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54|回复: 0

[短篇小说] 【清林边小说】}小路 (上)

[复制链接]

150

主题

166

帖子

91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912
发表于 2021-8-2 10: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日的一个晚上。  
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进入尾声了。德国鬼子即将完蛋。在苏联的一个战场。  
此时,苏联红军战士26岁的伊万,和战士们在一个夜晚的烂墙下休息,旁边还有一些战士在聊谈着。  
今天打了一天的仗了,战士们都非常疲惫!现在伊万在吃过晚饭后,靠墙坐着,也只有这样伊万才觉得身子要舒服些。他们的大尉连长波里科夫说了,明天对德国鬼子占据下的一些烂楼房的战斗是最后一战,只要打败了德国鬼子,  
战争就胜利结束了。为此,大家非常兴奋!  
苏联红军战士伊万把背靠在夜里,一房子过来的墙上,他身边有多个红军战士在聊着。看来,他们都盼着这一长达五年的二次世界大战尽快结束。伊万也盼着。连日来他们对德国侵略者占据的多处烂楼房进行了打击,  
已经穷途末路的德国鬼子只剩少许的抵抗力了。只要在明天加强对这些据点进行打击,消灭德国鬼子是完全能成功的。  
苏联红军战士26岁的伊万在这样心情下,在那里一个人呆着。  
过一会,他的大尉连长波里科夫已经31岁。他一张宽些的脸,一双蓝黑的大眼睛发亮,露出厚道善良的机智的眼光;一个大鼻子极为性感,一部胡子拉碴的络耳胡,看的出来,是好久都没有刮了,  
是打仗的缘故。  
他身子极为壮实魁伟。一根黑色宽皮带一天到黑紧紧系在他圆鼓鼓的肚皮上。  
波里科夫大尉连长到伊万的身边,见他一个人背靠在夜色里的发冷的清上,就蹲下。“伊万!”  
看到自己连长到身边,伊万就要站起来,波里科夫大尉就用手按住他肩膀。“不用起来。”然后,波里科夫连长挨着他身边坐下,跟对自己朋友和小弟的样子对他说:  
“你怎么不和波波夫、列支科夫他们聊天?”  
“哎,打了一天仗了,我累!”  
“是呀,我们都累。吃饭时,你吃饱没有?”  
“吃饱了。”  
然后,两人就没有说话。过了多一会,波里科夫大尉说:;“伊万,明天的仗是最后一仗了。”  
“嗯。”  
“要做好准备。到时见。你一定跟在我的身后。”每次打仗前,或第二天打仗,善良人好的波里科夫对伊万这样说。  
“连长,我从当了兵以来,一直都是你照顾我,可是,这多危险!我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伊万极为感动说。  
“我是你的连长。一边指挥一边保护自己战士是我的责任。”  
“连长。”  
‘你的那个尼哪,不是一直在等你吗?”  
“是呀。”  
“等这次战争结束了,你就终于可以回到家乡见自己的姑娘了,还有你的妈妈。”  
“是呀,连长。这都是你照顾,我才能活到今天。”  
"没什么,没什么,我是你的连长,该照顾你。”在黑暗里的波里科夫那憨厚的脸一动,非常真诚地说。  
'“连长,你这次也可以回到明斯克见到你的妻子和儿子了。”  
“哎,自从战争初期,我就回到了部队打德国鬼子,多年都没有回家了,不知道我的妻子儿子怎么样了?我记得:我回部队时,我的儿子满十一岁了。”  
“连长,你会见到他们的。”  
”嗯。好了,不说了。”  
然后,波里科夫连长就站起来,到战士那边去。  
波里科夫大尉连长到那边去和战士们聊去了,这里只有伊万一人。想到明天把这一仗打完,把据守在烂楼房里的德国鬼子打掉,这一仗就胜利了,那么二次大战就结束,伊万不由得想得多。  
他情不自禁地想到了自己家乡歌尔汗诺尔丁的乡村,在那里的自己有病的妈妈和心里的恋人一一一尼哪  
自从他从德国侵略苏联的几个月后,22岁的伊万后和村里的青年报名参加了苏联红军。几天后,他和多个新兵就赶上了上远方战线的车子。赶了一天,到了苏联莫斯科不远的一个战场。后受到了当时的苏联大尉连长波里科夫的照顾。  
在半年的战斗生活中,他从自己连长那里收益良多,  
从一个对战场胆怯逐渐变得习惯起来的经历,他认为自己成长的可以。所以,在心里极为感激自己为人厚道、没有架子的大尉连长波里科夫。  
有一次,在一次的战斗中,一个战士受伤了。他一个人用枪榴弹打一坦克,打了两次都不行,坦克又开上来。然后,伊万在紧张中,拿起,开炮,打中了坦克,德国鬼子对苏联军队的威胁就消除了。  
后,他受到波里科夫连长的赞扬。  
他告诉波里科夫连长。  
“连长,我想回家去看看我的妈妈。”  
“行。跟你三天时间,后天晚上必须到部队。”波里科夫大尉直接说。  
“好的。”  
第二天,伊万就一个人离开了部队,晚上了回到家乡。他在家乡呆了一天。后天早上,他要回部队。  
二  
一早,  
善良文静的姑娘尼娜就来到伊万的家里。从伊万回到家的那晚,他俩见了面。在村边的在苏联静静的温和的乡村夜色里,聊谈了半夜,非常爱慕伊万的尼娜不由自主地依偎在伊万的肩上。后,  
伊万就干脆把尼娜抱在自己怀里。夜深了,他俩就分开了。  
第二天,他俩又在一起,尼娜帮助他为他妈做饭,后,  
在一起  
,就在家里,聊着做事,直到晚上。今天是最后一天,两天不到,过的真是快!今天早上,伊万要回远方战线的部队了。  
此时,伊万已经起来,在为自己有病的妈妈做饭,不久  
听到了敲门声,  
他知道是尼哪,来送他回苏联红军部队。就开门,看见了眼光温柔文静的尼娜,特别是尼娜如山泉清澈的眼光,朴实的举止,令人觉得踏实不但是一个好姑娘,更觉得她大方、渴望爱的心情!  
“尼娜!”  
“本来,尼娜要说话,看到他在做饭。就一句不说,帮他做饭。  
“尼娜,这……”  
伊万难为情说。  
一到灶头,尼娜马上做起来。  
“尼那,我来。”伊万说。  
“伊万,你不做,去陪你妈。“尼娜说。她拿起放在案板上的菜理了起来,非常能干。  
然后,伊万就去他妈的房间。一会,他又回灶房,看见尼娜往灶膛里添柴,灶膛里的火映的她的一个苹果形的脸,红扑扑的像一个苹果。美丽动人!  
尼那听到伊万走进来的脚步声。把她被火光映得发红的脸侧过来。  
伊万,看见她在灶房发暗的光线下,她的一双眼睛发亮。  
“你怎么回来了?"尼娜问。  
“我妈说,让我多陪你。”伊万傻乎乎回答。他的在发暗的视线里的眼睛不明就里地看着尼娜。  
尼那非常羞涩起来,也不说话,可是心里极为感到温情!她马上就继续做饭,伊万也做。  
半小时后,饭菜做好。  
他们一起吃过饭。  
后,在半个小时后,尼娜看见要到9点了,知道伊万该走了,心里感到一阵难舍!一想到伊万上战场,打击德国鬼子,保卫祖国更为重要;但是,随时都有可能牺牲,她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她想道:伊万这一走,好久回来?万一,  
不,不要这样想;万一他又回来呢,万一,万一……尼娜越往下想,心里越茫然,只觉得,未来的一切,都是看不清的黑色的。  
又  
过了一会,处于这一情绪中的尼娜看见到九点了,  
就对在一边的伊万说。“伊万,你该出发了。你看,要到九点了。”  
如果九点出发,刚好在傍晚能达到前线部队。  
“好的。”然后  
伊万进自己的房里。  
伊万进到房里。他从显得发旧的木墙上,挂着的墨绿色的军服和黑色的宽皮带取下来。他先穿上军衣,再把放在柜子上的一根黑色宽皮带拿起,往自己壮实的腰后伸去,左手接住皮带,两手往他壮实肚皮上一合。然后,  
左手把皮带穿进白色的皮带环里,往自己壮实的肚皮上略猛地一系紧,再把皮带固定在腰间上。穿好了军服,他戴上军帽,又习惯性地把军服整理规整,才把自己肚皮上的皮带弄正,这样,  
一个非常英武的苏联红军战士就成了。  
然后,伊万就出了房。  
尼娜看见穿上军装的伊万,更加的英武动人!一时把自己眼睛投在他身上,不肯离开。是呀,此时的伊万更加英武动人!  
特别是:伊万极为性感的鼻子下的黑乎乎的胡子,和一双男人的腼腆温厚的眼光,,一张极为光润的方脸,那系紧的肚皮上的宽皮带,都令尼娜着迷。  
看见:自己爱慕,身着红军的军装,人非常英武十足的伊万,尼娜愣了!过好一会,她才回到现实中来,意识到,自己的心上人要走,而是要走了,心里顿时涌起一股  
强烈的不舍和不让伊万走的意念。  
在这样的情绪下,尼娜就无言地站着。  
她看了看窗外那四月春日的早上,一片纯净而蔚蓝色的天往四周展开。那清新的早晨空气令人感到舒适,风儿从窗外吹了进来,吹到了她脸上。看来,今天是一个好天气。可惜,自己非常爱慕的人要离去,尼娜心儿不是滋味。  
然后,她又看到村里的人从伊万的开着的窗外的矮矮的篱笆边的村道缓步来去,在伊万家对面的村民的白墙红房顶的多座房子相挨一起。  
淡黄色的太阳从蓝空,通过近前的窗子照来,使得微暗的房子里泛着黄黄的光亮。  
尼那心情既有些好又觉得烦,好是暂时的,这后随着伊万的回部队她会长期处于牵挂中,所以心里是那样落寞,心情又处在忧郁里。当他们吃过饭,尼娜心里的落寞就更多了:她是那么舍不得伊万走了,  
这钟心情是你越不希望什么就越要失去什么。  
她想道:要是他不走,该多么好!哎,这怎么可能?他说,他的波里科夫大尉连长只跟了他三天假,今天就必须回到前线战场去。  
哎!尼娜在心里感到自己非常无奈,不禁更心烦。  
伊万跟妈妈到别。  
“妈,我走了。”  
“好好打可恶的德国鬼子,伊万。”躺在床上的妈妈说。  
“我会的,妈妈。”  
然后,伊万就侧脸看着尼娜,他注意到看着自己的尼娜的极为纯净含情默默的眼光,就说:“走吧,尼娜。”  
“嗯。”  
然后,他俩就出伊万的家。  
四  
尼娜就把伊万送了出来。此时的尼娜默默地跟着伊万走着,她多么希望时间能慢些,这样,他俩就可以多呆一会,自己就多看伊万一眼。在这样的心情下,尼娜就不知不觉挨近伊万,如靠着他走似的。她看到伊万,极为温厚的脸,  
身着军装的厚实的、紧系着黑色的宽皮带白色的皮带环的肚皮,英武的苏联红军模样,还有伊万那善良的目光,  
她更是非常爱慕伊万。  
伊万缓步走着,几乎没有话望着前面走着。尼那觉得心里是那样的温情甜蜜,尽管在一起的时候已经不多了。尼娜觉得尽管这样,自己也要尽量的享受和他在一起的美好的感觉,  
于是,尼娜就更挨着伊万走,仿佛和伊万和在一起了。  
她还是多么希望自己和伊万一起,这种念头就更加强烈,并占据了她的全身。  
如要是有可能,尼娜会毫无迟疑跟伊万上远方战场的。哎,她在心里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尼娜在这样的爱恋的思绪下,他俩走到村边一颗小树子边。  
尼娜看到已经到村边的这一颗小树了。再往外,就是一条在宽广的原野上的一条伸向远方战线的小路。在原野的尽头是一片淡蓝色天边。  
尼娜默默把她的步伐不自觉的慢下来,她多希望自己走不到小树边才好,可是,她在心里无奈感叹道:哎,该分离了。  
尼娜处于这样的依依不舍的思索中,她听到在自己身旁是原先在缓步走着的伊万忽地站住,并侧转他极为英气的方脸说:“尼娜,我要走了。”  
这声音显得平和,听得出来,是一种即将去工作或干什么活的心情。然后尼娜抬起她脸,看到伊万英气的脸,温和的具有一个男人本身好人的容貌。  
“我走了,尼娜。”伊万又说。  
“嗯。”  
然后,伊万没有话或没有话要说,用热请眼光看着尼娜。  
“你要回来!”尼娜只得用一种要求的口气说。至少是她爱恋的希望的延续。  
“我会的。”  
“你好久回来?”尼娜直接问,她不想在隐晦自己的意愿。  
“部队上随时打仗,我……”伊万不能做出明确回答。  
尼娜明白他的话。就不说话了。  
尼娜对军人是有点了解的:一个苏联红军只要在打仗,生死就难说,不知何时战死何时活多久?尽管她不愿意看到伊万在战场上有任何的不测,可是,她一一片茫然……  
看见尼娜在看着自己,可是,伊万觉得,在她无比清纯的眼光中,含着一种无言的什么就问:  
“尼娜,你怎么了?”  
我不能在他离开前把自己担忧让他知道,这样,会影响他打仗的。想到这里,尼娜抬起文静,眼光纯净如水的脸说:“没有什么。”她极力表现出鼓励伊万回到战场多打胜仗的样子来。  
“那我就走了。”  
伊万说,是一种简单的说。要马上走了,就如他马上要回到部队的样子。  
伊万说后,以为尼娜知道他要走了,就回脸看了一下在心里舍不得他离开的尼娜,就走了。尼娜的心咯噔一下,这下,伊万真的离开了她,回前线打仗去了。  
是呀,这以后能见面吗,回到部队的伊万就开始打仗了。这仗要打多长:一年,两年,四五年,他能归来吗?万一他牺牲了呢?尼娜几乎没有把握这样的情况在将来的发展状况。她有些恍惚,几乎没有什么把握,  
这个问题会一直如一块石头压她的心坎上。除非将来,伊万从战场上回来了;如果没有回来,她简直想不了,  
好像伊万这一去就没有音讯。  
过多一会,尼娜才定了定神,看着:身着灰绿色军服,腰间紧系着一根黑色宽皮带的非常英武的苏红军战士伊万渐行渐远地走在小路上的身影,心中又燃起了一种不舍可又更加无可奈何!她尽量多看他,在即将和完全看不到伊万之前  
能尽量多看他一眼,再后,就看不到了还不知道又到何年何月才看得到他,或更就难说了。  
过不了很久,伊万拐了一个弯,就看不见了。  
在这样的情绪中,尼娜看到伊万一直不回头,往远方战线的部队走去,可以想象:伊万是一心想回到前线战场的。她多想他回头看她一眼,没有想到,她希望的事还是没有出现。直到伊万消失在山地的小路中。  
尼娜才转过身,带着茫燃对未来,充满惆怅和不确定的心情走回自己家。  
五  
伊万和自己非常美丽善良的姑娘尼娜分别后,走了大半天要到下午17点多种,快要到前方战场不远的一个山边小路上。  
这时,在他侧前面靠里是一片杨树,杨树下面是一道往下去的到前方战场的小路。  
美丽柔和的橘红色夕阳从杨树的上空极为温存洒在这一条斜斜的小路上,铺满了静静无人的小路,如镀了一层金。靠山里侧的杨树把接近它的一部分的小路,投下一片淡黑的树荫,看起来,是那样静幽。这一切,非常美丽动人!  
伊万一直走在一片极为光焰淡红色的柔光里,心儿一片爽朗!  
伊万在这样愉快的心情下,他继续往不远的战场缓步走去。  
五  
春日的黄昏中,伊万终于回到了前线战场。  
他还没有到,这时,一个苏联红军战士谢廖沙看到了:正在缓步走近战壕的伊万。此时,橘红色的夕阳照在伊万健壮的身上,也照在他紧系着黑色的宽皮带在他肚皮正中的皮带白色扣环上,随着伊万的走动,在不时发出白色的闪光,  
这使得伊万非常英武!  
谢廖沙就对在一边的波里科夫大尉连长说:“连长,伊万回来了。”  
指挥大家打了一天仗的波里科夫连长就回身来,此时,已经到黄昏了,德国鬼子不再进攻了。波里科夫连长看着伊万走近战壕。  
“伊万,你回来了。”谢廖沙说。就跑上来,把手搭在伊万的肩上,极为亲近的样子,好像很长时间没有看见了似的。  
“谢廖沙。”  
“我们连长正等着你回来。”  
伊万才注意到:人温厚令人亲近,一个团脸非常红,因打仗显得极为憔悴,是背对夕阳而前身发暗的一根黑色宽皮带紧系在肚皮正中的白色皮带扣环在发着白色亮光的自己连长,这使得波里科夫连长更加英武动人!  
!他等在战壕过来些,这面还有多个苏联红军战士坐或站着休息,也有人在聊谈。  
“连长!”伊万喊道。快步走到波里科夫连长跟前。  
“伊万,你归队了。”  
“嗯,连长。”  
伊万走近波里科夫大尉身旁,波里大尉极为亲近用他粗手拍拍伊万的头。  
……  
回到前线战场的伊万和战士们过了一个温和平静的夜晚。  
第二天,大家在波里科夫大尉的指挥下,和德国鬼子打仗。到中午了,他们打退了德国鬼子的进攻三次。  
这时,战斗到了间隙期。  
波里科夫大尉连长,此时忙着看自己战士,在提醒自己的战士注意什么,比如;子弹有多少?把打烂的战壕进行修补等。五六分钟后,波里科夫大尉又回到正面的阵地。他看见:伊万和谢廖沙坐在铁锹印纵横的战壕地上,  
两人在或显得不平静,而比伊万大的谢廖沙要稳定些。他是一个老兵了。  
虽然伊万是23岁,可他是一个新的红军战士。伊万不多话,谢廖沙爱和他聊谈。伊万带有点男人的腼腆。看见伊万白净的苹果脸,中规中矩的举止,打仗却非常大胆、勇敢,所以,波里科夫非常喜欢伊万。  
波里科夫看见伊万和谢廖沙在聊。  
“伊万,我们把德国鬼子打退了。”谢廖沙说。他爱把步枪拿在手里,他方脸爱贴在步枪上。  
“是呀。谢廖沙,我们都打了多次仗,不知道打到好久?”  
“我们等一会问问连长就知道了。”谢廖沙说。  
然后,谢廖沙看见:在自己对面坐的伊万的战壕前边,看见模样温厚,脸上有土渣,对自己战士极为亲近随和,一根黑色宽皮带紧系在自己极为魁伟的肚皮上的连长大尉,  
他背着光的发暗的肚皮正中的皮带扣环在他的缓步走动中不时闪亮一下,  
显得波里科夫大尉非常的英武动人!  
波里科夫大尉在缓步走来。  
“连长来了。”谢廖沙说。就站起身,伊万也跟着站起来。  
两人同时对走近的非常英武的好人连长波里科夫敬了一个军礼,人热诚英勇的波里科夫连长回了一个军礼,没有一点架子。  
对自己战士特别关爱的波里科夫大尉,用温和口气说:“下一场仗要到了,你俩还有多少弹药?”  
“我还有。”谢廖沙说。  
“我也有。”伊万说。  
“够不够?”波里科夫大尉连长又问。  
“行。”  
“来,坐下。”波里科夫连长极为随和说。  
“是,连长。”  
他们就坐下在战壕地上。两边有多个战士坐着,或站着,有的在抽烟,有的站着聊谈,有的在趁这个时间在好好休息,好打下一场战斗。  
在战场上,最关心自己战士弹药准备的波里科夫连长又问:"伊万,谢廖沙,下一场仗,说不定要来了,你俩把子弹准备好没有?”  
“没有。”谢廖沙说。他觉得自己是一个老兵了,  
“要有准备,知道吗?”  
伊万才想起似的说,“哎呀,我忘了。”  
然后,波里科夫连长把放在阵地上的伊万的步枪拿起来,从自己的紧系着宽皮带腰间下的军衣包里,拿出子弹,压在伊万的枪膛里,又把手榴弹挨着摆好在战壕上,才说。“伊万,你一定把这一切做好后,才可以放松自己。”  
“是,连长。”  
把这些教会伊万后,为人厚道亲近的波里科夫伸出手,到自己腰间下的紧系着宽皮带的军衣包里拿出烟,就自己抽起来,他知道他俩都不抽烟。  
就听他俩在那里聊,非常话多,如一对兄弟。  
老战士谢廖沙问;:“连长,我们这仗要打多久?”  
刚刚吸了一口烟的波里科夫大尉从他非常性感的鼻翼下一部黝黑的胡子下的红红的嘴里拿下烟,把他英气的脸转过来说:“这不好说。不过,我们不要想这些,我们就打下去,直到打退德国鬼子。”  
听了连长的话,伊万觉得这仗有好多似的,心里也迷茫。当他听连长说我们就这样打下去,不要想太多,他觉得,连长把注意力关注到怎样把仗打好的情势中,  
自己也多少觉得这以后的仗更难了,心里就忧郁。  
“连长,我想到一个事。”谢廖沙说。  
:“什么事?”  
:“你有好久没有见到你的妻子和儿子了?”  
玻里科夫连长静一下,把他又黑又蓝的眼睛眨了眨说:“战争一开始,我就回到部队,我的妻子儿子留在了明斯克的乡下。现在已经两年了,不知道他们怎样了?”  
模样英气而厚道的波里科夫大尉说到这里,有些想自己的亲人了。他停了一下,把手里的烟弄熄了,  
又说:  
“  
可是,一想到他们,我就想这个战争快些结束,自己好回到自己妻子、儿子身边。对,我觉得自己离开他们有好长时间了。”  
“连长,要是这仗早点打完,你就可以回去和自己妻子儿子团圆了。”谢廖沙说,是一种感叹。  
“是,我也想,可是也不知道这个战争什么时候是一个头?“说到这里,波里科夫连长对未来是迷茫的。  
两战士听了,心情跟有阴云般,也茫然,在那里沉默了。  
过一会,伊万就听自己的连长说:  
,“好了,不想这些。我们只有打败德国鬼子,才是我们回到家的日子。”  
伊万抬起脸来,看到自己的厚道耿直的波里科夫连长,说了这话,就不在处于这样情绪中,而是从这样情绪回到现实中来,看着自己连长厚道的苹果形脸,依旧亲近。  
他刚有这个想法时,就听到在正面阵地的一个红军战士喊道:“连长,德国鬼子进攻了!”;  
伊万就看到自己的波里科夫连长立刻起身用手拍了一下伊万的头,就说:“快,伊万,谢廖沙,到战斗岗位上去。”  
“是,连长。”  
然后,伊万、谢廖沙就马上站起来,回身到自己战斗岗位上去了。在他们一边的战士们也马上把自己精力扑到即将开始的战斗中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9-21 22:27 , Processed in 0.07091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