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84|回复: 1

[短篇小说] 【长安月下小说】茫茫夜(短篇小说)

[复制链接]

64

主题

112

帖子

907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907
发表于 2021-2-13 17: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X19770130 于 2021-2-13 17:21 编辑

           风很硬,蔡三推开房门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听到了一种空灵般的啸叫声,他本能地紧了紧棉帽耳,裹了裹身上的棉衣,走出院门。
     巷道直通正街,没走几步,便能看见升腾起的一堆堆火,灰烬在火焰上空打着旋儿,下面是一双双瞪的血红的眼睛,思念亲人亦或愤怒。日军占领这座城市五年了,一切似乎都在东洋化,但这阴历“十月一”的传统祭奠,却很民族。日本人不理解中国人的行为,却没有去禁止,他们继续用“大东亚共荣”在各处燃起硝烟战火。
     正街远处的霓虹闪着鬼魅般的光芒,至少在蔡三看来,那是耻辱,刻在骨头上的耻辱。他无数次地经过,也无数次地看到,五颜六色中簇拥出来几个妖媚的字:“乐淘淘大舞厅”,飘忽其下的大多是叽哩哇啦的日语,偶尔有棒子的鸟语、大鼻子曲里拐弯的俄语,还有正宗的亲切的北方官话。几年来,蔡三在那里一直联系着这亲切的北方官话或者说叽哩哇啦的日语、棒子语、俄语遮掩下的北方官话,他是名义上的保卫,也有庄严的使命。
一个喝醉了的日本军曹摇晃着和他擦肩而过,军曹嘴里大声吼着小曲,凌乱的曲调里竟有几丝思乡的悲凉。蔡三扭回头看军曹,发现他也在看他,军曹笑了,比了一个奇怪的手势,然后又回身走去。此时,十几辆满载日军的卡车从街上疾驰而过,兜起了一股风,蔡三向路边又紧跑了几步,“乐淘淘大舞厅”已经在眼前了。
     门口的山本太郎向他“哈依”地点着头,蔡三鞠躬点头微笑着,快步走向了更衣室。走出更衣室的时候,蔡三已经是一身戎装,“乐淘淘大舞厅”表面上是娱乐场所,实际上却是各种势力的角逐之地,里面的保卫当然要披上日伪军的“铠甲”。蔡三的上衣口袋里有一盒银质材质烟盒的雪茄烟,一共十支。每个月的这个时候,他都要向五号包桌用暗语联系好的一位舞客递上一支,舞客悄悄给他一支同样但有着特殊标记的雪茄。依旧是十支,下了班的蔡三将烟盒送到南门里的 “仝记诊所”,情报就传递了出去。
     今天比往常热闹,舞客多了不少。舞池正面的舞台上早已响起了爵士乐,几个舞女正在跳着大腿舞,肥白的大腿随着裙裾的飘舞而闪耀,瞬间在舞池里荡漾起丝丝活色生香。舞池的两边各是一溜的八张圆桌,左右最前的两张周围早已坐满了人,左边是日军少佐佐藤及其副官们,右边是伪市政府的十几位官员,他们在隔着舞池彼此举杯敬祝,一种虚伪的合作以及谦卑的奴颜婢膝在暗暗流淌。余下的桌子,围坐的人也很多。蔡三笔直地穿梭在他们之间,偶尔低头恭敬地打招呼,他的脸上凝着笑。蔡三在暗暗注意右边的五号桌,那里围坐着几个老板模样的人,还夹杂着一个大鼻子俄罗斯人。蔡三走过去,低头问几位老板还需要什么,紧挨着的一个鹰钩鼻子长脸穿长衫的人抓下礼帽,说要问侍者来几杯威士忌,另外的几个也附和着。蔡三看清他的右手食指肚上有着厚厚的老茧,心里不由一惊,俄罗斯人用生硬的汉语说着格瓦斯。蔡三点手叫来了侍者冬子。
     上级说,今天右排五号桌有个戴金丝眼镜,左手无名指上戴绿翡翠戒指的中年男子是我的接头目标。可是,人呢?一丝不安从蔡三的心头升起,他走到舞厅的侧门口,点燃了一支三炮台。
     正在这个当儿,舞厅外面突然响起卡车刹车的声响。蔡三轻轻撩开落地窗紫色绒布窗帘的一角,看到三辆日本军用卡车停在正门侧旁,从上面跳下三四十个全副武装的日本士兵,两列纵队转向了舞厅正门。“咣当”一声,“乐淘淘”的大门被推开了,日本士兵们迅速占领了舞厅的各个角落,步枪上的刺刀闪着寒光,舞女们惊叫着跑了开来,热闹的氛围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最后,推进来一个五花大绑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扣子被撕丢了几个,苍白的脸色嘴角还挂着血丝,眼睛通红,他倔倔地想要挣脱捆绑。蔡三跑得比较近,他清楚地看到这个男人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绿翡翠戒指。
     佐藤似乎早就有所预料,他轻轻地放下手中的酒杯,右手整了整领带,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站起身向着对面走来的日军军官迎了上去,军官向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两人叽里呱啦地用日语聊了一会儿,佐藤点点头,然后面向惊慌失措的舞客和舞女们大声用汉语说到:“大家不要惊慌,今天我们的行动队抓住了一个共党分子,带他来是要指证同党的,大家都不要走,谁要走,按共党的同党论处!”话音落处,他轻蔑地向对面桌子的十几位伪政府官员扫视了几眼。
      一个日本士兵站在了五花大绑的男人面前,他严厉地看着男人,用不太熟练的汉语命令道:“你的,快快的干活!赶紧把你的同伙找出来!”男人蹬着他,盯了半晌,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笑罢,他大声喊道:“你们这堆蠢货,得到的情报根本就是假的,我将计就计,带你们到这里来了,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我的接头人,一堆蠢货!”说罢,又放声大笑了起来。日本士兵恼羞成怒,挥手狠狠扇了男人两个耳光,殷红的血再次从他的嘴角流下,士兵用刺刀在他的大腿上只一捅,男人吃疼地坐倒在地上,五官因为疼痛也似乎发生了挪移,背绑的胳膊在微微颤抖着。日本军官走了上来,蹲下身子抓住男人的衣襟把他提了起来,军官瞪着男人,低声喝道:“快讲,你的同伙在哪里?”男人已经昏厥了,日本军官啪啪地拍着他已经变成灰色的面颊。过了好半天,男人睁开了眼睛,里面有一丝迷茫,他嘴角流出一丝笑,喃喃说道:“好吧!…好吧!…我给你们说,能给我松松绑吗?你看,我都成这样了,还能跑到哪去。”日本军官愣了一下,手伸到男人身后松开了绑缚,也就是闪电的瞬间,男人双手紧紧搂住了军官,脑袋一偏,嘴一张,拼命咬住了他的左耳朵,日本军官杀猪般嚎叫了起来,鲜血顺着被咬耳朵的一侧面颊滴答而下。枪响了,在一片舞女舞客的哭喊声中,男人搂住日本军官的胳膊一软,整个人像面袋子似的栽倒了下来。子弹是从五号桌鹰钩鼻子长脸长衫客手里的枪中射出来的,他始终在注意着事态的发展,现在脸上浮现出邀功般的笑。日本军官捂着耳朵,龇着牙,咧着嘴。佐藤愣在了那里,突然,他冲着十几位伪政府官员中的一个小个子咆哮着:“一群混蛋!一群混蛋!你们别动队的人打死了共党,我到哪里再去找他的同伙!混蛋!混蛋!”
      事情的发生也就是几分钟,蔡三目睹了一切,他想冲出去,但是,理智战胜冲动占了上风。他知道,这个男人是上级“云雀”派来的接头人,也许他就是“云雀”,这个男人用死保全了自己。想到这里,蔡三心中一阵难过,眼睛有些潮潮的。蔡三又想,今晚,这个男人要传递的情报到底在哪里?还有没有其他准备和我接头的人?
      几声更加清脆的枪声响了起来,“乐淘淘大舞厅”天花板上的巨型吊灯掉了下来,随即所有的灯光熄灭了,黑暗如同一块大的黑布,兜头蒙了过来。舞女、舞客、包括伪政府的官员们,蜂拥地向正门侧门跑去,日本士兵们想阻拦,也被趔趄着冲到了一边。又是几声枪响,借着墙角剩余几个壁灯微弱的光亮,蔡三看到两个日本兵栽倒了。这时,有一只温暖的手伸了过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跟我来!”蔡三顾不得多想,摸黑跟了过去。当蔡三手里拿着这个人递过来的与他兜里同样材质的银质烟盒从卫生间的窗户中跳出的时候,枪声愈发响了起来,这个人在举手还击。刚才摸黑过来的时候,蔡三清晰地感觉到手里被这个人写着“仝记诊所,快!”。借着窗外的月光,蔡三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竟然是冬子……蔡三向着小巷里奔去,边跑边脱下自己的保卫外套,从路边的院墙甩了进去,身后 “乐淘淘大舞厅”里的枪声渐渐稀疏了,蔡三满脸泪痕。
      夜风似乎柔和了一些。穿过几条狭长的小巷,蔡三渐渐放慢了脚步,他要尽量不让旁人发现异常。这座城市并没有实施宵禁,还能看见夜游的人影,流浪汉、醉汉、妓女、小偷……前面出现一条横街,两边木质的电线杆连着电线绵延开去,犹如隔空划出了一道铁轨,灯光稀稀落落,沉寂,一切都是死死的沉寂。蔡三知道,横街右拐顶头就是“仝记诊所”,他更加放慢脚步,一边仔细观察着周围。一只野猫喵呜着从房上蹿下,蔡三轻轻怕打着“仝记诊所”的木门。栓“哗啦”一声从里面打开了,仝医生举着油灯把蔡三领了进去。诊所里的药柜台前,仝医生转身坐在椅子上,并示意蔡三坐在对面。蔡三发现仝医生穿戴的很整齐,西装、皮鞋,眼睛在镜片后面闪着光。蔡三把冬子给他的银质烟盒递给仝医生时,仝医生突然摇了摇头。
     “我猜到了,‘云雀’出事了,冬子也出事了,是‘老鹰’叛变了,他是这个城市我们党情报线的总负责,这可是莫大的损失啊!一会儿日本人就会找到这里,你赶紧走,出城三十里‘来福客栈’,这个联络点连‘老鹰’都不知道,你是外围,对你的情况,‘老鹰’也不清楚,带上情报,赶紧走!”仝医生望着蔡三,坚定地说。
       蔡三愣了一下,而后又赶紧说:“仝医生,咱们一起走吧!这里太危险了!”
       仝医生沉默了片刻,突然笑了笑,他站起身来,拉开药柜台下面的一道暗门,是一条地道,他推着蔡三进去。
      “顺着走,大概走两个时辰,出去就是城外的岱山,从那里向东走,几个时辰就是‘来福客栈’,快点走,来不及了……”仝医生说。
      “那么你呢?”蔡三拉着仝医生。
      “我留在这里,他们就会以为一网打尽了。我有武器,后院也有汽油和炸药。唉!冬子可是我的亲兄弟啊!……别再说了,我们要留下希望啊!快,赶紧……”仝医生叹了一口气,然后拼命把蔡三推进了地道,扣上了暗门。
      天刚见亮的时候,蔡三走在了岱山向东的路上。城南方向突然腾起一片火光,蔡三并没有回头,他知道,火光过后,一定是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6257
发表于 2021-2-16 15: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猜到了,‘云雀’出事了,冬子也出事了,是‘老鹰’叛变了,他是这个城市我们党情报线的总负责,这可是莫大的损失啊!一会儿日本人就会找到这里,你赶紧走,出城三十里‘来福客栈’,这个联络点连‘老鹰’都不知道,你是外围,对你的情况,‘老鹰’也不清楚,带上情报,赶紧走!”仝医生望着蔡三,坚定地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3-7 17:29 , Processed in 0.085445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