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63|回复: 1

[短篇小说] 【田善江小说】赵元理和他的虎妻

[复制链接]

38

主题

96

帖子

817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17
发表于 2021-8-21 22: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丁家山村民组的王耀检年轻时是公社护路队的护路工。护路队队部在杨地街道,距离公社宣传队所在地不远。王耀检因此便认识了宣传队员赵红梅。一来二往两人便对上象了。

赵红梅父亲去世得早,家里有个常年吃药的寡母、一个又聋又哑智力只相当于三岁小娃一直嫁不出去的姐姐,还有一个十七岁的弟弟,所以她当时虽然只有二十一岁,却已是家里的顶梁柱了。

为了方便出嫁后继续照顾家人,赵红梅跟王耀检结婚前,全家搬来了丁家山生产队,住在队部两间闲置的公房里。

乡亲们见了赵红梅的弟弟赵元理后,不由得大吃一惊,这小伙咋能长这么高呢?站在那儿就像根竹竿一样。有好事者曾给他量了一下身高,竟有5尺8寸!折成公制就是193cm!
2
赵红梅家搬来不长时间,王耀检的父亲、生产队长王明宇便决定让赵红梅和她的家人,能上工的都去生产队上工。赵红梅虽然经常参加演出,但是不演出的时候,也是田间地头的一把好手。在工间休息时,她还会说说快板或者唱一段《沙家浜》要么《红灯记》选段,活跃一下气氛,因此社员们都很喜欢她。
赵红梅的母亲姓毛,小孩子们都叫她毛婆。毛婆尽管常年吃药,但只要没有病得躺在床上,就坚持去上工。尽管她干活有些力不从心,却很勤快,因此社员们无人说她半个不字。
赵红梅的姐姐赵红雪整日家只知道跟一帮小孩子玩耍,根本知道还有上工这档子事。因此,无论是赵家还是社员们都没有指望她上工。        
赵元理虽然年龄小,但毕竟个子高,因此王明宇把他安排在农田基本建设突击队里,与其他男劳力一道修梯田。可是他干了不到三天,就受不了了,就去求王明宇给他换一个活。
王明宇便又让跟女社员一块上工,跟女社员一样的工分。女社员干的农活主要是除草、积肥、打胡基之类,虽说没有修梯田累,却也并不轻松。
因此,赵元理还是有些吃不消,所以经常开小差、磨洋工,根本顶不上一个人用。
……女社员们私下里便都感叹说:赵元理跟赵红梅是一个娘生的,为啥干起活来就跟赵红梅差了十万八千里呢?更有人说:那是小时候惯坏了,惯成流光锤了。
女社员们便都不愿意跟赵元理一块干活。有个女社员因考虑到赵元理是王明宇的亲戚,便又向王明宇建议把赵元理安排去给保管李继才打下手。
赵元理给李继才打下手后,每天只是跟在李继才身后检查几次生产队的储备粮库房,再就是李继才定期对脱粒机、压油机、粉碎机等等大件农机进行保养时,他给提一提油壶,棉纱,因此工作十分轻松,他也十分高兴。但也由于工作太轻松,他越来越吃不了苦了。
3
生产队部就在大路边,那些在杨地中学住读的学生娃周六下午回家、周日下午回学校也都要路过队部。
赵元理由于在队部住着,上工时的大部分时间也是在队部转悠,因此他很快就跟那些路过的学生娃们混熟了。
赵元理上过初中,多少有些知识,加之嘴也挺能说,那些学生娃聊天时,他总是上说天文下说地理真是口若悬河。在那些学生娃看来,他几乎是无所不知。因此他们都很崇拜他。
赵元理也有自己的小心思,经常拿一些赵红梅扎头发的皮筋送给几个长得秀气的女学生,甚至还让王耀检从杨地供销社给他买回来了好几方手帕,也分别送给了那几个好看的女生。因此,便有至少三个女生都与他关系处得极好。
李继才有些看不过眼了,便提醒他说,就算是谈恋爱也只能跟一个女娃谈,同时脚踩几只船,小心那一天把船踩翻了。赵元理却不以为意。
但是在赵红梅的第一个孩子快两岁时,赵元理终于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一个跟他走得很近的前杨地中学女学生韦珍灵,竟跑到他家赖着不走了,还威胁要是他家不同意她跟他结婚,她就在他家上吊。
韦珍灵是邻村韦家垭生产队的人,长得虽说没有赵红梅姐妹漂亮,但跟丁家山生产队大部分姑娘媳妇相比,颜值也要甩她们好几条街。相当于白捡个儿媳妇,毛婆自然很高兴,可是赵元理本人却多少有点不情不愿但由于韦珍灵拿死威胁,他也不敢拒绝她。
是韦珍灵来到赵家不到三天,她父母就找上门来了,劝她回去嫁给他们生产队的一个张姓小伙子。
原来韦珍灵在上小学时候,便被她家许配给了张家。现在两家都在商量她跟那小伙结婚的事了,她却突然跑了,因此她父母又急又气,还好总算找到她了。韦珍灵却坚决不愿意跟父母回去,照样用上吊威胁父母。
韦珍灵的父母拿她没办法,便转而破口大骂赵元理,甚至捎带着把毛婆也骂了几句。
经韦珍灵她父母这么一闹腾,毛婆很生气,便也劝说韦珍灵回去,说她赵家不愿落下拆散别人姻缘的名声。韦珍灵却又拿上吊威胁她,还说,她就算是死,也不会让赵元理好过的。毛婆没有办法,只好勉强接纳了这个儿媳妇。
韦珍灵和赵元理结婚后不到7个月,便生下了一个男孩。原来她是早早就怀了赵元理的孩子,怪不得敢那么理直气壮地赖在赵家呢。
4
结婚后的韦珍灵,上工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经常以各种借口请假窝在家里。为此,毛婆有些不乐意,便说了她几句。韦珍灵非但听不进去,还振振有词地顶起嘴来。
韦珍灵对赵元理更是吆五喝六的,有时候为了一件小事,就会指着他的鼻子大骂。
生下儿子后,韦珍灵更是认为给赵家立了大功,在家里越发跋扈了,甚至还骂赵红雪是个只会吃饭的没用东西,说养她还不如养一头猪,威胁要把她撵出家门。
赵红梅对这个兄弟媳妇一直在忍,但是在她威胁要撵走哑巴姐姐时,便再也无法忍了。可是韦珍灵毕竟是赵元理的老婆,赵红梅作为出了嫁的大姑子,能拿她有什么办法呢?因此就在征得公婆同意后,把母亲和姐姐接到家里长住下来免得她俩再受韦珍灵的气。
韦珍灵还动不动就站在队部的打麦场上,不指名道姓地骂人。有一天,她正在骂人时,刚好一个社员担着粪桶路过队部,有些看不过眼了,就嘟囔了一句。偏偏韦珍灵耳朵尖,给听见了,抱着娃就扑了过去,一头撞到那人身上,指名道姓大骂起来。那人没防备她会来这么一下,一个趔趄,粪水洒了一地。
那人说声:“倒了八辈子霉!”担着剩下的半担粪水,赶紧就走。韦珍灵却拉住他的胳膊不让走,还威胁要把孩子丢进他的粪桶里淹死,叫他坐牢,甚至说他非礼她。那人吓得不轻,赶紧给她赔礼道歉,她这才放过他。
占了这一回便宜,韦珍灵骂起人来越发理直气壮了。偶尔去上工,见别人干活比她快,她就要骂一句:“扑得那么快是想死啊?”要是谁胆敢回头看她,她便会骂出更难听的话来。
时间一长,她的泼妇形象便恶名在外了,乡亲们抱着“惹不起躲得起”心态,都对她敬而远之。
5
包产到户的前两年,赵红雪终于嫁出去了,男方是离丁家山生产队不远的一个残疾人。因为她的出嫁,毛婆也许是再也没有放不下的心事了,很快便抱病去世了。
以前赵红梅尽管跟兄弟媳妇关系闹得很僵,却还是动不动就拿出一些钱给弟弟,让他给娃买奶粉。但是有一件事却叫她伤透了心,因此母亲去世后,她就不再给弟弟钱了。
原来我们那儿有个风俗,老人的最后时刻一定要呆在自己家里,因此在毛婆病情渐重眼看着不久于人世时,赵红霞曾跟弟弟弟媳说过,让把母亲接回去,叫在她自己的床上去世。韦珍灵却坚决不同意,最后,毛婆便是在王家去世的……
赵红梅突然停止了资助,赵元理还没说什么,韦珍灵首先就不愿意了,动不动就站在家门口指桑骂槐地骂
有时候,韦珍灵也会跑到赵红梅家场院里去骂不过,她对队长王明宇多少还是有些怯火,因此去王家院里骂人前,她会事先偷偷摸摸侦查一番,确定他们家没人时才去骂,骂一阵子后,又会跑到他们家自留地里,偷摘一些辣子、茄子、豆角之类的蔬菜,撩在上衣前襟里,大摇大摆地回家去。
6
包产到户那年,公社改成了乡,宣传队解散了。赵红梅没有了演出的牵绊,便一门心思扑在家里那几亩承包地上。王耀检也是半天去护路,半天在承包地里干农活。
由于王耀检两口子都勤快,加之刚包产到户的时候,王明宇又把队里的磨面机花钱买了下来,用比别处低的价格给乡亲们加工面粉,从别处来过来了不少生意因此,他们家的日子越来越红火,地里年年大丰收不说,靠着磨面机挣的现金收入也不少,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户。
赵元理家里却是另一番光景。在农业社的时候,他们尽管也总是当缺粮户,但是基本口粮却是少不了他们的,因此在吃饭问题上没怎么闹过饥荒。但是包产到户以后,由于他们两口子对种地不在行,又不肯吃苦,收成便比别人家差得远了,家中便难以攒下余粮,年年都有那么一两个月,他们家要闹吃饭的饥荒。
尽管看不惯弟弟和弟媳的作为,可是眼见着他们家日子过得不如人,赵红梅心里也不好受,便经常让自己已上小学的大女儿去喊赵元理的一双儿女来她家吃饭。有时候,她也会让王耀检趁着夜深人静时,给赵元理家送去一袋麦子或者一袋玉米,悄悄放在他家门口,又悄悄离开。
7
一转眼又是四五年过去。赵元理家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以至于麦子刚刚灌浆,还绿油油一片时,他们两口子就背着挎篮去地里剪麦穗磨浆巴吃。等到别人家收麦的时候,他们家承包地里就差不多只剩下一地光秃秃的麦草了。收玉米的时候也一样,玉米还正嫩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掰玉米穗回去烧着吃。等别人家掰玉米时,他们家地里也就只剩下玉米杆了。
他们的这般做法,被乡亲们暗中嗤笑了无数回。更有不少村民担心自家地里的粮食会被他们偷偷收割了,于是到了收获季节,一到夜里,就有好多村民守在地里抓贼。
还真有人发现赵元理两口子偷偷收别人家的麦子,不过他们竟然懒得用镰刀割麦,而是每人一把剪刀,很慢地剪着麦穗。乡亲们便又都笑话他们连贼都不会当,当的还是个懒贼,也就懒得去抓他们了。
赵元理两口子往地里播种的方法也很离谱:
种回茬玉米时,别人都是把麦茬地深翻了,胡基打了再播下玉米种子,然后还要施肥、浇水;玉米苗出来后,还要间苗、追肥。赵元理两口子呢?一把火把满地的麦草一烧,然后根本不花钱去请人犁地(估计他们也没有钱),直接就把玉米种子点播进了地里,别人播种的时候都是一个窝子里放进两粒玉米种,他们因懒得间苗,就只放一粒种子,并且他们也不施肥,更不浇水,播过种之后就不管了。
种小麦时,乡亲们都是要深翻并平整土地,然后再撒播小麦种子,最后再耙一次。赵元理两口子呢?是在长满玉米杆的地里直接撒种子……
他们这种种庄稼方法,叫人没笑话死。不过后来经历了一次大旱后,乡亲们却纷纷效法起赵元理种玉米的方法来。
那次大旱发生在伏天,连续一个多月一滴雨都没有下乡亲们精耕细作的地里玉米苗早都干死完了赵元理的玉米地里,虽然玉米苗也不太精神,却多半都活着。等后来终于下雨了时,他家地里的玉米一下子返青了,呼呼呼只个往高长,别的村民却只能望着剩不了几棵玉米苗的土地发呆,连补种都来不及了。
第二年,村民们种回茬玉米时,便借鉴了赵元理的方法,不再深翻土地,而是直接在麦茬地里播种。这样的播种方法一直沿用到了现在。后来村民组里有一个上了西北农业大学的后生专门分析过乡亲们这种播种回茬玉米的方法,认为很有些科学依据的:麦茬地相对于深翻过的地更容易保存土壤的水分,遇到特别干旱的天气时便不容易绝收。
因为自己播种玉米的方法被乡亲们借鉴了,赵元理十分得意,逢人便说那是他的发明专利。韦珍灵甚至还想收乡亲们学他们种地方法的专利费,当然是人给她。她难免心中气恼,便动不动就跑到地头,破口大骂乡亲们:“一个个都不盼人好!我们这样种包谷时,都笑话我们不会种地。现在都学我们的样,咋不见一个人给专利钱呢?都是没良心的东西!”
赵元理懒了一辈子,也被韦珍灵骂了一辈子。韦珍灵嘴上从来没饶过人,除了骂她男人外,更是把村民组里的人差不多骂了个遍。但是由于他们家日子一直很困难,所以乡亲们并没有谁真的记恨她。
并且后来大家还一致评选赵元理家当低保户。他们家也因此享受到了移民搬迁补贴,住进了镇上集中建设的移民新村里,总算是享上福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6 收起 理由
洛沙 + 6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一个热爱文学的高级工程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819
发表于 2021-8-24 13: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00000.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21-9-21 22:56 , Processed in 0.077892 second(s), 32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