一个鬼子的身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6257
发表于 2021-2-3 20: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鬼子的兵力不清楚,火力配比更不清楚,如果没有准备好,我们的战士会吃亏的,伤亡就更大!”成副排长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3-7 17:46 , Processed in 0.070438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