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570|回复: 1

[微型小说] 【挺直的松小说】荆峪沟52--赵爱玲的困惑

[复制链接]

159

主题

275

帖子

129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97
发表于 2021-8-11 14: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52--赵爱玲的困惑

    赵爱玲醒来天已经鱼肚白了,实在是太乏了,倒下去就睡着了,连杨正刚几时回来的她都不知道。这个和正刚一样一心扑在集体上的女人,干起活来不仅仅是卖力气,而且还操心着集体,心中就是没有自己的小家庭。
    糊着仿纸贴着窗花的窗户有了亮光,她拖着疲乏的身子起来,克里马查穿好衣裳,这是她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没有时间去磨磨蹭蹭,因为有好多工作要去做。
    当她用手揉着朦胧的眼睛溜下炕时,第一眼就看见炕头起柜子上的刺眼的毛衣。 眼前一亮心头一震,立即预感到这毛衣是有来头的,除了雪红能有谁呢?正刚和雪红的感情死灰复燃了。她感到两人的婚姻有了危机,他能把毛衣拿回来说明了什么,说明两人的感情藕断丝连。她对正刚的爱情是纯真的,这块爱的领地是不允许任何人插足的。

    挂在中桥东边大槐树上的钟响了,男男女女的社员从各家各户走了出来,集中于大桥边来。赵爱玲再也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事情,从前门后摸起一把锄头急急匆匆走了出去。

    杨正刚醒来时已是半早起了,他感到迷迷糊糊神志不清,拾起身子时感觉头有些昏,一摸额颅烧得烫手,感冒了。昨晚两人分手后各自回家。门是虚掩着的,他经常开会,处理事务早出晚归,爱玲懒得开门,就习以为常了。他光着身子拿着毛衣夹着水衣裳往回走,一阵阵的寒风吹得他身上起了鸡皮疙瘩,不由得打起颤来。强忍着拾起身子,一阵头晕天旋地转倒了下去。

    妇女们是在北岭梯田地锄包谷,爱玲在上坡的人群中寻找雪红,用她那锐利的眼睛扫视着,没有。雪红怎能不出工呢。这个和她一样有着一颗纯洁的心,热爱集体追求进步的青年,这几年被无事忙折磨得失去人样。白嫩丰满的姑娘简直成了骨瘦如柴的老太婆,想起这些心中就由然升起同情心。可怜的雪红,不但要参加集体劳动,还要起早贪黑忙着做不完的家务,换来的却是无事忙的毒打,老婆子的臭骂。无事忙把对杨正刚的恨和嫉妒全部发泄到雪红身上,给她的肉体和心灵造成严重的创伤,可怜的雪红成天以泪洗面,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整个早上爱玲都处于恍恍惚惚之中,她的脑海中产生着种种幻觉,要是雪红跟正刚结合那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敢肯定会和她一样,是幸福的美满的快乐的。可是,是她抢了先得到了正刚。想到这心中不由得产生一种是她害了雪红的感觉,内疚,负罪,亏欠像拧麻花似的纠结在一起。
    一时毛衣又在她的眼前晃来晃去,又勾起了她对雪红的憎恨。你雪红在我眼里简直就是亲姐妹,从小一块长大一块上学,又是一块加入共青团。你男人就是对你再不好,也不能勾引人家的男人。不对,雪红这不算是勾引。
    爱玲收工回来,门是开着的,上工时走的仓促。走进门屋里是空的,朝炕上一看正刚还没起来。有多瞌睡能睡一早起,气就不打一处来。毛衣依然放在柜子上,更加气恼,一把抓起塞进煨洞去。她又迟疑,自己毕竟是一个受过教育的青年,她理解正刚也理解雪红。人常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怪只怪雪红优柔寡断。塞进煨洞的手又拉了出来,这件毛衣不知凝聚了雪红多少心血,要是烧了,那不是太狭隘太自私了?,正刚是属于他的也是属于雪红的,在爱的田野上就不能给雪红留一点点余地让她耕种吗?送件毛衣咋咧,表达一下感情总可以吧?
    想到这心情稍稍平静了些,就把毛衣放回原处。她没有喊正刚就洗手做饭。她以为正刚太劳累,就让他好好休息。
    饭做好了正刚还没有醒,她准备叫醒他。这时才发现放在炕脚地拐角板凳上的衣裳全是水的,怪了,昨晚又没有下雨,衣裳咋能是水的呢?她费尽心思也想不到隐藏在水衣裳背后的故事。
    生气和同情在心中就像是迎面过桥的两头羊,谁也不让谁,她困惑了。
    早上没见到雪红那瘦弱的身影,这个跟她一样满怀革命志向对党忠诚的革命青年。她俩既是朋友又是情敌,雪红本就痛苦的心态再也不能给她的伤口上撒盐了。
    她怀着复杂的心情扬手去拍打正刚身上的被子,不见动弹,睡得这么死的,狠劲地打了几下,还是不见动弹。感觉事情不妙,爬上炕伸手一摸,妈呀烧成啥咧,饭也顾不得吃,就三步并作两步向村东李新志家走去。
    李新志的二儿子李毅是乡村医生,自从孟村中学毕业后就自学医学。前多年他目睹了妹子病逝的一幕,从此就暗暗发誓一定要学医,为乡亲们治病。
    赵爱玲在前他在后背着一个朱红色的药箱走进了正刚家门,把药箱放在炕上,脱鞋上炕,把温度计塞进正刚的胸部,问道:“几时开始烧的?”
    守在身边的爱玲答道:“不知道,我也是刚发现的。”
    李毅取出温度计一看:“啊,烧得太厉害了,42度。”
    爱玲美丽的脸色吓得煞白,一双秋波似的眼睛水汪汪的。
    李毅从药箱取药调配,把吊瓶挂在眏棚上。然后插好吊针,做完这些事情后才消停下来。
    按班辈李毅把爱玲还叫姑,正刚可是弟兄称呼,二人说着闲话。
    爱玲这才记起还没有吃饭就问道:“李毅,你吃了吗?”
    李毅看见锅还在罡气,说道:“我刚从雪红家回来就吃了,你快吃。”
    爱玲揭开锅舀了一碗,她早已饿了,端起就吃,雪红早上没有出工心中就有疑问:“你到雪红家给谁看病去了?”
    李毅答道:“雪红感冒了,也发着高烧。”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李毅的一句话就像是一苗针深深地刺进爱玲的心,两个人为啥同时感冒,正刚的衣裳为啥是水的,一连串的问题在脑海中翻腾起来。
    只顾说话的李毅没有察觉到爱玲表情的微妙变化,更难知道她心里的纠结。 她理解杨正刚,他不是一个朝三暮四的人,更不是寻花问柳之辈。他是一个心中只有党只有群众只有集体的人,为了这些他宁可牺牲自己的一切。虽然说团支部书记被剥夺了但他在青年团员心目中的形象是谁也夺不走的。疙瘩sa想要迫害他利用他收买他,就连他的那个臭婊子妖精婆也拿了出来,杨正刚能吃她这一套吗。所以这些反动的家伙对他是恨之入骨。
   无事忙多次在团支部会议上刁难、排斥、诬陷,对杨正刚在工作中所做出的成绩嫉妒,对杨正刚在青年团员中的威望和号召力不满。他的所作所为失去了青年们的心。围绕在他身边的也就是那几个人,反而加强了杨正刚的凝聚力。
    杨正刚对无事忙的攻击置之不理,因为没有必要去辩解,时间和事实会诠释一切的。自己所做的工作大家心中有一杆秤,无事忙的牢噪只能是降低他自己。
    只有新近提拔上来的王老汉从山里引来的银凤,无时无处不在吹捧他巴结他,只要他有一点作为不管是错是对她都会加以吹捧。有一次,在团员青年会议上,她就发表了一系列言论,什么无事忙哥办事有魄力,处事公道,丁是丁卯是卯,引起底下的一片骂声。她的吹捧奉承和无事忙的一系列牢噪并没有起到提高威望的作用。是谁带领大家修梯田,开坡放硷,是谁带头搞起科研站,推广优良品种,提高了农业单产。
    对于无事忙之流的攻击杨正刚没有退缩,没有泄气,因为他代表的是最广大的群众利益,代表着先进的生产力。他不是孤立的,他的身后有广大的群众,有青年团员,有岳父赵应田有妻子赵爱玲。而无事忙是孤立的,他的作为失去了民心。支持他的除了疙瘩sa之流以外就是银凤。 赵爱玲深深地懂得,杨正刚的心理压力和阻力,这条经风雨斗恶浪的船回到家需要修复养息,如果再起风浪那这条船就会彻底崩溃。

    湿衣服新毛衣一种不祥的感觉,在心头升起一股波浪猛烈地冲击着理智的堤坝。
    高烧中的杨正刚发出了迷迷糊糊的声音:“雪红,你松开,我是爱你的......。”爱玲一听火冒三丈,理智的堤坝彻底冲垮了。
   她美丽的脸色由红变白,一双水汪汪秋波似的大眼睛喷出怒火,红唇剧烈地颤抖。爱玲知道正刚的心中还是有着雪红的,她难受极了,她不知道背后他俩到底发生了什么?要不是李毅在她真的要大哭一场。她强忍着把苦水往肚里咽,低下了头,控制不住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咕喽喽流落在灶火的柴草上。

    一连睡了几天的正刚,高烧退了。爱玲从娘家要了几个鸡蛋,从自留地抜了几根菠菜做了顿面水,端给坐在炕旮旯的正刚。她没有笑容没有言语。
    经过几天的调养,正刚的身体恢复了,又投入到他的事业中去了。
    爱玲不再理正刚了。
    忙了一天的正刚,从外边回来揭开锅盖是空的,伸进馍笼也是空的,肚子饿的咕咕叫,爱玲不知到哪里去了?平时都是爱玲下厨自己吃,从来就没有动过舀做过饭,这次只得自己下手,从面瓮要了碗面,倒了些水,用筷子搅了会,给锅里添了几勺水,坐在灶火烧了起来。
    爱玲回来了看见正刚正在烧锅,心中暗自高兴,今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做起饭来了,长了本事。当他看见正刚揭起锅盖,舀来一碗端到门口廊檐子吃的时候,才发现做的猪娃子猴娃子有的还是生的,心中又升起一阵怜惜。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饭能吃吗?
    饥饿的正刚端上碗圪蹴在廊檐子上,张开口正要囫囵吞枣吃的时候,被爱玲缴了碗。
    生气和怜惜发生着冲突,最终还是让怜惜战胜了。爱玲一阵心酸,从外边掐了些柴放在灶火,自己动手搋面,正刚强忍着饥饿坐在灶火烧起火来。
    二人各怀着心事,谁也不理谁。他知道自己对不起爱玲,更对不起雪红。二者只能择一,择谁都是一种伤害,让他进退维谷。他在政治生活中被排挤,在家庭生活中受冷遇,心中的苦向谁说向谁诉,这些纠结的苦没有时间去考虑,也没有精力去排解,只有那几分地的试验田,占据了他的全部心田。公社几次学习,出外几次参观,加上自己的专研,对农业生产技术日益精深。他没有参与以刘红为首的打狗吆雀,没黑没明地钻进试验田里。他们科研组已经培育出好几种优良品种,等待着大面积推广。肚子咕咕叫的时候才记起没吃饭,拔脚往回走。进了门啥吃的也没有,他明白这是爱玲着他的气,故意不给他做饭。她更知道那件毛衣伤害了她,说不清道不明, 像一堆乱麻。那件毛衣他知道是不能丢的,那可是雪红的心呀。这时的他就像是处在三叉路口,不知何去何从,徘徊着。
    爱玲虽说和正刚一样心中只有集体,但是她也是自私的,就表现在爱情上。她理解雪红又不能容忍雪红,绝不允许她越雷池半步。她要用她全部的爱护着他,这种爱是不能也不允许分享的。
    正刚就是她的一切就是她的生命。

   作于2021年8月8日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洛沙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819
发表于 2021-8-11 19: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玲虽说和正刚一样心中只有集体,但是她也是自私的,就表现在爱情上。她理解雪红又不能容忍雪红,绝不允许她越雷池半步。她要用她全部的爱护着他,这种爱是不能也不允许分享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9-21 23:04 , Processed in 0.073468 second(s), 29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