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281|回复: 2

[微型小说] 【挺直的松小说】谁是谁非(小小说)

[复制链接]

159

主题

275

帖子

129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97
发表于 2021-6-19 11: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谁是谁非(小小说)

    白牛娃在村西开了家商店又开了家磨房,人缘好生意也不错。隔壁的白先生和他年一年二,一块长大,从没红过脖子涨过脸。
    牛娃从村北回来在路上碰见白先生,二人打过招呼,白先生问道:“兄弟,你做啥去了?”
    牛娃不假思索地说:“我给咱大妈送了两节电池。”
    白先生:“俺家没面了,叫你嫂子一会推过去。”
   “行,今个正好没活。”牛娃高兴地应承着。
    路过他家门口,河渠的大树下坐着几个女人在打麻将,其中一个穿着打扮珠光宝气的女人就是白先生的夫人。只见她白皙的并不美丽的脸上布满傲气,一张抹着口红的大嘴巴更加显眼。一双细腻的手在抚摸着麻将牌,随着手指的摆动左手四根指头上的各种宝石戒指闪闪发光。
    满园春色她占尽,相形见拙众女人。
   “妈,给俺婆送饭?”一个十来岁的女孩来到她身边。
    她夸拉着的模样更难看,逼视着孩子提高了嗓音:“这事还用问我,案上不是有饭吗?端去就行了。”
    孩子不高兴地低声说:“那是剩饭,早都凉了。”
    夫人的眼中放射出愤怒的光芒,吓得孩子退了回去。


    白牛娃回到家,屋里挤满了顾客,打发完买主后已是中午十二点左右。他走出门向东放眼望去,就是不见推粮食过来。折回身打发着新来的几个买主,心想,可能正在吃饭。
    大约又过了二个小时还是不见来,又走出门向东望去。却发现夫人和女子站在路边,身边放着推车子,车子上边放着一袋子粮食。这时过来一辆小车,夫人扬手挡着,司机停下了,她走上前问道:“你到哪里去?”
   “上南岭去。”
    夫人没有言传,车开走了。
    不一时,又过来一辆车,她又挥手拦住:“你到哪里去?”
    司机答道:“下县去。”
    车又开走了。
    一连几辆都不是顺路,只好推着,女儿拽着向沟下走去。

    百思不得其解的白牛娃,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啥要把粮食舍近求远推到外村去呢?

    是不是自己给大妈送了两节电池,不可能呀?那是好事怎么能得罪人呢?

    大妈东隔壁的小燕来买货说:“大妈可怜收音机也听不成了,没有电池。”
    牛娃一听,大妈在他母亲在世时经常给母亲洗头,就随手取了两节三五电池,给老婆送去。这件事不管是白先生还是夫人都是不会上心的,他俩都是有文化有素质的人,怎么连这一点都不明白。

    牛娃一天都闷闷不乐,总是想不通这件事。
    小燕又来买货,看见牛娃不高兴的表情,问道:“叔,你有啥事?怎么不高兴。”
    牛娃就把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小燕说:“人家也不理我了,就因为给老婆端了几次饭,从此就再也不敢端了。”
   “老婆也实在是可怜,不等到门口就闻见一股气味。”牛娃说。
   “谁拾掇,月里四十大女子才来给老婆洗头洗衣服,你没见炕上到处是粪便,人都没法进去。”小燕说话的表情就像是身临其境似的。

    我进去时还是掩着鼻子的,屋里黑咕隆咚的,啥也看不清,只是窗子透进一点光亮,静了一会才看见炕上坐着的大妈。
    “大妈。”此情此景心中一阵心酸,声音有些嘶哑,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老婆昏花的眼睛看不清模样,只是听声音才分辨出是牛娃。“俺娃做啥来了?”“大妈,我给你送电池来了。”
    老人家高兴地说:“俺娃真好。”
    屋里实在不好孥,就把电池安好拧身向外走。经常不见人的大妈一再挽留着,牛娃只得说了一会话,才硬着心退了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老婆的话久久地在脑海回旋。

    漆黑的屋子只有一个小窗子才能看见外边的世界,天晴下雨,风摇树动,叶生叶落,飞雪铺地。单调贫乏,寂寞无聊,在老婆的视频里没有过多的内容。她多么向往阳光,向往呼吸新鲜空气,多么希望开阔的视野。
    老婆经常做着这样的梦,儿子买了一个轮椅,推着她,游走于村南村北,和村中的男男女女交谈着;儿媳给她洗身梳头,在她面前亲的就像是闺女一般。
    一生爱干净的她成天睡在屎尿里,再难受也得受呀。只有女儿来了她的环境才能有所改变,坐在炕上的她看到的却是女儿的辛苦和汗水。
    每天只能看着窗外没有变化的景色,听着收音机里听不懂的话语。

    下午,河渠大树下那四个女人又坐在一起打起麻将来。
    一个老者行动迟缓地拄着一根木棍,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地走来,他一边走一边用手中的木棍敲打着路边的草树。
    正在玩耍的女人看见了七嘴八舌就议论开了。
   “拴柱日子现在也不错,怎么不管他爸,也不嫌丢人现眼。”
   “听说是他兄弟管着。”
   “这也不对,他兄弟不在家,就不应该管吗?”
    夫人听着听着忍不住了,发起了评论:“像拴柱这样的人,早把良心叫狗吃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咋样来的,连猪狗都不如的东西。”
   “不孝敬父母的人就不知道自己是爹娘养的,好像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夫人的表情透露出气愤。
    夫人更加慷慨地说:人生在世要知道报恩,不但要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就是朋友的恩情也不能忘呀。一个人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谁还和他交手,人无信而不立。
   “和了。”
    正在高谈阔论的夫人脸色大变,谈话转移了注意力,却输了牌。

    又一轮开始了,她也开始了新的谈论。
    一连输了几牌再也没了兴趣,懒洋洋地走了回来,一进门就大发雷霆。
   “把人能害死,老不死的东西,瘫痪在炕上,成天要人服侍。”摔摔打打的。
    女儿实在听不下去了说了一句:“你到几时服侍俺婆来,成天吃的剩饭残汤,有时剩不下了就饿肚子。要不是俺姑俺婆早就被屎尿埋咧。”
    夫人一听,捞起一把扫帚就向女儿打去,女子人碎脚下麻利,一溜风跑到门外去了。脱手的扫帚打在了门上的亮窗上,玻璃打了,啼哩欻拉落了一地,正在内屋修养的白先生走了出来,大加训斥。
    天不怕地不怕的夫人从没有把老公放在眼里,更是火上浇油。骂的老公狗血喷头,不敢言语躲进内屋去了。
    夫人还是不依不挠地骂着。

    白牛娃从门前经过正好听到也看到了这一幕。
   “明天,把死老婆子撂到四凹沟去,老娘不伺候了,省得隔壁两邻看笑话,今天这个端饭那个送电池,他们都好,就是我这个当儿媳妇的不好。”
    牛娃一听给自己带话,就赶快离开,省得着气。
    刚回到家,白平娃就走进了门:“叔,有皮线吗?”
   “有,要多少?”
   “得几十米。”
   “要这么多线做啥?”
   “给俺婆拉线接灯,那时候俺妈到地里做活,把我放在俺婆跟前,是俺婆把我管大的。”停了会,平娃着气地说:“白先生俩口子瞎了良心,给俺婆把灯都摘了。老人就像个犯人坐黑厅,哎。”
    牛娃取来线一边量着一边说着话,平娃说:“叔,以后,你每月给俺婆送一包奶粉,我回来开钱。”
    牛娃摆着手说:“不行,我不敢送,我就给你婆送了几次电池,人家都不在俺这磨面了,还骂我。”
   “那你取一包。俩口子瞎到尽头了。”说着走出门去。

    不大一会,夫人就走进了门问道:“平娃买的啥?”
    牛娃答道:“买的线和奶粉。”
   “给谁买的?”她是明知故问。
   “给咱大妈买的。”
   “爱显道的很,你都好就俺俩口不好。要不接到你屋去吧。”拧身走出门去。
    看着她的身影听着她的话语,牛娃着了一肚子气。

   作于2021年6月17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282
发表于 2021-7-16 22:5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9

主题

275

帖子

129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97
 楼主| 发表于 2021-7-18 11: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9-21 22:02 , Processed in 0.079383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