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506|回复: 2

[微型小说]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51---雪红的心

[复制链接]

157

主题

272

帖子

129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94
发表于 2021-8-2 08: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51---雪红的心

    学校门没有了昔日的辉煌留下了一片凄凉,只有涝库还呈现出一派美丽的景象。池塘西边的芦苇随风摇晃发出沙沙的声响,池中的荷花竞相开放。树上的鸟儿在鸣唱,水中的鱼儿在跳跃。一只花鸟从高大的白杨树上飞了下来落在了路边的柳树上。通往村西路边的这棵柳树,向池中爬着,下垂的枝条伸进水中。自由自在的鱼儿在枝条间游来游去,卖油郎用她那纤细的手臂拨出一片片小小的涟漪。
    一个年轻的女人正在柳树下盘结着的根上圪蹴着洗衣裳,随着她一上一下的举动,手中的棒槌打在衣服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这个面容苍老的女人,把洗好的衣裳扭干展开搭在池边的树枝上,又蹲下去洗着。阴云密布于她那清瘦但又不失美丽的脸上,没有阳光没有雨露更没有花朵。
    这时从西边走来一个女人,看见正在洗衣裳的她打着招呼:“雪红,洗衣裳。”
    她站起来勉强地笑了笑:“嗷,嫂子,你做啥去?”
   “我到大队有点事。”说着那人就走了,她又蹲下去洗着。
    水随着她摆衣服拨动出一片涟漪,水中的卖油郎也被拨到远处去了。衣服摆净了,水又恢复了平静。她看见水中的模样,想起了过去那白嫩的容颜,看着池中鱼儿自由自在的游戏,不由得一阵心酸。关不住的眼泪在感情的推动下冲出眼眶咕噜噜流了下来。

    沟下传来一阵阵狗的撕叫和女人的骂声,那是刘红带领的打狗队在残害着一条条生命。雪红的心难受极了,好似一根根棍棒打在自己的身上。无事忙这个没有人性的东西无数次的摧残,使得她从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变成了现在的老太婆模样,连自己都认不得了。
    她给回忆投上了一层美丽的色彩,就像是缤彩纷呈的彩虹又好似美丽的云朵,获取着力量给人以希望。
    从孩提时代起她就和杨正刚在一起玩耍,剪窗花,捉迷藏,两小无猜,情同手足。有了少女的羞涩后就渐渐地疏远了,青春期到来时,感情又掀起了波澜。一次次地冲击着心房,她在感情的岸边拣拾着美丽的贝壳。杨正刚简直就是姑娘心目中一轮皎洁的明月,照耀着姑娘的生活,她生活得有滋有味。现在的这颗月亮,留给她的不是欣赏而是悲伤。春风有意月无情,这难道是上帝的安排,她想不通慈善的上帝为啥要折磨她一个弱小的女子。
    杨正刚从小就在她心中竖起了一座崇拜的丰碑。他不像其他小孩上树摘果下地撷瓜,就是有人送给他他也不要。他不但干巴硬正而且还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曾经数次在她遭受男孩欺负的时候出面解救。
    青春期到来以后,有一条无形的红线把她俩紧紧地连接在一起,杨正刚的为人杨正刚的形象就像是积储于姑娘心中的种子,情感的春风春雨孕育着生根发芽生长,长势越来越凶猛,谁也无法阻挡。温柔善良多情善感而又优柔寡断的她只是把对杨正刚炙热的爱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好多次的表白都被羞涩拦住了感情的喷发。致使让赵爱玲捷足先登。她后悔她哭泣顿足捶胸刀割火了,也只能强咽着自己种下的苦果。

    父母为了一家人的生活,曾多次向无事忙家借钱借粮,连年的缺吃少穿,那来的余粮余钱还账。无事忙的父亲多次要债都没有结果。无事忙在一次学校失火中被定为嫌疑,多次寻他交谈,造成心理压抑,从此就有了一个毛病,只要一遇事就吓得直抖抖。从学校毕业后,在一次摘柿子时从树上跌下来,留下了一条腿走路有点瘸的后遗症。无事忙的父亲就改要账为求亲,明知是一个火坑也没办法拒绝。
    自从结婚后无事忙只能是在她的身上占些便宜,永远也得不到她的心。无事忙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多年来她也一直没有怀上。无事忙和他的母亲把不生育的原因全部归结于她的身上,一骂二打,可怜的她遭受了无数次的摧残。肉体的折磨心灵的创伤她硬是咬紧牙关忍受着,因为她心中存在着一丝希望一种幻想,只要这种幻想这种希望还存在,她就有勇气去忍受一切。
    心中对杨正刚的爱却一天比一天强烈,这种爱的烈火烧得她简直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爱的火山总会有一天要喷发的,她在寻找着这种机会,也在暗地里帮助着自己心爱的人,搜集了不少无事忙一伙贪污的罪证。能为杨正刚做一些事情这是对她心灵的最大安慰。
    最让她头痛的是赵爱玲,虽然是她的朋友但也是她的情敌。是她阻碍着对正刚爱情的表达。虽然说两人没有生活在一起,但是她无时不在挂念着正刚的了冷暖。一次她偷偷地让人在焦岱集上买回了毛线,在无事忙不在家的夜晚老婆子进入梦乡的时候,孤单的她守着孤灯,一针一线地织着,把她的情把她的爱全身心地织进毛衣。不知是熬了多少个夜晚费尽了多少个心血织成了毛衣,但是有一个难题摆在了她的面前,咋样送到正刚的手上?是托人捎去?不,最好是能亲手交给他,那时的杨正刚会是个什么样子,是高兴,是笑是跳是拥抱。她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而脸红,也为自己的种种幻想而幸福,她沉浸她陶醉她满足。
    时间在推移,日月在变换。这一天她打听出杨正刚到公社开会还没有回来,就偷偷地拿上毛衣,在夜幕的掩盖下来到学校门像做贼似的藏在暗处,等着,等着自己心爱的人,想象着两人见面后的情景。她心中有积蓄多年的话语要对他讲,有缠绵许久的情丝要向他吐。她的眼睛就像是夜猫似的向着涝库沿子的小路看着,过来一个又一个都让她失望。
    残缺的月亮挂上了树梢,家家户户的灯已经熄灭。望眼欲穿的她心中充满失望,又一个机会失去了,就移步向回走。突然,一个人从月影中走来,她眼前一亮,从走路的姿势能看出就是正刚,心差点要跳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去。
    一边走路一边思考的杨正刚,没有留意夜已经这么深还会有人,他的脑海里思考着公社开会的事。
    “正刚哥。”一声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他一跳,定睛一看是雪红,带理不理地问道:“夜这么深了,还不休息,有啥事?”头不拧脚不停视若旁人。
    冰凉的话语就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了雪红滚烫的心上,一下子激灭了。她心里那个难受呀,差点就要哭出来。自己费了多少个心血熬了多少个夜晚换来的却是这样的冷言冷语,用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在这个时掩时现的月夜,他看不见雪红难堪的表情和难看的脸色,更猜不透雪红的心。一颗心思想着集体的他哪有时间考虑儿女情长。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雪红紧走几步撵了上来。杨正刚冷冷地问道:“你有事吗?”
    雪红强忍不悦取出怀里揣着的毛衣递了上去,姑娘心想正刚会高兴万分。谁知正刚用手一推:“不要不要,我用不上。”
    递出的毛衣落在了地上,雪红的心也跌进了冰窖。满怀着希望换来的是失望和绝望,她一个猛转身向着涝库向着解脱一切烦恼的深潭跑去,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一个猛跃,水中泛起一片涟漪。
    “嗵”的一声,杨正刚猛醒,啊,他伤害了雪红伤害了一个姑娘的心,说时迟那时快紧跑几步一个猛扑跳了下去。
    秋夜是寒冷的,着了水的雪红更冷,杨正刚也冷的发抖。为了让雪红取暖他把她抱进大场空着的草房,脱去水衣,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雪红的身。两个年轻人的肉体接触在一起立时就产生一种强烈的冲动,一股热流涌遍全身。

    雪红感觉爱吃酸想呕吐,知道自己有孕了,老婆知道后一改以前的态度,殷勤服侍,因为她要抱孙子了。

    从涝库沿子经过的打狗队冲散了她的思绪,她也知道正刚拿回去的毛衣引起了一场他和爱玲之间的风波。她为此而愧疚但也为此而满足,因为她怀的不是无事忙的种,这是她俩人爱情的结晶。她满足她甜蜜她幸福。
    有了这个孩子她心中充满了希望鼓起了生活的风帆。

    远处又传来一阵阵的狗叫声,是那样的撕肝裂肺。

   作于2021年7月31日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罗凤霜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87

主题

7571

帖子

955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551
发表于 2021-8-2 15: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问好老师夏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7

主题

272

帖子

129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94
 楼主| 发表于 2021-8-2 18: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辛苦!谢谢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9-18 04:12 , Processed in 0.069355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