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04|回复: 0

[长篇连载] 【青林边小说】八路军排长叶成德(71--80)

[复制链接]

81

主题

95

帖子

84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41
发表于 2021-2-5 10: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十一、英勇无惧的陈副排长


       机灵的鬼子三岛君利用陈副排长在身边,略起身,就用头向陈副排长的肚皮上一顶,把陈副排长顶翻在地上,他赶快扑上去到陈副排长的肚皮上,两人就在地上滚开来。
    在房里的鬼子村上君跑了出来,他看到自己的同伴和一个壮实的八路军在地上翻过来滚过去救想帮自己的同伴。两个站在门拐角的黑乎乎的侧墙旁的战士看见有鬼子跑近和鬼子在地上搏斗的自己的副排长。
    “于庆勇,你看,副排长有危险。”战士黄忠良赶紧说。
    “快上!”
    “好。”
    于庆勇就赶紧开枪打中了鬼子村上君的肩膀,受了伤的村上君可能感到了什么,就回转身,刚要做出还击的动作,又一个战士就从于庆勇的身后跑上来,然后,又有一个战士也跑过去刚到门边,慌乱中,鬼子村上君就开枪,子弹打伤了这战士的头上,他就倒下去。
    “周海!周海!”在黑黑的墙侧边,战士小梁喊了一声要跑上来。
    “不要来,”周海喊,他即时提醒小梁。
    小梁就只好站在墙边。一时,形成危险的局面。
    跑出来的于庆勇看到自己战友周海先被打倒。就立刻开枪,打死了村上君。
    和鬼子搏斗的陈副排长意识到了房里还有鬼子,跑过来的战士会有被打死的危险。赶紧喊了一声:“小心,房里!”
    刚才头被打伤的战士周海看见鬼子把副排长压在身下,就从地上爬起,把这个骑在陈副排长肚皮上的鬼子捕倒在一旁的地上;而陈副排长赶紧半起身就用驳壳枪开枪,因为,这时,听到自己的副排长喊危险时,于庆勇和黄忠良还没有做出下一步举动。而房门边的三个鬼子就立刻开枪,把在门边的八路军战士打倒。
    陈长根副排长在几秒钟前开枪没有打中鬼子。他看见鬼子有动作了。就往门口连续开枪,并在地上往前滚几乎到鬼子脚下边被房里马灯照亮的门槛旁。不停手,连续开枪,把这几个门边的鬼子打死。
    而同时,把鬼子从自己副排长的肚皮上扑开的战士,在受伤的于庆勇的帮助下,也打死了鬼子。
    到现在为止,在炮楼侧边的小房里的鬼子都被解决了。然后,陈长根副排长关心问:
七十二、直面鬼子的战斗


“你们几个伤得怎样?”
    “副排长,没有什么。”三个战士说。
    “快包扎一下。”
    “不用了,副排长,我们快去排长那里吧。”
    “好。”陈副排长说,于是,他们就去炮楼下了……
    二十七攻打炮楼
    叶排长和战士们还是守在有黄色灯光从他们站着的黑乎乎的炮楼墙根过去些从门里照到他和战士们背依着的门边地上,形成一道长形的灯光。还有照出来的灯光还反映斜插在他们紧系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上,显得微亮亮的。
    “排长,陈副排长那里有枪声了,我们冲进去。”叶排长身旁一个战士低声说。
    “行,可以。”叶排长都觉得应该进攻。他就立刻拨出紧系在他宽皮带里的驳壳枪,说了声:“跟我来。”
    然后,叶排长就一步跑进炮楼里去。这时,炮楼底层无人。叶连长觉得这还行。他就跑到搭在第二层炮楼的木梯下,用左手抓住楼梯,右脚往梯子上一跨,打算想上去。就听到了来自二楼上梯口的一声枪响。他没有往上看;子弹已经飞快地从他右手胳膊上飞过去,把他的右胳膊划伤了。叶排长抓住木梯的左手因痛而身子滑倒在木梯下的地上。八路军机枪手老周立刻抱住机枪往木梯上上去两步就射击。被一个在梯口上的鬼子先开枪,击中了他紧系宽皮带上些的肚皮,八路军战士周树庚就仰倒在地上。刘班长跑过来,弯下腰,抱住机枪,突然,背上被一颗飞速射下的子弹擦着,手里的机枪落在了叶排长的身边。叶排长立刻抱起机枪,侧躺在地上,向企图跑下木梯的鬼子射击。被打中的鬼子惨叫一声如土包滚落下来,剩下的鬼子就赶紧返回二楼。叶排长起身就射,打中了返回去的鬼子中的一个。这个鬼子忍住痛缩回去了。叶排长立刻跑上木梯,射击,他想趁鬼子回缩的机会跑上去。这可能是一个机会,也可能是自己被鬼子打死的机会。
    他感到了:如果这样用火力压制鬼子,这样,就极有可能赢得机会。


七十三、迅速勇敢的叶排长


战士们也跟自己的叶排长跑上去。叶排长非常快就射,把三个守在上口边的鬼子打倒,就坚决跑上了二楼。当然,剩下的鬼子就赶快跑上二层炮楼上来,企图集中打击立刻跑上来的八路军。
    看见靠墙边的五六鬼子;在他这样看见时,这已经准备好了的鬼子顿时向他射击。多颗子弹纷响了,如急雨般捕向叶排长。叶排长本能地往地上一扑,就有几十颗喷火星的子弹飞来,其结果是:如果他躲迟了,这些子弹就会射进他紧系
    着宽皮带的肚皮、小肚皮、胸部等。扑在楼板地上的叶排长知道:自己身后还有战士。如果他们也跑上来,就会被立刻打死。就赶紧一喊:
    “你们不要上来!”
    “是,排长。”
    叶排长十分明白:鬼子的五六条枪口,这个时候,一直是对着上梯口的。他觉得还是自己利用上来的机会牵制鬼子。他立刻跳到放在上梯来的一个大红旧柜子的背面蹲下。而在他侧对面的上三楼(顶楼)木梯旁黄微微的砖墙站着的鬼子
    就开枪了,没有打中他。当他到红柜子背面,就有鬼子在开枪。他本想还击又觉得不当。鬼子还在开枪,叶排长就不动了。他本能地感到让他们打,有柜子做掩护是打不死老子的。叶排长想。
    而在他想时,也就是刚想过。
    “村上君,这个土八路躲起来了。”一个叫元祐的鬼子说。
    “我们过去干掉他。”
    “土八路太厉害了,这样过去会被他打死的。”元祐君害怕地说。
    村上君又想了下,他是这六七个鬼子中胆子大、有想法的人鬼子。他忽然想起什么,就说:
    “我们这样,先上去两个,不行的话,又上两个,这样一定能打死土八路。”
    元祐君问:“谁先上?”
    “山蒲君,我们上。”


七十四、在炮楼里


长得脸色发黑红的老鬼子山蒲并不怕。就和村上君端着步枪慢慢朝位于梯口上来的边上柜子走过去。
    叶排长躲在大木柜的后面,尽管心里抖得厉害。他知道:这个时间,不控制住激动的情绪自己就会被动,被凶恶的鬼子以多对少地当一只小鸡被灭掉。他想道:
    叶成德,不要急,不要急,一定要见机行事。如果,你不想被鬼子打死的话。想到这里,他集中高度的精力听到了那面的,可能是二楼上的木梯旁多个鬼子在说话。一分钟后,就没有人说话了。现在,从柜子到木梯之间,就平静下来,
    就如刚才说话的人走了似的。叶排长蹲在柜子后,在判断敌人在针对要他命的行动。他听了一会,感到有轻微的脚步声,在非常慢地试图走近。他明白:有鬼子在试图接近自己,想打死自己。
    他这时紧张起来;但是,他脸上看去相当的沉着。他认识道:现在是全力对付鬼子的时间。他想道:叶成德,你不要慌,慌了,就完了,他们有五六个人。
    想道这里,他把握着驳壳枪的右手抬起,往背着的大柜子两边下的地上看。
    这时,两个鬼子已经自己发抖地走到了柜子边:前一个鬼子的脚已经出现在柜子拐角的这面地上,到了叶排长的视线内。现在是:是鬼子马上就打死叶排长,还是叶排长打死他俩呢?
    叶排长看到了过柜子转角的一只穿着大头皮鞋的鬼子的脚。他觉得必须开枪了。就立刻开枪。只听这个鬼子叫了一声,然后,叶排长认为这是一种近到眼前的机会,至于,这个机会之后的事和效应他不想了。就出身子,把两个鬼子打倒。


七十五、机智的叶排长


这时的叶排长已经把身子出木柜子了,他想趁势把梯口边的鬼子打死。脑袋里立刻闪过一个主意。他立刻想:这样不行,马上退回到柜子的后面。尽管他收回了这一举动,一没有想出下一步怎么做,感到呆在这里比贸然出去打鬼子要好些。他就还是躲在柜子的后面。
    这一时间,鬼子在上梯口的枪声还在响,在有煤油灯光照到梯口上的木板上,在陈副排长后的刘班长就是说:除了能看到他俩头上边的梯口木板,是看不到上面开战的情景的。而自己的排长抢先跑上去了。然后是什么情况,两人看不到又为自己的好汉排长担心。
    刘班长说:
    “副排长,我们上吧。”
    “可以。”陈副排长同意。他觉得自己排长在上面牵制鬼子,这个时候只能让有经验的人去,其余的战士最好呆在梯口下。
    就对身下站着的拿枪并很想冲上去的战士说:
    “同志们,我和刘班长上去。小曾,你和战士们先呆在木梯上。”
    “知道,副排长。”小曾班长是参加过清良山战斗中幸存下来的四个战士中的一个。刘班长是陈汉生从别的班调来的23岁的八路军战士。
    两人就试图跑上去。
    刚露头,就被上面的三船小队长看见。他立刻喊道:
    “开枪。”
    刘班长看见了子弹挨着他俩上来的木板上斜射来,就本能地把陈副排长一扑,两人就扑倒在木梯上口。刘班长知道:陈副排长反应慢些,就立刻救他。
    然后,刘班长觉得鬼子还要开枪,就用手里的冲锋枪赶紧还击,想再次保护自己的副排长。他打死了两个带有杀气的鬼子,就趁机跑上梯口到躲在红柜子背后的自己排长那里。叶排长看见他来了。这时,他还是躲在柜子后面。
    刚来到叶排长身边的刘班长不能被木箱遮完。他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就被在极力靠近他俩的还剩五个鬼子中的一个打伤了脚。只能忍着。


七十六、刘班长


而在刘班长跑上去时,陈副排长就弯着腰起身,这时,几个战士上来了,被在上面的稍微靠近梯口的一个鬼子看见;这个鬼子就非常及时地端枪就射。
    一颗子弹射来,一个战士赶紧用自己身子把自己厚道的陈副排长挡住,这战士的背上被打中。正试图上去的陈副排长感到自己被战士的胸腹挡住,使他的身子往梯口砖壁上一碰,就感到:扑在自己身上的这战士的肚皮抖了下,他知道:战士已经受伤了。但是,他绝不能放过鬼子。就伸出握有驳壳枪的右手向梯口上的鬼子还击,这一时间,在两秒不到。同时,这个鬼子放了一枪后,马上上子弹,继续射,他想再开枪或者感到:梯口下还有八路军上来。就被陈副排长先打中脸,倒下去。
    本来,陈副排长想及时跑上去。他立刻想道:不,就在这里。他想到这里,就对两个战士和小曾班长说:
    “在这里打。”
    然后,他们几个靠着梯口上的木板射击。
    一个战士用手榴弹往上三楼的木梯方向扔去,把那边的鬼子基本战死,还剩三船队长和一个鬼子、一个脚受伤的鬼子还没有死。
    叶排长看见这是机会,就喊了一声:“上!”
    三船队长看见自己的人死了一大半,感到八路军比自己有优势,就中止了对柜子后面的叶排长、刘班长的攻击。就喊了一声:“上楼!”
    看到鬼子要跑上三楼。叶排长就直接出红木柜子,向跑在第一个三船队长开枪。
    没有被打中的三船队长故意大叫一声滑下楼梯。剩下的鬼子就马上依靠木梯,向跑过来的叶排长、刘班长射击。叶排长就立刻侧肩,扑在地上;倒地时,他向在木梯后的两个鬼子开枪,打死了一个鬼子。另一个受伤的鬼子,就还是坚持。
    叶排长起身,就对着鬼子射击。刘班长跑上去了。
    鬼子开枪了。叶排长看见:跑上去的刘班长身子抖了一下。
    刘班长手里的冲锋枪就滑落在地,他双手捂着紧系宽皮带的肚皮,就倒在地上。那个鬼子还想向倒地的刘班长开枪,他想把刘班长打死为止。
    叶排长看到了鬼子已经把步枪伸近倒在地上的刘班长,就要开枪;叶排长注意到了,赶紧出驳壳枪急射,把这个鬼子打死。
    以为打死了二楼全部鬼子的叶排长就起身,向三楼跑上去。他就要到木梯,而倒在木梯边的三船队长在装死。他用余光看到了跑近木梯边,把一只脚踏上木梯的叶排长,就迅速把握在右手里的武士刀,往叶排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捅上去。他可能捅早了,尖亮的武士刀从叶排长紧系在宽皮带的腰间往上偏了。


七十七、陈副排长


陈副排长和一些战士已经跑上来。他们一齐打死了三船队长。
    “排长,你差点被鬼子捅死了。”一个战士说。
    叶排长似乎不想这些,他知道:三楼上,就是顶楼上还有鬼子。就马上说:
    “快,上三楼!”
    说完,就带头往三楼跑上去。
    这时,在三楼(顶楼)上的三个鬼子知道八路军攻上来了。那么,再往上,就没有退路了。三个鬼子非常绝望地守在梯口边。终于,他们看到:被二楼马灯黄微微的灯辉照耀中的上梯口,有八路军坚决的迅速的脸和身子在往上面跑来。
    三个鬼子一起开枪。在第一个的叶排长听到了枪声。就大喊一声:
    “小心!”他身子本能地迅速往回侧,在黑明明的视线里的子弹就打在他头上的黑微微的墙上。并弹出些灰渣,下来。
    跟在自己排长后的小曾班长就拿出手榴弹,他没有拉燃,往上一扔。
    三个鬼子看见手榴弹就赶快扑下。叶排长知道小曾有意没有拉引线。赶快跑上来,打死了一个鬼子;后上来的战士也赶紧打死了剩下的两个鬼子。
    这样,炮楼里的鬼子全部被打死。
    完成任务的叶排长就和战士们炸烂了炮楼。他们带着胜利的喜悦,回住地去了……
    二十八叶排长和他的战士们
    夏日的夜空还是那样黑黝黝的,空气是那样清凉。可看到自己的眼前一片黑得深厚,就像是被一层厚布融融地裹贴着一样,让人感到心境舒服!叶排长和战士们还有背着受伤战士的战士,渐渐走离了正在身后起着凶猛大火的炮楼;每一
    个战士都高兴,他们觉得干了一件大喜事,在打掉鬼子的炮楼中,同去的没有一个战士死,就是受些伤,这是最好的结果。他们在一片黑黑的略有石子的地上,踏步走着。渐渐地,在他们身后火光熊熊的炮楼远去了。
    他们到了前面的一处被远处火光映得火光晃悠悠的,在夜色的较高的土坎边,马上一转弯,火光就落在后面,就把背阴的土坎挡住了。


七十八、打掉鬼子炮楼


这  次战斗,一次打掉炮楼,对每一个八路军战士都是一次要记住的经历,而也是用生命努力历经的事。
    刘班长一路都高兴不断说,好像第一次经历了这样战斗。
    “我没有想到陈副排长也挺厉害的,把炮楼那边的房里的鬼子干掉了。”
    “刘班长,那不要我做的,是同志们做的。”走在一边的陈副排长说。他和叶排长一样,不习惯提自己的功劳。并还是扶着负伤的战士往前走。
    战士于庆勇说:“哪里都是我们做得嘛。副排长,没有你冒死倒地吸引鬼子,我们会打死门边的鬼子吗?”
    “副排长,你忘了,”周海先说,“不是你提醒大伙小心门口的鬼子,不然,我们早就被打死了。”
    “别说这些。”陈长根副排长不好意思说,脸臊红,把左手碰了一下走在身旁的周海先。
    “本来就是嘛!”周海先杨起脸喊道。
    在他们身边走着的刘班长说:
    “我们排长和副排长两个都不错。陈副排长,我听说,你和排长在四川自贡是一起做工的工友?”
    “嗯,在那里扛盐巴,太累了,还吃不饱,我们呆不下去了,就商量到陕北参见红军。我们来的时候是十多个工友,在这五年的抗战中,大多都牺牲了,就剩下我们两个。”
    陈副排长把自己和叶排长共有经历说了一下。
    刘班长说:“他们都牺牲了,你们两个必有后福。”
    “对。”于勇庆说。就兴奋地双手一拍,“你们应该活到抗战胜利。”
    “那怎么可能。”陈副排长觉得太不可能了,只要有仗打,就说不定哪天被打死了都难说。
    “副排长,不要这样看,你别念叨,我会胜利的。”刘班长把手往副排长的背上拍了一下,鼓励自己的副排长。
    “那个知道哦。”


七十九、回部队


“不要悲观嘛,你不是刚才闯过来了吗?”
    “要不是小梁,我差点被鬼子打死了。”
    陈副排长说。
    “总之,你过来了。”刘班长脸一斜,看着老实的副排长说。
    成副排长不说话。
    就看到叶排长,一个人走到后面,就回走到叶排长的身边,两人就聊了几句。
    就往前面,走了很久,大家才回到村里的营房里。
    ……
    在村里营房的新八路军战士,在热切地等着排长他们回来。一个个都想跟着自己的勇敢的排长去端掉鬼子的炮楼,这会是一件多么有传奇经历的作战行动。可是,想到自己才参加八路军不久,是去不成的,就又遗憾又想。
    胡根发和刘国梁坐在炕上。胡根发说:“这排长他们打鬼子的炮楼去了很久了,不知道怎么样了?”
    刘国梁说:“我想排长一定会打掉鬼子的炮楼的,只是要花精力。”
    “什么精力?”胡根发问。
    “那是一个离县城只有五六公里的一个重要的炮楼。据说,方圆几公里的平原、山地都能看见。要打掉它是要费一番精力的。”
    “看来……”听了刘国梁的话,胡根发刚要说,就似乎听到院子门口出现了说话声,刚才还多安静的。他又听了一下院门口的声音大起来:
    “排长,副排长,你们回来了!“
    “嗯。”
    “看来,你们打掉鬼子的炮楼了。”
    “是呀!”


八十、排长、副排长,你们回来了


在房里的他俩和一些战士都听到了从院子里传来的战士和胜利回来的叶排长他们的声音,有几个坐在炕上擦枪、闲聊的战士就马上把枪放在炕上,下炕,把脚穿进了炕下的白边黑布鞋,就快步出房去了,好像要迎接自己的排长和战士们胜利回来似的。
“我们也出去。”胡根发看见几个战士出去了,也想出去。就对刘国梁说。
“排长要进来的。”
过了一会,一群战士拥着 叶排长、陈副排长和一些战士边说边问地走进房里来了。房里顿时热闹起来,

大家都非常高兴,就好像自己也参加了这次打掉了炮楼的事。感到和叶排长、陈副排长一起打仗,执行军事任务是无尚光荣的事……
第二天早上,八路军没有仗打,就还是例行军事训练。叶排长带着大家在营房门边较宽的地坝上训练,到下午,也训练。惊险的打炮楼的事过去了,战士们特别是才参加的八路军新战士都感到非常的有意思,在训练空隙,还在聊这一件事,都希望早点学会军事本领,好跟着自己的叶排长、陈副排长上战场。
刘国梁对胡根发说:“胡根发,我们两个一定要好好练习本领,争取跟排长、副排长去执行军事任务。”
在一边的一个战士林耀祖听了。就说:
“这样的好事,就不知道好久来到我们身边。”
“先不要管这么多,我想等我们练好了军事本领,排长、副排长会答应我们的。”
“嗯,我想也是。”林耀祖说。
这时,八路军一班长曾水生,是十多天前在清良山战斗中唯一和几个八路军战士脱离阵地中的一个。他20岁,经历了一场生死阻击战,显得成熟了。所以,叶排长把他们四个具有作战经验的战士提为班长。长是高些、容貌俊朗二十岁的、勇敢的曾水生走过来,因为,再过一会,就要再次训练了。
“班长。”非常开朗的胡根发先走向前一步。
非常正直仗义的曾班长就停住。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3-7 17:39 , Processed in 0.068078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